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76章 强吻,我会娶你为妻

第二百七十六章 强吻,我会娶你为妻

“苍狼,来尝尝!”秦芳把烤好的鱼片直接递到了苍蕴的面前。

看着被烟熏到发黑的银月,苍蕴努力的把眼神直落在滋滋作响的鱼肉上,以免内心对银月的歉意太盛。

小心的吹了吹后,他取下一块送入口中。

“怎样?好吃吧?”秦芳眼有期待的看着苍蕴,苍蕴的嘴巴扭了扭,然后说到:“这果然是我这辈子从没吃过的口味。”

秦芳闻言立时脸上的笑放大几倍,自己也赶紧扯下一片来要送入口中,但苍蕴的手却直接伸了过来抢走:“这鱼烤的太好吃,所以你还是把这些统统留给我吧!”

“留给你?那我吃什么?”

“我去给你弄!”苍蕴说着把银月从秦芳手上抢了过去,将上面烤好的鱼片全部取下放进了木碗里。

而后自己起身去了海边,重新弄了两条鱼回来,随即开膛剖肚清洗之后,就拿银月一串,放在了火堆上慢慢地翻烤。

秦芳早已肚饿,闻着香味更觉得饥肠辘辘,她悄悄伸手往木碗里摸,打算先拿一片来垫下肚子,可是手才碰到木碗,就被苍蕴抬手给抓住了:“不许偷吃,那些是我的。”

“喂,可我饿……”

“你叫我什么?”苍蕴瞥她一眼。

“苍狼,苍狼,我饿了,你让我先吃点呗。”秦芳一脸撒娇讨好的模样,苍蕴的嘴角一抽:“不行,等着!”

“你不能这样,我好饿!”秦芳说着就伸另一只手,可苍蕴动作很快,他竟丢开了银月。伸手抓住了她的另一只手,立时,她的两只手腕子就被苍蕴给紧紧抓住,至于银月烤鱼串,在某人强大的内力支撑下,竟然就那么悬在火中自己慢慢地翻转。

秦芳张大着嘴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不知道到底是该敬佩还是该吐槽。

“我就是要吃片自己烤的鱼。你至于这样吗?”巨大的落差和震惊让秦芳有点想不通。

“说好了,那些是我的嘛!”某人一脸淡定的言语着,双手未松半点。

“可是我饿!”

“是,我知道,再等等,听话,很快就烤好了!”他柔声说着,脸上浮起一抹安慰般的笑容,可秦芳却忽然感觉到不对。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木碗,随即说到:“放开我!”

苍蕴一愣,悻悻地松手,下一秒秦芳就去抓木碗里的鱼片,而苍蕴再一次的抓上了她的手。

“你……”

“放开!”秦芳瞪着苍蕴。

“不放!”苍蕴说着把整个木碗都端在另一只手中:“说好了的,你不能……”

“苍蕴。你别让我电你!”秦芳一脸怒色的瞪着苍蕴,苍蕴看到她是真得一点都不开玩笑,只得放开了她的手。看着她从木碗里抓了一片鱼片放进了嘴里。

不过两秒,秦芳就把鱼片给吐了出来:“啊,好苦!”

果然,鱼片有问题,她似乎不小心划破了鱼胆,结果……

“这么苦怎么吃啊!”秦芳立刻伸手去拿苍蕴手里的木碗。

苍蕴却是手往后闪了一下避开:“没事,我喜欢吃苦的。”

他说着抬手抓了个鱼片放进嘴里,秦芳一愣随即冲他吼到:“你有病啊!那么苦的鱼片你吃他干嘛?我又不是你老婆,更不是什么玻璃心,还需要你这么哄着!”

老婆。玻璃心,陌生的两个词汇让苍蕴愣住,而下一秒秦芳就抢过了木碗。把里面的鱼片给倒了。

一时间,两人之间出现了诡异的沉默,就连火堆里旋转的银月也停止了转动。

苍蕴不解的看着秦芳,他不明白,自己不想她备受打击的行为怎么会惹得她冲自己吼,而秦芳此刻也不明白,他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总对自己做出一些会让她误会,会让她乱心的举动!

是的,误会与乱心,她不止一次的被这家伙的行举给弄得心不能平,可随后她又发现自己就像个二货一样在莫名的希冀着什么,而他,又怎么可能……

一丝焦味传入鼻息,苍蕴赶紧抬手,银月飞离了火堆落在他的手中,却是鱼肉一半给烤糊了。

看着发黑的鱼肉,苍蕴下意识的取下来,丢到一边,就想再去弄,可是秦芳却忽然转了身,把丢到地上的鱼捡了起来,吹着指头撕扯着另一半还算好的鱼肉。

“糊了!”苍蕴提醒着她,那鱼肉的失败,可是秦芳却不吭声,就那么撕扯着往嘴里塞,即便有烤糊的部分塞进嘴里,她也吃得一派享受。

苍蕴盯着她,几秒之后,他一把丢开了银月,将她抓扯着抱进了怀里,在秦芳诧异于他举动的时候,他却低头啄上了她的唇,而后就那么用力地吸/吮起来。

呆滞,空白……

此时的秦芳完全是傻掉了,她呆滞如木鹅,整个脑袋空白一片,似乎只能感受到的是那唇的柔软,湿濡,以及温热。

这,这是……什么情况……她只是不想浪费,不想他再折腾,他怎么就……

她很懵,懵的不明白他怎么就突然的这么亲吻起自己,而此刻,抱着自己亲吻的苍蕴身子微微一顿也停了下来,随即当彼此的唇分开时,她惊诧与不解的看着他,而他则脸上一红,丢下她是转身就飞纵的……跑了……

