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85章 不要站在我对面!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不要站在我对面!

哎,不想来什么,就偏来什么。

这种状态让秦芳很无语,她一面强制的让自己把苍蕴那张脸给丢一边,一面快速地收拣东西以及交代着术后注意事项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大小姐你这医术是哪里学来的?”当秦芳交代完毕时,卿海忍不住询问,毕竟刚才见过的东西对于他来说,很有些无法解释的即视感。

“机缘巧合遇上神人,教我巫术的时候,也教了我医术。”秦芳说着冲卿海一笑:“其他的,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她说完收拣了一切拉门出屋,结果门一拉开,就看到了两个人站在门前,一个是保持着欲冲进屋姿态的卿枫,一个便是站在卿枫身边带着假脸淡然无比的苍蕴。

“枫儿!”屋内的卿海一看到长孙的姿态,即刻松了夫人的手奔到门前,此时苍蕴冲着秦芳开了口:“未免他打扰到小姐的手术,我点了他的穴。”说完手在卿枫的身后一扫,卿枫便一个惯性地前栽,有些狼狈地扶门站住。

自比试之后,这算两人第一次的照面。

黑灰之色自然是早已褪去,只是卿枫抬头看到秦芳的时候,身体却不自觉的打颤**,显然那电击给他的身体已经造成了永久性的记忆,形成了一种警惕性的反应了。

秦芳看他那样,没有说什么,直接从他身边走开。

“等一下!”她不想和他多说,但卿枫却出声挽留,秦芳当下站定回头看他:“什么事?”

卿枫的唇抿了一下,向屋内看了一眼挂着奇怪瓶子和管子的祖母后,他才冲秦芳说到:“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

秦芳犹豫了几秒后点了头:“好。”说完自己迈步向外走,卿枫立刻跟随,不过他从苍蕴身边走过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苍蕴,眼里闪着一抹怯色。

“你想和我说什么?”秦芳走到了卿家族地里广袤的草场前。站定询问。

“噗”一声细响在身后,秦芳一愣回头,就看到卿枫跪在了地上,身体谦卑似的向她躬着。

秦芳没说话。只警惕的看着卿枫,不明白他要干嘛。

“请帮我好好照顾我的祖父与祖母,他们年事已高,少不得要人精心呵护。”卿枫说着额头已经贴在了地上:“我明日就会离开卿家,如约再不踏入卿家族地半步……”

“如约?”秦芳扭了下嘴巴:“我记得你说的是你输了会奉我为族长,再不挣族长之位,只有我输了,才是离开族地吧?”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对你提出的要求,也应该是对我的惩罚。”卿枫认真地说着。语调充满了诚恳:“这几天我躺在**想了很多,说真心话,第一二天,我都还是恼怒的,生气的。以及不接受的,毕竟……”

“什么?”

“毕竟骄傲的我,接受不了这样的失败,特别是输给你这样的一个比我小的女孩子。但之后的这两天,我回味你那时斥责我的话,却发现,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的确并非是什么都感觉不到的。只要我问,我就会清楚一切,可为了让自己保持干净,我一声没问,我真的太自私,太没有责任感……我输的不冤枉。”

“你能自省这是好事。特别是身为一个卿家人人给予希望的人,你必须明白你所谓的完美,虚假的叫人恶心。”

“是,我已经明白了,所以。我愿赌服输,接受这错误的代价:我明日就会离开。但有两件事,我必须拜托你,一个就是我祖父祖母需要你的照料,再一个,就是希望你收回答应卿宸和三皇子婚事的话。”

“收回?”秦芳挑眉。

“没错,三皇子不是一个善茬,他和我是差不多的人,我可以肯定他对宸妹只有利用之心,所以,请你一定阻止她们在一起,我不想宸妹将来会后悔终身。”

“你能看到三皇子的内心,说明你其实是个谨慎的人,不过,你觉得我收回就有用吗?人不撞的头破血流,怎么会知道前方是墙?”秦芳说着蹲下了身子看着卿枫:“她和你一样,都要学会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只有这样才能成长。”

“你的意思是……”卿枫看着秦芳,看到的是她缓慢而坚定的点头,随即他握着拳低了下头:“我明白了。”

“你起来吧!”秦芳说着起身并伸手拉了卿枫一把:“三爷爷他们不用你交代我都会照顾的,毕竟他们是卿家的人,还是我的长辈。”

“谢谢。”卿枫说着站起身来,恭敬的朝着秦芳一摆。

“你准备去哪儿?”秦芳看着卿枫轻声询问,卿枫摇头:“还没想好,这些年虽然经常出去运马,要走南闯北,但从未想过会在族外生存,所以一时也没想好去处,大约,会沿着运马的线走走,然后再做打算吧!”

秦芳眼珠子转了个圈:“你想不想在未来做卿家的族长?”

