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12章 内情,我爱你!

第四百一十二章 内情,我爱你!

是苍蕴!

那日在街头的相视,让她心被刺痛,而今日的相遇,却始料未及的她连反应都来不及。

“秦芳?”苍蕴惊愕的收剑之后,立刻惊喜地朝秦芳迈步,然而他进两步,她退两步,与他依然相隔,但一双眼却直直地盯着他,似是有千言万语的喝骂却更似有万语千言的相思。

只是一个退步,苍蕴立刻明白是因为什么,他急忙站住身子对她说着:“你一定要听我解释。”

“好。”她应了声,不逃,不避,也不撒气,只是这一个字,有着她给予的机会外,也充满了无尽的委屈。

其实,她何尝不气?气得想要不再看见这张脸。她也痛,痛的想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但是,她不算是一个绝对的智者,也有着属于她的冷静,以及自尊,所以她看着他,打算听听他的解释会是什么!

“秦芳,还记得我为什么说,我要你给我十年时间吗?”苍蕴请问,秦芳不言,只看着他。

“我需要用十年的时间,来完成我的野心,来得到我要的天下!可这十年,不是我光靠一张嘴,一身武功,或是一张脸就足能够的。我需要一股力量,一股在整个七国前都可以颠倒黑白,翻云覆雨的力量。”

“剑盟。”秦芳吐出两个字,不是疑问,而是答案,因为从南昭的一次政权演变里,她已看到了剑盟的力量。

“没错。就是剑盟,你所知道的,我是剑盟的盟主,可是我做上这个位置,却不易,因为剑盟是他老人家的,而且自始至终,他也盯着剑盟的一切。我必须在他的注视下,做一个完美的野心家。”

苍蕴说着上前了一步:“你知道这个完美的野心家,是怎样的吗?”

“风流倜傥,四处留情?”秦芳的眼里闪着一丝嘲色。

“没错。以风流惑人心,以武艺震宵小,以剑盟诱七罪……我可以风流,可以无情,可以撒弥天大谎,也可以左拥右抱,但,我必须一心一意都在七国之上,让我身后的那个人,也就是我的师父。看到我就是一个为了野心,可以什么都不要的人,只有如此,他才会相信,我是安全的。也是他抓的住的……”

“那个女人是谁?”她不想听这些,因为她早就清楚,在他的世界里,有比自己疯狂的东西。

“邢思思,我,师父的女儿。”苍蕴说着小心的看了一眼秦芳。

“还有呢?”她盯着他,那天的关键字眼。她没有漏掉。

“我的未婚妻。”苍蕴咬了下唇后说了出来,继而他上前一步准备解释,秦芳却“哈哈”一笑:“很好,那祝你和她白头到老!”

说完她转身欲走,可苍蕴在身后大喊:“我只想和你白头到老!”

驻足,咬唇。内心五味陈杂的秦芳双手紧攥成拳:“想有什么用?你与她势必要成亲,而我已是东硕的妃子,我们两个没缘……”

“谁说没缘的!”苍蕴蹭蹭两步追到她的身后:“秦芳,你忘了吗?我喜欢的是你,我喜欢的只有你!我说过。你一定要记得这件事……”

“记得又怎样?”秦芳愤恨着回头瞪着他,眼泪从眼眶里淌出:“当我走上往东硕出嫁的路时,我记得你喜欢我,可你呢?可有给我只字片语?可有拦我进入皇宫?现在我做了东硕的妃子了,你和我说,你喜欢我?这还有意义吗?你不觉的太晚了吗?”

“不晚,一点都不晚。”苍蕴说着双手扶上了秦芳的肩,弯下了一点腰身:“你和东硕之皇有名无实。”

秦芳的眉一簇:“你有剑盟果然什么都知道。”

苍蕴看着秦芳,他那双眼充满着对珍宝一般的疼爱:“你知道,他为什么会纳你为妃吗?你又知道,他为何不碰你?”

秦芳咬了一下唇:“大约是你以剑盟为饵或是为刀,诱他,胁他了吧!”

苍蕴摇了头:“不,他会这样,是因为……你是他嫂子。”

“什么?”秦芳的心像被扯了一下,她看着苍蕴一时有那么点反应不过来。

“哥哥不在或是不便,弟弟代哥哥娶妻过门,这是常态,我当时实在不方便娶你,可我又怕你做了别人的妻子,所以只好出此下策,让我弟弟代我娶了你,当然,为了不让我师父他老人家盯上你,也自然要给你一个妃子的称号,但何为‘空?’不就是你和他的婚事,根本就是没有的吗?”

“你,你是东硕的……皇族?”

苍蕴点了头:“是的,我是东硕的皇族,这个世间现在知道这个秘密的不超过五人:我,我弟弟,姬流云,我救下的一个侍卫白舞,以及现在的你。”

秦芳盯着苍蕴:“你当初给我讲的那个秘密,是假的?”

