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88章 多嘴,我直接灭了他!

第二百八十八章 多嘴,我直接灭了他!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苍蕴惊讶的眼里都透着不能相信的喜悦。

他不会看低自己的能力,但也相信秦芳并不是个轻易就可以被说服的人,否则她何以一直用一种迷离的态度拒绝着自己。

叫自己绝决不得,又心疼不已。

可现在,她亲了自己,她用行动告诉自己她答应了。只是那个词,他听来却有些陌生。

“交往的意思是……你给我机会了?”苍蕴的声音有着一些颤动之音,他的内心充满着愉悦与希冀。

“交往就是谈恋爱,就是两个人可以在一起,结不结婚的要看两人相处的是否开心,融洽,所以,我说交往的意思,就是,我给你机会,但,我会不会嫁给你,得看我们之后相处的……是否愉快。”

秦芳微笑着解释交往代表的意义。

她知道未来是没有的,她知道她在这个世界,最长的时间,也只剩下九年半而已。

他说的十年,她等不到。

他说的共享江山,她也不希冀。

她想的不过是像那位姜氏一样,离开的时候不遗憾,而他又或许如他所言,将来可以回味美好去抵散那些痛。

爱,需要勇气。

她不敢说能像姜氏一样,勇往直前的去争去抢,她只希望自己能不遗憾,因为她是真的在不知不觉间就把这个男人放在了自己的心里。

如此,她自是要爱一回。

未来,也许会痛,但也希冀着自己,可有美好回忆。

所以她给了他机会,但她很清楚,这也是在给自己一个机会,去爱,去感受,去沉沦。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后悔选择了我,我更会让你明白,我能给你开心愉快,我会让你感受到幸福。”苍蕴兴奋地言语着,继而捧上了秦芳的脸,狠狠地亲吻上了她的唇。

爱人在怀,他不用再找借口,也不用再偷偷摸摸,这样随心的亲吻,让他内心像花儿在绽放一般,充满了香甜。

“报!”一声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亲吻的两个人一愣之后,迅速分开。

苍蕴是眼神有些埋怨的瞪着来者,秦芳则是脸颊发烫的扭了下脑袋:“嗯,那个,什么事?”

“报,数位宾客已致族地,三皇子想请族长您过去,招呼一下!”汇报的下人一脸戚戚之色的传话,眼都不敢高抬一分。

作为剑盟安插在卿家的一员,他很清楚主上那眼神代表的愤怒,可是,他也很冤枉啊!

他怎么知道会进来看到那么旖旎的一幕?

他怎么知道主上毫不避讳自己呢!他又没用轻功啊!

“我知道了。”秦芳摆了手,那下人迅速地逃窜撤离。

看着人走了,秦芳扭头白了苍蕴一眼:“人来你都听不见吗?”

苍蕴扭了下嘴巴:“光顾着激动和你亲吻去了,哪里会注意什么人,过来……”

听着苍蕴小委屈的声音,再看着那假面上意犹未尽的小眼神,秦芳噗嗤一笑:“我是不是该夸你用情专注?可你要搞清楚,现在的你,出了这个院子在别人眼里就是我的跟随者悟空,你难道想万一进来个谁,说我堂堂卿家族长和身边一个侍从举止放浪吗?”

苍蕴立时眼里有了正视之色:“你放心,没这个可能的,敢多嘴的人,我直接灭了他!”

秦芳闻言再次白他一眼:“行了,先忙正经事儿吧!三皇子许诺用十天来准备议程,结果越玩越大,如今可是邀请了诸多家族的话事人到场,说好听的是见证是观礼,但这根本就是一场行动前的会议,这么大的动静,都城那边也自会知道,卿家算是被他绑上贼船了不是吗?”

“这就是做局啊!”苍蕴柔声说着伸手将苏悦儿往游廊里拉。

虽然牛毛细雨不会让人淋出病来,但那份湿气浸润了发丝与脸庞,让秦芳的脸看起来特别的迷人,而这样的迷人对他来说,可不算是一件好事,他不想让自己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机会,就直接跃进……

“是啊,如此一来,不管我表不表态,外界都会传卿家已与三皇子已成一伙,而且弄不好,我卿家都还成了牵头人呢!”秦芳一进游廊就盯着苍蕴:“看,这就是你的好主意。”

苍蕴呵呵一笑:“不要生气,放心,一切尽在掌握。”

秦芳眨眨眼:“是,你都准备好了……”

“秦芳,我已允诺卿家我不再觊觎,所以我不会再让它无处可立而倾倒一方,你放心我会保它安稳,然后你想怎样就怎样。”苍蕴柔声说着揽上了秦芳的腰身,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印。

秦芳嘴角扬起一抹有些苦涩地浅笑:“别哄我了,我知道该怎么做,只不过,今天的她一定希冀着,这是个最美好的夜晚,可我们,却要把最残忍的事实送上。”

“当头棒喝,不是罪,是恩。”苍蕴说着看向外面蒙蒙地雨天:“更何况,我们并未歪曲事实,只不过让她自己能亲眼看见,亲耳听到南宫炔的真实之态罢了,事实上,如果她不肯站出来的话,也等于是她自己选择活在谎言里。”

秦芳点了点头:“是啊,一切,让她自己选吧!”

