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05章 活命,必须得处置!

第四百零五章 活零命,必须得处置!

秦芳自被姬流云逼迫的不得不超负荷用了体内的生之力后,那日里被冻到失去意识的感觉,就让她明白,苍蕴不在跟前,这生之力能不用就真得尽量不用,否则,她真有可能会把自己给害死。

但是现在,眼看这个小孩已经气若游丝,药石无救,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利用生之力来为他救治挽回。

况且此刻又是大家情感最薄弱,最易出事的时候,一旦处理不好,就有可能会引起更大的连锁反应来,所以秦芳即只是犹豫了一秒,就完全把会反噬这种事丢到了一边不管,先拿生之力出来救人了。

将体内的生之力引导着慢慢进入孩子的身体,秦芳按照在卿家给人治疗腿伤那样,一点点的吸走小孩子体内的毒性,努力的为他还原一个无毒的身体。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

随着秦芳将他体内的毒渐渐吸走,这小孩子的脸上不但紫绀消失,人也慢慢地脸蛋红润起来,这使得围观的人,都不免睁大眼睛的张望,更时不时的为发现的每一点改变而激动的大呼小叫。

“你瞧!他脸红了!”

“快看,他手指再动!”

人们对于眼前发生的“神奇”表现出了狂热,而秦芳却对这些激动反应淡淡,毕竟所谓的“起死回生”,这不是第一了,何况她比谁都清楚,这孩子根本就还没死,否则她要是真有那起死回生的本事,那十一个人的性命,自也能挽回了。

“醒了!快看,大壮家的铁头醒了!”当小孩子从昏迷的状态中醒来时,围观的人们激动地纷纷大叫,秦芳则是停止了内力的疏导,抬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儿?儿你真得醒了吗?”妇人看着孩子忽然鲜活起来,立时声音发颤。那发直的双眼似乎都有了一点色彩。

蹲在跟前的秦芳看了一眼妇人后,便又伸手抓上了夫人的手:“你别激动,别孩子好了,你太过激动出什么事……”

她轻声说着。看着似为妇人言语疏导,事实上,她将生之力也送进了夫人的体内,围着她的脑垂体产然吸附,希望能避免妇人出现精神上的问题。

毕竟孩子还小,需要的会是一个健全又安好的家。

当她把内力收住时,妇人已经双眼恢复了清明。

秦芳那一瞬间不由的想到,人的大脑千叶承载着记忆,如果她能给姬流云的千叶用生之力来尝试祛除不好,会不会他能想起自己来?

当然到底也不过一念。因为她现在也不清楚姬流云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此时,妇人抱着孩子和那男人一道跪在地上,冲着秦芳不住磕头,口中更赞着秦芳是什么活菩萨,又说她妙手回春之类。

而他们叩谢时。一旁的围观之人,也纷纷对着秦芳眼有热度,有叫着她神医的,更有说她是生死人肉白骨,总之她此刻已成了被众人关注的人。

对于这些秦芳并不看重,在扶了两口子起来后,她就问询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会出现殴打医者的事,以及为什么口口声声说是他害死了这个孩子。

当下,男人和妇人一人一句的开始说了起来,且不时的还有围观者激动插言,所以很快。秦芳就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孩子中毒不轻,一送来,就被排在了优先医治的那一批里。

他们殷切的希冀着医者能为自己的孩子解毒,而眼看就快要到他们的时候,却忽然在他们的前面多出了几十号人。

当时他们就蒙了。找人询问,人家却懒懒地说,到你就会喊你,等着去。

如此这般,他们只好抱着孩子等。

岂料这一等,竟足足等了一个时辰,孩子都还没看上。

眼看孩子的境况越来越糟糕,孩子的爹急了,强行冲进去去找医生求着赶紧给孩子看,结果却发现医生所在的内堂里,躺着几十号林家的人,他们虽然也有不少面色痛苦,但是至少没有发热呕吐步行艰难。

总之怎么看都是中毒不深的。

在都城的人,都是知道国都里哪些人家是高官显贵,自己是惹不起的,所以孩子的爹一看是林家,知道自己根本惹不起,所以他也不敢指责医生的不是,只求医生先看下他的孩子,因为他家的铁头俨然危在旦夕。

可是医生却不耐烦的说着还没到你的话,继而叫人将他撵了出去。

等到又过了一刻钟,终于轮到他们时,孩子却已经没什么气息了。

“不行了,中毒太深,没救了。”医生再看过孩子的状况后,就如此丢下一句话,淡漠的摆手示意他们出去,叫着下一个。

妇人听闻孩子没救,当时就跌坐在地,而孩子的爹则是一下就红了眼。

他骂着是医生的耽误害他孩子失去了获救的机会,越骂就越激动,最后更是抢了别人用来驱赶他们的木棒,狠狠地打在了那个医生的身上。

他想着的是,你害死我的孩子,我就要你给孩子赔命,却没想到,自己的孩子根本没死,这位来自药王谷的秦姑娘竟然救活了他们的孩子。

所以这会儿他们不但喜极而泣,更感谢秦芳给了他们孩子新的生命。

听完了来龙去脉,秦芳更加觉得自己没脸接受别人的感激,毕竟她一再提醒和交代,却还是发生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摆手说了这没什么可谢的后,她走到了一直躺在地上抱着脑袋一动不动的医生跟前:“行了别装昏了,你不过是被打断了两根肋骨而已。”

