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16章 决定

第四百一十六章 决定,助你夺下江山

一个人的生命,到底有多高的价值?

光影记录里有一句话,说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

也许这话在战场上能最大最好的体现。

可是当一个人抛弃了国之大义,心中抱负,只在儿女情长前愿意舍命只为一人时,它的意义虽无法重于泰山,但却可以让一个女人彻底的输掉自己所有的坚持。

只因为,生命只有一次,特别是她这个军医,总在一个个生命前看着他们或挺过来,或就此而去。

此刻,秦芳的心彻底的软化了。

那些所谓的原则,所谓的坚持,在这一瞬间,似乎都不值得再去提起。

她咬着唇,含着泪,继续飞速而忙碌的为他处理伤口,但此刻心中却有了心的念头。

他如此对我,我能为他作些什么呢?

就此分别固然是对的,但他这般对你,你又如何对他好?

我们既然已经没有未来,我也会离开这个世界,那在我走之前,我是否可以帮他早一日夺取江山,去争取一下陪他过两年夫妻生活,然后借一场“病故”假死而去,也不枉他这般对我真心一片?

“别担心我,我死不了的。”此时苍蕴的话传进了秦芳的耳中:“都是些皮外伤而已。”

“可是血流不止,你就会殒命。”秦芳声音是硬的,偏偏眼泪滴落下来,落在了苍蕴的身上。

苍蕴的身子微微一抖,立刻抬手捧起了秦芳的脸:“你,这是心疼我了?”

秦芳吸了一下鼻子:“废话。”

她不想掩饰什么,毕竟,她就是心疼,就是在乎。

苍蕴看着她,慢慢地把脸凑了过去,将唇落在她的眼角:“以后别哭了,你哭起来。一点都不好看。”

秦芳嘴角一抿,抬胳膊蹭了一下扭头再去为他继续处理伤口,但口中已轻声问到:“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什么?”

“你打算怎么夺下江山。”

苍蕴闻言迅速地打量了一下苏悦儿。随即说到:“我不是刚刚告诉你了吗?”

“你只说了,怎样把西梁颠覆,并且等着吃那些两败俱伤的国家,可是伏山,北武都不是弹丸小国,你想要拿下他们并不容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这可是一个又一个的国,你运气极好的吃下一个,其他的难免不会联手起来对抗。到时东硕再是手中强盛,也怕是难以吃下他们的。”

秦芳很清楚这些,毕竟历史上有太多这样的对抗画面,所以历史上能够做到大统一的也就那么几个朝代。

而这几个朝代,无一不是兵马强横。且有历史名将相佐。

“你说的对,所以我必须花费足够大的心思,利用剑盟让他们内里一盘乱。”

秦芳闻言咬了下唇,低声说到:“或许,我可以帮你。”

“什么?”苍蕴一愣,随即笑了:“你一直在帮我啊!你看,我东硕的子民不都让你救治下来了吗?西梁想毒毁我的国都。结果却反被我捉了时机,这可有你的功……”

“我可以让东硕的战力提升三成。”秦芳一脸正色的言语立时让苍蕴呆滞:“你,你说什么?”

“我说,给我一年的时间,我可以让整个东硕的战力提升三成。”

三成,这是客气的。

作为一个未来的军医。她的光脑里,可有很多高科技武器的图纸与数据。

虽然这个时代的高科技还到不了做出的程度,但是只要她愿意,靠着3d打印技术,她也能给东硕造出几个火箭炮来!

当然。她还没这么疯狂。

因为在一个冷兵器时代,热武器的出现,会意味着时代颠覆,会让更多的人伤亡,所以她还没疯狂到要立刻给出这样的杀伤性武器来。

但是,她可以改良冷兵器,她可以缩短冷兵器的进步历程,并且教会他们更多的战术配合,并且制造一匹土雷,来提升东硕军队的威慑力。

而只要“凶”名远播了,其实很多时候,都可以不战而胜的。

毕竟当年的蒙古远征都打到匈牙利和波兰的地界去了,除了他们的兵力凶猛外,更多的是敌人对他们早已闻风丧胆没了斗志,而他们则是越战越勇。

“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秦芳将最后一处包扎好后,便扯下了手套认真的看着他:“苍蕴,你是真的想娶我为妻,并且为此愿意背负失信之罪吗?”

苍蕴看着秦芳认真而严肃的点了头:“我愿意。”

“那好,从这里出去后,你带我去见邢思思,我给她抽走毒刹的毒,你向你师父坦白和我生情之事,我们求得他们的原谅可好?”

