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301章 兄弟就是拿来坑的

第三百零一章 兄弟就是拿来坑的

国师殿内的密室里,穿着龙袍的轩辕云峰看着一脸疲态却身着国师黑袍的苍蕴,有些无语。

“十天?你是怎么赶回来的?”

“披星戴月,快马不休。”苍蕴说着冲他淡然一笑,继而打了个哈欠。

“你赶得如此着急,这是挂着我,还是念着那个女人?”

“都有。”哥哥的回答让轩辕云峰当即白了他一眼:“少来,你上次离开时,可在冰窖里存了你血的,我半年内还死不了,你就这么想着你的那个什么卿欢?”

苍蕴闻言看他一眼:“你这算什么?可别说你还吃你嫂子的醋。”

“谁吃醋了!我是担心你的身体!”轩辕云峰瞪着苍蕴:“我知道你不像我是个病秧子,你身体强壮如牛,但你也不能老这样不眠不休的糟蹋啊!哥,你可是我哥,你可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不想你累出病来!”

苍蕴的身子顿了一下,随即上前一步拍了轩辕云峰的肩膀:“放心吧,你哥我心里有数。”

轩辕云峰当即没好气的白他一眼,但忽然间发现自己刚才好像漏了一个词,随即又扭头盯着苍蕴:“哥,你刚才说什么?嫂,嫂子?你不会是说那个卿欢她是我嫂子吧?”

“对啊,她就是你嫂子啊,不然我干嘛费这么大的劲儿让你帮我先把她给弄到咱们东硕来?我可不想到时候消息一出来,她一气之下跑了,我没了人。”

苍蕴说着脸上显着一抹无奈。轩辕云峰却是急得上前一步:“哥。你来真的?你不怕你那个师父发现你和她……”

“现在她是你的空妃。”苍蕴很好心的提醒他。

“可是你这样能瞒住多久?”

“能瞒多久算多久。”苍蕴说着冲轩辕云峰一笑:“你要是心疼你哥我。想我早点和你嫂子终成眷属,你就给我上心点,争取在七年之内就拿下这万里山河……”

“七年?”轩辕云峰惊的几乎跳脚:“你开什么玩笑啊!不是说的徐徐图之,要个十几二十年的吗?”

“我等不了,她,也等不了。”苍蕴说着无奈似的一耸肩:“所以我必须得抓紧时间,而且,你哥我年纪也不小了。你都妃子有过好几个了,我可是连一个女人都还没有。”

“你不是没有,你是自己不要!堂堂的苍公子,风流的名声可在外响的很。”

苍蕴闻言笑着摇了下头,轩辕云峰却是扯了苍蕴的衣袖:“哥,你到底看上她哪点了?我没觉着她很不错啊!”

“你见她了?”苍蕴登时脸上显出紧张之色,轩辕云峰一愣,赶紧摆手:“没照面,没照面,我就是隔着帘子偷偷看了她一眼。你对她那么心心念念地,你总得让我看她一眼。知道她长的什么样不是?”

苍蕴瞪了他一眼:“我说的五条,你必须时刻谨记。”

“是是,不照面,不侍寝,不提及你,不上玉蝶,不让她委屈,我都记着呢!”轩辕云峰撇着嘴:“可是,你到底喜欢她啥啊?她可没瑶华好看。”

“若是以貌取人,我身边早已美女如云。”苍蕴看了他一眼:“你以为我和你一样?”

“那你……”

“我也不知道我喜欢她什么,就是不知不觉的,心就栽了进去,只想把她好好呵护着,让她成为伴我一生的挚爱。”

轩辕云峰看着苍蕴一脸温情张大了嘴:“至于吗?”

“至于。”苍蕴肯定的点了头:“否则我也不会要在七年内完成咱们的计划。”

轩辕云峰眨巴眨巴眼睛:“那你师父给你定下的那个呢?”

“先拖着吧!在咱们计划完成之前,我必须保证剑盟的力量都被我所用,所以……”

“你要拖人家七年?那不是把人家拖成老姑娘了?你师父肯答应?”

“他肯定不会答应的,走一步是一步,真要到了不得以的时候……”苍蕴说着盯着轩辕云峰瞧看,看得轩辕云峰有点怪怪地:“哥你盯着我干嘛?”

苍蕴没说话,只盯着他,片刻后,轩辕云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是吧,哥,我可是你弟……”

“我知道啊,你要不是我弟,我也不会这么想。”苍蕴说着冲他一笑:“谁让咱们两个长的一模一样呢?”

“哥……”轩辕云峰登时一脸哭色:“别开玩笑,我不是你好不好,上次替你去开那个什么会,你不知道我有多战战兢兢,生怕冒出个人来和我比武,我可没武功!”

