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20章 清醒,他可能出事了!

第四百二十章 清醒,他可能出事了!

在西梁的王殿上说比毒,那简直就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

西梁可是以毒轮实力的国家,秦芳被识**份时,周边的人本是个个紧张,准备对她出手,可她这话一出来,除了姬流云,其他的人,都笑了!

我们的王是毒王,你竟然敢和毒王叫板,真是找死!

一时间大家都是这种心态,而姬流云盯着她,眼神狠戾的想是恨不得立刻杀了她一般:“你想怎么比?”

“生死!”秦芳说着手已入袖:“你拿一种毒来,我吃,我拿一种毒来,你吃,看谁毒的死谁?”

“好!”姬流云说着两步上前,随即手一摆,内力便立时涌出聚集在掌心,竟是如墨般的黑烟。

罗刹!

秦芳非常熟悉的毒烟,这本是曼罗的独门功夫,而现在姬流云都运用的如此娴熟,足可见他和曼罗已经亲密到了何种地步。

黑烟在姬流云的掌心不断的凝聚,最后变成了一颗黑亮的珠子,他拿捏着送到秦芳的面前:“此毒乃罗刹,吃下去,保证你再无生日。”

秦芳看着姬流云那双直勾勾的眼,内心轻叹了一息,将自己装了煮出来的叶子水的试管拿了出来:“这叫‘死地’,吃下去,会如何,你自己体验吧!”

四目相对,全然是一副凌厉,秦芳是装出来的,她需要姬流云喝下去,姬流云则是真实的,他此刻根本就是恨极了她。

罗刹入口,“死地”也入口,两个人就像斗士一样的赌着生死。

罗刹之毒,秦芳早已体会过,所以在毒入口的一瞬,她立刻调动体内的生之力运转起来,与罗刹之毒想抗而吸。

而这边,姬流云做好了体验毒的感觉--他一点都不畏毒,因为曼罗教他练就的毒功本身就是每日要吃大量的毒的。

所以此刻,水已入口,他就开始运转体内的毒功想要把这毒给吸收进体内,促他再精进一些。

可是,水入了体内,并没有惯常的灼烧辛辣,也没有绞痛汗浸,有的是一种甘甜裹身的感觉,而随即他忽然觉得有两种不同的东西撞在了一起,刹那间固有的一切似乎都碎裂了……

卿欢……卿欢……

他的脑海里,出现了飞速向后的林地,出现了那个倒在地上被黑烟已包裹的身体……

不!不可以!你不可以死!都给你,只要你能活,我统统都给你……

“师弟,还记得我们一起在谷里的日子吗?”

遮着脸的师姐端着一碗水放在了他的面前。

“我一直在想,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执意救你,那么我是不是不会被师父逼的走进生死道,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师姐,对不起,我……”

“别说什么对不起,没用。”师姐摘下了脸上的面纱,露出了那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脸。

“我变成这样就是为了活下来,为了和你有一天能在一起,可是,你的心里装了别人,即便现在你说着你会和我过,可是你的心里依然没我对不对?”陆婠儿的脸上扬起一抹苦笑:

“这里是毒药,如果,你愿意狠下心忘了她,和我过下去,那就倒掉它,我们一起重新开始。如果……你做不到……那我宁可,你死!”

躺着泪的鬼脸,清澈如水的毒药,最终手去了碗的跟前。

“师姐,下辈子,我再还你,这辈子她已在我心里,至死难忘。”

毒药入了喉,视界是天昏和地暗。

“你爱我对吗?爱的分分秒秒都不想离开我,对吗?”

“对!可是,谁是卿欢?”

“你的仇人。”

“仇人?”

“对,每当我们要在一起,她就会出来阻碍你我,所以你必须杀死她,否则我们就没法在一起,明白吗?”

“明白,卿欢,仇人……必须杀死她……”

姬流云的身子一晃,睁开了双眼,他跌坐在地上,四周都是他的亲兵卫队在担忧的看着他,而他的面前,他心中从来放不下的那个女人却一身冰霜的站在那里,黑色的烟尘正一点一点的从她的指尖外散。

是她!

是卿欢!

姬流云的双眼立时变得炙热,他赶紧地爬了起来,却在众人欢喜之时挥了手:“你们都下去!”

