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03章 出手,做回秦芳!

第四百零三章 出手,做回秦芳!

苍蕴要掩藏住自己的秘密,要师父不能发现他和东硕的亲密关系,所以自然此刻是一派外人求财的冷色。

青堂主闻言自不能说什么的告退而去,而苍蕴则在宝屏楼里召集了几位年事已高的剑盟长老,摆起茶点瓜果的开起了茶话会,俨然一派坐等当渔翁的派头。

对于主上一时的心血**,大家自然是乐意捧场的,于是当主上好奇的和他们聊起什么上古的传说,稀奇的见闻时,一个个的也都讲的是唾沫横飞。

于是整个东硕国,除了皇宫和宝屏楼相对安然外,其他的地方无不是苦痛蔓延。

而皇宫里正因为有秦芳在勤奋的对抗毒症,所以也暂时未有大乱,可是宫外,毒,正在日夜加深着。

……

“什么?宫外死伤百人?”五天后,正当秦芳看着宫里的人都已再没什么中毒事件发生而多少可以休憩的捡起佛悟的时候,却想不到,东硕之皇竟召见了她!

只是,来了之后,她依然是看不见东硕之皇那张脸的--他还是在竹帘之后隐约着,但却告诉了她让她极为震惊的事。

“是的,这些日子不止是宫中出现了毒症,整个东硕的国都都在遭受着这场毒疫的侵害。空妃,这些日子,朕每日都能听见你在宫中将中毒的人救治成功,更控制了这场毒疫在宫中的蔓延,所以,朕想派你去都城之中,为百姓救治,是否可成?”

“皇上看重臣妾的医术。臣妾自然当尽全力。只是。臣妾并不是神仙,一个人是绝不能力挽狂澜的,特别是要救治全城百姓,控制毒疫。”

“你如果是和朕要人的话,朕把整个太医院的人都拨给你,交由你调遣就是。”

秦芳咬了一下唇,抬头看着竹帘后那个虚影:“皇上,只太医院不够。”

“不够?”

“是的。臣妾除了整个太医院外,还需要至少两千人的禁卫军,宫中八成的太监与宫女……”

“什么?”竹帘后的身影陡然站了起来,东硕之皇的声音充满着质疑:“朕只是要你去救治百姓,你要他们何用?”

“皇上,救治一城的百姓,可不是光配置解药就够的。我需要禁卫军控制住治病时可能引发的暴乱,需要那些对这次毒疫已产生抗体的太监宫女为我照顾病人……”

秦芳实打实地说着自己的需求。

救治一个城,这听起来犹如超人救世一般充满着成就感。

可那是电影,是一个美丽的个人英雄梦。

而在现实里。对抗这样的几乎等同于瘟疫的病症,从来都是需要的众志成城!

一个人想要救下全城百姓?那是做梦!她必须建立起一个医疗系统。稳而有序的为全城百姓救治,而这个过程中,权贵达人是不会考虑每个人中毒的轻重情况,他们只会仗着特权要挟优先权。

而更多的贫困者,会因为内心的惶恐与绝望而易于被不利者煽动,利用,从而形成与病症同步发酵的恐慌舆情,造成比病症本身更大的伤害!

这种伤害它危害的可不仅仅是个人,而是一个国。

因为民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不能兼听则明的百姓,很多时候是看不到这背后可怕的汹涌的!

她秦芳不是什么高人大能,但她是未来的军医,她不仅有高超的医术,更用自己的双眼看到以及感受到在世界变迁中,那些信息与情绪会带来的负面。

所以她作为一个过来者,尤其是参加过几次世界级的病症对抗后,她更加清楚怎样才是真正的控制与救助!

她把自己所需求的,简明扼要的说了,此刻作为一个医生,她想的就是怎么把这场病症的伤害减少到最低。

实打实的言语,初听来让轩辕云峰是惊愕的,但他不是个本人,顺着秦芳的话,他开始发现,有些情况他竟然都没有预料到。

于是在秦芳闭嘴后,他静静的沉思了片刻,便答应了秦芳的要求:“好,朕,即刻下旨准你这些要求。”

“皇上,谢谢您信任臣妾,但臣妾还需要皇上您帮一个忙。”

“什么?”

“让您的朝臣,特别是那些能写能说的,德高望重的大才子啊,都得走上街头。”

“这是什么意思?”

“病症会带来恐慌,未知更能让他们的恐慌成倍的增长,我需要他们走上街头,让大家明白什么是众志成城,更得让他们明白什么叫万众一心。”秦芳说着眼里闪动着坚定:“只有让他们知道敌人的存在,他们才会同仇敌忾,您的治下,才不会乱。”

轩辕云峰听得嗓子眼都有了热血的澎湃:“可是,若是这样,他们就会知道西梁开的口,那时的你……可会处境艰难。你不怕吗?”

秦芳闻言眨眨眼:“臣妾斗胆问一句,西梁提出用两个城池来换臣妾时,皇上您,为何不答应呢?”

