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00章 藐视,国师的脸歪了……

第四百章 藐视,国师的脸歪了……

有道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不管生意成不成总有个讨还的过程。

可问题是,东硕之皇一开口,竟是要的整个西梁之境,这要价是够漫天了,这还价得如何还?

一个女人便抵一国?

卿欢纵是天下第一的绝色,也当不起这个价啊!

何况,陆婠儿她是见过卿欢的,自然知道卿欢还没到那国色无双的份上!

而西梁更是她觊觎的盘中餐,岂能拱手想让?

且她更是此番西梁的来使,这么明明白白的打脸之言,立时让黑纱下的曼罗爆发出了森森的冷笑之声。

‘呵呵,东硕之皇,真是好大的口气,只可惜玩笑不能随便开的!你这样没诚意,大家彼此之间怕是会很难看啊!‘

‘要和我易换的是你们,诚意这种东西更是你们用来打动朕的,莫非你以为朕娶来卿家大小姐来,是准备等你们上门送城池来换的吗?‘

‘听你的意思,看来是不打算考虑了?‘曼罗的肩头舒展了一些,她要的就是内乱,自然没有什么比不上道更被她内心所欢喜的了。

‘不是我不考虑,而是你们的价码太低。‘苍蕴说着眉微微地蹙起:‘曼罗夫人,我建议你回去和你家西梁之皇好好说一声,真想换她,就拿出足够的诚意来,否则还是算了吧?‘

他说着站起了身来:‘区区两座城,朕看不上,且,如果妄想以此掀起我东硕君臣之乱,这本儿委实也下的太小了些!而朕的胃口向来很大!‘

苍蕴说完朝着身边的太监一招手,太监立刻扯着嗓子喊到退朝,低下百官虽然略有差异,但觉得皇上说了那样的话出来,显然是给西梁这个使臣以下马威。自然乖乖行礼。

曼罗的手拽着衣袖死死地捏着,一派气恼的模样:‘东硕之皇,你这是逐客了不成?我可是西梁的使臣,你这是藐视我西梁!‘

她问了话。可屏风后并无应答之声,就在众人被这沉默弄得有些别扭时,那位太监一甩手中拂尘:‘列位,皇上已经离殿了,都退了吧!西梁使臣,您也请吧?‘

好嘛,皇上撩下一句话竟真格儿的就走了!

朝臣们都被向来好脾气的皇上这么不给面的使性子给弄了个错愕不已,那陆婠儿更是咬了牙。

很好,敢不给我面子,我回头就叫你求上门来!

她一个冷哼甩袖就走!朝臣们也都面面相觑而退。

太监看着众人退去。这才折身回到内殿。

‘陛下,大家都走了。‘他躬身作答,等待着皇上的示下,可是殿内安静的连个哼音都不给他,他只好偷偷地抬眼偷瞄。

结果这一瞄。才发现,皇上根本不在殿内,而殿内却扔着龙袍与九旒冕。

这,这是什么情况?

太监发蒙的时候,苍蕴早都不在殿中了。

就在和陆婠儿对话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体内内力的充盈状态,这使自然的应和让他意识到秦芳再动用生之力。且动用的完全超出了她能负荷的程度,他自然想到她一定出了什么大事。

所以他当即丢下了这些人是立刻开溜出去救人,毕竟秦芳的安危对他来说,那是极为重要的。

而龙袍琉冕太过扎眼,他又不能让别人看出端倪来,当即是一退到后殿。二话不说就扒下来将它们丢到一边,穿着内里的国师黑袍,迅速地施展轻功奔出了屋子,更在发足狂奔的过程中,为自己带上了国师的那张假脸。

寻着体内的感觉强烈。很轻易的他就追去了宫角,靠近之时,就已经看到了四五个宫女太监倒在地上,以及一对打在一起的身影。

此刻的秦芳,处境很不妙。

姬流云的招式在她的视界里越来越快的情况,使得她在躲避上的优势在急剧的减少,而对方是姬流云,她更不敢出手凶狠去伤害她。

所以她基本就是一直在躲。

可是两个人的动静不小,引来了几个宫女和太监,秦芳还没来得及叫大家闪开,姬流云就方向一转,三两下的把他们给拍倒,而后对着自己又是一阵强攻,整个人出手那狠辣的程度,异常的绝情。

“姬流云,你疯了你?你真想打死我啊!”狼狈的躲过一掌,秦芳看着地上太监发黑的脸,真有些气急败坏的感觉。

人家可以不留情面的对她出手,她却不能。她想要用小擒拿与其对抗,但姬流云手里那刺眼的黑气,又使得她不得不去提防,以免自己中毒。

这样诸多限制的打斗,秦芳根本处在劣势,那局面完全就是一面倒,她焉能不气?

而且更糟糕的是,她的小米还在重启状态中,完全就帮不上忙,要不她一定叫它先给姬流云来上一记电流,让他老实老实。

“死!”一个字的回答配上杀意浓浓的眼神,宣告的是姬流云的绝决。

秦芳赶紧侧身想要避开他这一掌,可是这一掌快的她已经有些跟不上不说,脚下偏又碰到了一具身体,阻得她一个趔趄,人就摔在了那人身上,此时姬流云的黑气浓浓地掌是照着她的脑袋就直拍下来!