秦芳直接搬了医疗系统对这位的情况汇报,那人听后依然是纹丝不动,倒是周边的人,看到秦芳连望闻问切的过程都没有,竟然就得出结论来,对她不觉更加眼光炽热,甚至是或多或少的有了一些崇拜。

“我数三声,如果你还装昏的话,我立刻叫人把你丢进城中河里。你信不信?”秦芳说完便亮着嗓子开数,刚数了一个一,那医生就动弹了。

“秦姑娘,您何必为难我呢?”医生一脸生命受胁的不安之色。有些难堪的扫了周遭:“您就不能在内堂唤醒我吗?”

“不能!”秦芳一脸严肃的冲他质问:“在你们受命为百姓救治的时候,我说过什么?我说了所有的人,不论身份贵贱高低,只论中毒深浅。且我还要你们务必关注孩子的情况,优先救助孩子,可结果呢?你做到了吗?”

“秦,秦姑娘,您说的我知道,可问题是,那是林家人啊。堂堂宰辅之家,我,我一个太医院的小小医官岂敢给他不先治?”医生说的是一脸委屈:“再说了,你看看他们夫妇俩,也只敢找我的麻烦却不敢去找林家的麻烦啊!”

一句话说的这夫妇俩。立时也无言反驳,毕竟民不与官斗,更何况这林家还是东硕国里除了皇上与国师外,权势最重的人,位列百官之首。

你说,他们这种平头老百姓,哪有那胆?

是以。她们此刻对视一眼后,竟是冲着秦芳说什么,孩子已经救活,过去的事就不提了之类,显然此时孩子没事,人冷静下来。也怕祸事上身。

“你的孩子是救活了,可如果这件事不提了,下次再这样,那别家的孩子呢?是不是也得被耽搁了救治时机而枉送性命?你们忘了刚才的伤心了吗?这件事就冲着不能让更多的人错失救治的良机,也不能算了!”秦芳的言语。让这两口子有些羞愧的低头。

“皇上请我来出手救治说,我就说过,若要出手,应我的都必须做到,可现在,你们却敢阴奉阳违,那我此时也只能按说好的来了!”秦芳说着站起身来,刚想叫人捉了这医生捆起来的,却才想起自己来的匆匆,那机动的兵勇根本没带。

而这里的兵勇,竟然连一个都没在跟前维稳,显然不是碍于林家的威严,就是完全把她的交代没放在心上。

恐怕他们是看自己离开后,便开始敷衍了事,不担重任,也不上心。

就在秦芳一时略有尴尬的时候,那医生反倒冲着她开了口:“秦姑娘,你口口声声说着叫我不得以身份论人,那不知道秦姑娘是否有胆将林家人与我一并处理了?毕竟,我是迫于他们的身份才会如此的,你要处置我一个的话,这未免太不公平,欺负我这夹缝里生存的了。”

那医生说这样的话,显然是决定把林家拽上,免得他受什么处置,而秦芳闻言看了这人一眼,当即点头:“好,我这就连你带林家一起处置。”

秦芳说完冲着围观的人大声说到:“各位,我乃来自药王谷药王门下的弟子秦芳,出谷时,家师一再告诫我,但凡救人,那出手就要尽全力,当力所能及的去救治每一个人,所以我才和东硕之皇要求了许多,在他答应后,这才救人。”

“但我一心救人,却架不住有人如此破坏秩序,造成一些明明能救活的人被耽误了时间,成为了逝去者,这让我痛心,更让我难过!”秦芳说着一脸的激动之色:“各位!你们想不想和我一样,让更多的人获救?想不想让国都之中再不要有人被毒死?”

“想!”

“我们当然想!”围观者中当即有人应声,秦芳便大声言到:“好!那就请你们帮我抬着这位,再进去把林家那些强占了别人生机的人,一并都抓起,咱们去宫门前讨一个说法!”

……

宗主文化虽然让人们意识到什么叫逆来顺受。

可当生命受到威胁,当群体都出于一种被欺压的状态时,大家还是从心底里对此不满的。

所以秦芳这一招呼,还是有不少的人响应,而秦芳自己更首当其冲奔进了内堂,将那些人就此在一片簇拥里,带去了宫门前。

看来我得好好效仿一下孙武的杀妃定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