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75章 笑颜,太令我痴迷

第二百七十五章 笑颜,太令我痴迷

饱受欺压的敖卓抱怨着苍蕴的强势,却忘记了自己当初也是靠着武力骚扰着卿家。

只是他的抱怨,苍蕴根本不予理会,反而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念着的是那一句话“你不会是在暗恋你家小姐吧?”

暗恋,一个从未进入他脑海的字眼,此刻却真实的写照着他的状态。

他有些止不住的自嘲,因为他从未想过骄傲的自己,有一天也会如此的喜欢着一个人,似卑微者般地小心翼翼。

奔回灯塔,一进屋,就看到秦芳抱着膝盖的蜷坐在桌案前的大椅子里,一派沉思的面容,像是静谧的小兔,又像是孤芳自赏的猫儿。

“走吧,我教你内功心法。”他轻声言语着走向她,伸出了手。

秦芳闻言抬了头看他,随即又垂眼看了下他的手,继而伸手给他,下一秒苍蕴的身子一弯,就已经将她抄起抱在怀中。

“喂……”秦芳诧异的刚出一个字,就听到了苍蕴的低声交代:“抱紧我。”说完人似一道魅影冲出了屋子,更踏足灯塔的飞跃而起。

风,呼啸于耳吹于面,她本能地抱紧了他的脖子,靠着他的肩头,不敢乱动。

因为他竟然抱着她踏浪而行,向着一望无际的大海飞速前冲。

灯塔在身后变得渺小与模糊,海浪的翻滚与广袤无垠让她不由的心生畏惧。

她不明白,苍蕴为什么要带着她直冲入海,但她此时哪里敢问,她只能由着他抱着自己不断的飞纵踏浪,直至视野里出现一座临海的巨大岛屿。

“这……”当秦芳被苍蕴放下,脚踩上这片岛屿上的细沙之时,她整个人都有些石化的感觉:“这里怎么有这么大的岛?”

这岛很大,大到秦芳一眼扫过去根本看不到边缘,且那郁郁葱葱的高山,让她很是错愕。

错愕于属于卿欢的记忆没有这块是正常的,可是郑瑜画给她的详细地图里,也没有这巨岛的存在。

“这是海龙国的海神岛,在海龙国人的眼里,这是一座神岛,是沉睡的海神演变而成,而那座山是圣山,在他们世代流传的故事里,更是海神的心脏,据说里面藏着海神的宝藏。”苍蕴轻声说着,伸手扯下了脸上一直覆着的假面。

秦芳闻言回头,看到的是海风徐徐下,那张妖孽的容颜上显露的一抹倨傲。

“你不相信这个故事?”秦芳轻声问着,心想所有的神话故事都是人编出来的,而且总是那么的大同小异。

苍蕴看了她一眼:“我的人已经把这座岛翻遍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藏,不过,倒是有不少野马。”

“哈?”秦芳惊诧,然而苍蕴已经迈步前行向这岛内行走,秦芳只能赶紧的跟在他身后。

穿过近海的沙滩,是一片绯红的凤凰树林,那大片的红渲染开来,犹如霞云漫天,而在这霞云之下,竟然有四五间不小不大的石屋。

“这是你的人建造的?”

“嗯。”

“他们现在还在这岛上吗?”

“不,一年前就撤了出去。”苍蕴说着迈步进了其中一间屋子,秦芳自然跟进去,便发现内里有着石床石桌,还有一些用木头做成的粗犷型家什。

虽然说是一年都没人住,可是大约是这里太过干净,灰尘淡薄的都几乎可以无视。

“我知道你雄心勃勃,也知道你早已有计划,只是想不到,在海龙国的神山上都曾被你扎下了不少人,如今更是撤出去了一年,你的棋局看来,铺得很大啊!”秦芳一面说着一面动手摆弄着那些家什。

苍蕴闻言眉微微一簇回头看着她:“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太算计?”

秦芳一愣摇摇头:“没啊,我们有一句常说话的就是‘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能有自己的计划,并且已经付之行动这很难得,我只是觉得……你心太大了,人家都是一步步走,一步步的来,你却似乎,想要什么都吞了。”

苍蕴轻笑了一下:“我喜欢掌控的感觉。”他说着走到了她的跟前:“这么说,你不讨厌我的算计?”

“我干嘛要讨厌?这是你的事啊!”秦芳顺口作答,毕竟在未来世界,算计从个人到国家,那几乎就是明摆着的事,谁又能指望谁真诚到没有自己的盘算?

至于苍蕴的算计,那更是与她无关了。

说来她现在是他的搭档,可是当她把卿家的事一了之后,她就会赶紧地去东硕找那双环蕨,彼时再把他希望救的人给救了,她就圆满完成任务的回去了,从此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和她再无关系,这算计不算计的,又值得她去评判什么?