“这不行!”苍蕴立刻回绝:“我师父会杀了你的。”

“他杀不了我,我可以自保。”秦芳相信有小米傍身自己不会有危险,毕竟实在不行,她做一把手枪带在身上总行的。

“不,你自保不了。”苍蕴摇头:“我都不是他的对手。”

秦芳闻言立时要言语自己可以如何,苍蕴却抓着她的手说到:“而且,我这个局已经布好,一切只等动手,如果我带你出去向师父宣告,我所有的努力不但付之一炬,师父难免不会动怒之下翻过来助力西梁灭了我东硕!”

“我们不说出你的身份。”

“没用的,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我是一个野心之人的根本之上,如果我宣告了,师父就会知道,我不是一个为了江山可以什么都不要的人,那么,他必然会洞悉一切,那我轩辕家的夙愿不但成功不了,东硕也将到了亡国之时。”

“那,我们就只能这样吗?”

“想要宣告,就必须两件事已达成。”苍蕴举起了手指:“一,天下一统在我手,这样剑盟想要兴风作浪,也无法借力。二,你必须练成冰蚕诀,也就是生之力,只要你练成了,师父为了给邢思思求得生存的解药,也不会害你性命,那时,我们以药和他换约,相信师父会看在邢思思的性命问题上,妥协。”

“解药?”

“嗯,邢思思身体不好,现在全靠师父曾经的师门给的药续命,但药也只能撑她几年时光罢了,要想活命,只有进山门的仙道里去取一枚大还丹,方能化解。”

“但这药很难取?而且需要我们合作?”

“没错,走仙道机关重重不说,更有许多上古残物,要想攻破,就得有一身强硬的功夫,等到我们解决所有的问题到达放大还丹的地方时,那里会有冰火之阵,这就需要你我合力相助,才能破阵取得。”

“所以只要我练成了生之力,你师父就不会杀我?”

“是的,要知道,师父收了我和流云为徒,就是为了练这套真经好为思思拿解药的。他把剑盟给我,为山门敛财也是为了换取给思思续命的药。”苍蕴说着轻叹了一口气:“他,是一个好父亲,至少他为了思思,什么都可以不要,倒不像我的父皇母后,为了江山,连儿子都舍了。”

秦芳闻言当即捏紧了苍蕴的手:“过去的事,就别去想了,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同,就好像,在我眼里,江山没什么值得在意的,但你的眼里,江山却是必须夺取的一样。”

“不夺,我不甘心。”苍蕴咬了下牙:“我总是认为江山是给云峰夺的,可是在刚才我采叶子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江山何尝不是为我夺的?”

秦芳抿了下唇,没有出声。

“我吃了这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也做了那么多的事,费了那些的心思,我,该得!”苍蕴肯定地说着,眼眸里全然已是王者临天下的霸色。

“你这么想得江山,那刚才要是为我死了,岂不是一场空?”秦芳看着他眉眼里的那份炽热,不由的脱口而出,苍蕴当即却是呵呵一笑:“当时要是死了,那就死了呗!可现在我没死,我活着,那我总得为自己去挣得这个江山!当然……”

苍蕴说着额头抵在了秦芳的额头上:“我更想实现我对你许下的诺言,我要让江山为你铺红,我要让你和我一起执掌着江山!”

秦芳闭上了眼,她咽下了一口唾沫后,睁开眼推开了苍蕴些许看着他认真地说道:“那你现在到底什么打算?”

“你在东硕的皇宫里等我,给我一年的时间就好。”

秦芳咬了咬唇:“好。”

“不过,你刚才说你能提升东硕的兵力三成,是否可以告诉我办法?”苍蕴眼有期待的看着秦芳:“说真的,我希望能早一点拿下江山,早一点娶你……”

“办法我说不了,但我可以做一些东西出来帮到你,可问题是,这些东西我需要原料支持,而且出去了以后,我要怎么给你东西?”

“不用给我,你给云峰九成。”苍蕴说着冲她一笑:“我只要有机会也会以皇上的身份‘临幸’你的。”

秦芳闻言白他一眼:“你不怕剑盟的人发现了?”

“我会确保不被发现时,再去找你!”

秦芳看着他终究是点了头:“好,我等你。”

苍蕴笑着将她立刻拥进怀中,并亲吻着秦芳的唇,而秦芳在闭眼与他亲吻时,内心却不免想着:这样也好。

与其就此分手离开,倒不如,我为他做一些事,至少以后回想起来,心里也不会那么的亏欠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