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300章 召见,国师出关

第三百章 召见,国师出关

如果说娶了一个女人,就等于娶了这个女人一切的牵连,特别是乱七八糟的那些。

轩辕云峰还是早有准备的,所以对于西梁要找找岔什么的,他其实并不惊讶,更何况他东硕兵强马壮,根本不惧西梁来人。

可问题是,这些年诸国的交道摆在那里,却没听说过西梁有这么一个如此称呼的圣使。

‘详情没法告知,我们也是刚刚收到的主人消息,只知道主人本来是要进西梁的,但在闻听到这个消息后,就立刻往这边匆匆赶了。‘白舞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轩辕云峰闻言眉蹙的反而重了。

‘他如此急忙的折回来,只怕这个圣使不简单啊!‘

这两年里,只有自己身子要撑不住的时候,他哥才会急急忙忙的奔回来为自己续命,而每次几乎是自己刚一好他就走了。

于是,自己很多时候都只能是从传来的书信里知道哥哥他的一些想法,再不似当初,还有和他一起商量讨论的机会,更不会有自己偷懒窝在国师殿里,由着他出去替自己应对那些烦人的朝臣。

轩辕云峰知道哥哥去的地方是卿家,也曾最初构想着他是不是要猎下卿家的一切,毕竟哥哥的运筹帷幄以及筹谋策划,作为受益人的他可能比很多人知道的都多,所以他一开始没有太在意那个卿家的族长。

可是他渐渐发现不对了,因为哥哥每次待在自己身边的短暂时间里,他都在关注那个叫卿欢的女子的一切。

特别是,南昭即将进入最后一站的时候,哥哥不但回来为他化解了一次危机,更以他的身份传令使者出发前往南昭,在南昭新皇继位后,发旨求和亲。

还是卿欢,还是哥哥一直关注的女子。他离开时更命令自己,要搬兵作胁,要拿粮食与布匹做饵。

他一切都照做了,顺顺利利的如他哥所愿的把这个女人都纳回来做了妃子。哥都没说回来,如今却因为一个西梁圣使调头回来,足可见这个圣使被他哥是多么的在意着。

不行,我得让人去关注这个圣使的一切消息。

我得摸清楚这人的来头。

……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照着规矩念完了“回向”,秦芳终于把今日礼佛祈福的功课给做完了。

万遍的菩萨持咒,作为她这么一个未来者。陌生到她念的拗口也就算了,真格儿的是累到口干舌燥。

放下念珠,出了佛堂,喝了三杯茶,秦芳才觉得自己缓过劲儿来。

这妃子当的!

秦芳咧着嘴扭了扭自己有些僵化的腰身,目光四扫却把重点放在了东边的那个国师殿处,脑中吩咐着小米开启雷达扫描。为她勾勒出一副由此通往国师殿的最佳路线。

“娘娘!皇上召见!”就在此时,宫女急急跑来知会,秦芳身边的宫女丫鬟闻言个个脸有欣喜,秦芳却有点惊讶。

今天什么日子啊?这个皇帝终于想起我了吗?

嫁到东硕皇宫,这已是第九天了,前八天。别说皇上晚上召她侍寝了,就是白天也没说见她一面啊!

秦芳已经深刻的理解了“空”这个封号的定义:

她就是一摆设,就是一为东硕专职祈福的四大皆空的妃子!

只是她刚接受了这个定义,觉得安静了这些日子,估计别人对她的观察也差不多淡了些。准备为自己的任务而开始做计划的时候,这个东硕之皇竟然召见她了?

秦芳心中诧异,面上却绷得淡淡。

停了扫描绘图,她回到殿中梳洗一番,散去了身上浓烈的檀香烟气,在宫女的指引下,来到了皇帝的寝宫前。

“呦,空妃娘娘来了?”王大总管一见秦芳当即笑着上前打了个千儿:“快进去吧!皇上在里面等着呢!”

听着老太监那充满x情的语调,秦芳嘴巴轻咧了一下对王大总管报以微笑,便顺着他所指步入寝殿。

好一个在里面等着我,这是要白日**不成?

秦芳一面腹诽,一面规矩入殿,直至走进殿中,便规矩的福身行礼:“臣妾给陛下问安了。”

“嗯。免礼。”淡淡的一声回应,有着一种疏远的距离感。

秦芳说着谢恩的话,站直身子的同时,也偷偷地往上抬眼瞧看东硕之皇是个什么样儿的。

结果,她没能看到皇上的身影,因为她面前的盘龙宝座是空着的。

这……

“抬起头来吧,让朕瞧瞧你!”皇上发了话,秦芳自然应声抬头,虽然合着礼节的不敢全抬,倒也更能看清这寝殿内皇上所在。

只是,她还是没能看到皇上的样子,反而看到宝座之后竟然垂着一个竹帘,她只能依稀看到那帘子后面有个身影。

吓?

秦芳很意外。

这是什么情况?垂帘听政?

一个大男人怎么搞的跟深闺千金似的,这么藏藏掖掖?

