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19章 再见,敢和我比毒吗?

第四百一十九章 再见,敢和我比毒吗?

“不!这不关我的事!”

秦芳此刻完全就是一脸小女人的惊惧状,她甚至想要往轩辕云峰那里扑--当然早有太监护卫的将她阻挡住。

“皇上,不要送我去西梁,我的心只在你这里,还请您留下我!”她夸张的言语娇柔,刚才那股拽拽的样子全然丢弃,看起来立时让那些群臣迅速找到了自己谏言的意义!

“皇上!此等祸水妖女,乃国之祸源!必须今早处置才是……”

“皇上!国之最重乃臣民,一场毒疫多少人丧命,您不能为了这么一个区区妖妇,就让东硕再临祸啊!”

“皇上……”

“皇上……”

一时间整个大殿,讨伐之声简直一句接一句是一声接一声。

秦芳此时在这些声讨里那是声泪俱下,怎么看都是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

可是,当别人认定你是祸水的时候,你再可怜都不会有人怜惜,反而更多的人言语更加的充满了侮辱的词汇。

“够了!”秦芳一直承受着,倒是轩辕云峰听不下去了,因为只有他和那几个他授意的发起人知道,真相是怎样的:“朕,需要,想想,不如就退……”

“皇上!今日之事,一定要给个交代啊!难道您想看着东硕灭国不成!”带头的几个立刻站出来,一个个言语两句,便是磕头的磕头,扬言要撞柱的撞柱。

总之,一时间,到处都是忠臣义士,而她,则是无人怜惜的一个妖妇!

“那,那就……就送去……西梁吧……”轩辕云峰终于是一副无奈的痛别之色,秦芳看着他,明明知道是假的,却不由的想起了历史上的唐明皇与杨贵妃。

不知道那是的唐明皇是不是就是这样的一副表情?

想归想,但秦芳没有忘了这处戏的最后收尾,她立时从地上撑身而起,一甩衣袖:“皇上,你当真要送我去西梁?”

“对,朕,要东硕的安康,要东硕的昌盛,所以,只能……如此……”

“哈哈!”秦芳笑了起来:“原来所有的恩爱之词都是假话,所有的海誓山盟都比不过一场利益的角逐……”

她言语充满了痛恨的气息,她盯着轩辕云峰口中言语阴冷犀利:“好,我卿欢即是祸水,那我便祸害他人去,但看我离开后,你的东硕可否就真的安康昌盛,不灭永久!”

秦芳说完是甩袖便走,骄傲盛气的一点也不似一个被驱逐者。

殿内,群臣激动,而轩辕云峰没有吭声,他盯着秦芳,看起来是那么的不舍,可此刻他的心里却是对着秦芳充满了敬重。

……

雪,下的很大,冬日的凌冽里,一队并不华丽起眼的车队,在数十精兵的“押送”下,将秦芳送出了这座城。

沿途,不知是谁,放出了流言。

冻土,沙石,以及雪球都被人们纷纷砸在了马车的车厢上,而到处都是“祸水”“妖妇”这样的字眼。

秦芳裹着一件厚实的皮毛大氅窝在车厢里,对外面的一切都充耳不闻。

因为她很清楚,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在决定了为苍蕴的江山野心去添力一把里时,就注定了她就得身背骂名,舍得把自己变成一个祸水妖孽!

而就在她向西梁进发的路途中,西梁的内部已经开始了战乱。

一切似乎都如苍蕴预料与计划的那般。

在他前往九幽坳的时候,刑天一收到女儿中毒的消息,便立刻赶到了东硕。

剑盟的几位长老讲述了整个东硕被西梁毒侵的事情,不但提供了他们调查得知的西梁一队使者的身份,也提及了关于药王谷秦姑娘的出现。

药王谷哪里有过姓秦的?

刑天当即诧异,而他们随后又提及有人看到了秦姑娘和牛半仙那个老头在一起,立时刑天的脸色阴了阴,没有再问起,只因为他已经自动把他们归在了一起。

当剑盟的人告知刑天,西梁使者里其实有姬流云时,刑天怒了。

女儿被西梁毒害已经让他很是恼怒,而自己辛苦培养出来的姬流云竟然和陆婠儿为了当年那点儿女情长,敢害他宝贝女儿中毒?

于是他这个一直躲在后面不发话的真正老大,当即表示,要让西梁覆灭,那剑盟的人岂能不动?

