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02章 毒祸,东硕危机起

第四百零二章 毒祸,东硕危机起

“你说什么?情花?”苍蕴惊愕的看着面前一脸诚恳的秦芳:“这世间难道真有这东西?”

“有!”秦芳肯定的点头:“虽然我当时看到的只是两片花瓣,可是那个老头说的煞有介事,而现在,我那个朋友完全不认识我一样的性情大变,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个可能!”

“你刚才所言,说情花能让两个吃了花瓣的人就此绑在一起,可是,没道理他会不认得你,又听你姓名就想要杀你吧?”

秦芳闻言伸手烦躁地挠了挠脑门。

在宫角处的一场交战,突然得她想不到,也摸不清楚真相,尤其姬流云在听到她名字前还是一派不相识,听到后,竟然杀意浓烈的,让她想起来都觉得匪夷所思,她自然是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记忆里,曼罗买走情花是她亲眼所见,自己当初从牛半仙那里买来的东西,又的确是珍贵无比,且还救了自己的。

如此,那两片情花花瓣就应该是真的,她也自是顺势猜想姬流云应该是着了情花的控制,毕竟曼罗对于姬流云那种完全病态的炽爱模式,曾是把她这个不过走近了点的人烧得差点挂掉,所以这种疯狂的事,发生她的身上倒也不足为奇。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这一点,你的问题我答不上来,但是……但是我真的觉得应该是和那情花有关。”秦芳说着看向国师:“您是东硕的国师,懂得什么佛法造化的,应该会知道这东西的解法吧?”

苍蕴抿着唇的摇了摇头:“我不过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并非无事不晓的神仙,所以这个我真不知道。”

“国师,您就别客气了……”

“这可不是客气,那情花的存在只不过是早年流传的故事里被提起过几次而已,我听来也没放在心上,若不是你今日这般郑重的与我讲。我可是真不相信它是存在的。如此,你说,我又怎么可能知道解法?”

秦芳闻言自是一脸失望:“那怎么办?”

苍蕴伸手敲了敲茶几:“你说的这,九幽情花存于上古流传下来的故事里。那么如果真有解法,应该也会在故事里有迹可循,所以……不如从故事里找找看。”

“对啊!”秦芳兴奋的握拳,但随即又蹙眉:“可我从哪里找这故事去?”

苍蕴眨眨眼睛:“今日太晚了,明日我奏请皇帝陛下,看能不能找些相关的书来给你查阅吧。”

“好!”

“但是,我提醒你,你的佛缘修行可耽误不得!”苍蕴说着指了指秦芳那即将要完工的第一尊佛塑。

秦芳立刻明白国师的意思:“这我知道,绝对不耽误,只是昨日和今日我都来过。可您似乎不在。”

“夜相诡异,凶星已至,东硕将有难起,我身为国师不但要为陛下解惑守心,也得为东硕寻守出吉星来……”

听着国师这有些故弄玄虚的话。秦芳悻悻一笑:“国师口中的凶星,该不会是说我吧?”

开玩笑!

来之前,那帮宫女太监的话,她可听了个一清二楚。

西梁竟然想拿两座城池来换自己,而东硕之皇也不知道搞什么,居然牛叉哄哄的要求西梁拿一个国来换她!

不管她值不值这个价格,总之听起来是霸气十足。她内心也不免觉得这东硕之皇很给力!

可是仔细一想,这可不是好事,而是大祸!因为这样的嚣张之语是摆明了要和西梁结下梁子的举动啊!

西梁不是侯楚,海龙这样的小国相对可以倾轧,更何况那还是个用毒的国家。

今日里宫女太监受伤虽然是因姬流云出手,可那些人中的是毒。一次两次,大家或许还能当做谈资,可要是大面积的在宫廷,甚至于整个东硕爆发出来……

那就不是谈资,而是灾难!因为恐慌会横生。而一旦恐慌出现,那引起来的连锁反应是真的足以让强大的东硕变成一片散沙!

那个时候,东硕之国会怎样她也许判断不了,可她自己会怎样,却完全能想象出来!

她会成为人们口中的罪人,会成为别人眼中的祸水,那她不是凶星灾星的又是什么?

历史上多少可怜的女人都替别人背上了千古的罪名,可事实上,她们根本就是被利用的一颗棋子罢了,她秦芳好歹学过历史,这点常识还能没有吗?

秦芳的话,让苍蕴一顿,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她,发觉她总是这样能想到更深的地方去,且对周身的利益斗争有着常人并没有的敏锐。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难道是出身皇室之人?否则怎么会对未来有如此明白的感知?