她和皇上面都没真正的照过,她又是一个他国来和亲的,能做东硕的妃子,这根本就是政治利益,她不可能和皇上有什么真爱,所以她是真的不明白这位到底凭得什么,那么霸气的拒绝了西梁那个非常诱惑的条件。

听着自家嫂子这样的疑问,轩辕云峰在竹帘后,尴尬的苦笑。

为什么不答应?你可是我嫂子,你可是我哥点明让我娶来的人,别人要他媳妇儿走,他怎么可能放手?

可是,这话能说吗?

他憋了半天,才费劲地挤出了答案来:“你是朕的空妃,就是朕的女人,他西梁来抢朕的人,不管什么理由。那都是在打朕的脸。朕要不扇回去。那还算是个男人吗?”

秦芳听到这样的回答,忽而觉得竹帘后的这个男人倒是思维简单又直白的可爱,她眨了下眼说到:“皇上问臣妾怕不怕,臣妾怎么会不怕呢?流言有多伤人,臣妾是见识过的,也能想象这之后会面临什么,可是……”

秦芳扬起了头:“这也是臣妾翻身的机会啊。”

“机会?怎么说?”

“臣妾不会以空妃的身份去救人,因为这个身份必然会引起麻烦。臣妾将用另外一个身份去救人,让空妃就在这宫中深藏着被人诟骂好了,等到将来这毒疫控制住了,皇上再为臣妾证明身份就好,那是他们就会明白,我不仅仅是他们口中的祸水罪人,也是带给他们希望,为他们解决病痛的人。”

从最逆飙升最高的办法,就是这种两个极端的转身,她没有能力顶着卿欢的名字在风雨中走过。是因为卿欢的名字对她的救治来说,没有任何的帮助。只有无限的阻力。

既然如此,那她就用另外一个名字去完成这些事,到时候,只要把两者联系在一起,谁能说这不是一次华丽的变身呢?

轩辕云峰隔着竹帘看着秦芳,目光灼热:“好,你想用什么身份?什么名字?”

秦芳眨眨眼:“陛下您从药王谷请来的药王徒弟如何?至于名字嘛,叫秦芳吧!”

轩辕云峰的眉一挑。

哥说过,嫂子的真名就叫秦芳,她这是要拿真名出来借势了吗?

想到这里,他嘴角轻勾的点头:“好,随你。”

“谢陛下。”

秦芳笑着走出大殿时,有种全身舒畅的感觉:她不在是卿欢,她可以做真实的自己去救人,这可真是让她内心愉悦。

小米,我们要加油,一起去救助更多的人哦!

秦芳在脑中拉着小米一起加油打气,可是,小米再一次的,毫无反应……

而这个时候,殿内竹帘后的轩辕云峰则是站在殿门前,从镂空的花纹里看着那个纤细的背影。

哥,我现在忽然有点明白你为什么喜欢她了。

她好像,真得和别人不太一样!

……

翌日,皇上的圣旨便在大殿上高亢地念了出来。

被国都里毒疫搞得焦头烂额的朝臣们,听到皇上竟然千里迢迢的请来了药王谷那位神秘莫测的药王徒弟前来解救时,无一不是兴奋与欣慰的。

秦芳穿着一身简单利落便于自己行动的短打,外套了一件医生的白大褂出现在大殿里时,群臣都被她这奇异的打扮给惊住了。

不过,大约是药王的名头很给力,大家虽然觉得她的打扮很奇怪,却无人敢发表什么意见,而秦芳看着大殿上都还立着一扇屏风遮住了后面的东硕之皇时,她不由的猜想,这位东硕之皇会不会是长了一张其丑无比,又或者可能畸形的脸。

否则干嘛把自己藏得如此严实,害得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长啥样!

当圣旨里宣告着,宫中大批宫女太监为她所用时,朝臣们的兴奋开始出现一些不解的讶色,而当两千禁卫军都由她调遣时,这些朝臣们立刻变得是警惕与紧张起来,当即就有朝臣提出了质疑。

不过东硕之皇一句话就把他给打发了:“这是这位秦姑娘出谷时提得条件,否则她不出手来救。”

药王谷想来出手代价不小,大家一想到那三条,顿时觉得这个要求也不算太过分,彼此对视一眼后,选择了闭嘴。

虽然两千禁卫军真心不算少,可是他们只要全力盯着,避免她带人围宫的话,也是不会形成对皇权的伤害的。

太监捧了一个号令的牌子给了秦芳,用作调遣这些人的“虎符”,秦芳将其直接套上了准备好的绳子,挂在了脖子上,就跟挂工作牌一样。

众人看着这个扎着马尾,不施脂粉,不卑不亢立在殿中散着一派自信的年轻女子,忽然觉得她好年轻,开始隐隐担忧她是不是真能解决眼下的麻烦时,皇上开了口,竟是命令他们去走上街头,告诉全城百姓,西梁乃此次的毒害祸首。

“皇上!我们无凭无据,这么说,弄不好是会被西梁当做借口,引起战事的啊!”有朝臣立刻出言提醒。

屏风后,东硕之皇的声音充满了十足的霸气:“打就打,我东硕怕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