剑盟立刻开始消息的串供买卖,很快,本就内心有着不甘与觊觎的西梁重臣就和西梁皇出现了矛盾,继而,开始了内讧。

而在这个过程中,苍蕴也回到了刑天的身边,把药给邢思思吃了。

可是,邢思思虽然身体孱弱却并没有和他预料的那样昏迷不醒……

……

春暖花开的三月,秦芳一行终于抵达了西梁国土,而这个时候,西梁宫廷的内讧也终于达到了爆发的时候。

西梁内乱了!十一个郡县以五六之开,开始了对战,一部分信奉的是现在的毒王,一部分则追随的是毒尊遗孀曼罗的指引-她指出了新的合适的人选。

秦芳一行只得停在了西梁的边境之上,等待着战事有个结果才能前行。

一个月后,两方还在角力呢,离西梁最近的伏山国动了,两万雄兵悄然向着西梁进发,再半个月后,北武国也动了,他们可不是悄悄的。

作为一个骁勇善战崇尚武力的国家,他们完全是大张旗鼓的。

而这个大张旗鼓,一下就把西梁变成了现下诸国的盘中餐。

于是只一个月的时间,各国兵勇都围在了西梁的边境处,就连最远的海龙国,竟然也不远千里颠颠的赶了来。

而此时,已经到了夏天,西梁这地方其实戈壁诸多,风沙极大,夏日最是难耐,秦芳虽然停在了边境上,却也逃不过这酷热,而战事的危机四伏更让这个夏天充满了不安的节奏。

她本是要进西梁去坏了西梁的内部,里应外合的,可是她没能进去,而东硕的兵马却也迟迟不动,甚至都没显身,完全不似苍蕴所计划的那样,先把四周看似不起眼的一些地方占了。

这让秦芳很诧异,但现在的她脱离了剑盟无所依仗,能够知道的信息,也只有自己能感受到的那么一个局部,因而就只能等,等着战事的演变。

也许老天爷开眼,进入七月下旬的时候,西梁终于爆发了最大的战争,原来的西梁王败了,曼罗指引的新王获胜了。

而与此同时,诸国也开始了进攻,各自就像接粮抢钱的土匪一般,对西梁展开了疯狂的掠夺。

诸国分乱,负责“押送”秦芳的人已经耗不住的焦躁,有一个有贼心的,更试图对秦芳不轨,但结果自是被秦芳给直接电成了焦炭,而这也让其他的押送者落荒而逃。

秦芳花钱买了一身当地人的防沙裙袍,遮脸罩帽的骑着一匹骆驼自行朝着西梁的国都而去。

原来的毒王以败,八成是战死,那么就不需要她去当内应,但是曼罗能看重的新王却十有八九就是姬流云,当然就算不是,姬流云也肯定在曼罗的身边,她自然要去找姬流云,为他解了那情花的毒。

两个月后,秦芳坐在新王守备军达姆将军的白骆驼上进入了西梁的皇城,并住进了一处宽敞的宅院内。

半个月前,她故意在暗处放了一箭,射中了与人交战的达姆将军的左腿,三天后,当达姆将军贴出告示招名医诊治时,她以秦芳之名揭榜给他做了一个小手术,因此便被达姆将军奉了军医,列为上宾。

这几日交战之后,因为有她的存在,不少人的伤势都得到了有效的处理,以至于伤亡很轻,他也得了上面的来的褒奖。

是以,他回皇城时,带上了秦芳,并向上级做了汇报。

此刻,秦芳带着兜帽拎着一些兽骨,如一个游医一般在这座城里闲逛。

边走边看,她瞧看这座戈壁之城,不由的想,古时候的楼兰古国会不会就是这个模样?

是不是也是这样到处都是白黄色的墙,唯一用以区别和妆点的就是那些挂在这些墙面的最高处的彩色布条。

当她看到如城堡一样依山而建的西梁皇宫时,她很惊叹。

惊叹不是古时代的技艺如此的强悍,能造出这样巍峨的城堡,她惊叹的是,这个西梁城的一切都和苍蕴手中绘制的图一丝不差,甚至是连城门处第四个城垛有个缺角,都一模一样。

这家伙,功课做的够足的。

秦芳内心赞叹,下意识的就开始想着她得如何夜探皇宫,便开始围着这附近转悠,留意这里的一切。

而这个时候达姆将军的人前来找她,说着达姆将军在找她。

秦芳只得立刻跟着那人先回去,结果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新王得知她的存在后,竟然要召见她!

瞌睡送枕头,来的太是时候了。

秦芳立刻略做了一点准备,便跟着达姆将军入了皇城。

大约是战事还在的缘故吧,皇城可谓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一路上秦芳光搜身都足足有十次,但好在她要带的东西都藏在右臂里,自然不会有人察觉她的企图。

终于在搜检了一个时辰后,秦芳跟着达姆将军来到了皇城之中的大殿前。

这里不似秦芳见识过的南昭与东硕的皇宫大殿,它没有奢华的一面,所有的一切都是石制的。

从墙到柱全是!

而用来展现奢华的,则是铺就与悬挂的各种野兽皮毛。

“君主,臣带着神医来了!”达姆将军躬身言语时,秦芳并未折身,因为她的眼已经盯着那王座上闭目休憩的男子,那张干净的脸,正是她要找的姬流云。

“是你?”姬流云的眼一睁开,立时神色就有了狠戾,秦芳却是淡定的看着他:“没错,就是我,我知道你想杀我,但你既然是西梁的新王,相比用毒很厉害吧?不知道,你敢不敢和我比毒?”

--来了,从今天起更新恢复,直至完结。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