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77章 算爱,我要谋一个你!

第二百七十七章 算爱,我要谋一个你!

喜欢这种情感,很多时候都是突如其来,不但莫名其妙,还会让人难以自拔。

有过恋爱经验的秦芳并不陌生于表白,更对这种情感有所熟悉,可是这样认认真真跨过恋爱交往就谈婚论嫁的,她还是第一次遇上。

“为什么?”秦芳有些呆滞的看着苍蕴,记忆里他多次的插诨打科都没提及过妻的字眼,而且他也好,素手也好,无不强调着他的高高在上,好像能做他的妾,都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如今他却忽然许要娶她为妻,这让她始料未及。

难道是因为强吻了我,而来的负责?可是之前我们不也吻过了吗?

秦芳不解,此时苍蕴则是深吸了一口气后说到:“秦芳,不要明知故问。”

“什么?”秦芳茫然的看着他:“什么明知故问,我是真的不明白。”

“不明白?”苍蕴扭头看了一眼海面,随即再度看着秦芳:“你怎么可能不明白?我跋山涉水的跑到卿家族地来是为谁?甘愿当做个侍从跟在你身后图的又是什么?我丢下了所有的一切,不管不顾的站在你的面前对着你说我要娶你为妻,你,你怎么能说你不明白?”

“你做这些不是……因为我们是搭档,是我答应你将来要帮你救个人吗?”

“只是要你帮我救人的话,我需要娶你为妻吗?”苍蕴听着秦芳的话,不由激动地吼了出来:“秦芳,你难道看不见我的心,我对你的在乎吗?”

“你……”秦芳傻愣愣地盯着苍蕴:“你的意思是……”

“我喜欢你,秦芳。”苍蕴的声音忽而柔了下去:“我想要和你在一起。”

秦芳盯着苍蕴。一脸懵懂,七八秒后她突然笑了起来,而后她冲着苍蕴摆手:“行了,你还是省省吧,又这样逗我,有意思吗?”

她说完转身想走,甚至还试图甩开苍蕴扯她的手。可是,她不但没有甩掉,反而还被苍蕴一把给拽进了怀中,紧紧地抱着。

“我没有逗你,也许我曾经看起来不够真心,可此时此刻我说的话是认真的,是发自内心的……”

“够了!”秦芳眼盯着落在地上的银月,咬着牙:“你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你要娶我。你怎么娶的了我?”

“我娶的了,虽然我现在有很多牵绊,但那些根本都不是问题,我会抓紧时间,把它们都解决掉,然后。然后我就可以娶你!”苍蕴认真的话语就在秦芳的耳边,可此时的秦芳却是内心翻滚着。

对于苍蕴,她不是不动心。不动情,可是她没有奢望过,两个人会在一起,她甚至选择了就自己偷偷喜欢就好。

毕竟,这个男人太强,强得她够不到不说,更重要的是,她不是卿欢,她是秦芳啊,她是来完成任务的一个人。她只有十年的时间可以留在这个世界上,她怎么可能和他谈婚论嫁?

“苍蕴,你真的很喜欢我吗?”

“恩。很喜欢。”

“可是,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来自何处,我为何会变成卿欢,这些你知道吗?”秦芳说着抬右臂抓上他搂着自己的手臂向外扯。

他抱的很紧,她自己的力量拽他根本就拽不动,于是她眼一闭,将铁手的力量完全发挥了出来,立时苍蕴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一股巨力给扯开。

“放开我,别让我扳断你的胳膊!”秦芳出声言语,两秒后,苍蕴自己放开了她的腰身。

“秦芳,我的确不知道你来自何处,也不知道你为何会变成卿欢,但这并不影响我喜欢你,事实上,我根本不在乎你的身份,你的秘密,因为我也有秘密,而我想要娶你为妻,只因为我喜欢你,其他的,都不重要,我都不在乎!”

苍蕴真诚的话语就响在她的身后,一贯的柔中夹杂着浓浓地情。

秦芳听的禁不住泪眼婆娑。

她是喜欢这个男人的,可是,就算他什么都不在乎,她却和他画不出一个圆。

“苍蕴……给我点时间,我,我需要考虑一下。”残忍的拒绝,她说不出口,只因为她早已动心,所以此刻,她想要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用一个最好的方式,来把两人之间的关系做出最佳的定位。

“好,你慢慢考虑,我,不催你。”苍蕴看着秦芳的背影,轻声地说着,骄傲的他此时此刻已完全体会到内心那种不安的期许。

他在害怕,怕她会拒绝自己,因为她先前的反应,完全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种欢喜。

“什么时候,开始教我?”

“半个时辰后。”他的话音落下,她就迈步直冲石屋,留下他站在夕阳的最后余晖里,一派孤寂。

她,难道不喜欢我吗?

苍蕴的眼里充斥着一抹凉色,时至今日,他才明白,原来爱一个人是有可能得不到回应的。

……

在苍蕴疑心自己只是一厢情愿时,秦芳已经缩在石屋内的石凳上抱肘发呆。

怎么办?

