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09章 爱恨,当我徒弟!

第四百零九章 爱恨,当我徒弟!

秦芳闻言一愣:“为何?”

她不记得自己有招惹过这位,所以一时间有点发懵。

“你身上有老头子我不喜欢的气息。”牛半仙说着撇了嘴,当真有些不待见。

秦芳彻底糊涂了,她低头抬手嗅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没觉得有什么味道,愣愣地看着牛半仙:“我有什么气息,让您不待见?”

牛半仙捋了下他的胡子小辫:“你是我死对头的徒弟。”

“死对头?还徒弟?”秦芳一脸你是不是弄错了的表情:“可我没拜过师,没给人当过徒弟的。”

“怎么可能?”牛半仙闻言立时瞪了眼:“你刚才追我的时候,用的轻功散着的是生之力,那混蛋手里可有一卷阴阳真经,你练的就是阴,是生之力,你在这儿跟我装什么蒜呢!”

秦芳立刻摆手:“不不不,老人家您误会了!我体内是有生之力,可那并不是我自己的内力,而是别人的!”

“别人的?怎么个意思?”

“我当初从您手里买了东西后不久,就出了事,当时迫不得已吃了那半拉丸药保住了性命,可醒来后,那节指骨不见了,体内却多了这生之力,后来听一个朋友说,应该是练这东西的人把内力都过到了我的身上……”

秦芳话还没说完,牛半仙就伸手抓上了她的手腕想要给她号脉,可他一抓抓的可是右手,秦芳右手根本没有脉象,登时惊的牛半仙挑眉。

“不,您试这只手。”秦芳赶紧缩手换了自己的右臂过去。

牛半仙狐疑的盯着秦芳。

“我这只手,断了筋脉的,您摸不到的。”秦芳无奈只好做了解释。

牛半仙盯了秦芳七八秒后,才慢慢地伸手号上了秦芳的脉,结果这一号的,他脸色当即是瞬变。有些惊骇又有些疑惑,最后竟然似笑非笑,是似哭非哭。

看着牛半仙如此复杂变幻的表情,秦芳自己都有些禁不住猜疑自己是不是出了岔子。等到牛半仙把她手腕放开时,她忍不住轻声询问:“老人家,我看你表情一再变幻,是不是我有什么不对啊?”

牛半仙此时没有回答秦芳,他反而像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一时低头若沉思,一时又摇头似不满,最后更是踱步在屋里转了起来。

“师父,酒装好了。”这个时候,壮硕的汉子递上了装满了酒的葫芦。牛半仙身子微微一震,扭头看着那汉子:“你叫我啥?”

“师父啊?”汉子一时发蒙:“师父,您怎么了?又不认识徒儿了吗?我是豆豆啊!曲豆豆啊!”

牛半仙一愣之后,哈哈一笑,往口里倒了一口酒后。就眼睛贼亮的看着秦芳:“女娃娃,你想从我手里得到好东西不?”

秦芳不明白牛半仙这是发的什么颠,但对于他手里的好东西却实打实的有所求,当即点头:“我当然想,只要老人家您肯卖给我。”

“我不卖!”牛半仙手一挥:“我送!但前提是,你得拜我为师!”

秦芳立时就呆住了!

拜师?这算怎么回事?

“女娃娃,我和你说。我老头子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江湖上一直都有我的传说!”牛半仙这开场白一出来,秦芳打心眼里觉得有种遇上江湖骗子的感觉。

不过,她知道,这只是个感觉,因为这老人家手里还真是有好东西。是以,她不吭声的看着牛半仙,一脸“我听着”的表情。

“你若拜我为师,你能得到不少好东西不说,我还保证能把你现在的痛根给你去了……”

“痛根?”秦芳挑眉。

“对!你这女娃娃体内可并非只有生之力这一种内力。我实话和你说了吧,你是个有造化的,当年我给你的玉蚕指,那可是古物,内里续着一方圣人的余力不说,更有他老人家多年的圣法所悟,当然,你得到的只是其中一部分……”

“老人家,您是不是弄错了,那根指头被我给弄丢了啊!”

“丢?没丢!它在你体内!”牛半仙说着拍了一下秦芳的肩膀:“女娃娃,那玉蚕指内的力量和了我那半拉药丸,才一起捡回了你的一条命,否则若只有其一,你虽然不死,却也会丧失了心智,成为一个活死人的!”

“什么?”秦芳完全傻掉了,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

“罗刹毒物乃天下百毒之魂,你中此毒,自然难以活命,玉蚕指乃先天毒之克星,我那半拉还魂丹,又给你重塑了身骨,两者合一便能冲抵罗刹之毒,而你又得了大量的生之力,这内力专食恶毒之物,所以得保性命,不过凡被罗刹之毒侵害之人,体内都会有残留毒渣,我摸的出来!”

