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17章 黑白,只想成全自己

第四百一十七章 黑白,只想成全自己

坳中的温存时光有限,转眼已是分别之时。

秦芳不想让曲豆豆发现自己和苍蕴在一起,而苍蕴也不想有人注意到他和秦芳在一起,所以在坳中两人缠绵之后,秦芳便看着苍蕴先出了坳。

过了四日后,秦芳拎着口袋走上了返程的路。

看到秦芳在自己预计的时间里出来,曲豆豆立时打量她,见她完好无事,很是意外,但却话只有一句:“师妹,叶子拿到了吗?”

“拿到了,一百枚。”秦芳举了口袋,曲豆豆二话不说,套马驾车带她回往国都。

“你是怎么拿到的?为何你一点伤都没有?”牛半仙看看一袋子的叶子,又看看秦芳,脸有惊奇之色,毕竟当年他为了得那两片花瓣可受了不少的罪,也深知摘叶子会受到怎样的伤害,可……

“我有自己的办法。”秦芳淡淡说了一句,在牛半仙细问时,她又选择了沉默。

“你不是个好徒弟。”牛半仙看秦芳对自己三缄其口,最终嘟囔了一句没有再问,便把口袋还给她的同时,也给了她一个瓷瓶:“这是十颗天阴丹,每十天吃一颗,百天之后,你就会成为天阴之体,那个时候,你只要好好修习生之力的口诀,你体内的一切不但会是你的,你也会有所增进。”

秦芳接过瓷瓶有些惊讶:“吃这个就可以了?”

她以为会是很难的事,接过却如此的简单。

“嗯,不过,每一颗吃下去,都会寒气刺骨,而且,一次比一次的寒,也一次比一次痛,你,只有硬挺着撑过去!撑完了,痛根就解了。”牛半仙说着扯了一下自己的胡子小辫:“这每一颗都是价值千金的东西,要不是你是我的徒弟,我才不给呢!”

“谢师父恩赐。”秦芳立刻跪谢,牛半仙一招手,一股强劲儿的内力就将她托了起来。

“好了,你回来了,这边我也不管了,我要去看热闹,等下就走,百日之后你就去西梁找我吧……”

“师父去西梁看什么热闹?”秦芳闻言好奇,牛半仙却是嘿嘿一笑:“看那死对头倒霉是你师父我最大的乐趣!”

牛半仙说走就走,立时带着曲豆豆就出了这小院,秦芳立在那里好一阵后才关门煮叶子去了。

折腾了一宿,一碗熬制出来的茶褐色药水装进了试管内,秦芳将其收在了右臂,这才离开这里,回了佛堂。

她的出现,让很多人欢喜,七嘴八舌的言语之间,秦芳也大约知道了十日内的情况。

这十日,牛半仙把熬制的酒洒在了国都四处,导致整个国都酒气浓浓,却再无人中毒。

不但如此,国都向外十州八县的,也都有酒被送了过去,当全民几乎被寻醉的同时,西梁的毒已经不构成问题了。

秦芳在佛堂里检查了一些病人状况没多久后,宫里大约收到了消息,立刻有人来接她。

入宫后,秦芳看着面前的竹帘屏障,想了片刻后轻声说道:“陛下,臣妾要话要和皇上您单独言语,还请屏退左右,确保臣妾的私密之言,不被他人听去。”

轩辕云峰其实也已接到了兄长的传信,当下叫人退下后,自己就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嫂子。”他淡笑着,似有些腼腆,但和苍蕴完全一样的脸还是让早有心理准备的秦芳有些愣神。

“没别人的时候,你就叫我云峰吧。”轩辕云峰说着笑了笑,那动作那表情,真的和苍蕴是一模一样的,只除了眼神里的无欲无求。

“我,还是叫你皇上吧!”秦芳说着下意识的上前一步,想近一些弄清楚他的病况,可刚上前一步,轩辕云峰就摆了手:“别过来!”

秦芳微愣,轩辕云峰已一脸无奈之色的向她解释:“和我亲近的人,都会无缘无故的生病,而后死掉,所以你还是和我保持距离的好。”

秦芳当即抿了唇,而后下意识的招呼小米尝试检测,可是小米,再一次的没有了反应。

一分钟后,秦芳彻底明白过来。

轩辕云峰已经被陨石的辐射给形成了一个辐射源,他自身不但遭受辐射的侵害,同时也是一个放射源。

那些靠近他,在他身边长年伺候的人,都会因为辐射而得病身死,而小米则是被他的发射给影响到死机。

秦芳默默地退后两步。

科技再发达,也无法对这样的辐射污染做出救治,更何况,连小米都是死机状态,她甚至连轩辕云峰的体内数值是多少都不清楚。

爱莫能助,秦芳忽然明白姬流云当时的心态了。

毕竟救不活相救的人,是的的确确会对自己的救治生涯产生怀疑的。

“不必伤感,救不了我,没关系的。”看到秦芳这样充满歉意的表情,轩辕云峰立刻意识到,他依旧是没希望的。

不过对于随时会死亡的事实,他早已接受,所以也没太多的伤感,反而出言劝慰秦芳:“实际上,我能活到现在,已经很知足了。”

秦芳咬了咬唇说到:“我现在一时还没办法救你,不过,我可以想办法提升东硕的兵力,但是我需要大量的原材料,还有一些足可以被信任的工匠。”

“没问题,你要什么,我都会极尽全力去筹集的。”

“那好,三天后,我会给你图样以及所有物品的清单。”

“好!”

