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307章 凶星,你嫂子就是希望!

第三百零七章 凶星,你嫂子就是希望!

秦芳在国师殿里从午饭用过后,就一直在诵经修佛悟。

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傍晚时分,国师也没洞开大门让她进去。

所以等到沙弥前来请她回去时,她才惊觉天已暮色,不由的猜想今天为何国师不给她机会去度金身。

猜想归猜想,人不能赖在此处,她当即离开回宫,脚才踏上自己宫苑的宫门,耳中已有了几个太监宫女的交谈之声。

“皇上今日一整日都心神不宁似的,不就是来个西梁的什么使者吗?至于皇上他那样吗?”

“你懂什么!听说是国师算出来这次来的西梁使者身带凶星,会给咱们东硕带来不小的厄运……”

“什么?”

“真的假的?”

“嘿,骗你们干什么,我干爹就在殿前当值,他听到国师说的,人回来就在那里拜神灵,求着保佑无灾无病,还说别被西梁的毒给害到呢!”

“哎呀,你说的好吓人啊,我们要不要也拜拜?”

“拜拜能管用吗?”

“拜吧,拜了也不吃亏,咱娘娘不都每日诵经祈福来着嘛!”

“也是,明儿我跟着娘娘一起去佛堂拜拜去……”

“诶,你们说到娘娘,我想起来了,听说空妃和亲咱们东硕的时候,西梁的皇上也要她和亲来着,后来是咱们国力强盛,人家选了咱们东硕,你说,会不会这次西梁跑来什么使者,是不是就冲她来的?”

“冲她来?冲她来干嘛,都嫁给咱们皇上了,他们还能来逼要人回去不成?”

“也是,那你们说西梁来使者是干嘛?”

“我们怎么知道,明天人家不就入朝了嘛。安子哥哥到时候再从他干爹那里听来几句,咱们不也清楚了?”

“也是,我回头去我干爹那里问问去。”

“哎。是不是拜拜就行?你干爹是怎么拜的?”

“还不就上香念求呗!反正我干爹说的国师他老人家说了,这次凶星很亮,只怕事不小,但星象可不是绝境之像。乃有吉星反转之像!”

“那是啥意思?”

“还能啥意思,就是如果吉星能从凶星里杀出,一切都能转危为安。”

“这吉星不知是何方神圣,国师他老人家没说吗?”

“这不知道,反正看那意思,像是还不知道在哪儿,要不然咱皇上岂会心神不宁的,我估摸着,就是这事让他心里慌吧……”

太监宫女的还在扎堆磨牙,秦芳却听的不禁蹙眉。

流言闲话这种东西。本身就会说说的变味,只是她没想到国师不仅仅修佛,竟然还能观什么星象。

而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西梁竟然派使者来了东硕:难不成还真是看自己没选西梁,不爽的来找点茬儿吗?

……

“哥。都按你的意思准备了。”轩辕云峰不安的在密室内来回踱步:“可是对方是曼罗夫人,咱们准备的那些解药能抗的了人家的毒吗?”

“难。”苍蕴冷着一张脸,手指在茶几上轻轻地敲着:“可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哥,西梁来势汹汹,你就没点什么好办法吗?你们剑盟……”

“别打剑盟的主意。”苍蕴扭头看向他:“我让剑盟备了药给全城水井投注,这是剑盟唯一能做的,就这还是因为剑盟的主要据点落在东硕的都城里。否则我是断然不能让剑盟出手的。”

“你是怕你那个师父发现我们……”

“没错!”苍蕴点点头:“他知道我要天下,知道我拿剑盟当刀,这他都没意见,因为他要的是剑盟完成敛财的过程好送到山上去给她女儿换去解药,而我搅得天下不安,才会有机会弄到更多的钱财;何况在他眼里。日后我真的把七国吞并到我手中,剑盟便是新的国,我又会娶他的女儿,等于她的女儿就是这江山之主,他自然乐见其成。”

“可是你根本就不是为自己夺这江山。你是为了我,为了爹娘,为了东硕,为了轩辕家……”

“是啊,我是为轩辕家的夙愿,为你这个弟弟才出手的,天下将来必然得是东硕的天下,而我决不能让他察觉这一点。”苍蕴说着抬头看向了那高高的墙面,此刻以往上面蒙着的蓝布已被拿下,露出的是一张硕大而有标示诸多的超大号地图。

“我做剑盟的主人,各国的跑,看着是敛财,掀起一些是非,造些小机会什么的,但已把各国的国情掌在手中,更各自布下了乱点,只等时候到,我就可以大口的吞!而现在,师父已经出关,他虽然没有出谷,但消息他会盯着的,我必须小心谨慎……”

“哥,你说的这些我明白,可是这样一来,剑盟的力量借不上,咱东硕虽然兵强马壮,可人家和你玩阴的,要动毒,我们处在劣势啊!”