“你说的是不是一股子黑烟?”她记得曼罗放出来的就是那黑黢黢的烟雾。

“没错!那就是‘罗刹’,历代毒尊相传之宝。”牛半仙说着看着秦芳:“总之你机缘巧合,三者合一,不但冲抵了这毒,还令三力合一形成了达摩之生,比之原本的生之力更高了一个境界,不过,却也因此,你非天阴之体,无力承担,自然就会遭受反噬之苦!”

秦芳立刻点头:“对的,我只要一用那内力多一点,就会夜里发作起来,又冷又疼,常常痛到没了意识。”

“哦?”牛半仙惊奇的看着秦芳:“反噬的如此厉害,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他的话一问出来,秦芳就想到了苍蕴,而这个时候牛半仙自己又接了话:“有生必有死,有阴必有阳,与生之力相生相克的乃是杀之力,你定然是有人为你中和这反噬之寒……等等,你不是说你没有拜师,没和人学生之力吗?若是如此,那又是谁给你以杀之力来中和的?”

秦芳当即抿了唇:“有一个人,我,我不方便说他的名字,但是,以前我每次不对。都是他让我舒缓下来……”

“你不说他我也知道是谁!”牛半仙鼻子一搡:“这普天之下,阴阳真经能成者只有一对!女娃娃,要不你就和那人一起拜得刑老混蛋做了师父,要不就是你接了那混蛋修炼生决弟子的全部内力!我。可有说错?”

秦芳身子一抖:“您是说,修炼这两种内力的人都是一个师父?”

她其实早就感觉出了苍蕴和姬流云之前的亲近,但两人在她面前又总是客气着,让她也只是猜疑。

后来,曼罗跑出来,她大约明白姬流云有着门派纠葛,那曼罗又是认识苍蕴的,却还真没想到他们是同一个师父的门下。

这会儿听到牛半仙如此的言语,自然是有够惊骇的。

“废话,阴阳真经自在老混蛋的手里。这世间能练这套真经的也是他的徒弟!让我想想……啊,是了,苍,苍蕴,对。就是他,那小子接手了他的剑盟,给山门捞钱,他就独自闭关自在,让我难找他踪影……”

牛半仙说着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像是和他口中那位有着深仇大恨似的,但话说了个一半。又转过头来看着秦芳:“我说,你到底是哪一种?”

秦芳乱糟糟里稳住了心神:“我是第二种,我这身内力是从他人那里得来的。”

“不是你的,现在不但在你的体内,且还因为另外两个力量的相融而变得更加强大,只是你的身体还是太差。并非阴体,日后你就是正经八百的学了生之力的口诀也还是难以承受,除非你变成天阴之体。”

“怎么变?”秦芳好奇。

“只有两个办法,一个就是杀了天阴之体,强行抽取天阴之气入身。再一个嘛,就是……”牛半仙眨眨眼:“等你做我徒弟了,我再告诉你!”

秦芳闻言扭了下嘴巴:“可是我要是答应做了你的徒弟,你之后返回怎么办?又或者你的法子不管用怎么办?”

“怎么可能!”牛半仙当即是伸手拍桌:“我从来不骗人的!”

话音刚落,好好的一掌桌子竟然瞬间湮灭成粉末,秦芳惊的咧了下嘴,牛半仙却是脸上出现了肉痛的表情:“哎呀,我的沉香桌啊!这可是我从古陵里背出来的啊!”

秦芳听闻这话,莫名的升起一抹恶寒,不过,她却意识到,这老头真不是和自己开玩笑,他是真的很有本事,也真的应该是江湖有传说的绝对高人。

只是……拜师这事可大可小,她不能那么草率的……

“女娃娃,你看,都是你,让我一句话就毁了一件好东西,你要当我徒弟,这事作罢,要是不当,你得赔我一百两金子!”

秦芳看着牛半仙那说变就变地娃娃脸,有些无语的笑了一下,随即很认真的和牛半仙说到:“老人家,您要我做您的徒弟,可以,但是除了先前您说的你的好东西会送我,教我解了痛根外,那还得回答我一个问题,行吗?”

“啥问题?”

“您还记得当初您要卖我的那个九幽情花的花瓣吗?”

“记得,怎么,你又想要了?”

“不,我不想要那花瓣,我想要花瓣的解药。”

牛半仙闻言一愣:“谁中了?”

“一个朋友,是他把生之力给了我,可现在却连我都不认识,还听闻我名字竟要杀我。”秦芳说着有些伤感的叹了一口气,牛半仙却是扯了扯自己的胡子小辫:“女娃娃,你可以啊,这人是把心都给你了啊!”

“什么?”秦芳听的糊涂。

牛半仙眨眨眼:“爱的越深,恨得越切,情花可以让他忘爱,可这份爱却会以恨的方式延续,所以,女娃娃,这个人他定然很爱你的!你可得珍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