“空妃!这几日祈福念经,感觉如何?”皇上的询问入耳,秦芳悻悻而言:“回陛下的话,臣妾每日修身养性与佛结缘,甚好。”

“嗯,你可知朕为何对你如此安排?”

“臣妾不知。”

“南昭战事,不知多少生灵涂炭,血泪满满,朕纳你为妃,求的是国之和睦,但也恐血光污了圣殿,所以命你好好祈福念经,是想你化去一身的血污尘埃,记住了吗?”

秦芳闻言诧异地看了竹帘一眼,随即点头:“臣妾谨记。”

“嗯,下去吧,好生的祈福念经,莫对他事动心,待你身心俱洁时,朕自会召见你的。”

“是,陛下。臣妾告退。”秦芳当下应声退了出去。

离开大殿。看着殿门关闭,秦芳脑海中不觉想到了一个人:嘉靖帝,那个明朝入道试图修仙的皇帝。

这东硕皇帝是不是和他一个路数的?虽然这位信的是佛教,但貌似也走火入魔了?

秦芳不解的离开。殿内把自己藏在竹帘之后的轩辕云峰则是眉轻微地蹙着。

她好像也不是特别的好看啊?

连瑶华都不如的容貌,也不知道哥是看重她哪点?

他憋了这些天,本来是打算完全按照哥的五条要求之一,不见她的。

可是不亲眼看看这女人的模样,他又按下不了自己的好奇心,而白舞已经送来消息说他哥这两日就会进国都,如此快马加鞭的神速,让他越发担心他哥回来后,自己就更看不到这卿欢的相貌,当下自然安排了这次的召见。

不过他没忘记他哥的要求。所以只能隔着竹帘远远地看了。

我们可没照面,这可不算违背要求!

轩辕云峰想着耸了下肩,便去抓手边的奏章翻看批阅去了。

从寝宫这边一出来,秦芳就直奔佛堂。

她还要扫描绘制地图呢,怎能耽搁?

回到佛堂里。秦芳做出一幅散步的态度屏退了下人,慢慢在院落里晃悠,再次给小米下令扫描绘制。

但,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她的小米居然没了回应。

小米?

秦芳惊诧于小米的毫无动静,毕竟去见那个皇帝之前,小米还好好地为她扫描来着。

她召唤小米,它就是毫无反应。似断了电似的。

秦芳觉得不大对,立刻返身回了芳华殿,在把自己一个人关到殿里的**后,她捞开右臂的衣袖,抹开了虚假的皮肤层,露出了内里的显示屏。手动操作了一次强制重启。

光脑因为是个先进的智能体,包含有大量的数据,所以强制重启的同时,系统也会自行备份数据,所以等到这趟重启完成时。月儿都高挂在半空中了。

“怎么回事?好好地,你怎么死机了?”

秦芳在脑中质问着小米,毕竟这种死机的情况,她鲜少遇见。

“报告主人,小米先前突然出现了能量不稳,好像受到了强大的磁波干扰。”

“什么?”秦芳惊诧的蹭地一下坐起身来。

“磁波干扰?”

她对这个词并不陌生,毕竟科学证明人本身就生存在各种各样的磁波当中。

但是,能够干扰到小米正常运行的磁波那个放量必然是相当强大的,这让秦芳一时间有点不能想象,毕竟这里不是未来时间会随处可见各种能源建设,会时常感受到磁波。

这里,可是缺乏高科技的,没什么污染的古代啊!

会有什么东西能释放出烦扰到小米的磁波?

……

秦芳纵然糊涂,但一时间也是没有答案的,而小米因为受到干扰的缘故,也不能很好的给她一个判断和指引。

但好在,小米的功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所以还能照常使用,只是今天都大半夜的,也不适合扫描勘察的,秦芳自然只有放到明天再说。

反正来日方长嘛!

她是这么想的,而且好歹她还有六七年的时间,足够她完成任务。

只是第二天,她刚穿戴完毕准备去佛堂念那万遍的菩萨持咒,就听到了宫中响起了一声钟鸣。

秦芳登时身子僵了一下。

钟鸣,通常可是大事。

几声几响都是有着不同的意义,她甚至都能记得三年前南昭先皇驾崩时,那一百零八声的钟响。

不过,响声只有一下,便再无继音,秦芳好奇的出殿张望,身边拨来伺候的宫女北燕就贴心的为秦芳解惑了。

“娘娘不必惊讶,那一声钟响,乃是国师出关了。”

“国师出关?”秦芳脸上是更迷惑的表情,北燕赶紧给解释:“是这样的娘娘,我们东硕尊皇帝陛下为主的同时,也信奉神灵至上,所以有国师一职护卫着,而他老人家时常闭关的,所以每次出关的时候,都会响钟一声告诉皇帝陛下与众臣。”

秦芳闻言了然似的点点头,心中却是自语:原来这国师殿里国师是在的,这主人在家,我要怎么拿到那根碧落草呢?

--那啥,我今天有事要出门一趟,所以更新只一更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