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78章 压制,我丢不起那个人

第二百七十八章 压制,我丢不起那个人

天边翻起鱼白之色时,秦芳终于结束了体内的循环状态。

睁眼吐纳的一霎,她有一种视界变得更加清晰的感觉,随后她就看到了盘坐在自己身侧的苍蕴,他此刻正目光炯炯的望着自己。

“如何?”他柔声询问着,关切她的结果。

“好像,挺好的,反正觉得身体有些凉凉地,清爽,也许是海水泡的了吧。”

“去岸上试试吧!”苍蕴说着起身,继而十分自然的将秦芳抱起是直冲海岸,好像昨晚的事,并不会让他尴尬似的。

秦芳抿着唇一言不发,她知道眼下,自己还是装傻充愣的好,要不然,也许两个人连朋友都没得做。

回到岸边,直冲林地,而后秦芳就在苍蕴的指导下,尝试着聚力出掌。

一开始自然不会太得心应手,但几次之后,便渐入佳境,很快,秦芳就能运用内力,招招使出后,不但木有裂痕,更是结着一层薄薄地寒气。

“二比之后,他应该会和你比武,讲究的是点到为止,以此内力的驾驭程度来看,倒也恰到好处,只是我提醒你,不到必要之时,千万不要调动更多更深厚的内力,因为你的身体承受不了。”

“会怎样?不会是爆开吧?”

“不会,只会是冻成冰坨子,当然我会为你调解的,只是到底那是受罪的事,所以……”苍蕴小心的看了秦芳一眼:“今次之后,你尽量不要用内力,有什么,我可以出手。”

“那你这个打手的价钱可不能太高。”秦芳闻言故意说着轻松话:“我怕我会用不起。”

“我允许你赊账。”苍蕴笑着言语后转身一指另外一侧山头:“那边有野马,我带你去骑马。”

“说的真轻松。我是要学驯马!”秦芳顺势地与他笑言,努力的像是要把昨晚的事给抹掉一样。

“不用学!”苍蕴说着回头看她:“你拥有的内力很特殊,它可以亲近万物,自然包括野马。”

……

轻松地骑着野马跑了两圈后,秦芳跳下了马背,她伸手摸了摸野马的鬃毛后,迈步走回了一直瞧看自己的苍蕴身边。

“太神奇了。这内力,为什么会这样?”

秦芳很兴奋,但也很好奇,要知道,野马对她似乎毫无防范和见外之意,她起先还有些担心野马会和她闹脾气,准备盯着马儿转几圈找机会呢,哪晓得马儿竟然自己慢慢地靠近了她,然后就拿马头蹭自己了。

那种亲热熟稔的感觉让秦芳惊喜不已。而都如此亲近了,上马骑马又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立时整个情形就真和苍蕴说的一样,分明是骑马,哪里是驯马?

“你的内力,有一个很贴切的字。叫‘生’,万物有灵,皆是求生的。自然会对你好感倍增,与你亲近。”

“可是,我没有对它使用内力啊?”

“内力在你体内开始循环,你的肌肤血肉乃至筋脉就会充盈着生之意,动物不是人,不会有太多的杂念纷扰,便会轻而易举的感受到你身上的生之气,所以他们自然会亲近你,愿从你这里得到更多的生之意。”

苍蕴的话音刚落下,一只鸟儿似乎就像证实着苍蕴的言语一般落在了秦芳的肩头上。

秦芳刚想说话。苍蕴便伸手将那只鸟儿抓了过去,随即从它的脚上带着的竹管内取出了一个小小的布团。

“找你的啊?”秦芳惊讶,她看看周围的密林海水不明白这鸟儿是如何寻到这里来的。而苍蕴并没回答秦芳,他打开布团匆匆看过后,眉微微一簇,而后转瞬便表情平淡的回复成先前神态,轻声说到:“要我教你几招功夫吗?”

秦芳看着苍蕴略想了几秒后回答到:“我会一点。”

……

卿家的马场上,鲜少有此刻人山人海的阵势。

因为大小姐和大少爷的比试缘故,几乎所有的族人都赶来瞧望,那嗡嗡一片的言语之声,让马场中几匹性子暴戾的野马已经有些暴躁不安的在不断游走。

“大小姐,请吧!”卿枫一脸和煦笑色,柔声相请,秦芳看着他眼中志在必得的毅色点了点头:“好,不知多长时间?”

“一个时辰,场上共有七匹马儿,足够我们判定高下了。”

驯马可是个智力体力耐力心力皆考验的活儿,一个时辰里,达人高手也不过能收服三匹,七匹马给两人驯服还真是足够了。

“好。”秦芳应了声,朝着卿枫也做了相请的姿势,下一秒卿枫便已步入马车--昨日的输,今日已令他不敢托大,故而也未有先让秦芳来的礼让之举。

秦芳看他一身紧身短打的利落模样,再看看自己女儿家的长裙罗衣,披散在身侧的乌黑长发,无奈地笑了一下。

早上回到灯塔的时候,她泡了一夜海水的衣服自然是穿不成的,洗澡沐浴后,她以为自己会继续穿一套侍从的衣裳,又或者是利落的短打方便今日的比试,哪晓得苍蕴竟然放了一身女子的长裙罗衣在床侧。

