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06章 哥,你当皇帝吧?

第四百零六章 哥,你当皇帝吧?

宫门外,人声鼎沸。

秦芳看着面前一脸错愕的王大总管,绷着脸言语:“请公公告知皇帝陛下,秦芳要求处置扰乱秩序者,否则将不再担负救治一事。”

王公公看了看秦芳身后几位林家的人,觉得有些牙疼,他凑到了秦芳跟前小声言语:“娘娘,别过了呀,那可是林家的人,这林家……”

“王大总管,还是快快去禀告皇上吧!”秦芳大声打断了王大总管的言语,那王大总管咧了一下嘴,只能给她一个“你不领情可别赖我的表情”离开了宫门折返去了。

宫门前闹成这样,宫人反馈过来,他一听是娘娘带的头,知道皇上对她的倚重才自己赶紧地跑来。

结果……林家的人竟然被娘娘给捆绑着捉到了宫门前,这实在叫他无语,而更无语的是,自己的好心还被当了驴肝肺。

得,那他只能希望空妃娘娘自求多福了!别英雄没当成,就自己先把自己给玩死了!

王公公一溜烟的往回返,秦芳则静静地立在宫门前,任身后喊声滔天!

“哈哈哈!”忽然就在着滔天的气势里,被捆绑的林家人为首的一个便大声笑了起来,这立时让很多人错愕,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队亮着仪仗的轿队已经出现在了宫门前。

秦芳立刻就明白了,林家那位什么宰辅,应该是到了,否则一直不吭声的林家人怎么这会儿有了底气。

果然,轿子一落下,走出来的就是一个穿着官服的老者,他束着高高的冠,一脸高高在上的冷峻表情,往那里一立,话都没说,整个宫门前就鸦雀无声,先前的人声鼎沸,就好像是错觉似的。

“谁是那个姓秦的啊!”老者拉着长长地调子。下巴撅得让鼻孔眼都冲了天。

秦芳看了看周遭那些一看他出来就已经不由下跪的人们,无奈地笑了一下,继而看着他不跪不折却也不搭腔。

那老者见无人应声,挑着眉撇着嘴的矮了一点下巴扫视众人,自然就看到了站在对面的秦芳,当即眉更是皱起:“何处来的狂性女子,胆敢见到老夫还不下跪?”

秦芳手往身后一背:“我这膝盖跪天。跪地,跪君。跪父,跪师,跪恩,就是不跪官!”

“放肆!”老者立刻怒目,一旁的侍从也对着秦芳开始怒喝,秦芳倒是伸手挠了下耳朵:“天地为序,生死为命,方圆是规,我秦芳不是东硕臣。不是你脚下民,你叫我跪你,着就是坏了规矩,坏了秩序,所以放肆的是你们吧?”

“大胆!我家相爷贵为东硕一品宰相,你竟然敢如此口出狂言……”

“行了,我知道他是一品宰相。可在我这医者眼里,他不会比别人多出两条腿来!”秦芳毫不客气的出言打断侍从的叫嚣,那边林家人就已经喊了起来,什么老祖救我!什么祖父,她欺负之类的。

秦芳知道这些人作威作福惯了,自然当自己好欺负。

她呢。虽然没有什么强硬的后台,但现在东硕的国都被毒这么侵扰着,如果不遏制住,一个国可能都会就此崩盘。

所以他相信,就算对方是宰辅,她也一样收拾,因为宰辅死了有人能上来继续。而一个国没了,东硕之皇就再也无法高高在上。

……

“你说什么?她还抓了林家人来?”轩辕云峰看着王总管一脸你确定的表情:“你没看错?”

“没有,而且老奴回来的时候,听说林相爷已经到了,陛下,您看……”王公公苦着脸等着示下。

轩辕云峰转了转眼珠子:“去,叫秦芳,林相前来见朕!”

“是。”王公公答应着出去了,轩辕云峰快步的走到了内堂里,冲着正在执笔为地图上添字的苍蕴便是嘟囔:“哥,听到了吧?你说咋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苍蕴头都不抬。

“什么叫该怎么办?一家各打五十大板了了吗?”

“你敢!”苍蕴立时抬头盯他一眼:“你要打跑了你嫂子,咱们东硕国就别想着吃下西梁,先被西梁吃了吧!”

“不是,哥!”轩辕云峰立刻凑了过去:“那个可是林相,是父皇传给咱们的扶国重臣啊……”

“扶国那是当年,现在他干的事,可是误国!”苍蕴当即眉眼冷峻:“我能想到总有一些人会自持身份无视这规矩,原本想着出来的总是一些不懂事的封荫户,砍掉几个,正正风气挺好,可没想到,他老人家自己要跑出来,那倒也好,干脆趁着这次机会,把东硕的官吏一脉也好好收拾收拾。”

“收拾?”

“对啊,不然就这样添乱的臣子做东硕的宰辅,我就算把其他六国全帮你打下来,你也稳不住!”

轩辕云峰眨巴眨巴眼睛:“不是吧,哥,你的意思难道说……要我把林家给……”

“林逸那老家伙这些年过的太恣意了,这一次就让他告老还乡去吧,正好腾腾位置,至于林家,看你嫂子的意思吧,流放还是罚金的,随她吧!总得让她立威才是!”

