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308章 遇见,流云怎么是你!

第三百零八章 遇见,流云怎么是你!

号角响过三巡,东硕的都城城门下驶入了一队不算声势浩大的车队。

西梁圣使来访,依照惯例,自然是东硕的礼部官员前来亲迎,不过马车入了城门后,那圣使并未从马车上下来,反而是在内稳坐,由一旁的随行者抱怨声声。

“我们圣使乃国之大佐,贵为大国师,你们东硕此礼太轻贱了吧?”

“哦?你说的可是那位毒神遗孀曼罗夫人?”礼部的官员一脸浮夸的惊愕之色:“竟是她来了吗?”

一路前行入了东硕再到这都城,歇脚的可都是东硕的驿站,虽然说东硕之人未必清楚使团的内情,但也不至于一点不知来者何人。

看着面前的官员装傻,那随行之人不悦的言语到:“没错,是我们夫人到了,还不速速叫你们国师来相迎!”

衔对衔,职对职的,这要求其实很合情合理。

不过……

“哎呀呀,这可真对不住,我们国师前日里就去了皇陵,循例为东硕历代皇帝祭祀去了,这没办法前来相迎啊!”礼部官员一脸的不巧之色:“要是你们早些告知来的是曼罗夫人,我们国师自然会留下接待的,只是现下国师都去了那边了,真是不巧。”

“你……”

“算了!”马车内一声招呼之后,车帘轻动,继而一个长相俊美又干净的男人从车上下来,动手撩着车帘,扶了身上全然黑纱笼罩的曼罗夫人下了马车。

“带路吧。”冷冷地声音,透着一种叫人不舒服的死气,那礼部官员当即应声相迎,曼罗迈步在后,一应随从尽数跟着,唯独那撩了车帘的男人一动不动。

号角再响,鼓声阵阵,迎使的繁文礼节依次开始。周边的人也目光集聚那边伸头张望,此时那马车前却没了那个俊美的男人,好似他钻回了马车内一般。

……

“……南无阿弥陀佛!”念完回向,秦芳无奈地起身出了佛堂。看向了声音不断传来的前殿--这么大的招待动静,说不吵,那是假的。

“这是西梁使者入宫了?”她开口问着身边的北燕,北燕立刻点头:“是的,听动静应该是正入宫门呢!”

“不过是个使者前来而已,何以这么大的动静?”秦芳略有些奇怪,难道这个使者的来头很大?

“不知道,但礼部想来是根据来者的身份定议程的,听着动静和国师太子之内的差不多。”

“哦?”秦芳的眉一挑。

西梁哪里有什么太子,倒是听说有个国师。莫不是来的是西梁的国师,诶,西梁的国师来了,那东硕的国师也应该会相迎的啊?

秦芳扫了一眼身边的丫鬟宫女,眼珠子一转说到:“你们去瞧瞧吧。看看是个什么来头,回来了好说给我听。”

宫女太监们的本就好奇来的人,闻声自是允诺而去,倒是北燕没动,立在秦芳的身旁。

“你怎么不去?”

“奴婢得伺候娘娘您啊!您身边总不能不留人吧?”

“不必伺候我,我反正也要去国师殿参悟佛法,你还不是只能等在殿外。不如也去热闹吧!”秦芳说着摆了手,一脸向往却又碍于身份不能去的样子,那北燕犹豫了一下后,便应声而去。

秦芳看着这帮人去看热闹后,自己就转身去往了国师殿。

昨日国师没出来,今日。国师应该会去迎接这位西梁使者,那么她可就有一次偷入国师殿的机会,或许她可以找到碧落草的所在。

机会送上门,兴许运气好就可以避免她当这诵经尼姑三年的,她自然是要去撞撞运气的。

挂着念珠入殿。果然无人阻拦,秦芳非常顺利自然的入了殿。

盘坐在殿内蒲团上,一边嘴里诵念着经文,一边偷偷的调用内力,倾听周边动静,再确定无人守在近前与往来时,她起身开始再次在殿中东摸西摸起来。

烛台那里根本不是密室的机关所在,这个她已经知道了,想到那面墙会动,她自然是到墙的周围到处摸索,试图找到机关。

一点点的敲,一点点的试,效果并不大,秦芳寻了半天,忽然一拍脑袋。

我真笨,怎么忘了小米了!

小米,扫描这面墙,找出疑点。

她一面下令,一面捞起衣袖,伸着右手朝向整个石墙,立时一道淡绿色的光从掌心斜散出来,投化成无数的细格如一张网一样包裹上了正面佛墙。

五秒过后,石墙上的无数细格内,突然有一块标红了。

秦芳立刻朝着那红格一看,乃是佛像上绘制的法器莲花中的一瓣。

秦芳收了右臂,小心的摸索上那块莲花的花瓣,这才发现这块花瓣的墙面与其他的相比是有些软的。

心一动,她摁了下去,咔的一下,墙面果然后退了。

原来机关在这儿啊!

秦芳的嘴角立时上勾:运气不错!