她惊诧之下,只能先穿了那一身出去,质问苍蕴怎么给自己找了这么纱层层叠的衣裳时,苍蕴竟然笑吟吟地冲她说到:“女儿家,还是有一身仙气的好。”而后竟然不顾秦芳的诧异,就拖着她进屋将她按在镜面之前,愣是捉着梳子给她梳起发来。

这样的情形让秦芳恍惚与心慌,她下意识的要闪躲,可他却说到:“别动,你会梳的那一种并不适合这一身。”

秦芳看着镜中那张假脸有些懵,因为她没想到他已发现,她会梳的发型就那么一种。

似怕她误会与不安,他梳的虽然轻柔却动作奇快,秦芳还没能好好感受所谓的亲昵。发竟就梳好了--一根紫色的发带将她两鬓的发缠绕起来在头顶上相交而卧,然后长长的发带垂在大片披散的黑发之上,让她看起来,充满了女子极致的婉约与美好。

“我披着这样的发去比试?你就不怕它们会害我行动不便?”习惯利索的秦芳自然表达不满。

苍蕴却伸手拨了她的发,看着镜中的她轻声说到:“你现在已经是高手了,如果你今日会输给他的话,千万别说我教过你。我丢不起那个人。”

“嘶”马鸣之声让秦芳收敛了一时的恍惚,抬头看看已经翻身上马与马儿较劲儿的卿枫,再看看那些许多多望向自己的诧异面孔,秦芳笑容轻扬,迈步走向了马场正中。

她步履轻盈,裙摆纱扬,长发如瀑,是翩翩若仙,再配上她好看的灿烂笑容。一时间围看的族人都有些恍惚的感觉,仿若他们看到的不是来赛马的大小姐,而是游荡在茵茵绿草中的如仙佳人。

秦芳没有关注众人的目光,她眼扫着周围那些焦躁不安的马儿并未找寻其中一个作为目标,而是就那么慢慢地走着,看着。希冀着这些马儿能感受到身体里散发的,苍蕴口中的生之意。

“大小姐在干什么?”

“她怎么不驯马?”

“她是不是不会?”

因为看不到大小姐的驯马动作,族人们开始惊诧议论。那声音混杂在一起,说着不解,却更像是质疑。

不过秦芳并不理会那些杂乱之音,哪怕她诡异的已经能大多听清,她只是看着那些马儿,慢慢地走着自己的步子,绕着马场渐行。

专注驯马的卿枫并未察觉秦芳的奇异之举,他努力的和**马儿叫着劲儿,直到马儿反抗的力度渐渐小了下去,已经开始趋于臣服时。他才飞速的瞥了一眼场中,就看到了在马场里悠然散步的秦芳。

眉挑了一下,随即眼中有了一些狐疑。但很快他的嘴角扬起了笑容,因为他看出来了,对方根本就没再驯马,她不会。

内心一直存在的警惕在刹那间便淡去,有一种意气风发的感觉在心中破壳而出。

只是,就在他笑容接近璀璨的时刻,他却忽然发现不大对劲儿,因为那些狂躁不安的马儿,竟然朝着大小姐步步前移。

“这……”惊诧中,**的马儿猛然一颠,他本能地夹紧了马肚,扯紧了缰绳再与之对抗,等到把马儿最后一搏的反抗压下去,再抬头时,他傻眼了。

他竟看到了其余的马儿围着秦芳,它们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把脑袋竟然都往秦芳的身上蹭!

他傻眼震惊,围看的族人更是傻眼震惊到整个马场都鸦雀无声。

他们是卿家的族人,和马儿打交道不说一辈子也是半辈子,他们很清楚遇上脾气温顺的马儿,也是要从给马洗澡喂食的亲近开始,让马儿亲近,而这里可是专门找出来的暴躁野马,怎么一个个乖巧的就跟撒娇的孩童一般,聚在大小姐的身边找抚摸?

他们这是眼花了吗?

就在众人呆滞之时,秦芳慢慢悠悠的爬上了其中一匹白色的马儿,烟罗轻纱笼在白马的身上,加上她如瀑的黑发,瞬间让她看起来,像是踏入凡尘的仙子,而这个时候,她只是轻轻地拍了一下马的脖颈动了下唇,那白马就颠颠的小跑起来。

而后其他的五匹马儿便追在那白马的身后,齐刷刷的奔跑起来!

“六匹!大小姐驯服了六匹野马!”忽然围观的族人中有人扯着嗓门大叫,马背上的秦芳下意识的朝着那声音处看了一眼,就看到了杜志宇的那张脸,而此时围观的族人,因为这一句话却沸腾起来,各自激动的叫嚷起来,赞颂着神奇,表达着自己的震惊。

“这,这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驯服了一匹马儿的卿枫,被眼前的一幕给震到傻眼,他觉得今日自己发挥的比往常还要好,驯马已经快了许多,可结果其他的六匹马儿却都追了她去,这让他彻底的懵掉了。

然而似乎老天爷觉得这还不够,他**的马儿此时,竟然载着他也朝着大小姐的那匹白马追去,毫无犹豫的加入了追随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