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83章 求娶,谁的主意?

第二百八十三章 求娶,谁的主意?

在秦芳与卿枫第二比的那天早上,苍蕴收到了暗桩发来的消息,说是南宫瑞已经得到消息,知道卿欢未死已回卿家。

当时他就明白,卿家人中定然有人泄露了这个消息出去,只是他考虑到,这是迟早会暴露出来的事,所以什么也没说,只叫人务必要查出来,到底是卿家族人中有人出卖相叛,还是有南宫瑞早已在卿家安插下了眼线。

但谁能料到,这个结果还没拿到,就在今天,他又得到了新的消息:西梁之皇竟然派遣使者入南昭,求娶卿家大小姐卿欢为南昭之妃,以巩固两国和睦之协。

和亲联姻,这事常见也不稀奇,毕竟一个女人嫁出去就能换取几年的太平,对于上位者来说怎么都是看来很划算的事。

特别是对南宫瑞目前这个急需支持和稳定的新政时期,会格外的需要这份机会以正他的权利江山。

所以这事的本身,苍蕴并无意外也不光火,可问题是……

丢出去个谁,他都不会管,也不会在乎,可偏偏这个人竟然会是卿欢,这就让他很想不通了。

卿欢是什么人?说好听点,一位郡主,说难听点,就是一个末路郡主。

上不是公主,下又是和南宫瑞解除了婚约的人,这么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轮身份资格,根本不够啊!竟然会被西梁之皇给盯上,这实在是太有问题了!

因为正经来说,和亲联姻根本轮不到她,特别是朝中根本就有适龄的公主南宫缨瑜。有卿欢什么事呢?

而且。最最让苍蕴想不通的是。西梁之皇怎么会这么有目标的指名道姓要卿欢呢?难道卿欢的名声都已传到西梁去了吗?

这有问题,很有问题。

只是到底是师妹陆婠儿不想看卿欢好过向西梁国主建议的,还是西梁那边另有盘算,这一时间却很难摸清楚。

因为西梁政权结构非常地特殊,特殊到他的皇权根本不是以血统而轮的,而是毒巫选出来的。

反正他收集并掌握的信息,就是西梁的毒巫选出被毒灵看重的国主为皇,毒神则以大国师的身份辅助协助。当然说好听是辅助,是监国,事实上,大事都是毒神说了算的,所以毒神根本就是西梁的老大。

可是,老大也有死亡的时候,毒神病故之后,并无最佳的继承力量替代毒神的位置,所以作为毒神遗孀的曼罗夫人凭借手中毒神遗留的种种,就得到西梁举国上下的敬重与供奉。俨然代替了毒神的位置。

当然她可能无法再像毒针那样,指手画脚着西梁的政权。但至少还是身份尊贵很有话语权的。

而西梁之皇也等于是在毒神去世后,失去了压在身上的大山,颇有些风发之态,这些年都在西梁国内,自搞政权,务求能从此自己改变西梁上位的传统,不再依托毒巫的遴选。

所以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苍蕴不能确定到底是陆婠儿的想法还是西梁之皇自己的盘算。

他需要时间去弄清楚这个答案,更需要做一些应对的措施--总之,他可不能让秦芳以卿欢之身替嫁而去,要不然他这辈子就会永无爱人了。

所以他即便心里震惊与不悦,但却没表现给秦芳知道,因为他觉得眼下的事,就够她忙的了,至于这边不该有的觊觎……

他会去处置的。

……

有了苍蕴的建议和分析,即便秦芳真心不愿意去做推泼助澜的人,但身在卿家的族长之位上,你就得为卿家之后的事考虑,所以她还是妥协了。

招来下人,她准备请卿宸过来两人谈谈,结果才交代呢,下人竟来通报,卿宸与三皇子求见。

秦芳一听是两人来,大约明了应是三皇子的意思,当下允了。

下人出去后,很快两人联袂而来,秦芳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手牵手的模样,莫名的就想到昔日苍蕴拉着她,手牵手的带她在宫里乱窜的样子,不由的有些唏嘘。

两人立在厅中,不行礼,也不说话,只直勾勾的看着她,就好像再等着她表态似的。

秦芳眨眨眼,干脆也不吭声,自顾自的喝自己的茶--谁是主谁是客,她很清楚,她才不会让两个玩“冲动”的人乱了自己的阵脚。

厅内静静地,只有秦芳自在喝茶的动静,两人看秦芳完全不开口询问自己,卿宸和三皇子对视一眼后,卿宸上前一步说到:“恭喜你已成为卿家的族长,我说过,我会支持你,只求你准我们两人在一起,现在,我是否可以要求你给我们支持?”

秦芳挑了下眉,没有说话。

因为卿宸这话听起来,俨然就是她已经答应过交易的意思,可事实上,她什么都没答应过,所以对于这样的定位,她不接受。

“族长,我和宸儿是情投意合的,还希望你能成全我们。”眼见秦芳不搭茬儿,三皇子此时也上前一步开了口。

秦芳终于抬起了自己下垂的眼皮,双眼认真地瞧望着两人,而后她看向卿宸问了一个问题:“你真要跟他在一起?”

