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10章 法子,我选第二种!

第四百一十章 法子,我选第二种!

牛半仙的话让秦芳一时语塞。

姬流云喜欢自己,且还因为忘了爱,而转为了恨?

她很震惊,也很惶恐,更为意外。

他竟然,喜欢自己?

脑袋里闪过几个片段,有他手巧的做花灯,有他为自己解毒,更有他劝自己留一手……

那时,她只是觉得这人外冷内热,其实心底很好,明明那么热爱医学的一切,却又使性子一般的不积极救人。

他就像是一个复杂的矛盾体,永远在纠结,但却让她无意间的靠近着他,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就好像和米勒一起那样的亲近。

蓦然的,她想起了曼罗对自己出手时,他的阻挡。

虽然他离开的匆匆,让她误以为他是内心喜欢着她那个师姐,只是两人相错而已……

而现在看来,却是曼罗敏锐的感觉到了自己在姬流云心中的位置,所以恼恨自己,而自己,竟然光顾着和苍蕴那会子乱七八糟的,竟没留神到身边那个人的心思与心意。

牛半仙,此刻说要珍惜……

怎么珍惜?

现在的姬流云根本就不认识她,只是因着那个名字将她列了仇人。

而她的心又给了苍蕴,而苍蕴……

使劲的甩了下脑袋,她不想去想那张妖孽的脸。

“女娃娃,你咋了?”牛半仙看着秦芳那一脸难受甩头的样子,小心地打量着她。

秦芳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牛半仙:“情花之毒,您到底能解不能解?”

牛半仙不带犹豫的:“当然能!”

秦芳当即扑通一下双膝下跪,朝着牛半仙就是连磕了三个响头:“师父在上,徒儿有礼了!”

她虽然认为师父是不能乱拜的,可是,她如果不把姬流云解救会一个正常的人,她觉得自己对不起姬流云。

她没有发现他的爱,也许不算错。但如果她看着他变成一个丧失了内心,成为只知道毒害的傀儡,她会无法原谅自己的不作为。

所以秦芳很干脆的拜师了,干脆的牛半仙一时都有点懵。

愣了三秒后。他人才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你肯拜我为师,我一定把你的问题都解决掉!”

“我的问题不着急,我只想先要解情花之毒的解药!”秦芳很直白。

牛半仙嘿嘿一笑:“好说!”

他说着竖起两根指头:“有两个法子,一难一易,你要听哪个?”

“都愿听师父详解。”

“第一种,我这里有一丸药,你想办法让他吃下后,他一刻钟内必然混沌不识,你便与他共赴巫山云雨一场,将自己种在他的心识之中。待药效过了,他自己会想起过往种种,将爱捡回。”牛半仙说着在怀里摸了半天摸出了一个小瓶子:“如何?”

秦芳咬了一下唇:“这能解的了情花?”

“当然能,这丸药乃情蛊丸,谁与中者第一个云雨。他一辈子就只恋谁。”牛半仙说着把小瓶子递向秦芳:“拿去吧,这个简单,容易,最管用。”

秦芳却没有伸手接,反而看着牛半仙认真地说到:“师父,可否详解第二个法子。”

“你不要这个?”牛半仙的眉一挑:“莫非你心里有的是,别人?”

秦芳的唇涩涩一弯:“我心里是否有一个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法子,还是和情花一样,让他不能做自己的主,所以。我不考虑它。”

她是未来的人,对于性多少是要比这个时代的人能看得大一点。

但这不代表她会愿意用这种方式去解救姬流云,更何况,这根本就不是解救,不过是换一种掌控之法。他依然是傀儡。

所以她拒绝,并不关苍蕴。

牛半仙歪着脑袋打量了秦芳几秒后,把小瓶子收了起来。

“这第二种,很难也很麻烦,不过,你要能弄到,他不但情花可解,日后心性也会变得更清更明。”

“请师父赐教。”

牛半仙此时却往椅子上一坐:“先给为师的,正经报你姓甚名谁,再给为师斟上三杯酒,拜过了为师与山门了,我再告诉你!”

“是,徒儿卿欢,乃南昭卿家卿岳所出之嫡女……”秦芳立刻按照牛半仙的要求自报家门,又在他的注视下,用了现成的酒给牛半仙敬了三杯。

这三杯酒喝完之后,牛半仙从怀里摸出了一个有些岁月的羊皮卷递给了秦芳:“看一遍,记住地方。”

秦芳狐疑的伸手接过,想都不想就让脑中小米帮忙扫描存储。

那是一张地图,图上标着密密麻麻的标示着一些奇峰怪石的作为地标。

秦芳在小米储存后,有特意的多看了一会儿才还给了牛半仙,牛半仙便声音有些略带幽幽地说到:“你将来有一天会到这里去,等你顺着中间那条奇峰,进入那座大殿时,我不管你原本是去做什么的,但一定要记得把殿中高墙上的那颗红珠子取出来,带给我,可成?”