列国并存,每一招看似温和背后都有着可怖的野心,就想皇宫里,时时刻刻上演着勾心斗角一样,根本不会有心慈手软的人,因为那样他们就会成为失败者。

他在皇宫出生,从小就已经从父皇与母后的口中知道了历代皇权是怎样的处在一片黑暗之中,所以当年所有的痛苦他能咬牙忍下,就是因为他知道,这是他逃不掉的。

可是,这个不是卿欢的秦芳,身份如谜,带着奇怪的东西出现在他的视野,扎在了他的心尖,清楚明白着每一处的黑暗,这让他真的糊涂了。

难道,她是和我一样的皇权子弟?也是和我一样,为了所求而掩藏自身,想从这片黑暗里吞噬天地?要不然,为什么遍寻七国,都没有她的相关呢?

“干嘛眼神这么怪怪地看着我?”看着那过分深邃的眼,秦芳很别扭的扭了下身子,那眼神实在和苍蕴太像,像得她莫名烦躁:“我是不是说对了?”

“你知道,世人与圣人的差别在何处吗?”

“什么?”听着国师这突然一问,秦芳愣了下,随口作答:“世人普通,圣人如神?”

“世人以眼识天下,圣人以心明天下。”苍蕴说着冲她淡淡一笑:“你的身上没有杀气。不是凶星。”

秦芳盯着国师看了三秒后,漾起了一抹笑容来:“似国师这样毫不谦虚标榜自己是圣人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世人之眼早已被蒙,所以眼见非实。被惑也乃常态与无奈。我非圣人,但我眼可没被蒙住,所以我看得到,而且我相信,日久见人心,施主你只要敞开心中之爱,总有一天会,守的云开见月明的!”

秦芳闻言点了点头:“谢国师指点,我会努力不让自己被人当做凶星的。”

她说完告辞而去,苍蕴则是那面墙闭合后。口中才低声轻喃:“你怎么会是凶星呢?我只希望你能聪明的抓住时机,做一颗吉星。”

……

国师的脸就是大,秦芳一大早才起床用早餐呢,宫女太监的就抱着一摞书卷上门了。

秦芳收下了书打发了人走后,就因为好奇。随意的拿了一卷瞧看,看得正欢时,脑袋里就响起一串的系统结算提示音--那些被她救下的人,看来是一定向她深深表达了谢意。

秦芳的心情很好,翻看完当前的一卷之后,也自然去佛堂报道打卡似的祈福去了,等到念完万遍佛经转去国师殿时。就发现国师殿的门口的守卫竟然比平时少了许多,而立在那里的两个则脸有痛苦之色。

秦芳瞧看的一头雾水,迈步走到近前刚想说问一问,这脑袋里的提示音竟哗啦啦的响个不停,等到她承受完这一大波的“提示音攻击”后,秦芳脸色登时难看。

真是让她给猜中了啊!

那些提示音。告诉她的是,这国师殿附近守卫着的这些人都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中毒情况,虽然说此刻他们的中毒程度还没危害到生命,但毒却会对肌体和内脏造成一定的损伤,所以她的医疗系统是一点没含糊的发出了提示音。

“你们中毒了!得赶紧解毒!”秦芳想都没想。冲着面前的侍卫说了后,就朝着殿内那些人一通招呼,而后带着这些都已经出现不适的人是直奔了太医院--她得从那里找药。

结果她一个人在前,身后带了一群病患跑到太医院时,才惊恐的发现,太医院此刻竟然人满为患,而脑袋里的提示音更是就没个消停的时候。

秦芳无奈之下,只能通过小米,强行取缔了提示音,而后借靠光脑和系统的捕捉,为她迅速排列出轻重缓急来,随即就立刻投身到解毒医治的大军之中。

昨日空妃娘娘出手解毒,使得几个中毒之人得到了救治,这会儿看着她出现,纵然身份不对,可谁会傻到去阻止以及去发表点什么意见呢?

救人是大,所以一个个的都把秦芳的意见听见了耳中,配药的配药,熬制的熬制,遇上几个特别严重的,大家还能因为用药的量会发生一些小争执。

那一瞬间,秦芳觉得自己仿若回到了军部的医院里,忙碌在每一个病床前,而一投身在此,她就完全忘记了自己还要修佛缘度金身的事。

而这个时候,宫门外的东硕都城,已经到处充满着痛苦的呻/吟之声。

就连宝屏楼内,也都有人面色痛苦。

“主人,西梁这样玩毒攻手段,我们可要做些什么?”青堂主面有怒意--身为剑盟的人,他不会积极主动的去插手七国之间的事,可是自己的人都中了毒,他还是会恼怒这份牵连。

“什么也不做。”苍蕴一脸地淡色:“看着!”

“看着?”

“对,等到东硕难以应付的时候,咱们再出手,这才有的赚。”苍蕴说着甩开手中的扇子,完全就是一派看戏的冷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