我要拒绝他吗?

没有未来的爱情,谁会期许?我不能让人家这样空付了情感。

可是……

可是,我不想拒绝啊!

我是喜欢他的,我也想和他在一起啊?

我,我该怎么办?啊啊!我该怎么办?

……

半个时辰后,天色已彻底的暗了下去,没有了夕阳,天空不过挂着一轮残月,但海风却骤烈起来,吹的呼呼地不说,整个海潮都已经上涌的,淹没了沙滩。

秦芳走出了石屋,看到的就是某人岿然不动的立在原地,而此刻,海水已经淹没了他大半个身子。

心,一下就慌了,一个小时的苦苦安抚在这一瞬间就被破功。

她朝着那个身影狂奔。口中急声喊着:“苍蕴!你干嘛!”

苍蕴回了头,在残月的暗色里冲她似乎笑了一下:“等你啊!”

很平淡的声音,听得秦芳一时有些发蒙,而这个时候,苍蕴已经对她伸出了手:“来吧,我教你心法!”

“在海水里?”秦芳傻掉,苍蕴却肯定的点头:“没错。就在海水里,它能最快的帮你学会如何掌控那份内力。”

听着苍蕴认真的回答,感受着他正色的口气,秦芳有些恍惚,好像之前的表白与纠结都是幻想一般,否则,这个男人,怎么会,正经的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看着那伸向自己的手。秦芳愣了片刻后,终究是迈步向前。

因为她已经明白过来,这样的心照不宣,也许是彼此间相处融洽的最好方式--她不能不说他是睿智的,体贴的,因为他知道怎样才能让两个人不至于尴尬到难以相见。

当手相牵在一起时。苍蕴带着她便往前了两步:“前方有一块海石,我会带你过去,你等下就盘膝坐在那海石上。我会先解封你体内的内力,然后再教你心法。”

看着苍蕴一本正经,好不渲染情感的表情,秦芳也收敛了自己的心思,认真点头:“好。”

当下苍蕴带着她往海中更深处走去,直至她盘坐上了一块巨大的礁石。

海水的浮力很强,盘在礁石上的瞬间,她就感觉到自己的不稳,似乎会被推走一样,而此时苍蕴扯了她的臂膀将她一拽。她竟稳稳地坐在那里,若磐石一般。

“现在你先放松,什么都不要管。跟着海潮呼吸。”苍蕴交代之后,人盘坐在了她的对面,扯着她臂膀的手向下滑去握住了她的左腕。

秦芳听话的闭上了眼,让自己什么都不想的放松,耳中听着那海潮之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慢慢地,热流与寒流两股相差极大的感觉在体内开始盘旋,但不知道是海水的作用,还是苍蕴的压制,她没有感觉到两股力量的碰撞,反而感觉到的是两股力量的柔和,甚至她能感觉到,那股热流在带着寒流,一点一滴的游走着全身各处。

“冰火两极,阴阳共生,万物源水,潮汐天力……”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有苍蕴低声的呢喃之音,但秦芳听来,却似响在脑中一般,并且每一个字的音落下时,她都能感觉到体内寒流之力在翻腾着。

不过,翻腾的同时,那股热流并未停歇,它引着寒流开始在体内游走,周而复始,循环着,亦如耳中与脑中不断循环的二十四个字一般。

很快,秦芳就明白了,这是苍蕴在带着她学会如何结合心法而驾驭自己体内的那股寒流内力。

于是秦芳开始尝试着自我相随,凭着记忆,一道道的跟着他周而复始的操作着,直到慢慢地,不需要苍蕴的热流引导,她也能自行的在脑海中一边念着那二十四个字,一边引导内力。

抓着秦芳的手慢慢地松开了。

苍蕴的身子向后一晃,张口便吐出了一口血来。

但是他压着自己的动静,轻轻地撩了一捧海水抹去了嘴角的血水,随即他看着秦芳,眼有一抹亮色。

悟透心法,本是原自每个人的悟性,需要花时间来,自己参透,才能在体内完成真经的循环。

秦芳想要一朝就使用内力,显然不具备那个时间,所以苍蕴作弊了,他借着开封内力的机会,强行释放了自己的内力迫使夹杂着莫名力量的生之力与自己呼应,而后带着它去完成一次又一次的循环,好让秦芳明白那是怎样的路径。

秦芳不负他的期望,很快就明白了循环的路径,更在海水的冲洗之下,中和了他的内力在她体内游走时散出来的热度。

她成功了,可他却伤了自己。

因为这样作弊的手段,耗费了他巨大的心神不说,他更至少损失了一年的功力。

不过他不在乎,他甚至是开心的,因为他知道,从这一刻起,秦芳再也离不开自己了。

没有阴脉支撑的她,将必须依靠他来中和生之力带来的反噬,那么他总有一天会让她同意嫁给自己,到那时,他会让天下的山河都为他们披上红妆!

如果用算计才能得到你的爱,我会甘之如饴的,因为,秦芳,我要谋一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