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04章 出事,可有一线生机?

第四百零四章 出事,可有一线生机?

那块代表着掌控权的军令牌,被秦芳高高地举起。

宫门的阶梯下,两千人的禁卫军已按照她的要求每一百人便是一队。

说了几句讲明身份和形势的必要废话后,她严肃与大声地说着:“我现在是你们的指挥官,我会指挥你们完成这次的救治任务,在这个过程中,我会给你们下达命令,而这些命令,不可违抗,违者当已军令处罚,轻则鞭笞,重则斩首,希望各位记住,我,可不是在和你们开玩笑!”

她说完扫视了全场之后,才动手召集了这每一个百人小队的百夫长。

当即把从皇上那里要来的城郭地图打开,就在那里一个个的指派着。

先将四个小队用来分管东西南北四个大区,划片分担,收集伤者,送往每个区域内选定的医治场所。

再用四个小队的人,分别为这四个区域的场所做安保维序。

最后两队,则是一队用于各种病情和药物的传递配送,一队跟着她,用来机动,应付不时之需与突**况。

她认真的向每个百夫长强调了自己的三个原则。

一,不问病患身份与出处,尽数救治。

二,由各处的太医院的医者根据轻重排序后,必须严格按排序救治,不允许擅自更改,但有情况突变者,必须报给每个医疗场所的急诊处,应对调整。

三,倦怠,敷衍,命令不能严格执行或是违背的,她会不客气,到时候若有求情的,她会连带处罚!

话说清楚了,逐个的问了没问题后,秦芳就摆出了一卷帛书。叫这帮人是签字按手印的画押,算是做了一个军令的约定。

做完这些她立刻叫着人动作起来,而自己则带着留下的机动百人队,是运送了近百个罐子出了宫。

先前宫里毒疫出现。秦芳根据大家中招的普遍性和深浅程度,判定了毒是大面积污染的。

她想到了自己当时追着姬流云完全就是在跑各种的井,所以后来她取了宫中各井的水源用来测试检验,发现果然里面都有毒。

为了避免这毒不断的循环作恶以及宫中人的恐慌。

她叫太医院的人熬制了解毒的药剂倒入每口井中去中和毒素,而后又从医疗系统里兑换了增加抗体产生的药剂一并投进了井中。

那些吃了这些水的人,一面毒素被中和,另一面则体内的抗体生成被激活,所以再碰到这类毒的时候,已经可以靠自身的免疫系统给解决掉。

所以她只要把那些严重中毒者的毒解掉就好了。

这是她控制宫中毒素的办法,如今她要救治全城。自然也是避免不了这一步的。

带着这些装满了中和药剂的罐子,秦芳亲自到每一个井前,抽水化验,根据里面的毒量,倒入不同剂量的中和药剂。

她还招呼每一个片区的里长了解人口数额。中毒情况,而后一面给井水里投放抗体药剂,一面又叫给有小孩子的家庭,交代如何的熬制豆汤解毒。

等把一个城的水源都跑完后,天早已黑了。

看了眼天空高悬的明月,秦芳立刻由南到北的开始巡游四个片区里的医疗场所。

这些场所,基本都是佛院--秦芳本来是算计的朝臣们的豪宅大院。不过昨晚和东硕之皇说好后不久,就得了消息,国师愿意把城中所有佛堂敞开来给病患聚集。

秦芳觉得国师也算为民付出,但也不免猜想他是不是趁机增加自己的威望。

可她却不知道,苍蕴肯把这些地方拿出来,是怕秦芳用了人家的地盘。不经意的得罪了这些朝臣,将来会对她不利。

……

月儿在初升太阳那桔色的光中渐渐淡漠。

天亮了。

秦芳站在一间佛堂外看着那些躺卧在附近,接受禁卫军队分送的含有微量解毒药剂的豆汤,目色凝重。

这一夜,她马不停蹄的跑了四个聚集点。每一个聚集点里的病患满员甚至超负荷,都让她意识到现实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残酷。

一个人救治全城,她根本做不到。

幸好,在宫里这些天,她基本上已经靠着不断的背诵那毒经里的原文,让这些太医院的医师能够为一些不强的中毒患者解毒。

可是还有一些严重的,让太医们难以肯定的,都留给了她。

秦芳给这些瞧看的时候,常常会忍不住有一些感慨,感慨着自己幸好是未来的军医,不但有高科技的药物,更有高科技的光脑辅助。

让她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病患的情况掌握以及治疗,从而减少百姓的死亡。

是的,减少,她杜绝不了死亡,因为有些人中毒的情况非常的严重,等她赶到时,已经死亡。

这一夜,都城四处汇总,死亡的人数是十一个,尽管被救治的人上百上千,但这个数字还是让秦芳充满了不安,因为十一个人里,就有八个是孩子。

小小的身体,对毒量的承载度,对抗度都是极低的,成人出现的是呕吐发热,而这些孩子往往已经是昏迷紫绀了。

所以秦芳一早就给所有的太医都交代过,要求务必优先给孩子们治疗。

只是这样的掌控,依然避免不了有孩子的死亡。而孩子的死亡往往比一个成人的死亡,更容易煽动不良的情绪,形成可怕的隐患。

“去告诉皇上,让那些大臣们出来走上街头给予安抚,更请他务必拿些银两出来,给予抚恤和必要的安抚。”