“那我,告退了……”

“等等,你还忘了一件事。”轩辕云峰笑着提醒她:“明日,我会设下庆功宴,会当着全城百姓的面,为你正名,让大家知道你就是空妃,你不是害他们面临毒疫的祸水!”

秦芳闻言却摇了下头:“不,不必宣告了。”

“为何?”

“三个月后,我希望你以处罚我的罪名,将我送往西梁!”

“什么?”轩辕云峰震惊的看着秦芳:“为什么?”

“要想拿下这江山,没有什么会比里应外合更快的。而且,你应该也不希望血流成河吧?”

……

战争,就避免不了伤亡。

作为一个军医,秦芳其实很讨厌战争,可是很多时候,战争就是如此的难以避免,特别是这个时代,没有什么信息对话,外交手段,有的就是武力的对抗。

她没有能力去改变一个社会,一个时代的文明进程,她能做的就是在自己的私心下,扇动一次蝴蝶的翅膀。

私心,是的。

当她决定帮助苍蕴早些统一江山的时候,她就已经把私心放在了前面。

这一刻的她,不是什么英雄,也不是什么大义之一,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想要成全自己的爱情。

诚然,苍蕴不能算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好男人。

甚至,他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客,内心黑得,你可以送他一个词叫做:“卑鄙”。

可是,那也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一个肯为了她连自己所诉求的一切努力改道的人。

没有绝对的好,也自难有完全的坏。

也许有些人是十恶不赦的,可是他也有他所在乎的。

当然,于三观来说,这是一次离经叛道的走向,可是此刻的秦芳真的只想给她和苍蕴有个那么一两年的恩爱时光,而后当她回归自己的路途时,这段人生错撞的一段爱情,便也将成为记忆里的永恒。

所以,她决定提升冷兵器,她决定组建新的队伍,以更加有效而快速的未来战术,来提升东硕士兵的威慑力,在制造一场足够有轰动效应的闪电战后,快速的统一江山。

长痛不如短痛,用一场惨烈的战斗去影响所有的战局,这就是她的打算。

……

三日后,图纸绘制在了帛布上,长长地材料清单已列。

东硕之皇发诏书宣布要修建一座通天神塔,已感谢神灵的眷顾,让大家躲过了灾难,却在大批的劳力入城的同时,开始秘密的召集能工巧匠,并将他们圈禁在了皇宫之中。

国都里,一片惶惶。

一车车的材料被运送进宫中,是因为大家都相信皇上要修神塔。

可事实上,这些材料大部分是送到了一些宫苑里,被那些能工巧匠们按照所绘制的图样和详细标注的流程而制作成一个个一件件他们根本看不懂也弄不明白的各种片啊,管啊之类的。

有人好奇,想知道是什么。

可问询的代价,就是这人从此不见了。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每个人都学会了闭口不问。

哪怕他们不明白手上刻满线条的东西为什么叫刻度尺,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些片状的东西必须要刚好达到那个奇怪符号标志的位置,否则不管超过或是不够的,都要重新再来。

当宫中的能工巧匠和无数劳力在监管中制造时,东硕的演武场上,也有一千人在接受着秦芳的交道。

他们有人认得这个曾经为他们看病的来自药王谷的秦姑娘,因此不解,为什么一个医者竟会穿着十分紧身的,几乎完全暴露身体线条的衣服,毫无羞涩的带着他们摸爬滚打。

他们都是有功夫的人,不明白这些摸爬滚打的意义何在,更不明白她在沙堆上一次次的画出不同的布局,问询着怎样才是最合理最有效最快速的拿下方式。

更不明白她口中不断提及的什么“爆炸的角度,力的计算,风的减速”。

不懂,他们又很多的不懂。

但是,自上而下的同志意识,让他们学会了接受,学会了死记硬背,最终在一片的不懂声里,能迅速的指出最快速的攻击路线,最有效的进攻方式,以及计算出每一个最佳投点。

时间在一日日的过去,转眼便是两个月过去了。

这两个月里,秦芳没有半点苍蕴的消息,更不知道他的什么未婚妻以及师父的情况。

她其实可以问轩辕云峰,可是她没有。

因为她不想给她压力,她只想努力的做自己能帮到他的一切。

而当她在大殿里制作出了第一批的土雷后,她知道此刻的自己其实已经和苍蕴一起堕入了“黑”。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