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18章 罪妃,烟视媚行妖孽范儿

第四百一十八章 罪妃,烟视媚行妖孽范儿

“你真的决定了吗?”华丽的寝殿里,东硕之皇看着面前的数张图,眉蹙着轻声询问。

秦芳捞了一下身上衣服点了头:“嗯。”

“可是,我哥他还没有差人送来书信……”

“没关系的,不一定要等他同意。”秦芳说着垂了眉眼。

三个月前,她就提议要身背罪名的去西梁,毕竟一来她相信苍蕴需要一个内应,二来,她需要见到姬流云。

自谷中归来,她便得知,随着国都毒解,西梁使者便未见异动,后来在她出去找寻奇药的时候,西梁使者下榻的驿站曾发生了一场乱斗,而后,皇家派了人前去瞧看,结果发现西梁使者不知何时已经人去楼空。

这,西梁来的声势浩大,走的鸦雀无声,人人心中都当西梁这是毒计未成而离境,自没人再去理会,可秦芳却猜想应该是苍蕴的师父出了手。

否则这东硕之地谁会找西梁的麻烦?

何况苍蕴那么肯定他的师父会成为他手中的刀,自也是心中有数的。

邢思思也好,苍蕴的师父也好,她这会儿无心计较。

自己进九幽坳就是为了得到解药,让那个干净的男人重回干净,所以她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西梁。

至少那里可以找到他,也至少如牛半仙所言,对那个对她至情的男人好一些。

“可是万一我哥怪我……”

“他不会怪你的。”秦芳抬头冲着轩辕云峰一笑:“他会明白我有多么迫切的想要他为你早些赢下这江山。”

秦芳说完便起了身:“土雷我已经全部做好,也教会了那一千人该怎么做,更告诉你了我的全盘计划,所以,明天,你就可以授意人开始做了。”

“等一下!”轩辕云峰站了起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嫂子?”

两个字触动了秦芳的心,她回眸看着他:“你想问什么?”

轩辕云峰垂眸看了一眼桌上的图:“你到底是谁?”

“秦芳。”秦芳笑着:“你不是早知道了吗?”

“不,我的意思是。你到底何方人士?”

秦芳紧了一下身上的披风:“人世间一个匆匆过客,若不是和你哥遇上,今日,我未必会做你的嫂子。”

秦芳说完大步而出。留下殿中轩辕云峰一个看着她的背影,目露迷惑。

而此刻,那张桌案上数张图正散着淡淡地墨香。

“娘娘,要下雪了,仔细风大,快披上!”丫鬟北燕将披风给秦芳系上,便扶着她打算回殿,可秦芳却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轻叹了一口气:“我想去佛堂。”

“这个时候?”

“嗯。”秦芳说着便向佛堂那边去,到了佛堂前口。却回头说到:“行了,你不必侯着了,待万遍诵够了,我自己就回去。”

“是。”北燕应声留在了门口,看到秦芳进去后。才看了看乌压压的天,拢了袖口兀自离去。

此时,已近年关,又加上东硕地势所处,可谓是天寒地冻。

不过此刻秦芳倒不在意这寒冷,甚至,她还希望更冷一点。这样明日的一切才会效果极佳。

站在佛堂里走了一圈后,秦芳便迈步出了佛堂,直奔着相邻的国师殿而去。

这段时间,她虽然很忙,但因为每十天就要抵抗一次药物带来的痛楚,以及她还要去找黄泉草。所以她都选择了到国师殿去。

国师一直在闭关不曾出来,她也巴不得能好好有个地方消减痛楚。

而每次熬过了痛劲儿,她就开始在国师殿的佛塑里一个一个的翻--她没有时间去慢慢地来了。

上千的佛塑在她翻找之后,都没有显露出黄泉草的所在。

于是在土雷做好的那一日,她带着土雷秘密的在皇家的围场里演示了它的威力。

可怕的爆炸力让轩辕云峰几乎疯狂。而事实上,秦芳已经把效果降到了一个很低的水准。

土雷让轩辕云峰欣喜若狂,当他提出可否再提升效果时,秦芳故意的画了一张图,说要想提升可以,但需要这个。

轩辕云峰一眼就认出了那草,但随即表情晦暗。

秦芳恰到好处的询问,才得知,黄泉草果然只有一株,还是她母亲院落中唯一未死的一株植物。

她提出想看看,轩辕云峰带了她去。

当轩辕云峰带她进到国师殿,就在国师殿外那尊佛像背后取出一盆双环蕨时,秦芳差点疯掉。

灯下黑!

当真是近在咫尺却远在了天涯!