秦芳忧心交代后,便开始巡视这些排在外面的病患,捡漏着那些可能被误判的病患,以免耽误治疗的最佳时机。

“秦姑娘,您从昨天早上到现在,可是一天一夜没休息了,要不歇一会儿吧?”跟在秦芳身后的百夫长出声劝言。

秦芳摆了下手:“我不累。”

百夫长闻言无奈的撇了下嘴。

你不累,我可累……

他一直跟着这位秦姑娘跑前跑后就没消停,本来以为到了佛堂。自己可以休息一会儿,哪知道人家一直在佛堂里不断的看病出药方,他这个被要求跟随着的人,早已累得两腿灌铅一般。

“你累了吧?带你的人就地休息。你们只有三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八个小时地睡眠时间,秦芳给不起,保障生命机能代谢的六小时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她当即交代之后,人就继续去四处监看。

那百夫长听来如闻天籁,忙是传唤大家就地休憩。

虽然很多的兵勇对此颇为不满,可是他们真的跑累了,也就不计较的就地歇着了。

于是这阳光普照的清晨,金碧辉煌的佛堂门口,一面躺着的是不时呻/吟的病患。一面是打着呼噜的兵勇。

而这两者之中,秦芳一个个的瞧看着那些病患,似,不知疲倦。

忽而,一匹马急纵而来。其上跳下来的兵勇看到秦芳立刻言语:“秦姑娘,南边,南边佛堂打起来了!”

……

有的时候,你怕什么,就来什么。

秦芳闻言立即就跟着那兵勇骑马去了南边佛堂,为了让那些跟着自己累了一天的兵勇好生休息,她没有喊他们。

一路急奔刚赶到佛堂所在的街口。就已经看到不少人围在那里,里三层外三层的,杂乱的声音嘶吼在一处,依稀可以听清,有些人喊着的是“打死他”!有的喊着的是“还我孩子!”

孩子……

这两个字让秦芳的心沉重了一分,但她没有犹豫的快速奔到跟前。跳下马来:“都住手!”

她大声的喊着,试图制止,更试图扎进去,可是愤怒的人们根本没人听到她的声音,而这里应该维持稳定的兵勇却是一个没见!

秦芳无奈之下。只能加入这群闹事的人堆里,从外围一个个的拽,拉,挤,最终到了内圈里。

哭得鼻涕眼泪几乎糊在一起的妇人,披头散发的跌坐在地上,她怀里抱着的是一个大约四五岁的男娃,此刻脸色灰白仰着脑袋。

而妇人旁边,一个手持棍棒的男人正在死命的敲打着一个穿着医者白袍的男人,那男人缩在地上抱着脑袋一动不动的,像是已经没了气息。

“给我住手!”秦芳大喝着上前,直接冲到那挥动棍棒的男人背后,靠一招擒拿遏制住了他。

“你给我闪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打!”男人激动的怒吼着,早已失去了理智。

“你要是打我,你的孩子就没救了!”秦芳大声的喊着,一句话震得众人一愣,而那男人却是惊愕的回头:“你说什么?我孩子他不是……”

“他还没死,还有一线生机!”秦芳大声强调着:“你要想我救他,你就给我住手!”

男人手里的棍棒,啪嗒一声落了地,红眼的汉子就那么跪了地,不住的磕头:“我求你救他!我家七代单传,就这么一个儿子,只要你救的活他,我给您做牛做马……”

“行了,你先控制住自己别伤人!”秦芳说了一句,顾不得他也顾不上地上那个抱着脑袋的医生,迅速地冲到了那妇人跟前:“来,把孩子给我!”

妇人闻言一愣,下意识的把孩子往怀里紧抱,秦芳只得冲她言语:“你孩子还有救,你不想他死就赶紧给我!”

“快给她!”男人此时急的大吼,妇人几乎是茫然的把孩子交到了秦芳的手上,那两眼的呆滞,显然已经被极度的悲伤给刺激到精神有了影响。

秦芳看了她一眼,只能先去管孩子,当即把孩子放在地上,动手翻开了他的眼皮。

还好,瞳孔未散……

她刚才挤到内圈的时候,医疗系统就提示她,这个小孩子尚有心跳,只是非常的微弱,且人已经深度昏迷。

所以她赶紧强调孩子还有救治的可能,只是当她从孩子身上偷偷取来血液化验后,血项的数据糟糕的让她意识到,想要让这个孩子活下来,根本不可能。

不安的抬头看了一眼这对夫妇,秦芳立刻意识到,这孩子必须救活,否则,不良反应会蔓延,那可就麻烦了!

--今天就一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