“那你去吧!”轩辕云峰立刻赖到一边坐了:“叫我对着一个元老那般的不近人情,我做不到。”

苍蕴闻言白他一眼:“你是这东硕之皇,不是我好不好?以后江山打下来,有的是你要不近人情的时候,难不成你也打算丢给我?”

“对啊!”轩辕云峰立时点头:“我当这个皇上,那是因为你要在暗处。而且你其实很清楚,我根本就没什么心思去当皇上,我比谁都更像想去当个国师,每日里诵经自得,回头说一声闭关,便去云游天下,多好……”

轩辕云峰说着忽然盯着苍蕴的眼:“要不,哥,你来做皇帝吧?”

“别乱说……”

“谁乱说了!我是什么情况你知道的,根本不知道还能活上多少年,就算嫂子真给我治好了。我也不是个当皇帝的料!这些年要不是你暗中指点我,咱们东硕能这么安安稳稳的吗?再说了,所有的布局,安排不都是你想的吗?”

“我那是为你拿江山……”

“可你比我更适合当皇帝!再说了,嫂子反正不都是妃子了吗?你做了皇帝,把她抬为后,两人就此一起。也不存在谁瞒着谁了不是?”

“我不会做皇帝的,我。已经不姓轩辕了。”苍蕴说着握紧了手中的笔:“在那场大火里,我就已经告诉自己,我早死了。”

“哥,别说这样的话,父皇和母后的决定,我当年也不理解,可是你走后的每一年,我都会看到父皇和母后对着你的那些东西是怎样的爱护着,他们的选择我时至今日都不赞同。但是,他们也是知道你不会有事才那样做的!何况,哥,你还在这里,你为了我也好,还是为了轩辕家的夙愿也好,你都在这里……”

“行了!”苍蕴说着丢了笔:“你要我替你去处置这件事。我去,但是你把这张图上所绘的位置都要熟记于心,五日之后就得开始动了!”

轩辕云峰立刻低头看了看那地图:“你这么快就安排好了吗?”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岂敢不快?”苍蕴说着已经转身从身后的箱子里取出了一身新的龙袍,开始往身上换了。

“这么多人派出去,恐怕对方会察觉啊?”

“天下的眼线都在剑盟手中。我让西梁的眼瞎耳聋不就成了?”苍蕴说着嘴角一勾:“何况,过两天邢思思就要到东硕了,我会安排她出个岔子,到时候,保证整个剑盟都会把西梁当做肉中刺的,那个时候,咱们的人也到了。你就安安心心的借这个东风,吃了西梁!”

苍蕴说完这话就出了内堂替他去见两人,而轩辕云峰则猫在桌前看着那张地图用心的记录着,并忍不住口中赞叹:“哎,都是一个娘生的,怎么他就能想到这法子呢!”

……

看到前方出现的屏风,秦芳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倒是林相一时有些惊诧,直到屏风后出现了皇上的声音,他才赶紧的折身--作为元老,除了在朝堂大殿外,其他地方早已免跪不说,还有赐座。

而秦芳依然立着,她现在可是药王谷的人,自然鞠躬就算完。

“都免礼吧,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闹得朕宫门前都成了菜市熙熙攘攘不成体统!”苍蕴坐在屏风后学着弟弟的声音发话质问,眼却隔着屏风边沿的缝隙处看着秦芳。

此刻她这一身奇怪打扮,看起来虽然陌生,但他觉得她还挺好看的,只不过,他能看出她双眼的疲态来,略一想就知道,她定然又是熬了一夜不曾休憩过。

林相出言告状,秦芳闭嘴不言,由他告,等到他说完了,才自己谈了所知所见,而后又把之前大家立下的军令状拿了出来。

“皇上,我一个药王谷的人,肯出手救治,即没要东硕一金一银,也没要东硕欠我人情,我要的不过是君无戏言,是君臣合作,将此番都城遭遇的毒疫控制住,以免更多人身死国乱!可现在,却有人无视君臣之约,更带头扰乱我的救治秩序,如此这般,我怕是治不了了。”

秦芳一派甩手的架势,听得一旁的王大总管直咧嘴:好嘛,娘娘这是撒脾气撒到殿上来了,还威胁皇上?

苍蕴在屏风后嘴角浅笑,人却是声音严肃:“林相,你听见了吗?你可有扰其秩序?”

“皇上,这话不能这么说的,我的家人也中毒生病了啊,她口口声声说我耽误了一个小孩,可我家人那三十六人却是得救,死了一个,救活三十六个,臣不知有何错……”

“林相爷不亏是读书人的典范,这一张嘴把自己还说成圣人了?”秦芳闻言立时怒目而视:“你不扰乱秩序,三十七人可获救,有什么不好?干嘛非要死一个?你可知,死一个引起的就是一场骚乱,都似你这样,死上四个五个,这国都便会暴乱不休,倒时候你林家别说三十六个人活命,怕是全都要被暴民冲击伤害!”

“你危言耸听!”

“我危言耸听?”秦芳冷冷一笑:“好啊,那既然这样,我秦芳再不救治,由着林相你去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到时候希望皇上不会治你祸国殃民的大罪……”

PS:?给各位说一下:最近真的是太忙了,忙到更新无力啊!

所以从现在开始,每天1更,一直到8月结束,不会出现双更,而且,8月13-22日,会断更。

请各位亲一定见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