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07章 偶遇,他,他,她!

第四百零七章 偶零遇,他,他,她!

一场菜市的行刑,全城上下观礼。

为了突出秦芳的绝对指挥权,苍蕴大手一挥下令全城百姓只要能动的,都去观礼。

于是,那一天,人头攒动,那一天,秦芳被所有人都知道了。

刀不必她挥,但行刑的竹签是她丢出去的。

当血飞溅的时候,百姓们的眼中有震惊,但更有着对此次逃过难关的信心。

自那日起,整个都城的救治完全变了一个节奏。

所有的人不管心里是怎样的,但至少表现出来的都是,积极地,尽责地。

秦芳其实明白,这也算高压立威,并不是百分百的诚心实意,可是她顾不上这些,她唯一能顾上的就是救治,就是最大限度的减少伤亡。

五天后,都城里的毒完全被控制住了。

因为,秦芳不但叫人解了井水里的毒,治疗了中毒的用户,还叫人守住了可能被大面积投放造成污染的各种源头,所以多管齐下的结果,就是非常高效率的完成了东硕之皇的交代。

不仅如此,还有她一早下在井水里的促抗剂,也在这些天的时间里令都城的人们体内已有了抗体,以至于再次被毒倒的几率降低了许多。

看着目前大情况已经被控制住,整个都城都不再是人心惶惶鸡飞狗跳的样子,秦芳内心十分的满意。

不过她没有掉以轻心,她甚至还入宫两次请求皇上多加注意。

毕竟,这不是割杂草,一刀过去就算完的事--她见识过曼罗的狠劲,何况这次玩的又是毒,她可以肯定曼罗会再发招的,因为没人肯输在自己最擅长的事上。

所以秦芳每天除开必要的治疗巡检外,也在抓紧时间的从小米那里翻出当初关于那毒经的扫描版,仔细研读。

小米又出现了两次的死机。秦芳曾试图找到它出现死机的规律,本来觉得皇上有嫌疑,可是也有见了皇上小米完好无事的情况,所以她排除了东硕之皇的嫌疑。猜想的是不是皇宫殿宇的建筑材料里混杂了类似陨石那种含有高级磁波的玩意。

才让小米再不经意装入它的范围时,被干扰到失效。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秦芳降低了回皇宫的次数,她害怕小米受到影响时,出现什么救治急案,那可会耽误治疗---她还是比较愿意动用自己带来的药物,不大愿意启用体内的生之力的。

因为每用一次,她都必然要经历痛苦,那天为了救那个孩子和她的母亲。她可是晚上又把自己疼得昏死了过去的。

不过,她那晚又梦到了苍蕴,梦到了他温暖的热度和充满爱意的拥抱。

当然早上醒来,发现不过是一场梦时,她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怅然若失。也开始意识到,自己好像真得越来越想他了。

……

“秦姑娘,您都忙了一早上了,歇歇吧!”身边跟着的人出声建议,盯着手里两种药材瞧看的秦芳则是抬头问他:“这都城里可有卖药材的市场?”

“有,都在南边那一圈,怎么。难道药材有什么问题?”

秦芳把手里两种药材翻了翻:“我总觉得这批药材好像不怎么新鲜。”

“这个没办法,全国都的人这么生病,药材消耗可是大的很,除了宫里拿出来补贴的,都是各家药行全国四处急忙调来的货,肯定是会有些陈草拿来填销的。”

身边的才答了。一旁的医者就苦笑着接话:“是啊,那药市最近可来了不少的药商,个个都想趁机发一笔横财呢!谁不会把好的,卖个高价?能收到这些陈草,也都还是因为打着皇家采买的招牌呢!”

秦芳知道这些人都是利益为大。发起国难财来个个心黑,她虽然很讨厌这样的人,可也不能替东硕之皇去抓耗子,她只想保证自己能精准的掌握好用量--毕竟药材,有些是越陈越好,有些则不是,她拿来解毒,是不能有太大出入的。

所以她决定去市场上看看,了解一下情况,当即表示去药市转转后,就带了三五个人前往南边的市场了。

……

南边的城门前的小茶楼里,苍蕴坐在二楼上一派悠闲似地抿着口中的茶。

“主人,小姐的车队到了。”忽然有人从楼上跑上来招呼,苍蕴放下了茶杯,一撩衣袍下了楼,刚在茶楼门口站定,一队马车也已从南门口中晃悠了进来,那黑色的马车边框彰显着这队人的身份来自于剑盟。

“蕴哥哥。”马车在苍蕴跟前刚停下,纱帘就被撂起,打扮的简单却又不乏美艳的邢思思便冲他笑得如花灿烂:“思思总算到了。”

苍蕴冲她淡淡一笑:“一路辛苦了吧?可有累到?”

