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15章 血污,我心无憾!

第四百一十五章 血污,我心无憾!

苍蕴闻言一顿:“你找情花干嘛?”

“姬流云出了点状况。”秦芳不知道苍蕴见过姬流云,所以把自己遇见的情况都和苍蕴讲了一遍,而后才说到:“他现在这样应该是被你那位师妹给喂了情花的花瓣,我知道怎么解这个所以特地来这地方收集叶片为他做解药的。”

秦芳没有去提牛半仙,她反正之后都会和苍蕴天各一方,她自然不想给他更多的讯息,让他将来好找到自己。

苍蕴一脸沉色的沉默了好一阵后才说到:“你要多少告诉我,我去采。”

“你采?”秦芳眨眨眼:“这有什么门道吗?”。

她看的出来苍蕴好像对这事儿有些慎重。

苍蕴淡淡一笑:“生着情花的地方,有阵,一次只能进一个人,所以我去就好。”

秦芳有所怀疑:“真的?”

“当然,我骗你做什么?”苍蕴说的一派自然,秦芳纵然有些不大相信,可苍蕴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说破,所以等到两人回到花海后,秦芳还是说了牛半仙的方子,并把自己带来的布袋给了苍蕴。

“我两个个时辰左右就会回来。”苍蕴交代之后带着布袋离开了花海。

秦芳坐在这片姹紫嫣红里,咬了咬唇后,躺在花海里看着天际轻叹了一口气。

明日,大家就该天各一方了吧!

……

单手不时的掐算中,苍蕴一直在不断的变换着脚下方位,几乎用了一刻钟的时间才走过了面前看起来很是平常且很短的一小段路途。

当他最后一步落下时。脚下的山体竟然向下沉去一丈之距。而那山壁上也有了一个刚好能过一人大小的山洞。

深吸了一口气。苍蕴小心的钻入。

这里,已不需要去计算说明九宫八卦,因为这里没有阵法。

但这里的凶险却是让他也必须提起十二分小心的。

慢慢地穿过山道,随着一路浅坡的缓缓下行,前方渐渐豁然开朗却是炙热的感觉越来越浓。

踩踏着一些凹凸不平的红色杂石来到一处峭壁前,便可见一条两根指头粗细的藤蔓延伸向对面的峭壁,而悬空的藤蔓下,红色的岩浆正在十丈之底缓慢的流淌着并散发出炙热的温度。

提气运功。苍蕴足尖点着那藤蔓几个腾飞便跃过峭壁,回头看了一眼此处的山石后,他顺路前行。

石壁在脚下滚烫如烧红的铁,他又内功护体也不由的脚步飞快,等到从这石壁内急奔的窜出去后,密集的林地出现在眼前,却是毒蛇巨蜥随处可见。

伸手将银月出鞘在手,苍蕴完全是释放着杀气一路强行开道——吓不走的,就只能动手开杀。

待到满身血污冲出这段毒物密布的路时,一片血色的花海就在前方三丈开外。可苍蕴反倒没有立刻进入,而是将银月插到身边泥土之中盘膝而坐的调息起来。

一刻钟后。他满身杀戮的戾气已收,整个人看起来也是一副平淡模样,只是,他的眼神里充满着警惕与小心,而将银月放回腰间剑鞘的手却是青筋暴起彰显着此刻他对面前这区区一片花海的忌惮。

“一切都会过去。”他轻声喃语了一去,像是在告诫自己,而后他拿出了那个口袋直直地朝着前方的血色花海走去。

九幽情花,听起来很美的名字,但他看过师父的那本藏书,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九幽情花,上古仙葩,花瓣迷情,花叶除情,花海成障,一瓣沥血,一叶成伤。

二十八个字,诉说着它的玄妙,那时他不以为意,可后来看到师父捏着一片花瓣一脸伤色的在谷中不言不语的坐了三日后,他开始相信,也许这种花真的有些奇特。

再后来,他得了机会来到这里,只因为师父要他学会九宫八卦,掌握阵法,那时他才知道,天下间还有一处九幽坳就在东硕的境内,而这一处竟是秘境。

何谓秘境?