那天夜里,她就偷偷溜回了这里。

不敢拿走一株双环蕨,她果断地取下一截来,收进了右臂的冷冻仓内,而后她便悄然离去。

而近日她来到这里,其实只想和国师道个别,毕竟在东硕的日子,这位国师还是对她不错的。

可是,在国师殿的密室里坐了一个时辰,也没见国师出来,哪怕她说了,她要走了,也依然没能见到他一面。

翌日,压抑了一整夜的乌云终于倾倒出了鹅毛大雪。

秦芳第一次将丫鬟召集到身边,让她们给自己束一个要多华丽就有多华丽的发型来。

平日里极为不讲究的空妃忽然讲究起来,大家便不由的猜测是不是昨日帝王相召,主子得了宠幸,可如果真宠幸了,自然也会有封赏而来,却偏偏又没动静。

在大家的猜测里,秦芳被束了个高髻。

一头的嵌宝金钗,立时让她感觉到脖子的负担很大,不过,想到今日的种种,她又狠下心的给自己又带上了一个金项圈,更挂足了贵重的珠宝,而后穿了一件宝蓝色绣金蝶的冬袍,系了一条艳丽的红裙,配上了金纹黑底的宫绦与腰带。

当秦芳一身穿戴整齐站在殿中时,此刻的她哪里还是平日里一个不起眼的妃子造型,她华丽之态堪比皇后,一身的姹紫嫣红于这冬日。简直就是耀眼到妖冶!

丫鬟们你看我,我看你,觉得有些怪怪地。

正当要不要建议着主子换一身时,却有依稀的鼓声传来。惊得殿内的人都是一愣。

“什么动静?”秦芳明知故问,一脸好奇。

“好像是登闻鼓。”北燕有些不确定,立时殿里的几个丫头就往外跑的去打听,不多时回来说着,是有人敲了登闻鼓,皇上已经去了大殿质问。

“也不知道这是多大的冤屈直谏,竟敢敲登闻鼓,难道不知,若是不够份量可是要挨廷杖的吗?”

“是啊!这临到年关了,谁这么不开眼啊!”

丫头们一时都被这稀罕事吸引的兀自议论。倒也忘了秦芳那一身艳丽近妖的装扮。

而一刻钟后,太监冲了殿门,惊的丫头们纷纷错愕。

“总管大人,您怎么来了?”北燕当即迎上去欠身问话,王太监拂尘一扫:“快别问了。皇上宣空妃前往大殿!”

“大殿?”丫鬟们立时瞪直了眼:“总管大人,难道,难道那登闻鼓……”

“嗯。”总管太监一脸无奈之色的点头,随即摆手:“快写请空妃出来吧,皇上那边还等着呢!”

丫头们此时闻言步子都挪不动了。

登闻鼓可是直谏,这都不是好事,娘娘被牵扯上。只怕娘娘是遇上大麻烦,是以大家此刻都心中不安,谁也不敢去触霉头。

而这个时候,皮帘子一掀,华丽非凡的秦芳走了出来,那一身的鲜亮色彩。直接把王太监都给惊了。

“娘娘,您……”

“走吧,王公公。”秦芳直接提裙迈步就往殿外走,王公公错愕的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的迅速跟上。

雪,鹅毛般的飞舞。密实的几乎遮人视野。

但秦芳步子却并不迟缓,她拖着一身华丽的装束迈步昂首在前,不过片刻就到了大殿之外。

“娘娘,等,等等,咱,咱家先去,通报!”上了年岁的王公公,大雪天里追着秦芳的步子,委实累得气喘吁吁,说了这话后,赶紧的一甩拂尘奔去了殿内。

片刻后,唱喏声起,秦芳立刻入殿。

大殿内,此刻黑压压的跪着好些人,当秦芳进入时,头上的金饰珠翠,手上的环啊链的,相互撞击发出了不小的动静,当即惹的好几个人不由的回头瞧看。

于是这一看的,就挪不开眼的抽冷瞪眼,继而引得更多人纷纷偷看与侧目。

秦芳不理会这些眼神,她此刻迈着猫步将身段扭的堪比风中柳,一步那个一摇,全然就是狐媚子的妖魅范儿,当即把那些跪在地上的人个个惊得是目瞪口呆!

空妃迎娶入东硕,他们知道。

可空妃不是皇后,不过一个和亲的妃子,自然是不会因为要母仪天下而昭告众人长相的。

所以除了后/宫内院的人知道她的模样外,这些臣子还无缘一见,而近日一看到空妃这等妖媚之态,个个震惊不已不说,还有些人心叫着怪不得!

认定当初皇上执意要纳她为妃,就是因为她是一个狐媚子!

“皇上,大清早的宣臣妾来,不知是有何事?”秦芳一派慵懒媚态的开口言语,既不向皇上行礼磕头,也不理会此地臣子跪列,只一幅无视众人的烟视媚行,当即就让众人目露厌恶之色,一些本来内心还不是太情愿的人,此刻也顿觉来的对了。

“爱,爱妃……”轩辕云峰知道秦芳和他要演的是怎样的一场戏,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嫂子竟然忽然烟视媚行到这种地步,一时弄得他说话都有些不大利索,倒反而符合了此刻他应该“纠结的心。”

“嗯?”秦芳扭了下腰身。

“诸位大臣敲了登闻鼓,联名上书,要,要求将你送往西梁……”

“什么?”秦芳恰到好处的一脸惊色:“为什么啊?”

“因为……”轩辕云峰有些语塞,此时跪在地上的众人里有人高声怒喝:“罪妃!是你引祸,害我东硕百姓遭受毒疫之苦!你这等祸水留在我东硕只会害我东硕,倒不如早些去那西梁之地,去勾引魅惑毒王的好!以免我东硕被你祸害!”

--那啥,我知道我最近很糟糕,断更很吓人,可我确实忙不过来。

本书大概还有10万字上下的情节,且容我就这么断续弄完吧!

对不起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