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14章 放纵,即爱便是再见!

第四百一十四章 放纵,即爱便是再见!

江山!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心动到目眩神迷的词汇?

历史上无数的英雄豪杰为了这两个字疯狂到生死不顾,五情可灭。

可是,秦芳并不为之心动。

因为她知道,她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只有几年而已,江山对她来说,根本就毫无意义。

“秦芳……”等不到秦芳的回答,苍蕴的声音已经有些焦躁。

这样一个黑心黑肺的家伙,冷酷无情着算计一切的家伙,却偏偏对自己情绪外泄,这让秦芳的心口一个颤动,下意识的扭了身:“别问我,我需要一点时间……”

拥抱自身后圈住了她。

久违的拥抱,带着她熟悉的气息,体温以及感受,将她紧紧地圈着……

“我不催你,我等着你。”苍蕴的声音温柔的响在耳边,那温润的气息几乎乱着她的耳,她的鬓……

眼闭上,秦芳轻叹:“为什么,我会遇上你……”

穿越到此的第一天,她就遇上了他,若是没有相遇,也许这一刻她不会如此的纠结。

纠结着心的靠近,又纠结着理智的不容。

“冥冥之中的相牵,这是你我的命数。”苍蕴答的情愫满满,秦芳却越发的心头难受:“那邢思思怎么办?”

苍蕴一愣:“我不会和她纠缠不清的……”

“可你也对她不起。”秦芳的话让苍蕴彻底的愣住,好半天后他把唇落在了秦芳的后颈上:“我只是一个人,只有一颗心,它装进去了你,若再塞进去她,那才是对她的不公。”

“可是,你给了别人一个念想,现在生生掐断,不觉得残忍吗?”

苍蕴闻言咬了咬唇:“秦芳。这世间我可以负尽天下人,唯独不想负你!”

秦芳的眼角有泪流了下来:“宁负如来不负卿吗?”

“对,宁负如来不负卿。”苍蕴肯定的强调,让秦芳陡然间做了一个决定。于是她猛然扯开了他的怀抱,转身搂住了他的脖颈,在苍蕴甚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便吻上了他的唇……

主动,强势,冲动的情感如浪如风,冲击着理智,席卷着冷静。

此刻,秦芳完全无法抑制内心的选择了亲吻苍蕴。

她知道,他不算一个好人。以为他根本是残酷无情的一个满心算计的变态。

可是,他宁可背负所有的错都不愿负了她,她即便良心上觉得欠着邢思思,可到底还是陷在这份早已沉沦的爱里。

吻,并不生硬。

有过恋爱史的秦芳。几乎是冲动的由着自己,所以她紧搂着苍蕴的脖颈,吻得昏天黑地,吻得忘乎所以,吻得想把内心所有的压抑的思念,爱意,责怪。一股脑的宣泄出来一般……

这样冲动而炙热的吻,不是这个世间女子所能达到的狂热。

所以她最初的吻,让苍蕴几乎呆滞,但,随着吻中唇舌的交缠,随着吻中散发而出的炙热与纠结。苍蕴也融进了这个吻里。

相对不能相认,相近不能相亲。

他憋着火,忍着情。

而此刻这座压抑的火山,就像爆发开来,沸腾炽热的奔涌起来。似要用炙热淹没了这天,这地……

“秦芳……”嘶哑的声音,厚积着多少情愫,克制下的喃语,是苍蕴理智边缘的最后防线:“不,不能……”

他艰难地将怀里的爱人推开些许,停止了可怕的交缠。

他发誓,他想要她,可是,这里是遗址残垣,这里不是洞房花烛,不是他与她的新婚之夜,他尊重她,他在意她,他不想如此轻率的就这样要了她……

而更重要的是,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就是秦芳这样炙热的背后,就像是烟花盛放一般,绚烂繁华里却透着一抹末路的气息。

越绚烂,越寂寞,越炽热,越绝情。

这就是他的感觉,所以他此刻内心更有些说不出的害怕。

媚眼如丝,秦芳的手轻拂着苍蕴的妖孽俊颜:“苍蕴,如果我说,今日你不要我,我便会再不见你呢?”

“秦芳你……”

“要还是不要?”秦芳直勾勾地盯着苍蕴,身子散着一份火山般的热度。

苍蕴盯了她许久,忽而抬手快速的在她身上一点,她便不能再动,而他则将她搂抱起来,一言不发的带着她快速的在这残垣地界里轻车熟路般的快速前行。

被点住穴的秦芳,根本转不动脑袋,所以她只能看着苍蕴的脸以及他脑袋上方不断变化的洞顶山石,直至洞顶消失,变成一片幽兰的天,以及密室的出现在幽兰里的郁郁葱葱。

忽而,浓郁的花香气息入了鼻,当香甜的气息几乎令她沉醉时,她被放置在了一片密实的花海之中。

蓝的,紫的,红的,黄的……入目的全色缤纷。

身体一松,她发现自己能动了,扭头扫看四周,原来他已抱着她来到了一片花海之中。

“你……”

话没说完,苍蕴已经吻上了她,秦芳愣了两秒后,便闭上了眼由着自己融进了他的吻里。

此刻,她已明白,他为什么带自己到花海之中……

若第一次的交付,可以美好一些,也许,这就是他的体贴之处。

她感激他的体贴,因为她也希望,日后回忆起这一段时,可以除却悲伤,更加的美好……

“秦芳……”激吻中,他声音嘶哑:“你确定?”

