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01章 救治,情花之因

第四百零一章 救治,情花之因

秦芳再次睁眼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跟野外拉练负重跑了八十公里似的,浑身酸痛到无力。

晃晃悠悠地坐起来,看着自己殿中熟悉的一切,她努力的回味先前发生的事,这才隐约的想起,自己是如何的遭遇了姬流云,如何的被姬流云当冤家死对头的要杀戮,以及国师及时出现救了自己,还有那内力无比强劲的超级反噬。

回味来的寒意,让秦芳打了一个哆嗦,伸手抱了下自己的臂膀,却又意识到此刻她好好地,一点事都没有。

眨巴了半天眼睛,她想起那个梦,梦里她在苍蕴的怀里感受着他的拥抱的温存,也感受着彼此掌心里流动着的暖意。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内心不由的涌起一抹失落,但随即她又有些糊涂。

奇怪,我内力反噬是怎么解的?

她记得苍蕴的告诫,也记得自己那一刻意识不由自主的被寒气逼进黑暗,可是现在她却没事人的坐在这里,只是身体酸痛了一些,不但没有损伤,连衣裳都不似以往那般湿漉漉的。

“来人!”秦芳出言招呼,很快北燕应声奔了进来,那一片落日的霞光入眼,秦芳才意识到此刻已是日暮时分。

“娘娘,您醒了?”北燕招呼着,手脚麻利的把殿内的灯油拨了拨芯儿,殿内立刻亮堂了许多。

“我,是怎么回来的?”她失去意识的时候,可是在宫角,如今人在殿里,她自然要顺着去问。

“是国师抱着您回来的。”北燕据实做答:“娘娘您现在可好些了?是否有什么不舒服?”

秦芳闻言有些诧异的看着北燕:“什么?”

“哦,是这样的娘娘,听说今日里宫角上来了刺客,宫里有不少人都被那人给打伤毒晕了,国师送您来时,您昏迷不醒。是国师救了您,刚刚皇上还来瞧看过您,吩咐我们要好好照料您不说,还拍了好些侍卫前来相守呢!”

北燕一串的言语。让秦芳愣了愣后,大约明白了几个事。

她昏迷后,是国师救了她;皇上来过,加派了人手;姬流云那莫名其妙的杀意,伤了不少人。

“那些宫女太监,现在情况如何?”想到那些无辜的围观者被放倒,她下意识的关心他们的情况。

“不太妙,太医院那边派了人去的,但是好像没救下几个……”

秦芳眨眨眼,脑内轻问:小米?

“主人。小米在。”

听到了光脑的回答,秦芳安心了许多,立时冲着北燕说到:“你带我去看看那些宫女太监吧!”

“啊?”北燕一愣。

“我懂些医术,看能不能帮上忙。”身为医者,她自然是能帮手得帮手的。何况那些可是被姬流云打的,她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发疯,但也不想他背上这些命债。

北燕听命的掌灯引着秦芳去了太医院跟前的小院里。

此刻,里面人声鼎沸,来往的众人匆匆地,颇有些应接不暇的感觉。

“娘娘?您怎么来了?”忽然,有人注意到了秦芳。赶紧地上前询问。

“听说有一些人伤到了,我懂些医术,想看看能不能帮上忙。”秦芳说着已经四处张望,而此时小米也传达着医疗系统一连串的扫描后报给她的任务病患。

太医院的医师闻言有些惊讶,但这会儿大家对这些人体内的毒,都是有些力不从心的-他们已经用尽了许多的法子。惯药汤,扎银针,配解药,但效果是有,却都收效甚微。

这会儿。有人跑来自告奋勇,自是欢迎的,何况对方又是空妃,不管是不是有真才实学,但人家要出手争点名声,他们也自是不会傻到不买账的。

基于这些,秦芳被太医们引着入了小院,挨个的检索查看后,秦芳真是颇有些撞鬼的感觉。

很显然的这些人都中了毒,但是这个毒医疗系统竟然不能帮她判断出来是何种毒,反而是小米将当初扫描并列入数据库的那本姬流云曾给她瞧看过的毒经,逐词逐句的针对每个人的症状给她检索并标红了出来,在她大脑里一溜溜的播放。

秦芳无法依赖未来的科学药物帮忙,自然只能就着毒经里描述的那些对症的药物出言索要。

她张口报着,太医们对视一眼,按她说的拿来了草药,她又报着用量与煎制的方法,弄得一个太医院的人都在为此奔忙。

很快,药剂熬制了出来,当药丸一碗碗地被端上来时,太医们其实并没有把握,有些不敢用。

而秦芳知道要获得他们的信任,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当下便动手端了其中一碗,亲自给跟前的一位给喂了下去。