“我知道。”苍蕴说着转回了脑袋,盯着他茶几,继续用指头轻轻地敲击着:“虽然这是一场内乱,东硕的百姓必定要吃些苦,但也唯有如此,才能让我师父看到,我在搅乱一池的水,并未留下那处是干净的。”

轩辕云峰闻言眨眨眼睛,忽而迈步坐到了苍蕴身边,盯着他:“哥,你给我一句实心话,你叫我纳卿欢为妃的时候,是不是就算着我们和东硕对上,西梁怎么也得找点茬儿,于是看起来咱东硕也不太平?”

苍蕴的手指顿住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是,我要你纳她为妃,除了是帮我娶她外,也是有此念想,只是……我没料到西梁那位曼罗夫人会当西梁的圣师前来……”

“哥!你从来不下空招的,有杀招便有解招,你快告诉我,我们的解招在何处?”

苍蕴看着弟弟那充满希冀的关切眼神,唇抿住了。

他没法告诉自己的弟弟,他曾经预备的解招如今已成了杀招中的一份子:拥有生之力的姬流云,自然是不惧毒的,自然也能成为最后控制一切的人,那个时候。东硕只要拿一点钱财出来,他就可以给师父交代,这场图谋获得了多少钱银。

而那个时候,东硕也乱过了。可以打消师父的怀疑,卿欢也留在了东硕,就算爆出来他和邢思思的婚事,她也跑不掉的--他知道她要的东西再东硕,他自然要把她谋算着留在身边。

可是,他算计了诸多,却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师弟竟然成了西梁使团中的一员,更没想到他完全的弃掉了生之力,练起了毒功。

“说话啊。哥,你不会告诉我,我们没解的招吧?”轩辕云峰脸色大变,如果说先前他只是不安的话,这会儿眼神都已经有些骇然了。

“还记得今日在大殿上。我说这不是绝杀之局,有吉星吗?”

“哥,那不是你故意说出来传出去,好让百姓心中有期的言语吗?”

“那不是假话,也不是一句空空的安慰之言。”苍蕴说着眼神落在那尊度了一大半金身的佛塑之上:“我们是有一颗吉星的,只是,她能不能化解掉这次的凶星。连我,也不清楚。”

轩辕云峰下意识的顺着哥哥的眼神瞅去看了看那座佛塑,随即挑眉:“哥,你说的吉星,该不会是你叫我帮你娶来的嫂子吧?”

“云峰,你一直觉得这江山你守不了对不对?你总觉得也许你撑不了多少年是不是?可你知道吗?哥把这江山拿下来给你。是对你活下来很有信心的……”

“我知道,靠着哥的血我是能活,可是……”

“可是你有可能不需要我也能活下来,就像每个普通的人一样。”

“哥,别安慰我了。你那个什么师弟,不是就没成功吗?”

“他不行,不代表别人不行。”

“别人?你说谁?”轩辕云峰一脸好奇之色,苍蕴抓上了他的手:“你嫂子!”

“啥!”轩辕云峰惊得蹭一下站起,而苍蕴却拉着他的手说到:“只是现在时候不到,若要她为你医治,必须天下得于我们,否则你我的秘密会泄露出来……”

“你不信她?”

“不,我信她,但是,我不知道她的秘密,不知道她的出身,她有太多的稀奇古怪,若是其中有一条与我们相违,那我们就会功亏一篑。”

他是谨慎的,他相信秦芳,但他叫人遍寻七国查探有关她的身世,却都一无所获,而她的怪物小米,神奇的钢铁右臂都让他意识到,属于她的秘密远比自己的惊人,所以,他不敢冒险,不敢拿自己这些年付出与筹谋的一切来冒险。

“她不是卿家人吗?”轩辕云峰诧异,苍蕴摇了头:“不是,她的真名,叫秦芳,她不是真正的卿欢。”

“啊?”

“真正的卿欢,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应该在三年前与南宫瑞大婚的前几天就,死掉了。”

“那她难道是哪国派来的细作?”

“不知道,我查不到。”苍蕴说着扯了扯弟弟的手:“不过,你不需要对她太紧张,这个女人她不像我,一心想着的是怎么夺,她想着的通常都是怎么……救。”

“救?”

“恩,她总说自己是个医生,而且我见过她救治过许多的人,也许,咱们东硕这次能化解危机的就是她了。”

轩辕云峰看着哥哥眼里充满的期待与相信,自然也选择了跟随的信任,哪怕他其实心里诸多的疑惑。

而此时的苍蕴心里想的不是秦芳稀奇古怪的医术,想着的是她体内存续的姬流云留下的生之力,以及她自己正在练就的内力。

如果,秦芳能保持她现在这个成长的速度,应该再有大半个月就能进入第一层,那么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引导她用自己的内力去牵制以及接手体内姬流云的内力,如果一旦成功的话,秦芳就会拥有姬流云的真正的实力,只是依然会受到反噬而已。

而那个时候,他大不了,日日为她中和,总之东硕的危机可救,且到了那时,就算暴漏在师父的眼前,秦芳也因为完全掌控了生之力,师父动她也必须斟酌再三……

不行,这样不够……

苍蕴的眉微微一簇:得把婠儿体内的那点先天阴气夺过来给秦芳才行!如此,才能更加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