“确定……我,很确定……”急促的呼吸里,衣物正在离身……

“我还可以忍……你可以反悔……”彼此的贴合里,苍蕴的声音像拧着劲儿的发条,绷得紧紧地。

“如果你爱我,真心实意的爱我……那就要了我吧……”秦芳说着闭上了眼。

曾几何时,她以为自己一定会是最老土的一个人,在2080年的世界还杜绝着婚前行为的可能。

可是,在一个应该保守的世界,她却选择了最放纵的行为。

只因为这一刻,她明白有些东西早已和自己的预计发生了偏差。

这个世界。她终将要离开,苍蕴即便爱她爱到愿意负尽天下人,可是她凭什么来安然享受?

如她在这里,存活一世。她还可以要他负了如来,与她长相厮守,哪怕被一辈子的骂名也无所谓。

可是,她不会在这里的啊。

她是一个过客,一个几年后就会回到自己世界的未来人,她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让苍蕴为她去负尽天下!

所以此刻,她决定与他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

而后,天各一方,他娶他的邢思思。他夺他的天下,而她,便去找她的双环蕨,回她的南昭山林,驾驶时空穿梭机回去!

尘归尘。土归土!

命运既然交集,那就交集,但之后,该天各一方,那就天各一方!

看着身下的美人闭目等待,强自忍耐的苍蕴深吸一口气后,彻底放开了最后的束缚。

危机感。存在。

但,他此刻没有别的选择。

有一丝的牵绊,总比没有牵绊好,更何况,抱着心爱的女人,他也真的。想要她……

嘤、咛之声在花海里缠绵悱恻,山风吹着它,如一首欢歌,唱着生命的愉悦,也唱着纵情背后的各自心思……

日落尽。夜幕临。

香汗淋漓的两具身子,依偎在一起,闻着花香,听着虫鸣,更看着满天的星辰。

“痛吗?”苍蕴揽着秦芳,轻声询问着,有些担忧适才的自己会不会粗、暴了些。

秦芳把头枕在苍蕴的颈窝里,手指在他的胸口轻轻地滑动:“你会在这里待几天?”

苍蕴的手微微僵了一下:“最多三天。”

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轻车熟路的地方,三天是他可以待的最长时间。

秦芳垂了眼皮,将唇印在他的胸膛:“那我们就做三天的夫妻吧!”

果然……

苍蕴搂紧了她的肩膀:“三天不够,我要的是一世!”

秦芳抬头伸手捏了他的脸颊:“想给我一世的话,行啊,出去后,你就吞下这江山,如你所说的让全天下的为我铺红!”

苍蕴的牙咬了咬:“好。”

“做不到,就别来见我!”她说着猛然在他心口的部分咬起一块肉,上了劲儿。

苍蕴受着这份痛,认真地应承:“好!”

秦芳闻言松了口里的肉,枕着他的心口,满心的酸涩,而此刻的苍蕴,也是心痛,聪明的他,怎么会听不懂秦芳话中故意设下的分别之意?

可这个时候,他不能说破。

因为大局已成,这个时候若是反悔,别说江山了,他和秦芳谁都不是师父的对手。

而即便她执意别离,他却有信心与她重逢,因为他相信,只要秦芳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她藏到天涯海角,他也能找到她和她聚首。

何况,要天下为她铺红,他有信心,有足够的把握做到!

于是,心照不宣的两个人,此刻就这样依偎着,在夜幕的星辰下,吹着山风,内心各自反侧。

……

山坳中,苍蕴与秦芳手牵着手,不紧不慢的走在一条小道上。

“我听人说,这里危险重重,是个九死一生的地儿,怎么这一路走来,却毫无危险?”

苍蕴闻言转头看了一眼秦芳:“这里的危险是因为到处都布着上古遗阵,若不是精通奇门遁甲九宫八卦的人,进来了,轻则困在坳中再也走不出去,重则直接走入杀阵,难以存活。”

“是吗?可我怎么没感觉到阵的存在?”

“因为你跟着我在走啊!”苍蕴说着冲她一笑:“我学九宫八卦时,师父就带我来过这里,所以这里的一切我早已熟门熟路,闭着眼都走的出去,自然不会带你入阵,你也当然感受不到那九死一生的艰难。”

“看吧你能的!”秦芳娇嗔着白了苍蕴一眼:“既然你这么熟悉这里,那你带去找情花吧!”

--更新恢复。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