因为如此,她自然答的顺口无心,可是听她这样回答的苍蕴却是心里立时有些发堵。

无关?她竟然认为和她无关……

“你现在是要带我去驯野马了吧?”参观完家什的秦芳扭头就冲苍蕴发问,她没想到苍蕴就在自己的身后,这一回头的,两个人的脸相距不到一尺的宽度,近的秦芳刹那间有一点发懵。

“不,驯马不必着急,今晚我会在此教你心法,只要你能驱使你体内的那内力为你所用,驯马根本轻而易举。”苍蕴说着转了身:“我去抓点鱼,等下烤来垫下肚子,免得今晚你会饿。”

秦芳看着他的背影眨巴眨巴眼睛随即跟了出去:“我也去!”

……

抓鱼其实是个技术活,但对于苍蕴这样的人来说,武功的强势完全忽略了技术的重要性。

也就是片刻的功夫,他就抓了两条肥硕的海鱼,而秦芳本来兴致勃勃地也想试试,可是她没有功夫,不可能成为苍蕴那种可以站在海面上抓鱼的变态,所以折腾了半天,她连鱼尾巴都没摸到过。

“你还是在旁边看吧!”苍蕴丢下一句话,人往更深处去,秦芳立时感觉到自己被嫌弃了,她磨了磨牙,直接召唤出了小米的虚拟体,然后……

她愣让小米用放电的方法,从海里给她电飘起了两条鱼来。

“看到没?”秦芳得意洋洋的从海里把两条鱼给捡起,冲着苍蕴摇晃,苍蕴看了看自己手里刚抓到的那条鱼心情微酸:“你这个小米,看来挺好用的啊!”

“那当然,居家旅行战斗任务之必备!”秦芳说着转身拎着鱼尾就往岸上走,苍蕴嘴巴一撇,把还在蹦跶的鱼一甩手给扔回了海里,自己也悻悻地上岸了。

“你生火,我清鱼。”秦芳看到苍蕴拎着先前的两条肥鱼走过来,便立刻言语,苍蕴点点头,丢下鱼就要去捡拾木柴,刚走两步,就听到秦芳言语:“哎,等下,把你的剑给我!”

苍蕴不解的回头看她:“剑?”

“对啊!给我用用!”秦芳伸着一只手,表情超级的理所当然,就好像跟自家男人要筷子似的。

苍蕴愣了一下,随即将悬在腰上那把被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剑解下来递给了她。

他在心里已经认定了她,那么她要拿这把剑,也就不必再忌讳什么。

“多找点柴啊!”秦芳接过拿着他的剑,就往石屋跟前去,苍蕴看了她几秒后,转身往岛屿深处去。

片刻后,他捡拾了一些干柴回来,刚到石屋前,人就站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十分温馨的画面,那就是秦芳将裙袍半系在腰间,手里拿着木碗舀水的清洗着鱼儿……

心,痒了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好。

好似她是贤妻,他是归家的樵夫一般……

他不由的觉得,有一种温情在内心流淌着……

但,很快,银光闪烁在他的眼前,他愣了几秒后,张大了嘴巴,因为他看到了秦芳拿着他的银月在那里给鱼开膛剖肚……

“喂!”苍蕴惊诧的抱着柴火两步奔到她的跟前:“你干什么?”

秦芳闻言抬头看他:“你说干什么?清理内脏啊!”

她说着顺手丢下了他的那把银月,把内脏清理出来后,就去洗鱼:“难道不清着就吃吗?”

苍蕴看了看自己那把至尊宝剑,一时有些语塞。

“话说,你的剑太长了,用着一点都不顺手。”秦芳随口抱怨着,其实她本来想拿手术刀的,可这里又没病人,拿它出来就要花积分,她那点可怜的积分如何经得起这样糟蹋,所以只能将就了。

苍蕴闻言有些欲哭无泪,这把银月可是剑盟至宝,更是师父给予他的一把神剑啊!不说它有多少相传的故事,只三十几年前,它就是江湖人士争抢的一把宝剑,不知有多少人为了它而命丧黄泉!

可是现在,它竟被用来杀鱼,这让苍蕴想都不敢想,当下他转身丢下那些柴火,就想赶紧的把银月拿回去好好擦拭,结果再一转身,就看到秦芳竟然拿着他的银月穿起了那些鱼片。

“你这是……”

“烤鱼啊!”秦芳一脸兴奋地冲他笑言:“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我保证你这辈子都没吃过这等口味!”

苍蕴张着的嘴闭上了,他很想说,放开我的银月,可是,在看到秦芳那一脸灿烂的笑容时,他觉得他已经没有必要去为银月开口了,因为,他喜欢她那脸上洋溢笑容。

“喂,别愣着啊,生火生火!”秦芳出言催促,苍蕴笑着走了过去翻出火折子来为她燃起了一堆火。

“这里没有别人,别再叫我喂。”火苗升腾而起,他轻声提醒着他们之间曾约好的称呼。

秦芳点点头:“好好好,不叫喂,叫苍狼,对吧!”

苍蕴看着她把自己的宝剑在火中不断转圈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眼里更泛着一抹柔色。

银月啊银月,你可千万别怪我如此的不护着你,实在是,她的笑,令我太痴迷。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