“一般人根本轮不到你出手。”苍蕴说着伸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再说了,你哥我帮你夺天下,你帮哥解决一个麻烦,也是应该的对不对?”他说着伸出了另一只手摊开在轩辕云峰的面前。

轩辕云峰看着那只手,苦着脸地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兄弟齐心……”

“其利断金。”轩辕云峰接得有气无力。

“精神点!”苍蕴瞪他一眼:“兄弟齐心……”

“其利断金!”轩辕云峰一派认真的接着,但眼里却有着无奈的苦笑。

他这个哥哥呦!一个从来不把女人当回事的人,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加快整个计划不说,还连他这个当弟弟的都算计上了,他真心不知道那个叫卿欢的做了什么把哥哥给迷成了这样。

……

“嗓吉拉伽嗓切哦……”秦芳一边心不在焉的念着拗口的经文,一边满脑子盘算着要如何进那国师殿。

早上过来佛堂的时候,她就让小米给她赶紧绘制地图,如今从佛堂到国师殿的地图是有了,可那地图上也布满了红点--那都是国师殿门前门里的侍卫。

如此密布的状态让她有些无语。因为这种分布程度。她要想成功的溜进去不被人察觉。那只有两个办法合二为一。

反应迟缓剂加自己的轻功。

在卿家和苍蕴相处的那两年里,她在苍蕴的引导下,已经可以非常熟练的运用体内的内力来飞檐走壁,甚至和他对招。

当然结果是,用了之后她就得缩在苍蕴的怀里当冰块,但总体来说,却也没受太大的罪,而且她必须承认。窝在苍蕴的怀里,是一件很舒服的事。

她记得苍蕴离开时的交代,不许她使用这内力,以免她会遭受反噬,饱受痛苦。

可现在国师殿就在跟前,她要是不进去探看一下,查到那碧落草的所在,岂能对得起自己身上的责任?

她可不是来度假和体验民风的啊!

所以她肯定得用,因为她必须得去,而且她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得给整个国师殿的守卫下反应迟缓剂去降低他们的感官,免得自己万一哪里出了差错。引起注意,那可就麻烦了。

心里有了盘算后,秦芳开始老老实实的念经祈福了,不过她总有一种怪怪地感觉,感觉那佛像似乎在盯着她。

但仔细瞧看了半天,那也不过是一尊佛像而已,愣了愣后,秦芳又继续赶工的念经去了--念不完万遍做不了事啊!

大约申时的时候,秦芳总算把今天的功课做完了。

揉着腰腿起身走出佛堂,她便冲身边的北燕说到:“我到这宫里来了也十天半个月了,却还没好好的把这宫走过一遍,不如你带我四处瞧看一下吧,特别是我芳华殿附近的这些地方,到处走走,让我熟悉熟悉。”

“是,娘娘。”主子吩咐,北燕自然从命,当下就带着秦芳出了佛堂围着一圈开转。

秦芳一脸好奇表情地东张西望,不时的这里摸摸,那里敲敲地,遇上水井,亭台的她更是要张望歇息,总之等到北燕陪着秦芳把附近都转了一圈后,天色已经彻底的暗了下来。

“我累了,今晚晚膳就免了吧,我要歇着了。”秦芳回到殿里,就做疲惫状,北燕立刻叫人伺候着给秦芳沐浴之后,便伺候她睡下了。

人一走,秦芳就躺在**,在脑子里开始过地图了:她可是趁着东游西逛的机会,把反应迟缓剂撒抹的到处都是,她相信那些侍卫多少会中标的,当然因此她也不敢吃饭,生怕自己着了自己的道。

夜半三更时,秦芳从**偷偷摸摸地爬了起来。

换上一身夜行衣后,扎着马尾的秦芳立时开始聚气运起内功,而后便轻手轻脚地溜出了宫殿,朝着东边的国师殿奔了过去。

轻功让她身形如魅影,迟缓剂让那些守卫个个反应迟钝,所以秦芳非常顺利的潜入了国师殿,按照小米扫描出的最佳路线直奔那座主殿。

偌大的殿内,只有两盏长明灯幽暗的亮着,依稀照出殿内的一切。

秦芳趴在殿门口,听着内里并无什么动静后,才小心翼翼地推开半扇殿门,偷偷摸了进去。

沉香的烟气缭绕于殿内,让整个大殿的幽暗更蒙着一层紫色的薄烟。

秦芳弯着身子,在殿内东翻西找,可瞧摸了半天,也没看出哪里有什么植物的摆设,更没看到有自己要的草。

不得以她缩在一根立柱的后面,在脑中让小米为她定位感应那目标物的所在,结果小米给她的答案是,就在这里。

这样的答案让她很兴奋,因为她和目标真的很近了,但这也让她更加迷惑,因为她真的没有看到。

就在这里,你会在什么地方?

秦芳转了转眼珠子,决定赌一把。当下她把自己体内的内力再加重了一程,因为她想着自己既然能以生之内力与万物亲近,那她总也能或多或少感觉到一点那碧落草的所在方位吧。

而就在调息聚集更多内力的时候,国师殿内的密室里,苍蕴的眉不满地蹙在了一起:你呀你,不是和你说了,别用内力嘛,等下,我看你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