而此时密室内正在茶桌边的轩辕云峰却是闻听到动静,身子一顿:诶?这个时候,哥怎么会来!

今日西梁使者觐见,为了便于应对,他让苍蕴替他去接见,自己躲在了这里等消息,这会儿外面正在迎宾要见客的,他哥竟然来此处,他自然惊讶。

而就在他诧异的起身准备言语的时候,却突然从阶梯处装饰用的铜片上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空妃!

轩辕云峰一愣之后,本能的立刻转身,此时秦芳刚好也下完了台阶溜了进来,结果听到了一点窸窣之音后,也意识到这殿里有人。

不是吧?难道国师他没出去?

心中想着,但人已经到此,折返也不合适,干脆就先声夺人:“国师,您在吗?我有一句经文不大明白……”

话音落下时,她也彻底的转到了台阶之后,当即人就是一个哆嗦,因为她看到的背影可不是国师那身黑漆漆,反而是金色绚烂。且龙纹醒目。

龙袍!皇上?

“出去!”背对着她的人发出了略低的声音,她听过,那是属于皇帝的声音。

“是。”秦芳虽然惊诧皇帝出现在这里,但人家都发话了。自己也不能赖在这里不是?当下赶紧的应声倒退而出,当佛墙再度回位时,秦芳伸手扶着脑门,隐隐有些后怕的感觉。

幸好我反应快,要是被发现我试图在殿内盗宝那日后再下手可就麻烦了!

不过,西梁使者不都要进殿了嘛,皇上怎么还在这里呢?

秦芳歪了歪脑袋:又一次的背对我,这龙颜还真难一见,不过他那身形倒看着和苍蕴差不多……

嗯?我怎么又想他了!

秦芳甩甩脑袋有些负气的往外走。

她没有苍蕴的半点消息,自他离开卿家族地后。她几乎就和他断了所有的联系与消息。

如今,都要九个月了,这样仿若两人断线的失联状态,让她经不住回味再一起的两年,他那份不浓的情感。一时间她不由的怀疑:他是不是欺骗了自己。

当卿家把南昭政权推翻立下了新皇之后,是不是他的目的也达到了,所以不再理会自己?

他不找我,我就不想他!

秦芳你有点出息行不行!

她在心里喝骂着自己,快步的离开了国师殿,准备回往自己的芳华殿。

但突然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从心头掠过。就好像有什么吸引着自己的东西一样从她身边飞过似的。

秦芳转着脑袋四处张望了一下,并无什么发现,她伸手揉揉自己的心口,猜想自己不是神经过敏,便又迈步向前,但这一次心口那种说不出的感觉浓烈了许多。似有一种莫名的牵引在无声的拽着自己向后。

就好像美食的香气诱惑着饥肠辘辘的人一样,叫你忍不住想往那边去。

这是……

秦芳的眉蹙着,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奇异的感觉,不过人还是往那边迈了步子。

宫里这么大的阵仗迎客,后宫里的宫女太监们。自然是能看热闹就看热闹去了,所以整个后宫也不过只有三三两两的人而已。

而秦芳身为空妃,虽然不曾侍寝只负责念经的事实有些奇葩,但娘娘就是娘娘,那些宫女们见到她也自然是低头避让不敢多话的。

秦芳就这样追着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是在宫里不断乱窜,每每觉得好似到了她要的地方,却不过是一口水井。

这让她不解,但更不解的是心口那种感觉依然不撒,似乎依然有奇异的气味再诱导着她前行。

就这样她一连到了几个井边后,忽然发觉自己总是落在后面,心念一起,她干脆催动了内力,便在这烈日炎炎下,干干脆脆的飞檐走壁,仗着轻功霸道是直追那股子说不出的感觉。

很快,在宫角的一个水井边,她看到了一抹青色的身影。

她快步奔过去时,那人似乎察觉了她,一个纵身飞跃而起,便是要跑。

秦芳想都没想,立刻催动了体内更多的内力紧紧想追,并在脑中对小米下令,要它给自己捕捉对方的身影画面,好辨识出那人是什么身份。

结果,让她没想到的是,小米再一次的毫无反应。

我了个去,你不会又死机了吧?

秦芳扒开右臂,手动调出显示屏时,颇有些欲哭无泪。

这光脑到底怎么回事?好好地,竟然又死机了?

咬了一下唇,做了重启操作后的秦芳放下了胳膊,径直前追前面那个身影。

可是前面那个身影灵活如猫,她竟然追不上他!

心中一闪念头,秦芳不但调集了更多的内力让自己跑的更快,更朝着前方的身影甩出了一记冰刺。

“噗啪”前方的身影没有避开,身子一抖之后,一个趔趄就从宫墙上给甩了下去,秦芳立刻狂奔追到跟前,就看到那个人已经坐起身子,手抱着腿脚准备起来再跑!

“还想跑?你信不信我再给你一下!”秦芳立刻奔到跟前出言威胁,此时那人闻声抬了头:“你要现在想死,我成全你!”

熟稔的眉眼在阳光下泛着凌冽的杀意,秦芳却是惊讶的大张了嘴:“流,流云?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