“不累,他们一天走的比乌龟都慢,思思累不到,思思就是,着急。”她说着两眼闪过一抹亮色,双颊升起红晕。

苍蕴闻言笑得略多了一点:“急什么,我说了会在这里等你的。”说完他看了一眼周边:“想在东硕城里逛一逛吗?”

“想啊!我还是第一次到一个国家的国都呢!”思思兴奋的言语,苍蕴当即朝她伸出了手,立时邢思思脸红如霞,人娇羞的伸手,有着苍蕴将其从马车里拉出,而后抱下了马车。

与未婚夫如此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这般亲近,在深山里不曾与人多打交道的邢思思,自然是内心激荡,有些错愕的恍惚,以至于被抱下马车了,都直勾勾的看着苍蕴,没有要赶紧下来的觉悟。

而苍蕴似是不察她的心意,反而是轻声问着她:“怎么?你不舒服,走不成吗?”

邢思思有些窘迫的迅速低头:“没有,你,放我下来吧!”

苍蕴当即松了她的腰身,将她放下,便是转身在前行走:“你想去哪里逛逛?”

邢思思跟在他的身后,一脸羞涩:“我不知道,蕴哥哥你,你拿主意就好。”

“东硕前阵子出了些乱子。不过最近已经看着没什么事了,如今各大集市也都相继开了,不如我带你去跟前的金银首饰,胭脂水粉那边看看如何?”

女孩子都是爱美的。何况在苍蕴身边的邢思思,更是在意着自己的外表,所以当苍蕴这么说时,她不但立刻应声说好,更内心想着,他是不是要给自己送个什么定情之物。

就这样,苍蕴在前,邢思思落着一步在他身后,再三步后,则是十来个剑盟的人。几乎成扇形的一样护在他们身后。

如此的气势,走了没多久,周遭的行人便本能的纷纷退让,而苍蕴则熟视无睹,只不时的在一些店铺或是小摊前驻足。瞧瞧这个,看看那个,还时不时的拿个珠花什么的,回头在邢思思的脑袋上比划。

邢思思是面若桃花,铺了粉霞,整个人都娇羞着,明艳着。也对苍蕴充满着期待。

而苍蕴,虽然脸上挂着淡淡地笑,看似和她互动亲近,可事实上,他的注意力根本就在四周。

因为他可不是闲的有闲情逸致的愿意陪邢思思逛街的人,他这么做。一来是要剑盟里的人在师父问起时,会相信自己对邢思思是关爱有加,另一方面则是他需要让邢思思有个机会中了西梁的毒,否则他的计划可不好完成。

中毒不难,但要在这么多亲随的注视下中毒。这就难了。

所以他故意的将一些自己最近收集到的一些毒物藏身在手,靠着不时的给邢思思比划啊,装扮什么的,在不经意间给邢思思下毒--只有这样,那些跟随们才不会发现,毕竟在他们的眼里,这是他们两人的亲昵之举。

而就在苍蕴对邢思思故作亲近实在拉她入局时,与他们相邻的一条街上,秦芳则从一家药材铺里皱着眉头的走了出来。

“这些人根本就不应该做为药材商。”她无奈而又痛心的轻叹了一句,是因为她真的觉得这帮人,没有一点救世济民的心思。

而就在这个时候,隔壁的药材行里突然窜出一个人来,他抱着个大包袱是撒丫子就跑,大约是以为没看路的关系,从秦芳身边跑过时,肩头和避之不及的秦芳对撞了一下,秦芳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竟然推着自己不由自主的就贴到一旁的墙面上。

惊骇中,她回头张望,心想这人谁啊,如此厉害,结果正张望呢,就听到旁边追出来的人在高声大喊:“牛半仙,你给我站住!你这是抢不是买……”

牛半仙!

秦芳当即是心扑通了一下,而此时前方那个奔跑的人扭头回来冲着身后追他的人大喊:“钱给了就是买,不是抢!”说完是撒丫子跑的更快了。

可是,如此秦芳也确确实实看到了他那张扎着胡子鞭的脸。

立时她就迈步开追。

牛半仙,当初她当他是个神棍,可不料,卖她的东西都是真正的奇物,如今机缘巧合的遇上了,她怎敢让他和自己失之交臂?

所以她不但发足狂奔了,更还下意识的使出了内力来,登时人跑的犹如兔子似的,不但超越了那两个本身追牛半仙的人,还和牛半仙只错半个身位。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牛半仙忽然挑眉,轻喝“不好!”而后身子一转就入了相邻的街道,且跑的更加快了,秦芳眼前一个老头跑的她竟然轻功都追不上,自是惊诧的再加力,准备继续追的,然而……

就在那一瞬间,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点什么,而后下意识的回了头,看到了一男一女站在一起,男的手持珠钗在往女子的头上戴,而女子则是缩着娇小地身子投在那个男人的怀里……

那男人的脸是她熟悉的妖孽,而此刻他的眼神已和她的眼神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