就是地图上没有,人也看不到,难以进入的地方,若非机缘巧合撞进阵法内,根本就不会发现这里。

而这里,与其说是世间的一处地界,倒不如说是上古仙境残留在世间的一处须弥。

师父的只字片语里,说过,他曾拜过的山门乃是仙门之后,虽然仙门早已没落,却也有一些至宝残留,而整个剑盟纵横七国收缴算计得来的钱银也都是全部用来给那个山门修丹换药的。

而这九幽坳,乃是仙门用独特阵法连通了仙门的一处须弥,因此这里才会有上古的丹房遗址供他来寻找丹药。

也才会有那上古才有的珍稀花卉九幽情花。

脚刚踩踏到花海的边界,脑海里就不觉出现了母亲看着他时的一双眼。

很美的眼,可是却在流泪。

甩了下脑袋,他伸手去采跟前的情花叶片,刚一扯下,一道气浪便自花海中窜出,苍蕴连忙一个闪避才堪堪避过,发丝却是断了一根缓缓落地。

很凌冽的攻势,却根本没有内力给他捕捉与防范,适才能躲过也不过是他身形矫健之故。

抿了下唇,他再度采摘,立时凌冽再来不说,脑海里再一次出现了母亲的双眼,可是这一次不是流泪,而是一副怒瞪的模样,像是厌恶着他。

这画面来的太突然,突然到他即便有所防备也能以视若无睹,所以无可避免的,他没能躲开凌厉的攻势,手臂上衣袖破损,一道血口竟足有两寸长。

苍蕴看了看血口,再一次的强行压制脑中窜出的旧时记忆。

一分钟后,他伸出了手快速的采摘起来,不管凌厉的气劲儿有多么重,他都完全不躲不闪。

他仗着自己可以愈合的特殊,完全抗下了这些伤害,而脑中却还有不断的回忆起他受过的所有的痛处。

一枚枚的叶片落进了口袋里,他的身上血口越来越多,即便他的自愈很强悍,但也好的没伤的快,而且所有的伤口血水都是外渗的,以至于也才片刻的功夫,他竟是一身血痕斑驳。

他一步步的在花海里前行,双手飞速的采摘,而牙齿紧咬着。

汗水从他的额头滴下不说,双眼也在泛红。

因为那些他不想回想的过去,完全不理他的意志在不断的上演。

父皇,母后的笑脸,哭像,狠戾,冷漠……

所有的表情都生动的亦如当年,而他的心,无可避免的痛着,让他想起那时年少的他到底为了轩辕家的夙愿失去了什么。

终当他采够百枚叶片返回花海边缘时,他已一身血污。

站在花海的边沿,他提着口袋,双眼全是痛色。

父皇母后,你们当年舍弃了我,只为轩辕家的夙愿,可你们是否有想到,云峰的身子已经千疮百孔,我即便夺下了江山,他也坐不住!

到头来,江山终是我的,是我这个被你们抛弃了的孩子的!

……

燃起的篝火下,埋着包裹了泥浆的野兔。

秦芳本着叫花鸡的作法,猎了一只过路的兔子做了叫花兔后,还把背包里带来的干粮串到树杈上在火上烧烤。

身后有了有些沉重的脚步声,秦芳回头瞧看,立时被一身血污的苍蕴给惊的丢了手里的树杈就冲了过去!

“苍蕴!”秦芳很惊骇:“你这是怎么了?”

实力高人一等的苍蕴一身的血污,当即让她心头骇然。

“没事。”苍蕴声音淡淡地将口袋递给了秦芳:“你要的一百枚叶子。”

秦芳闻言一把抓过口袋放在一边,便是紧张地扯开苍蕴身上的衣服要检查他的伤口。

“没事的,你知道我不会有事的。”苍蕴说着伸手抓开了秦芳的手,阻挠着她的检查,可是秦芳的脑袋里小米却以最快速度汇报着治疗系统的自动检测结果。

“全身共有九十九处伤口,无一在要害致命处,但伤口全部长约六公分,且凝血状况较差……”

“你放开!”听着这样的话,秦芳自是对着苍蕴轻喝,继而强行的撕开了他的衣裳。

一切都正如小米汇报的一样,他的身上全是密集的六公分长的伤口,虽然都不算深,可是血却还在渗着冒着。

“这是怎么回事?”秦芳一边质问着,一边拔开自己的衣袖亮出右臂,在苍蕴的眼前飞速的做着取药消毒上药缝合以及包扎的诸事。

“这里比较特殊,好像我的自愈能力有些被,遏制住了。”苍蕴见自身的情况已经败露,只得实话实说,事实上,他也是返回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在这里无法自身愈合。

“你不是说只是阵法吗?怎么会弄成这样的?”秦芳问着,手里忙活的没有一丝停滞。

苍蕴笑了一下没说话——他瞒着她真实的情况,不想让她去,就是不想她会承受那些不好,甚至像自己现在这样,体无完肤。

“你知道的,我有小米,如果你告诉我实情,你根本不必……”

“我不想你冒险……”

“那我就乐意看着你冒险了?”秦芳瞪了苍蕴一眼:“你就没想过,万一你会死呢?”

苍蕴看着秦芳笑得一脸柔色:“为你身死,我心无憾。”

秦芳一愣,眼里忽然就有了泪光:“值得吗?”。

“不知道。”苍蕴笑着轻言:“但我就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