……

“明霞,你说我这样,真的好吗?要不……”穿着丫鬟衣裳的卿宸有些不安的问询着身边为她装扮的丫鬟。

“小姐,是您十天前,自己说想给殿下一个惊喜的,这会儿,奴婢们把什么都准备好了,您又想打退堂鼓了吗?”明霞一面给卿宸盘着丫鬟髻,一面轻声揶揄:“难道您不想‘留下一段终生可回忆的美好’了?”

听着丫鬟学自己的语调与口气,卿宸冲着镜子里的她挖了一眼:“你还敢笑话我?这些年你跟我在身边,我今日才知道,你是这么没大没小!”

明霞闻言,吐了一下舌头,眼扫了一下屋外:“奴婢再没大没小,也是您的丫鬟,真心实意的希冀着小姐您幸福美满!所以,那个荷包上的绦环,奴婢给打的是一模一样的两对,回头小姐亲自给咱未来姑爷系上的时候,可得系的仔仔细细,好晚上两人一起在宾客前成双成对啊!”

卿宸听着明霞的言语,脸上立时布满了娇羞与欢沁之色,她低头摸了摸自己手中那个绣着鸳鸯的荷包,轻声言语:“会的,我亲手系与他,便是要和他白头到老的。我不管别人怎么说他,也不管他此刻前途到底如何,我只想和他在一起,恩爱相牵。”

“会的,小姐!”明霞说着在卿宸的头上簪了一朵细小的花蕾,而后便冲着镜子里的卿宸笑吟吟地说到:“好了,我的二小姐,时候差不多了,估摸着殿下筹客快结束了,要回去换衣了,咱们还是赶紧过去吧!”

“嗯。”卿宸说着,抓紧了手里的荷包塞进袖袋里,便拉着明霞的手,赶紧地和她出去。

“小姐?”刚一出门,就碰上了捧着粉色罗裙的蕊儿,一看到自家小姐这般打扮,蕊儿一愣:“您这是……”

“嘘!待在屋里别动,我去去就回。”卿宸兴奋的冲蕊儿言语一声,便和明霞迅速的低头离开,蕊儿眨巴着眼睛,一脸不解地轻声嘟囔:“奇怪,小姐和明霞姐打扮成丫鬟的样子,去干吗啊?”

……

“可以了。”秦芳与来的各家公子东拉西扯的闲聊时,终于听到了苍蕴悄然传到耳中的声音。

于是她结了话题,一转头看向身边脸有喜色的南宫炔:“殿下,如今夕阳见落,你怕是得回去好好换身行头了吧?月上梢头时,我家二小姐可就要和你订下婚约,你可不能马虎。”

“族长放心,对宸儿我必当用心爱护,自不会马虎的。”南宫炔说着,起了身,向诸位宾客一个欠身,说着自己得去换装,当下离开。

订婚仪式在这个时代,同婚礼一样,都是傍晚才举行的,除非你是皇上太子之流的才会在大白天还要举行一个仪式。

所以宾客们都明白三皇子的离开是议程之举,当下也抓紧时间趁三皇子不在,各个和这位卿家新晋的族长言谈招呼,不管他们当中对这位年纪轻轻地女族长有多少不信任,但表面上看来,却都是亲近有加。

秦芳很清楚这些人对自己会是怎样的看法,而她也不需要大家就此对自己改观--她巴不得人人轻视着她,将来她才好扮猪吃虎,来个渔翁得利,所以也只是客客气气的与人熟络。

在秦芳与人胡应付的时候,卿宸已经在明霞的安排下,“悄悄潜入”了三皇子下榻的客院。

对于丫鬟和侍卫们对自己的视而不见,不加阻拦,卿宸很满意,她对明霞露出了赞许的表情,而明霞则是笑得一脸灿烂,根本不会告诉她,她看到的那些院落侍卫和丫鬟,这会儿个个都是被点了穴的,至于那些能走动的,根本就是自己人。

明霞拉着卿宸藏在了侧间里,与外间的一帘之隔好让她等下给对方“惊喜”。

很快,院外有了动静,明霞和卿宸笑着比划了安静后,就屏住呼吸的小心藏匿。

“殿下可看到了?今日大小姐她并未当面拉脸,显然她这个女族长,已经只能默认了安排。”殿门推开时,一个卿宸有些陌生的声音响起,她诧异的看了明霞一眼,明霞自是睁大眼睛一脸无知。

“先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三皇子的声音带着警惕的响起。

“殿下还是那么小心,如今卿家那女族长已经答应了你和那二小姐的婚事,数位宾客也已到场,等下,你就大势已握,如今又在咱们的院里,你就快放松一下吧!”

“放松?卿家一天没和我站在一条线上,为我所用,我就放松不得!”三皇子的声音充满了忧虑:“卿欢之前是很反对的,只后却又答应,我虽然大喜过望,却总觉得有些蹊跷,说实话,我很担心,等下我若宣布了和卿宸订婚后,她突然反悔说要把卿宸逐出卿家怎么办?”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