事实胜于雄辩,这是她证明自己实力的唯一办法,而且如此,真要有什么,也自然是她承担责任。

一碗药下去,不过三分钟,那宫女就侧身趴在**哇哇的吐出了一些黑乎乎的东西。

满屋的腥臭气息泛上来的时候,那宫女乌黑发紫的脸也开始有了一些正常的粉色。

太医们都是精明的,立时动作麻利起来的抓人喂药,很快,整个院落里都是呕吐声与腥臭气,但秦芳的脑袋里也是一连串的系统提示救治成功的提示音。

当这些人已经不会有生命危险后,秦芳自然告辞离开,那些太医们看着她的背影,眼睛都有些直了。

“真没想到,她是真懂医术……”

“可不是,她那些药方听来奇怪,但现在细细琢磨,却也有些门道……”

在太医们嘀咕的言语里,秦芳出了太医院,看了看天空灿烂的星光,轻声问着身旁的北燕:“国师救了我,我还没有好好谢人家,你说我这个时候去,不晚吧?”

“不晚,可也不早。”北燕看着天色委婉的提醒着她还是晚了些,秦芳听了耸了下肩:“那我还是明天去吧。”说罢领着北燕往自己的殿回。可途中走过一处宫苑的甬道时,却听到了几个宫女太监们聚在一处叽喳的言语声。

“今天宫里这事儿可真吓人,不但有刺客,还毒倒了好几个。真不知道,我们日后会不会中招!”

“是啊是啊,西梁那地方都是玩毒的,想想,我都觉得瘆的慌!该不会那个刺客是他们的人吧?”

“我也这么想的,毕竟鸳鸯她们中的都是毒,只是这种事,咱们能猜能想,却不能说,人没抓到。你就不能说是人家行恶,不然到时候倒咬我们一口!”

“可不是!哎,你们说,西梁派刺客来害人,是不是要给咱们皇上施压啊?”

“卓公公。你为什么这么说啊?”

“就是!”

“我听人说,今天那个什么使者,在朝堂上竟说要拿两座城池来换咱们空妃娘娘去西梁……”

“什么?”

“两座城池?”

“你们听来是不是觉得很稀奇?更稀奇的是咱们皇上,他拒绝了,他说两座城池太少,要换,得拿整个西梁呢!”

“我的天!”

“当时那个一身黑。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那个什么夫人,立时就发怒了,说咱们皇上是藐视他们西梁,可皇上根本没理她,直接走了,我在殿下二阶伺候着。看她出来的时候,气得身子都哆嗦似的,弄不好就是她着恼了,叫人来动的手……”

“你们刚才说的一身黑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那个什么夫人,是不是叫曼罗夫人?”此时突然的一句问话。将叽喳的几个人都给惊的一愣,待回头,就着灯火看清楚问话的人竟是空妃娘娘时,一个个吓得是低头行礼问安,一派紧张地模样。

莫言他事,这算是一条宫规,更是身为宫女太监的忌讳,如今的被空妃娘娘给撞上,自然他们一个个是寒蝉若惊,可秦芳这会儿才没兴趣理会她们是否侵犯宫规,她在乎的是她听到的!

两座城市换她去西梁,皇上竟然不答应说要拿整个西梁来换!

她听来震惊,也很惊讶,惊讶着东硕之皇竟如此霸气,更惊讶着在女人和国之利益之间,这位和自己一共就没几次接触的皇上竟然选择留下她?

这,太不明智了,一个国家的扛把子怎么能这么意气用事的豪言壮语?

不过,这一个震惊似乎还不够,她竟然又听到了那“一身黑,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言语,这让她立刻脑海里出现了那个曼罗夫人的身影,自然是惊得她上前询问。

“说话啊!”眼见没人回答,秦芳质问催促:“是不是?”

“是,是的。”先前说事的太监声音发颤的应声,秦芳听了当即心揪了起来。

曼罗,用毒的曼罗,姬流云的那个师姐,那个要害死自己的可怖女人……

唇咬起,她想到了昔日曼罗对自己出手时,言辞中对自己的恨意,更想到了姬流云今日对自己出手时,那眼里浓郁的杀意。

难道,他们在一起了?难道他们已是一路?

可是,可是姬流云不应该是会害人的人,更不应该对我也……

暮然间,她想起了一个画面,那就是那个牛半仙的地摊前,矗立的黑色身影,她好像买走了他不少的东西……

“……情花重情,一片给他吃下,一片你自己吃了,就算两人相隔着千山万水,也会被情花抓着心,牵着腿的给拴在一起!”脑袋里,牛半仙笑脸吟吟的言语之句冒了出来,秦芳立时挑眉。

难道,曼罗给姬流云用了这个什么情花?结果他和她好了不说,还把我当恶人了?

眼珠子左右的转了转,秦芳是转身拔腿就跑,直冲着国师殿而去。

那个家伙神叨叨的,应该会有办法救流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