五个字,藏满了激动的颤抖,五个字,也让他努力的在克制自己的表情--他不清楚卿欢怎么会出现这里,他本能的想要给予她保护因而不敢声张。

当所有的人都退出去后,姬流云就站在秦芳的面前,他看着她,一双眼里有久别重逢的喜悦,亦有失而复得般的珍稀。

当黑色的烟气在秦芳的指尖消失殆尽时,她身上的冰凌迅速地化水,当她在湿漉漉中睁开眼时,干净的脸,明亮而含情的眼就在近前,没有一丝狠戾。

“你的毒没能毒死我。”秦芳淡笑而言:“你不是合格的毒王。”

祛毒对于生之力来说,很轻松,秦芳这段日子又吃了牛半仙给的丸药,所以即便是罗刹,也只不过多消耗了点她的时间而已。

“你知道,我做事,从来就没,做好过。”姬流云压着他内心的爱意,一如既往那般冲她笑得纯净。

一句话肯定了他一切都记得,更勾起了那些在南昭时的时日,他是一个问题医生,一个不爱医人的医生。

“你,给了我你的内力吗?”当初是迷糊的,而现在,答案是清晰的,可是她也想要知道原委--究竟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

“嗯。”姬流云轻轻点着头,在秦芳求解的目光里说的一场轻描淡写:“我不想你死。”

“林地?在我去卿家的那条路上?在我遇到你师姐的时候?”秦芳越来越肯定越来越清楚,而姬流云只是笑着:“如果我这辈子真正救成功了谁,恐怕,也就你了。”

作为一个修炼了生之力的人,他看得出刚才的秦芳生之力已经运用到了何种程度不说,也发现了她与自己的不同--她没有先天的寒体,生之力依然对她来说是艰难的。

不过,她的生之力有一种浑厚的气息,却是他没接触过的。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大约此刻就是这样的感觉,当然还不够完美,还差了最重要的一块。

“谢谢你。”秦芳说着向前张开了双臂拥抱了她。

是这个男人把生之力给了她,才换得了她的活路,却把他自己推进了曼罗的魔掌。

感激,源自真心,而她的举动却让一直压着内心的姬流云一愣,随即双手在她的身后慢慢轻抬,最终也拥抱上了她。

温柔在怀,体香轻幽,这一刻,姬流云觉得一切都很美好,不过他也知道,这是镜花水月。

因为,她是师兄的女人,他只能看着,默默地爱着,而决不能再往前一步。

秦芳放开了他的肩,他也放开了她的腰,像是彼此的默契一般。

她清楚他对自己的感情,但她不打算点破,因为她已经把自己给了苍蕴,她不能再多占一个。

而他也是逃不开内心的束缚,因为他已经负了一个师姐,再不敢去负一个师兄。

“你怎么回在这里?”姬流云主动的提起话题,将两人之间说不出的情愫压着。

“给你送解药啊?要不然,你会把我当一辈子的仇人的。”秦芳微笑着,让言语尽可能的轻松,像是以前一样:“我可不想少了一个好闺蜜!”

手掌轻拍在了姬流云的肩头,秦芳亦如当年般的与他亲密着,却也定了性。

“解药?”姬流云一愣,随即点头轻声喃语:“应该是毒吧,只不过,不是致命的。”

“是情花。”秦芳简单的把她当初的所见提起,而对于得到情花叶子的方式也没避讳,很直接的告诉他,是苍蕴采摘的,而且,也提及了他们两个已在九幽坳里定了此生,以及她已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关系等等。

“这是值得高兴的事。”姬流云的脸上扬着一抹有些涩的笑容:“师兄这辈子比我还要苦,也比我有野心,既然他愿意筹谋一切去和你在一起,那你就要相信,他一定可以做到。”

“我不怀疑他的心,也不怀疑他的能力,但,很多时候,会有很多我们谁也无法掌握的事,或许会让一切都不如我们的期许。”她说着,内心想着的是她不会在这里陪他一生,而姬流云闻言却似是一愣,随即转身跑去了桌案上扒拉起那些木简来。

“你找什么?”秦芳看这姬流云如此,有些莫名,姬流云却不说话,只抿着唇在一个个翻着找。

秦芳见状也只有等,不过她想起了一个重要的人来:“对了,你师姐呢?”

曼罗可是把她当死敌的,她到底也是在曼罗的大本营里。

“她去追杀前任毒王,十天半个月的恐怕才回的来……”姬流云说着抓起了一个竹简,迅速地打开来扫看之后,直接看向了秦芳:“我问你,我师兄到底和你说的如何安排得西梁的?”

秦芳立时简单的说了一下苍蕴的计划:“反正他是这么安排的,不过,我这一路进来,看到了各国的强占地皮,却唯独东硕迟迟不动手,不知道他是不是做了什么调整。”

姬流云闻言唇紧抿着:“师兄他,可能,出事了。”

“什么?”秦芳惊愕:“你什么意思?”

姬流云把手里的竹简递给了她:“这是剑盟送来的喜帖,上面说……剑盟盟主苍蕴,将在下个月初八迎娶刑天之女邢思思为妻。”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