就在着千钧一发之时,一块飞来的琉璃瓦直接砸在了姬流云的脑袋上,阻挡了他的攻势。

姬流云转头的时候,一个黑影已经奔至他的跟前,是劈掌就打在了姬流云的心口上,震得他连退数步。

“国师!”那熟悉的黑色袍子让秦芳立刻认出了来人是谁,而这个时候,国师迈着大开大合的方步是直冲姬流云奔过去,姬流云也是脸有狰狞的聚力一掌就要往国师的身上拍!

“小心,他有毒!”自身躲过一劫的秦芳一看这情形,当即高声提醒,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姬流云的身子骤然顿住,就像是被人给点了穴一样,而与此同时国师抬手是照着他的胸膛一串的猛击。

“噗!”姬流云立时喷出了一口血水,这下秦芳又急的跳脚:“哎。你不能打伤他,更别打死他,他可是我朋友!”

一个手刀砍在了姬流云的脖子上,他人翻着白眼的倒下了。

此时国师才回了头:“当他对你出手的时候。你还当他是朋友,那就是找死!”

一句充满着告诫的话语,泛着一丝怒气,虽然声音不是苍蕴的声音,但秦芳莫名的感觉到了一种属于的苍蕴的气息,就好像此刻站在前方的人是苍蕴,正恼怒着她的愚蠢。

甩了下脑袋,挥掉着奇怪的联想,秦芳一边快步向两人走去,一边说到:“这个我知道。可他真是我朋友,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忽然不认识我了,而且,好像听到我的名字后,人就有点不大对劲。跟疯了……”

秦芳话没说完,人就忽然身子一晃,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她的腿软了,她的身体里寒气也在汹涌的流窜--危机一除,全身绷紧的状态一松懈的,身体里不属于她的内力立时就开始了反噬。这让她根本撑不住的跌在了地上。

“秦,你怎么了?”骤然含糊的一句话之后,国师的黑衣已到她身前,整个人被寒气迅速包裹的秦芳艰难地抬头言语:“我,需要热……”

她话没说完,身子就已经僵硬的像是被速冻了一样。而此刻她的视界偏偏正好能近距离的看到国师的脸,结果她就惊讶的发现,国师的脸好像……有点歪……

她的眼眨巴了一下,双眼就失去了光泽,整个人被冻到没了意识。

而苍蕴此时已经拉上了秦芳的手。自然是感觉到她体内寒气大盛,想也不想的就连忙聚内力往她体内送,以保证她心脉不伤。

汹涌的热度对抗着秦芳体内肆虐的寒意,再慢慢的中和里,几乎变成冰坨子的秦芳终于整个人都不是硬邦邦的了。

感觉到她的情况暂时得以控制,未免接下来的调息里出现乱子,苍蕴伸手在秦芳的身上点了几个穴道,就赶紧将她抱了起来,然后一转身的就发现本来应该躺在地上的姬流云,竟然不见了。

他的唇抿了一下,无暇顾忌是抱着人就走,直到将秦芳抱回她的芳华殿了,才在一群宫女太监大眼瞪小眼里,简单吩咐着叫人去处置宫角。

……

暖意如温泉驱散走一切寒意的时候,也为她带来说不出的舒服。

秦芳觉得自己好像身在卿家的族地里,感受着苍蕴帮自己调理时的那份安逸。

“苍狼,是你吗?”她轻声嘟囔着,想要睁眼去看他那张妖孽的脸,可是眼皮却沉重的她根本睁不开,而忽然的她的意识又沉沦进了黑暗。

缩回了手指,苍蕴看着陷入昏睡的秦芳,伸手为他盖上薄被后,便转身出了芳华殿。

“好好派人看好你们娘娘。”苍蕴一出殿,丢下一句话后便大步离开,留下宫女太监的面面相觑。

他们看到了国师抱着娘娘入殿,又看着国师在里面待了差不多两个时辰,虽然他们不敢去想国师与娘娘之间会有什么不齿之事,但还是架不住一个个的心里浮着怪怪地情绪,想着国师和娘娘之间是不是有点别的啥关系……

“哥,你可回来了!”看到顶着假脸回来的苍蕴,在密室里把自己都快窝出精神病的轩辕云峰是立刻冲他奔了过去。

苍蕴揉下了脸上的假脸,密集的汗水哗啦的躺下来,湿透了黑袍的领口。

“你这是……”

“你嫂子差点出事,我运功救她来着,出了些汗,这假脸不透气,所以如此。”苍蕴说着抓了帕子擦了一把脸。

“什么?我嫂子她咋了?”

“我师弟对她出手了。”苍蕴说着眨巴了一下眼睛:“曼罗来的目的和我们预料的差不多,试图挑起我们东硕的内乱,再顺势拿到借口动手……”

当下苍蕴简单的说了一下朝堂上的事,轩辕云峰听完张着嘴一脸苦涩:“人家拿两座城池来换,你不给,回头她再下毒伤一些人,朝臣只怕要与我内讧的,你这样让她得逞,合适吗?”

苍蕴深吸了一口气:“要想不被我师父察觉出东硕才是老虎,就必须得让他认为东硕是只病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