卿枫一愣,继而退了一步朝着秦芳就跪了下去:“我输了就是输了,你是卿家的族长,我接受这个事实,我说了不会再去争,就不会!”

秦芳伸手拉上他的胳膊:“这么快就放弃吗?我要是你,就一定会更加努力做好我自己,而后再来争这个位置!”

“什么?”卿枫几乎呆滞的看着秦芳,不明白她怎么会和自己说这样的话:“你,你这是在试探我……”

“不,不是试探,是真心而言。”秦芳说着冲他一笑:“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若不想当族长,将来你让我把卿家的族长之位给谁?”

“什……么?”卿枫此时更加的糊涂了。

“我讨厌你轻视女人,更讨厌你的自私自利,推卸责任,以及故作的完美。但我不能否认,你其实底子很好,只是因为太想当族长,反而哗众取宠,走错了路。所以我没客气的对你出手,并且指责你。就是希望你看到你自己现在是多么的糟糕,但我依然对你抱有希望。”

“希望?”

“没错!我希望你能真的成长起来,为卿家的未来而用心付出,那么。在将来,我才能把卿家族长之位放心的交给你,这才对得起我的父亲,对得起卿家每一个人。”

“你,你不是族长了吗?你……”

“你看不起我,是因为我是一个女人,在你眼里,我终究担不起大任。事实上,女人并不输给男人,只是有些时候。会有一些无奈。”秦芳说着苦笑一下:“现在,我就问你一句话,我要你的真心话,未来,你到底想不想成为卿家的族长。护卫着卿家?”

卿枫的脸上显出一抹坚定的刚毅之色:“想。”

“那好,那你就去为卿家做一些事吧,到时候,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赢得族人的尊重,光明正大的坐上卿家族长之位!可好?”

“你让我做……那你呢?”

“我会离开卿家,我要去做一些我自己的事。”

“你自己的事?”

“对!”秦芳说着手拍在了卿枫的肩头上:“问你呢。你要不要去为卿家做一些事?”

卿枫点了头,秦芳当下俯下身,在他的耳边耳语起来。

渐渐地,卿枫的脸上出现了震惊的神色,而后慢慢地转变为了敬佩,当秦芳直起身时。卿枫看着秦芳的眼神已经是直勾勾的了。

“这,这是你的计划?”卿枫的声音有些颤抖。

“没错。”秦芳淡淡回应。

卿枫看了秦芳几秒后,跪的更加笔直:“如果说,我之前还有不服的话,现在。我是真心服你了,我从未想过,你竟会……”

“嘘!”秦芳在唇前竖起一指:“族中并不是你我想象的那么干净,所以有些话,就藏你心里吧!”

卿枫闻言有些呆滞的看了看秦芳,随即朝着她认真地磕头道:“族长,我明白了。”

听着卿枫叫出这两个字来,秦芳明白,这家伙现在才开始承认自己,她无奈地笑了一下:“听到你叫我族长,真不容易呢!”

卿枫闻言脸上更有惭愧之色:“我到今时今日才明白,自己和你的差距,真的很大。”

秦芳笑着摆手:“这样的夸奖以后就免了吧!”

“可是,我之前那样,你为什么还愿意相信我?你就不怕我……我……”

“你是卿家人!”秦芳看着卿枫郑重的说到:“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根都抛弃了的话,那他就真的不是人了,甚至连禽兽都不如,你说对吗?”

卿枫静默几秒后,朝着秦芳一低头:“族长请放心,你交代给我的事,我必然做好!”

秦芳伸手再次拍了他的肩:“别让我失望!”说完她迈步从卿枫的身边,大步而去。

卿枫扭头看着秦芳那纤细的背影在草场里步步前行。

虽然是渺小的,可他却觉得她有一种他无法比拟的气势,因为他已知道,那个小小地,纤细的身体里,蕴藏着怎样的疯狂,而这份疯狂,他竟然从未有胆量去想!

差距,让他明白自己输的一点都不冤枉,再扭头扫看这片族地的翠绿,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冲着远处那熊熊燃烧的族火轻声喃语:“卿家,有这样一位大小姐做族长,你一定会,辉煌的!”

“你和他说了什么?”就在卿枫内心澎湃的时候,苍蕴已经出现在了步步向前的秦芳身边。

对于突然冒出来一个人,秦芳淡定的眼都没眨一下:“没什么,只是不想这么一个大好青年就此自暴自弃。”

“他可是你的手下败将。”

“他也是卿家的大少爷。”秦芳话刚说完,胳膊就被苍蕴一把抓住,她扭头看他。

“秦芳,不要站在我的对面,千万不要。”苍蕴的话,严肃而恳切。

秦芳看着他点头:“我不会站在你对面的,但前提是,你也不要站在我的对面。”

--明天恢复双更,但第一更会晚一些,早上要办出院手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