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87章 表白,我们交往吧!

第二百八十七章 表白,我们交往吧!

“什么?”郑瑜的话让秦芳惊讶,她看着郑瑜一脸尴尬,而后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下身后那个带着假面的站在游廊里的家伙。

秦芳的举动在郑瑜看来不过是自家小姐的激动与羞涩,他轻声而又认真的说到:“大小姐,其实最早的时候,我挺反对苍公子和您在一起的,倒不是我轻视大小姐您,而是苍公子身后的实力,太深,深得没有一家不会对他忌惮,但是……”

郑瑜搓了搓手:“但是苍公子让我带话回来给族长,问能不能将您许给她,这自然是真心求娶的,否则他这行径可就是拿咱们卿家开玩笑,我想苍公子光明磊落地一个人,是断不会胡来的。”

光明磊落……

秦芳的手攥成了拳头:他哪里就光明磊落了?一个什么都算计完的人,你说他黑心黑肺黑肝黑脾黑肾还差不多!

“大小姐,在都城的时候,我还是看得出苍公子对您是有呵护之心的,若大小姐也是钟意对方的,说到底这也是一场佳话,更何况苍公子身后是剑盟,若有这份力量扶持着,卿家就更不会被人欺负,所以,大小姐……”

“瑜叔,你现在很像个媒婆,你知道吗?”秦芳伸手阻止了郑瑜再说下去:“难道这些话也是他教你传给族长的?”

“没,他就说可否将你许给他,别的,都是我想说的。”郑瑜赶紧老实讲清,秦芳伸手再次拍上了郑瑜的肩头:

“瑜叔,你是我爹身边的老人,所以我明白你对我说这些话是发自肺腑的。但是,这到底是我的终身事,所以,我希望由我自己来决定。今日你在这里说的话,就不要对外面的人提起了,好吗?”

“大小姐。我不是个嘴碎的人,您放心,我不会对别人再提起的,不过。我真心的劝大小姐你好好想一想,有些人错过了,也许就再没机会了!”郑瑜说着看了眼身边的明仔伸手摸了他的脑袋:“就好像明仔的娘,错过了,就永远的失去了……”

“瑜叔……”

“大小姐,我鲜少和您说起你的生母姜氏,也就是卿家的已故夫人,因为老爷已抬了葛氏为正,所以我们做随从的更不敢置喙半句。但在今日,我想告诉您。不管外面怎么传言您的母亲,也不管卿家对这位夫人的态度有多么冷,但老爷和她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我们总能看到他开心的笑,而她故去后。我们几乎就没看到老爷笑了。”

“你是说,我父亲其实深爱着我母亲?”秦芳挑了眉,其实在胡老头的故事里,姜氏似乎在用武力征服着一切,但她知道,若卿岳不是心甘情愿的,他们未必会在一起。

“没错。他也许有些话不能说,有些事也不能做,但大家都不是傻瓜,自己的眼看得到。所以大小姐,您一定要好好找到自己的幸福啊,老爷若在。应该也会希望你风风光光地嫁出去有个好归宿!”

“他就是我的好归宿了吗?”秦芳轻声呢喃着:“差距是看不见的鸿沟,我何必要摔的自己头破血流?”

“大小姐,夫人若在,听到您这话,她一定会告诉您。幸福要靠自己的拳头去争,去抢,她时常说的就是,没打过怎么知道自己不行?没抢过,又怎么知道,抢不到!您看,老爷不就是被夫人她抢到的吗?”

“可是我娘得到了幸福吗?她死后,我爹就和别人双宿双飞了……”

“那是为了卿家,葛家这一脉早已和卿家融合在一起,族长从大业计,根本丢不得。至于夫人,我不敢替她说这辈子就是幸福的,但她故去的那天,我们都看到她在老爷的怀里是笑着,闭眼的。”

郑瑜说完这些话,拉着明仔就离开了院落,留下秦芳一个站在院中淋着那牛毛细雨,有些发怔。

笑着闭眼,那是什么?是无怨无悔吗?

秦芳仿若看见了一个美丽的女子眼里充满的满足,即便在生命归去的那一刻,也是笑着……

她忽然觉得自己相比之下怯懦的不似一个未来之人,因为她完全没有勇气去面对一段看起来没有幸福终点的情感。

“雨下着呢,还是回廊下吧!”身后是熟悉地轻柔之音,秦芳抿了下唇:“苍蕴,告诉我,在你眼里,什么叫做幸福?”

“志得意满。”不过静默了几秒,他就给予了答案。

秦芳的双肩微抬:“那若娶了我,你满足的会是什么?”

背后再次静默,这一次时间很长,长得秦芳几乎要放弃他的答案时,他幽幽而言:“我怕痛。”

秦芳不解回头,他却看着她的眼,专注而认真:“我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让我喜欢上你,在乎你,牵挂你,但我知道我的心里已经有你。若不娶你为妻,你一定会离开我,那我的心,会痛。所以你问我,可以满足什么,那应该就是我的心,有你,它不会痛。”

曾几何时,他变得无情,可难道他最初就是无情的吗?