“那红珠子是……”

牛半仙笑了一下没吭声,那意思摆明了,我不说。

“是,徒儿记下了。”秦芳见状自然答应,她虽然不明白牛半仙为什么肯定她将来回去那样一个地方,但话说到这个地步,她自然只有答应。

“起誓。”

“我卿欢答应师父将来若有机缘去那地方,必将为他带回红珠,若有违背,天打五雷轰!”秦芳乖乖地举起指头发誓,牛半仙点了头:“记住,不管那时我是生还是死,都必须给我带来,活着自给我,死了埋我坟中!”

“是。”秦芳答应了,但内心不免有些好奇,不过,此刻她还是更在乎第二个法子是什么,所以她有期待的看着牛半仙。

“第二个法子,就是你去一次九幽坳,将情花的叶子收集百片,而后用水煮沸。慢慢煎至一杯,给那人饮下,立时情花之毒尽除。”

牛半仙这话音落下时,秦芳本能的眯缝了眼睛:“九幽坳是个怎样的地方。它在哪儿?”

之前牛半仙就说了,第二个法子要难,她听起来不过觉得是费事一些,那么显然难处就该是那个地界了,而这个地界她还没听说过。

“那地方,去不难,豆豆酿的酒里需要的一味料就在那九幽坳口处生,所以他可以领你到坳口,但不会陪你进去,因为那地方。九幽路难,命悬一线,出的来,算你本事,出不来。你就得在那里变白骨。”

牛半仙说着看她一眼:“我真的觉得你还是考虑第一个比较好。”

秦芳却看着牛半仙摇摇头:“不了,我还是选第二个吧,只要师父真把我当徒弟,肯提点我九幽坳里的玄机。”

他能那么说,自然是清楚的,何况他还弄出两片花瓣来卖,更说明他至少走过一遭。

牛半仙伸手扯扯自己的胡子小辫:“我提点不了你。那里,是因人而异的。”

秦芳闻言蹙眉,想要理解这里面的意思,牛半仙却已经招手:“豆豆,你领你师妹去九幽坳吧!”

“是,师父。”曲豆豆立刻应声起身。而秦芳抬了手:“等一下!”

“怎么?”

“师父,我能缓几天去吗?”秦芳一脸的忧色:“现在国都里还有人在投毒害人,我得先确保全城百姓无碍才成!”

牛半仙看她一眼:“徒儿啊,你就不必忧心这个国都了,我来。为的是酒,可这酒的妙用却没几个人知道。”

“师妹,师父的酒能解百毒,三个月前他就叫我开始酿造,刚好今日里出缸,只要每个人喝上一小口,便不会惧怕那毒。”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曲豆豆终于兴奋的开口,秦芳当即惊讶;“真的吗?”

“当然,这可是仙酿!”曲豆豆得意的昂头,牛半仙却跳起来抬手敲了他的脑袋:“闭嘴闭嘴,说了你总是嘴上没门,少说话不生事,怎么又说话?闭上嘴!”

牛半仙训完了曲豆豆,直接看向秦芳:“你到底去不去?”

“我当然要去……”

“那好,给你一点时间准备一下,明早就走。”牛半仙说完手一摆,意思就让秦芳滚蛋了。

秦芳纵然有很多不解,但牛半仙已经摆出架势不和她多说,她只能听话的离开。

回往佛堂,那些失去她下落的人正在焦急,见她回来自问去了何处,她轻描淡写说着四处看了看后,就奔走几个治疗点,统统交代要如何注意细节等等,然后弄完这些才回了宫中。

离开数日,她不敢做一个失踪者,所以得向东硕之皇请假,但实话是不能说的,所以她撒谎得自己去附近找一种稀有的草药,不带人马,数日就回。

屏风后的皇上,沉吟了片刻后就应允了,问了地方,秦芳随口瞎说了个附近的去处,也就应付离开。

她一走,屏风后的轩辕云峰就直奔密室,觉得把这个消息告诉苍蕴,可等了许久,苍蕴没回来,回来的是之前一直为他们传递消息的白舞。

“主人说,他有事要离开几日,请传国师闭关。”

轩辕云峰当即跳脚;“事?什么事?他去了哪儿?”

“主人的未婚妻今日染毒,主人为给她寻解药,已经出城,至于何处,不知。”白舞说完就走,轩辕云峰一个人在密室里错愕到哭笑不得。

一刻钟后,钟声响起,代表着国师闭关,而一封描述邢思思中毒的帛书则被卷进了信鸽的腿管里,而后它振翅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