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11章 遗址,己方人士……

第四百一十一章 遗址,己方人士……

“师妹,从这里往下便是了。”站在拗口出,曲豆豆一边说着一边递给秦芳一个包袱:“这是我给你装的一些东西,应该有用。”

“谢谢。”秦芳伸手接过,掂着可一点不轻。

“这个,你拿着吧,那坳中万一有毒,或是冷气逼人什么的,喝点总是没错。”曲豆豆说着又将自己挂着的一个皮囊递给了秦芳--不用说,是酒。

“十日后,我在此接你!师妹,自己可要小心。”

“好的!”

秦芳背上了曲豆豆给的包袱,提上了酒囊便就此顺着一条山路只往坳中前行。

走了五分钟,她特意停下来,把包袱打开,瞧看了一下,发现大多是一些可以充饥的干粮,以及火石,小刀之类后,便从右臂里取出了一个军用背包,把东西迅速分类的收拣了一下后,好好背着开路了。

负重急行军,这是每一个当过兵的人都有过的科目。

相对于当年的艰辛,现在的情况对于秦芳来说,根本可以算是小儿科。

她一路前行一路注意草木的类别以及土地的湿度,以尽量掌握林地的情况--这是当初在非洲做维和任务时,一个非常有雨林经验的老兵教她的。

因为热带雨林总是危机四伏,而要想在那里生存下来,就必须对林地的一切都有预判,这样才能有效的避开凶禽猛兽,更避开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秦芳因此一进入这个坳内,就下意识的告诫自己要留神,所以当她走了大约半天的山路时,她已经靠着树木的分布和地表的苔藓厚度,让小米给她估算出了大约五日后,才会有河道。

对饮食和水,有了一个初步的规划后,秦芳稍作休息。又继续前行。

因为牛半仙只说了这里的危险,却没说清楚内里的情况,她一路上都前行的并不快,完全把安全和戒备放在了第一位。

结果一直走到天黑。也没遇上什么危险。

靠着利爪锁定了跟前一棵粗壮的大树的树冠后,秦芳攀爬而上。

夜里,地面并不是最好的休憩场所,即便不考虑什么野兽,也得想到那些半夜出没的昆虫侵扰。

何况林地了,湿气很重,所以秦芳找了这棵很粗壮的大树的树杈来作为休憩的地方。

躺在树杈上,用一道捆锁固定了自己,免得掉下去后,秦芳召出了小米的虚幻体为自己警戒。而后看着漫天的银河星辰,眨了一会眼睛,人就那么睡着了。

进坳的第一天,在一片风平浪静里度过。

第二天,当太阳照得林地里雾气散淡之后。秦芳才开始继续前行。

有了昨日的顺利,相对来说,今天心情上的负担就小了一些,速度也有所加快。

这一日,又是一个匆匆赶路的日子,当太阳快要落山时,秦芳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不过,她遇到了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那就是,没路了。

这两天,她都是沿着一条依稀可见的小道在走,而这会儿。小道已经没入一片野草中,不见前路。

她从小米那里要来了工兵铲,连削带挖砍的,把这一片野草清了大约三分之一,也还是没有路。于是秦芳只能找了附近的一棵树爬上去,想用望眼镜给自己找条路出来。

可是,看尽了周边,都只是郁郁葱葱,甚至连树木的分布态势都是一样的,这让秦芳意识到,从现在开始,路得自己去找了。

这如果换成别人,恐怕是个头疼的事,而对于秦芳来说,她有小米,这个问题就简单了许多。

所以她让小米给自己做了境地扫描,而后分析出了路径,便在夕阳的余晖里沿着小米指引的方向前进。

但,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后,她忽然发现不大对,因为很多地方让她产生了十分强烈的熟悉感,就好像,她曾走过这些地方一样。

这样的感觉让秦芳觉得不妙,抽出了匕首在树干上刻下一个印记做为标示,她继续遵循着小米的指示向前走,但半个小时候,她停下了。

因为她看到了树干上她留下的印记标示。

“小米,怎么回事?我们怎么在原地打转?”秦芳很诧异,毕竟光脑接收的是经纬度的数据指引---她可以被周遭的一切迷糊,而小米是断然不会的。

“主人,小米的经纬度显示一直在按预定路线前行,并没有在原地打转。”小米肯定的声音让秦芳有些糊涂。

伸手摸了摸木头上刻下的印记,秦芳看了看即将彻底暗下来的天,选择了就地休憩。

这一夜,不似前夜的宁静,她好几次都被依稀的狼嚎声给惊醒。

睡不踏实,她就在迷迷糊糊中想着为什么会这样。

待到清晨从树上爬下来,她特意的看了看那些树,印记清晰,却触感并不真实。

稍愣了片刻,她突然想起一种植物。

那个时候,那个老兵和她说过,有一种在非洲被当地人叫做蒙蒙草的植物,它散发的气体被人吸食后可以致幻,轻的就类似这种鬼打墙,重的好像会陷入幻想而难以清醒,以至于困在林中最后落了野兽的肚腹。

所以她此刻怀疑,是不是自己也中了招。

“小米,给我做个检测。”她开始自查,很快血项报告出来,她体内却一切正常。

这是怎么回事?