秦芳愣愣地一个人呆在火堆旁,几分钟后才又气又好笑的低声骂到:“你大爷的!亲完就跑,你是不是男人啊!你,你搞这么恶俗,连个解释都不给我!占人便宜也没你这样的啊!”

人都不见了,秦芳骂也是白骂,伸手抹着自己的嘴巴,她此刻心里有着怪怪地滋味,好似为这个吻有些兴奋,但也有着气愤。不过她的气愤似乎更在于他的逃跑行为。

干嘛要跑呢?难道,他,只是一时冲动?

……

岛屿另一侧的密林里,苍蕴蹲在地上,手按在自己的唇上,一脸惶惶。

冲动,绝对的冲动。

从来理智的他。这会儿不明白自己怎么竟然也有这种完全冲动到不过大脑的时候。

那时,看到她吃自己烤糊的鱼时,他就觉得心头热腾腾的,热的他也不知怎么的,就……总之,等到他有些意识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抱着她亲着她。

他骇然,他震惊,他意外于自己的行为。而在看到她一脸惊诧的表情看着自己时,他顿觉得自己无地自容。

他强吻了她,他竟然强吻了她!

如此冒犯的行为,让他羞愧的落荒而逃,而躲在这里,他却又念着那唇的滋味。那亲吻时的内心澎湃。

你,已经恋她到这个地步了吗?

可是,你现在能给她未来的期许吗?

“师父。请将剑盟传于我,我愿意立誓,待静柔成年之日,便迎娶她为妻子,照顾她一生一世,保她无忧。”

曾经年少的他,跪在师父的面前一派真诚。

“若违背呢?”师父的眼盯着他,审视得毫不遮掩。

他扭头看了眼那个坐在椅子里还在玩草编蝈蝈的小丫头,随即冲着师父大声言语:“若违背誓言,当入龙穴。断筋废脉,血洒龙骨,身受三十六根龙刺之刑。”

最惨烈的誓言。换来了师父脸上的笑容,他点了头:“好,我把剑盟交给你,成就你一颗雄心!”

那时他笑得很开心,因为他得到了他想得到的,他要用剑盟的力量为自己的兄弟夺取出最辽阔的疆土,为轩辕家的夙愿画上一个终结的符号。

可是,那时的他以为自己不会为一个女人动心动情,他甚至一厢情愿的以为他无情的世界里根本不会有一场喜欢。

然而,老天爷却偏偏给了他一场不可抑止的喜欢。

他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牵挂,动心,等到他发觉时,已经难以抽身而退。

他曾以为,这不是问题,毕竟他承诺出去了妻位,却并没说不会纳妾,且这个世道,本就是妻妾成群的,所以他想过给她一个妾的身份,也能成全了自己。

可是,这个女人却倔强的告诉他,她宁可不嫁,也不做妾,这让他忽然发现,当年的一无反顾到了此刻,竟成了自己爱的枷锁。

于是他爱的小心翼翼,爱的不敢宣告,可是,一个冲动,却把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再难回去。

我得给她一个交代!

苍蕴慢慢地站直了身子,抬头望天,此刻霞光满布,落日的余晖把海面照的是一片灿烂的红。

一刻钟后,他咬了牙,他有了一个决定。

……

银月真心是一把好剑,即便被烟熏的发黑,但只是轻轻地擦洗了两下,剑就亮闪闪地,没有一丝的瑕疵。

秦芳看看手中的剑,叹了一口气,提剑从海边返回,才走两步,就看到了苍蕴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

心,扑腾了一下,秦芳迈步继续向前,走到苍蕴身边时,她抬手把剑还给了他:“喏。”

苍蕴看她一眼,伸手接过,刚拿住,秦芳便迈步从他身边走过。

“秦芳……”他出声喊住她:“刚才我……”

“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秦芳出言打断了苍蕴的话:“我明白,我会当先前的事不存在的。”

苍蕴一愣,随即上前两步追了秦芳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不,你不明白,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怎么可能当做不存在?”

秦芳闻言惊诧的回头:“你……”

“秦芳,请给我一点时间,我需要,去做一些事,等把那些事办好了,我,我会娶你为妻的。”

这就是他的决定,他打算加快进度,利用剑盟完成所有计划之后,再违誓……

“什么?”秦芳傻了眼:“你,你说什么?”

苍蕴深吸一口气直勾勾的看着秦芳的眼:“我说,我会娶你为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