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13章 坏水,和我一起黑吧!

第四百一十三章 坏水,和我一起黑吧!

我爱你这三个字,秦芳跟苍蕴认识了这么久,却还是第一次从他的口中听到。

纵然这三个字,一点都不陌生,未来世界的快餐情感,让这三个字更变得浮躁无重,可是当苍蕴说出来的时候,秦芳还是明显的感觉到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身体里亢奋而生,就像是……托巴胺在加速的分泌一样。

托巴胺就是爱情的化学剂,人体的奇异让情感有了层次之分。

秦芳看着苍蕴,一时间无语凝噎。

这个男人的心到底有多大多深啊!

他要这天下,却是为了一个家族的夙愿!

他恨着那个家族的残忍,却又为家族的亲人奋力拼搏,更因此而心大无疆!

他说他爱自己,却把爱藏着压在一个不过界的位置上,浅爱如水,让他的师父不会疑心,让自己有所怀疑却又步步深陷!

她忽然觉得他很可怕,可怕的比原来的感觉还要更深--以前,她只是觉得不要惹他,或许她会惹不起,现在她才知道,不是惹不起,而是从一开始,她就已经被这个男人掌控在手,吃的死死地了。

“秦芳,我知道这让你受委屈了,可是你一定要记住,我爱着你,所以也请你一定谅解我的苦楚,好吗?”苍蕴说着将她的手捧起放在唇边,轻轻的亲吻轻蹭……

秦芳的唇紧紧一抿后,瞪着一双想要流泪的眼看着他:“谅解?怎么谅解?看着你和别的女人成亲吗?”

“秦芳,我不爱她,一点也不喜欢她,那只是当年为了得到剑盟我才答应师父的婚约……”

“所以,你要娶她,和她成亲对吗?呵,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剑盟都在你手里了。这约焉能不守?”秦芳说着便要抽回自己的手,可苍蕴死死地拽着她的手不放:“秦芳你听我说……”

“说什么?说你爱我,所以我是幸福的,说你心要天下。所以我得默不作声吗?”秦芳怒斥着:“苍蕴,你给我听好了!我秦芳可不是愿意为妾的人!”

“我没要你做妾啊……我这不先已娶了你?”

“那也不行!”秦芳呼哧哧的表态:“也许,你觉得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也许你觉得用一句你爱我,我就会永远在你的身边,什么都承受!可是,不是这样的!我秦芳坚决不与人分享爱情,更不与人分享心中的爱人!不管他爱不爱那个人!”

看着秦芳激动的表情,苍蕴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紧紧地搂着:“我知道。我知道,我统统知道,也一早就知道,所以我没有要你分享,我已经决定为你毁约……”

“你说什么?”秦芳惊愕。而苍蕴紧紧地搂着她:“我说,我会毁约,我不会娶她的。”

秦芳一愣,使劲地伸手推开苍蕴的怀抱,强挣到自己看着他的脸:“你刚才不是说,你必须得……”

“原本是必须的,可是你根本不会答应我娶两个不是?为了得到你。我只有毁约了。”苍蕴说着像是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那日里我说成亲的话,也不过是让那些眼睛耳朵听见瞧见罢了,但事实上,我在卿家族地向你表白的时候,就已经决定,此生只娶你一个了!”

秦芳看着苍蕴。嘴唇轻颤:“你,你说真的?”

苍蕴搂抱着秦芳的一只手捧上了秦芳的脸,以大拇指轻蹭着她那早已润湿的眼角:“当然是真的,要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会出现这里?”

“什么意思?”秦芳一时不解:“对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邢思思中了毒。我到这里给她拿解药,然后,这颗药解了她的毒,却会让她沉睡下去,没个三五年的她根本醒不了,你说她还怎么和我成亲?”

“毒?国都里的毒吗?那毒很好解的啊……”

“好解的话,我怎么会来?那毒可不是你遇见的,更不是你随便能解的,因为……那是西梁的毒,是属于毒尊传承的毒。”

他要整个西梁在这一场算计里就此湮灭,岂会不让西梁坐实了黑锅?

“你不会是说那个什么,罗刹吧?”秦芳的话让苍蕴一愣:“你连这个都知道?”

秦芳的唇扭了一下:“我,也不是那么孤陋寡闻。”

苍蕴看着秦芳笑了一下:“没错,就是罗刹的毒渣,我想办法弄到了一点让邢思思沾上了,她身体很弱,所以即便是毒渣,现在也让她命在旦夕,我留下了盟中长老为她护法,又给师父去了书信,请他出山照看邢思思,表示我会来此取仙门遗丹为她解毒。”

“你要你师父出山?”

“对,等到赶到这里,我也差不多拿到了遗丹,邢思思吃了之后,虽然会解毒,但她的身体太弱,丹药内的强盛之力也会封住她的心脉,她能化开,也要三到五年,而师父必然勃然大怒,那个时候,西梁自会被我师父视作仇敌,剑盟出手,群雄都会想要分食的。”

“然后你等大家打的焦头烂额,拼到穷途末路了,你再带着东硕出来?”

又是浑水摸鱼,又是蚌鹤相争渔翁得利。

一招!还是那一招!