“你是说被火烧吗?”苍蕴的唇轻轻地抖了一下:“那是真的。”

“怎么会?你是皇族……”

“就因为我是皇族!”苍蕴站直了身子:“我原本叫做轩辕云藏,和东硕之皇轩辕云峰是兄弟两人,依照轩辕家的传位规则,该我为东硕之皇。可是……可是我和我弟弟出生时赶上了天火降临,巨大的石块不但砸毁了一处宫殿,更让我和弟弟还有母亲,都发生了异变。”

“你说过,你就此复原能力极强,那他们呢?”

“那一天宫里先是烧死了很多人,之后,我和弟弟一天天的长大,母亲却身体越来越差,不是这里生包,就是那里出血,父皇召集了天下名医为她医治,也到处网络着天材地宝为她续命,她活着,可身体却每况愈下,而之后不久,我和弟弟的一次意外后,母亲发现了我可以完好无损……”

“于是?”

“于是,她兴奋的告知父皇,认为老天给了她一个神之子,可父皇在欣喜一日后。却将我叫进书房,给我讲了一整天,轩辕家族的夙愿。那就是要天下合而为一,做天下的霸主!”

“所以你的野心。其实是家族之愿?”

苍蕴苦涩的点了点头:“那时父皇一遍遍的和我讲夙愿,讲天下格局,讲声名赫赫的剑盟,他想把我培养成东硕未来的皇帝,一个能倾吞天下的皇帝。”

“那后来怎么……”

“我当时沾沾自喜,极为用功,觉得父皇给了我殷切的希望,可是当我样样做到好时,我得到的不是表扬,而是他告诉我。为了轩辕家的夙愿,我得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变成一个能成功利用七国之间矛盾而将七国变为囊中物的人!”

“你就……”

“那是我父皇安排的一切,我想过拒绝,可是当父皇向我跪下的时候。我还能如何拒绝?我变成了怪物,我变成了被人讨伐的异鬼妖怪,我更被绑在了立柱之上,承受着火焰的吞噬,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痛……”

苍蕴说着身子有了轻微的摇晃。

再提此事,他的身与心,都很痛。

彼时说的模糊。还能压着内心的痛,而现在,说出了曾经,那一切都仿若历历在目,甚至他觉得火就在烧着他……

一只手,牵上了他的手。她看着他,没有再说什么,因为该说的,她曾经已说过,她现在只能牵着他的手。让他明白,那些已是过去……

苍蕴一脸深呼吸了好几下才缓过劲儿来,他反手抓紧了秦芳的手:“我活过来之后,痛恨着父皇与母后,我没有按照他们的注意去找剑盟拜师,反而想着做一个普通人就好。可是,一个小孩子,什么都没有,在这个世界存活,会面临什么,这根本不难想象……”

“一年后,我还是走到了剑盟的所在地界,然后找了一个机会,让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伤到遍体鳞伤,而后翌日却又活蹦乱跳,然后,不出意外的,我被带到了我师父的面前,而后,就做了他的徒弟,我最终还是,走上了父皇希冀的路。”

“你要为你们轩辕家的夙愿得下这个江山?”

“没错。”苍蕴肯定的点头:“其实我中间有过摇摆,想过,就做一个江湖人士也好,可是,我还记得母后的病,也记得弟弟的病,所以我……”

苍蕴看了一眼秦芳:“我带了一个人去看他们。”

“你的师弟姬流云。”秦芳轻声言语,苍蕴挑眉:“你怎么知道他是我师弟?”

秦芳没说话只看着他,他自己摆了手:“算了,那不重要,总之,流云看过他后才知道,我弟弟的病他也束手无策,我只有用自己的血为他续命,而我的母后,他在我离家后一年就病故了,父皇则是在五年后,也去了。”

“你改变主意了?”

“嗯,最恨的人已经死去,我执拗着有什么用?弟弟病成那样,都在苦苦撑着东硕,我没办法不为他,不为轩辕家去争取一切,所以……我决定拿下这江山给我弟弟,至少让他在身故之前,要成为轩辕家最成功的孩子!”

“你不为你吗?”

苍蕴摇头:“轩辕云藏已经烧死在那场大火里了,我未成年,立不得陵,又因被称妖孽,得不到排位,可是,在宗祠里,在父皇与母后的牌位只后,却有我的衣冠冢。”

“所以,你只想为你弟弟拿下江山?”

“对,为他拿下江山,为他治病续命,直至……直至他有一天真的撑不下去了,我就以他的名字继续。”

“我明白了。”秦芳说着盯了眼他牵着自己的手:“你要我答应你为其看病的,是你弟弟,而你迟迟不带我去,又怕我知道这些内情,所以你想等到天下大势已定,再让我知对吗?”

“是,我估算着再有一年,就差不多了,可没想到,我们会在街头偶遇。”

“你很清冷的对我,就像我只是你棋盘中的一颗棋。”

“是,因为我的身后有剑盟的眼睛,我不能让师父发现我对你用情至深,因为他如知道了,定然会杀了你……”苍蕴说着抓紧了她的手:“这也是我在卿家为什么不敢对你太过炙热,因为我必须让你能安全地活着,活到我将天下夺取,活到我能护卫你安全的那一天,我才能……告诉所有的人,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