秦芳不解,随即又和小米再次确认走的路线和方向是不是对的。

小米用经纬图的数据标线给她做了回答,证实着她其实到目前为止一直都在前行,并未在一处打转。

”小米,从现在开始,你负责指路。”几分钟后,秦芳确定信赖科学。

于是再一次的上路后,不管秦芳如何决定自己就在原地转圈她也不再吭声,就跟着小米的指示的导航前行,直至她的面前出现了一道山涧悬崖。

“主人,小米的地形判断里。这里不应该有悬崖的,地表的运动轨迹不合常理。”小米的虚幻体一边说着,一边把触手接触在山崖峭壁之上。

秦芳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的探头向外察看。但见高高的峭壁下水汽缭绕,而深受摸着峭壁的沿边,有湿滑的青苔,再看对面,三米开外竟是溪水小瀑轻溅而淌。

“我们的路径是对的,对不对?”

“是的,根据雷达扫描获得的各项数据综合判断,往这边走是唯一的最合理选择,而且经纬度定位数据一直在确定着导航的精准。”

秦芳眼珠子转了转,对小米说到:“那我们就从这里过去吧!”她说完。指示右臂放出勾爪嵌入岩壁,这边向着悬崖峭壁向下一跃。

结果她是做好了下坠个百米的,结果连坠到算不上,可能也就三米的距离,她就脚触地了。

而当她脚触地的往后一推时。什么峭壁悬崖,山涧的,统统都没了,眼前不过是一个垛口一样的坑而已,而此刻眼中那里是什么雨林般的林地,乃是一些陈旧古迹般的残垣断壁,以及可以触目的荒凉野草。

秦芳被这无法想象的情况给蒙住了。几乎花了半分钟的时间才隐约明白怎么回事。

难道,这是个什么阵法不成?

心中有念,她牵引右臂绳索向上,果然,脚一离开地面,腾空上去。

她就又回到了那个峭壁之上。对面依然是流水潺潺的山涧。

阵法!这一定是什么上古流下的阵法吧!不是有说,奇门遁甲,这是古代失传的瑰宝吗?

秦芳想着再度下了崖壁,轻松的站到了坑底。

“小米,能扫出来这前面是什么地方吗?”

小米应声动作。飘到了残垣断壁的跟前,又是触目扫描,又是采样检测,完全忙活了起来,而秦芳则看观察着坑底周围,然后发现一些形状奇怪的石头似乎很有规律的摆放着。

这让她相信了自己的判断,更加庆幸自己有小米,否则她根本会被这阵法欺骗,或许是陷在无休止的“原地打转”里,又或者不会下此悬崖。

“报告主人,根据物体风化程度和年代碳水指标,这里应该比目前的时间轴早两个世纪。”

秦芳惊愕。

两个世纪,这就是两个百年啊!

难不成这里是个什么遗址?

秦芳有些稀奇,而这个时候,小米却突然发出警告:“报告主人,这片有新鲜脚印和他人触灰记录,按照灰尘凝落厚度判断,大约在两个时辰前。”

秦芳惊诧:竟然还有人在这里,而且还比自己早到这里四个小时?

“小米,根据你检测到的印记,带路。”

下了指令,小米更加高效的工作,秦芳就在指引下一点点的向前。

当在一片废墟里找到一个横斜的石板时,小米表示低下有洞,外部可探的踪迹断在了这里。

秦芳当即将石板掀开,立刻露出了一节石阶。

她命小米释放照亮功能,便沿着楼梯钻了进去。

一路石阶,高低不平,却又绵延着。

秦芳靠着小米的导航监控,清楚的可以看到自己前行的米数,当她行走到969米的时候,石阶终于休止,而前方陡然开阔,虽然是密室石洞,但是秦芳却看到那石墙顶上刻着的两个字--丹室。

秦芳见状下令要小米开设红外扫描在前,以防有什么机关的。

可是在内走了十来米,都是安全无事的,而周遭却可以看到散落着一些类似石桌,石凳之物。

“咔啦”忽然的有一声类似瓦片碎裂的脆响乍起,秦芳惊愕的回头瞧看时,背后却陡然一股寒气袭来,惊愕中她下意识的缩身下令:“小米!”

这一声喊,是要小米电击防御的,可是小米却发出了指令请求的声音:“己方人士,确认要破盟攻击?”

己方?

秦芳惊愕,但此时后背已无那种寒气,她当即起身回头,看到的是同样惊愕却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那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