“是,我喜欢他,生生世世都只想和他在一起!”卿宸说着将两人相牵的手举起,一派坚定之色。

秦芳又看向南宫炔:“你呢,能许给她什么?”

“自然是照顾她一生一世。”

秦芳看着三皇子脸上的一派真诚,却是一个冷笑:“这不够。”

“不够?”三皇子一愣。

“没错,卿宸是我们卿家的二小姐,你只用这么一句话就想要娶走她,肯定不够,我必须要听到你最诚心的话语。我不能看到你委屈我们卿家的人。”

秦芳的言辞让卿宸惊诧。她盯着秦芳似不明白她怎么会这么向着自己。而这个时候南宫炔看着秦芳却说到:“如果,族长口中最诚心的话语,是指未来之位的话,我愿意在我获得安稳的那一日,给她与我相同的荣耀。”

“你的意思是,有朝一日你要为南昭之皇了,那卿宸是不是就是一国之母,南昭之后?”秦芳看南宫炔给自己说那套模糊言论。干脆就把话挑明了说。

这话一出来,卿宸就激动的小身板抖了一下,而南宫炔看着秦芳却诧异她竟敢说的这么直白显露,但诧异之后,他忽然明白,这就是合力的机会,他立刻点了头:“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只是要走到那一步,我离不开族长你的大力相助。”

秦芳悻悻一笑:“三皇子今日来此。到底是要谈和我家二小姐的婚事呢,还是要谈卿家的相助?”

“自然是谈我和宸儿的婚事。只是,与此同时,我觉得第二件事也是顺带的,毕竟我和宸儿在一起后,也自然是和卿家在一起,若是族长真心为卿家考虑的话,自然也应该选一个……”

“行了,这些你不用说了。”秦芳直接打断了南宫炔的言语,她转头再次看着卿宸:“我再问一次,你真要跟他在一起?什么都不管不顾吗?”

“是!”卿宸没有思索的直接就点头了。

“那三皇子,你也是无论如何,都会和卿宸在一起吗?”

“当然。”

“好吧,那我答应你们的婚事,反正我要是不答应,你们也会在一起,只是那时弄不好私奔什么的事都做得出来吧!”秦芳说着一脸无奈,而卿宸一听到她答应,脸上的笑容就绽开如春之花:“你同意了?”

“你都义无反顾要跟她,什么都不在乎,我还有什么反对的理由,毕竟,是你要和他在一起不是吗?”

秦芳的话让卿宸大为高兴,她一时兴奋的竟当着秦芳的面,和三皇子来了一个拥抱,当然只抱了一下后,她就意识到于理不合,又匆匆地分开,羞涩地低着头。

“婚事,我是答应了,可卿家的女儿不是街边的草,所以三皇子,你要娶卿宸,就得按规矩来,该有的议程一样不能少不说,更得通知其他家族见证这桩喜事。”

南宫炔的眉轻挑了一下,随即点头:“这个没问题,只是我以为,族长你会想要简单举行,不让外人得知我和宸儿在一起呢!”

秦芳笑了一下:“看来三皇子知道自己的身份有多麻烦,不过我们卿家,向来不是无胆鼠辈,更何况这是,卿宸的婚姻大事,若儿戏了,岂不是看轻了她?”

卿宸闻言抬头感激的看着秦芳:“大小姐……不,族长……”

“行了,你就叫我大小姐吧。我答应你这桩婚事,完全不是以族长的身份来考虑的,只是作为大小姐对你的痴情无奈的妥协而已,毕竟,我不希望你做出什么有辱卿家门风的事。”

什么是有辱卿家门风的事?自然是私奔,私许的行为,所以这话一出来,卿宸就点头说到:“我明白,请放心,虽然宸儿倾心与三皇子,但宸儿不是不自爱的人,三皇子也一再对宸儿礼遇有佳,我们不到万不得已,自不会乱来,尤其是……现在,你已经答应了我们……”

听着这样的话,秦芳知道苍蕴判断的没错,如果她不答应,这卿宸是真可能跟着南宫炔私奔的。不过,现在她也多少安了心,至少卿宸的态度和言语让她明白,卿宸还没有和南宫炔发生关系,那么将来,相对来说,卿宸在这个时代还不至于吃亏到难以立足。

“三皇子,那既然你同意了,我就等你正正经经的提亲喽。”

“没问题,十日之内,我必然让大家都知道,我与宸儿将共结连理。”南宫炔立时应声,秦芳当下点头:“好,我等着”说完她又看向了卿宸:“你是卿家的女儿,知道怎么做才叫规矩,我就不多说了。”

一句提醒的话,提示着卿宸得从这个时候和南宫炔保持一定的距离,毕竟礼仪规矩上,可没这个时候还黏在一起的先例。

“卿宸明白。”卿宸当下点头应声,便笑着拉着南宫炔告辞,离开的时候,南宫炔突然回头看着秦芳问了一句:“族长,恕我多嘴问一句,如此,你算是认可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