他深爱着同胞的弟弟,深爱着父皇与母后,但结果,他却在那场大火里,丧失了这份爱。

从此他不敢爱人,也不敢动情,因为那份心痛让他刻骨铭心。

雪地里气若游丝的好看男孩儿,他没有关切的看他一眼,因为他不愿意关怀,怕关怀之后,男孩儿会死去,那他一定会受伤害。

师父宣布赌生死的师妹站在面前,他没说一句话,因为他早已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当你试图去做一件事的时候,也许赔进去的会是自己。

当师妹在生死道中奄奄一息时,他冲进去救了她出来。

昏迷的逃亡路径上,她短暂的醒过,她惊讶于没有情感的师兄会出现,而他则问了一句话:“后悔吗?”

“不后悔,宁死,也不后悔。”小小的身体,面临垂死之际,却说的是这样的话语。

他震惊。他不解,直到他后来看到那个漂亮男孩儿哭着努力的把自己那点可怜的力量传输她身时,他才发现,自己竟然羡慕着这样的画面。

因为。那是情,那是爱,那是彼此的在乎与挂念,而他,他这一生又能挂念谁?

再见弟弟的那一刻,他窝在心底的情感全然宣泄,这是他生命之中,仅有的几段情感之一。

那一夜,他们两个兄弟睡在一起,手牵手的那一刻。他忽然发现,他已无力去恨自己的父母,因为他不能反驳,父王的远见与母后的牺牲,他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一个夙愿。轩辕家的夙愿。

所以他跪在了师父的脚下,许下了那个誓言,得到了剑盟。

他以为他付出的是整个人生中最轻蔑的一块,因为他有兄弟,也有师弟,他的人生,情并不是空白。

但此时。心里装着面前的这个人,即使知道她并不乖,并不好好听话的把卿家会安安稳稳的交给自己,却也无可奈何。

他难道杀不了她吗?此刻的她,尽管运用的是生之力,可只要他想。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他难道灭不了卿家?铁骑之家,根本命脉都握在他的手里,若用手段压制,卿家都能一夜覆灭!

他有手段,有可以压制的路径。可是,他做不到。

他无法想象她站在对面与自己冷漠的画面,他会觉得,心好痛。

半个月,他一直在煎熬,在挣扎,因为他知道卿家在自己的大计划里,是怎样的角色。

可是当他清晨看到她坐在游廊之下,望着雨中花卉一派愁色的时候,那份心疼让他丢盔卸甲。

他投降了。

他觉得,也许自己可以给她一个意外,那就是卿家的未来由着她吧!

大不了,他不要卿家的铁骑了,只要她不带着卿家捣乱,不比什么都强都好?他无非就是吞并的慢一点,但那也好过她站在自己的对面啊!

所以他去摘了一些花草,他想告诉她,由你吧,卿家你爱如何都好,我不打它的主意了……只是他没想到,她竟看了暗桩的传信,更没想到郑瑜这个时候回到卿家,还把那天的话告诉了她……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拒绝我。但我感觉的出,你是在乎我的,甚至,和我一样喜欢着。也许,你怕的是我的背景,也许,你担忧着我和那个三皇子一样对你只是利用。但我想告诉你,秦芳:我喜欢的是你,你是卿欢也好,秦芳也好,我都不管,我喜欢的就是你,我真心的想和你在一起!”

“和我在一起,你可能会更痛。”秦芳的眼里闪着一抹晶莹。

“他不是说了吗?不试怎么知道不行?又怎么知道抢不到,得不到呢?”苍蕴的眼里闪着澎湃的情愫。

“你就不怕,我和你在一起之后,有一天我也会像我娘一样,早早地撒手离去,而后留你一人痛苦吗?”

“痛苦?”苍蕴摇头:“你错了,你爹他不痛苦,他有大把美好的回忆带着他去面对没有你娘的每一个日子,相反,似我这样的站在你面前,明明喜欢,明明在乎,却不能相拥,到底谁更痛苦?”

“苍蕴……”

“给我机会吧,秦芳!”苍蕴说着深吸了一口气:“不要再拒绝我好吗?我愿意放弃卿家,不去碰它,并保证他安稳地存在于这个世界,直到我无力相护的那一天,行吗?”

“你说什么?”秦芳惊诧:“你不要卿家了?”

“对,为了不站在你的对面,我只有不要它了。”苍蕴说着无奈地苦笑,笑得那张假脸看起来很是难看。

忽而秦芳伸手捉了苍蕴的双耳,在他惊诧的那一瞬间,她踮起脚尖,唇碰上了他的唇。

“我们交往吧!”唇分开时,秦芳笑着言语:“还有,你这假唇,亲起来一点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