他苍蕴依然玩的是这个把戏,只是这一次,不再是一个国,而是整个天下!

“没错,伺机而动的吞食,比一个个击破来的要快,也会缩短你等我的时间。”苍蕴的指尖轻摩着她的眼角她的脸颊……

“可是东硕也得参与进去啊,你一个在外面谁看不到?”

这是一场抢夺的游戏,群雄逐鹿,如同所有的棋子都得放在盘中一般,你焉能留下一子置身在外,惹来众目睽睽?

“当然参与了,要不然不是西梁先被灭,而是我东硕先被盯上了!只不过,我东硕被西梁毒杀伤害巨大,有心无力,所以参与的能耐,也就只能蚕食个把个城郡而已。”苍蕴说着眼里闪着狡黠之光。秦芳看着他的眼,有种说不出来的被算计的感觉。

“你打的什么主意?”她下意识的脱口而问,因为她明白苍蕴这家伙一肚子的坏水!

“在卿家,我们不是常玩一个游戏吗?”

秦芳一愣:“手谈!”

手谈就是围棋。她和苍蕴下过几次,开头几次靠着小米和其对战,难分胜负,后来干脆自己和他玩,凭着原主的棋艺,也能稍微对抗,但到底不是她的才学,所以后来她索性拉着他,只玩五子棋,以为自己总能赢他。可结果,她就没赢过一次……

“你忘了我是怎么赢你的了吗?”苍蕴的眉眼开始弯弯,似乎回想起了那些温馨的日子。

“你总是在边沿放下一些看起来不找边际的棋子,然后中路一盘强攻,我堵的忙不过来。等到最后,我堵左,你一条线,我堵右你还是一条线……”

“这个也一样。”苍蕴说着将唇印在了秦芳的额头上,一脸温柔的笑色与举动,就好像和那时一样,赢了。便获得这个亲吻的奖励。

秦芳彻底无语了,因为她已经明白了苍蕴说拿下几个城郡的意思--显然,他是要拿下几个关键的要塞重点,而后等到大家都已经无力再战时,他再出来清盘收割……

扮猪吃虎,这家伙。真的心好黑,黑到竟然宁可看着东硕被毒所侵害……

“我承认你的心够大,看得够深够远,可是,你东硕国的子民却在水深火热里。你,你不觉得你太残忍,太无情了吗?”

“想要赢,那棋盘中就必须有做饵的棋,否则他国大龙如何陷入我的绞杀?”苍蕴说着无奈地一笑:“赢者无心亦无情,有的不过是利!”

他说着却又把额头抵在了秦芳的额头上:“不过,我有你,你不会看着她们水深火热,生死煎熬,你会救他们的,不是吗?”

她需要她“功成名就”,她需要她蜕变成一个万人敬重的神医,成为一个与自己可以并肩的传奇,所以他不介意让自己更无情更残忍一点。

因为他的世界已经从为弟弟打下一个江山,变为了要如何才能拥有她……

秦芳的唇咬住了。

她听着这样的话,很想骂他冷酷无情,骂他自私变态。

可是,她骂不出来,因为对这样的事,她一点也不陌生,甚至有太多的人和事和他一比,也都天下乌鸦一般黑了。

比如那人人唾骂的陈世美,一辈子都是“负心人”的代名词,可事实上,他不但不是负心人还是公正廉明的好官,就是因为没有为乡党徇私枉法,结果反倒被黑,且流传于世成了王八蛋。

比如那一辈子被人唾弃的秦桧,她秦芳听岳飞故事的时候,都为自己姓秦而汗颜过,可等到后来读历史时,好好研究了那个时期的文化背景,才知道,秦桧其实真不能算奸臣,与其说他“害死”了岳飞,还不如说,是岳飞“害死”了他自己!

因为他不顾国家财政情况的“精忠报国”已经让江南的利益集团损失了巨大的财政,利益集团因此要撂挑子的不干了,这才有了“十二道金令”的扼杀。

再比如……

历史,用它欲遮还露的面纱朦胧着过去,只要你细细看,细细读,就会明白,所有的政权归根结底,都是利与利的战场,而赢家哪一个不黑心?不无情?

苍蕴错了吗?

站在一个人的角度上,他自私黑心到令人心寒。

可是,站在一个企图把江山一统的野心家身上,这才是能赢的关键!

她甚至记得在未来有一句话经常被人挂在嘴边,那就是:想赢敌人,你得比敌人更狡猾!想当忠臣,你得比奸臣还奸!不如此,你只能被人家给干掉!

成大器者,先修智。

秦芳看着面前这个把一肚子坏水都修成了墨色的苍蕴,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啥,她能不无语吗?

而这个时候,苍蕴却已经看着她声音柔的似水:“秦芳,你会和我一起的对吗?你答应过我,会做我搭档的,所以你会和我一起拿下这江山的,对吗?”

--这一更之后,亲们就暂时不要来看此文了,因为我要断更到本月的22号了,没办法,我顾不过来。不过,不会太监的,我23号会恢复更新。

速度快不了,依然是蜗牛速度,但还是会按照我的计划把这个故事写完。能接受的,谢谢!不能接受的,您弃之也没关系,我給您道歉了!琴,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