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21章 不去,我相信他!

第四百二十一章 不去,我相信他!

心脏骤停,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就似全身血液被冻结一般的僵直。

曾经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巨大的冲爆力会震的人有那么一瞬的心脏骤停,所以秦芳不止一次的体会到这种令人难受的一瞬。

而今天,只是一句话,她却再次感受到了这令人难受的一瞬,这叫她立时整个人都脸色有了一丝惨白。

“你没事吧?”姬流云立刻上前抓了她的胳膊:“你别激动,事情变成这样,定然是师兄那边出了什么事,你可千万别动气,别……”

“帮我!”秦芳反手抓了姬流云的胳膊:“我要知道怎么回事?”

“好!”姬流云立刻点头:“我现在就叫人立刻去查,但是,我不保证能窥探到全貌,要知道,剑盟无处不在,西梁的探子也可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没关系,不管好的,坏的,真的,假的,只要是相关的消息,我都要!”

她不怕收到虚假的信息,她怕的是没有信息,因为消息的闭塞,你会连一个推演内情的依据点都没有。

“好。”姬流云当下转身两步走出去,就在殿外一统招呼的各种安排,而秦芳则拿着那张竹简看着上面苍蕴两个字,唇紧咬。

“好了,我都安排了,快则三五天,慢则十天必能给一些消息。”姬流云说着走到秦芳身边安慰她:“别太担心了,师兄他本是极高,虽然遇上师父,恐难是敌手,但他聪慧过人,一定有办法可以周全的。”

秦芳点了下头,没说什么。

“那个……”姬流云盯着秦芳为难似的开了口:“你,接下来是怎么个打算?”

秦芳闻言深吸了两口气,把竹简丢去了一旁,甩了下脑袋,让自己先不去想苍蕴这件事:“你先说说你吧,你现在还打算当西梁的皇吗?”

姬流云当即摇头:“我根本不在乎这些,我喜欢的日子,就是药王谷里那样,闲淡无争的。”

“所以,如果我说一起走,你就会走?”

“当然!”姬流云兴奋的点头,但随即眉一蹙:“不过,我们还要等师兄那边的消息吧?”

秦芳冲他感激的一个淡笑:“谢谢你总想着他,可是,你师姐怎么办呢?”

姬流云的眉立时拧成了一个疙瘩:“我不知道,我的命是她救的,我又抢了她的一切,把她害成了这个样子,我还……我还负了她,我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秦芳闻言叹了一口气:“都说喜欢是占有,只想着如何如何的得到,而爱,就是放手,就是成全,会只想他幸福就好。你师姐是太喜欢你了,喜欢的,已不懂爱了。”

姬流云当下抿了唇:“这不怪她,到底是我伤了她的心……其实我也知道,我和她之间最好做个了断,可是,我欠她太多了,也许,逃离会是我和她之间了断的最好方式。”

秦芳当即苦笑了一下,没再出声。

了断,谈何容易,只有两个被纠缠在其中的人,一起放手才能彼此的放过,而曼罗怎么可能放开了姬流云呢?于是,这逃离,听起来像懦夫一般,却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而秦芳此时也不由的想到了自己所要面对的。

苍蕴要娶邢思思,那十有八九就是邢思思无事又或者是他师父刑天太强势,执意要他娶。

而他心中要这偌大的江山,一时又不能一字落错成了满盘输,所以也只怕在走一步是一步。

那么若局势就是如此,她该如何?

放手?还是等待?

一时间,她连自己的路都是迷茫的。

一个惆怅,一个迷茫,两个人立在一处,就跟难兄难弟似的。

但再难,也不能停滞不前,所以很快秦芳和姬流云还是商量出了一个大概的应对策略。

因为考虑到现在的局势不明,姬流云需要依托西梁的力量来查找,自然西梁皇的地位是必须保证的,而后,考虑到曼罗正在带人围剿旧王,为了不引起她的注意而急速赶回,秦芳提议以“秦芳”此名来承担这次的见面。

这样,姬流云就可以因为是遇到一个用毒高手秦芳,而有所挑战自己才有了这一面的恳谈,更给了她一个日后在西梁皇宫出现的理由,而后嘛,等到他们一摸清了苍蕴的消息,两人就赶紧撤退。

至于西梁皇权,姬流云走的时候直接把西梁玉玺带走,城池江山的他们两个又不是军队还能把西梁如何?自然丢那里一个空壳子给曼罗头疼去,而之后的事,自然是等到和苍蕴汇合了再做计较。

“那就这样了?”秦芳和苍蕴确认。

“嗯,就这样。”

“那你师姐回不回追来?”

“我们要去的地方可是我师父那里,师姐去了,是会被师父杀了的,所以她肯定不会去的。”姬流云肯定的言语,这让秦芳放了心:“那好!那从现在开始,你要记住,我是秦芳了。”

“好,不过,你得易容才行,西梁肯定有人认得出你。”

秦芳笑了笑:“这不难。”

当即她转了身,做着一副带假脸的样子,其实则是叫小米为她取下了幻化的面容,于是等到秦芳转过头来,长发依旧,可面容已是她的真颜。

姬流云的身子一颤,随即有些激动,秦芳瞧他那样子举得不大对:“你怎么,那么激动?”

姬流云咬了下唇:“这才是真实的你吧?”

秦芳当即愣住,随后一摆手:“说什么呢,这是假脸!”

姬流云眨眨眼:“我读过你的记忆,在南昭,你第一中毒的时候。”

秦芳彻底的呆滞在了那里。

然而姬流云此时却是淡淡一笑:“你放心,对谁我都不会说的。”他说着转身走去了王座上一坐,便扯着嗓门大声说到:“秦姑娘,孤等着你三日后再来,不过,那时就怕你活着进来,躺着出去了!”

秦芳看着姬流云眼神复杂的将兜帽带上,咬着牙大声说到:“三日后较量了再说!”

她说完转身大步出了帐篷,那些在外闻听到内里言语的人,谁还会拦着秦芳,而达姆将军看到走出的秦芳时,立时就傻了眼:“你怎么……”

“不带一张假脸,你们的新王会和我比毒吗?”秦芳摆出一副狂傲的姿态,当即迈步就走,那达姆自是追着她一路连问带怨的,就这么出了皇宫。

而殿内,姬流云的双手紧紧地捏在一起,他闭着双眼,脑海里全然是那一日他看到的属于秦芳的那坚韧狠辣的一面。

“你是谁,我不在乎……”他的口中轻声喃着:“我只希望,你好!”

……

三日后,秦芳手里抓着一瓶子兑了水的紫药水直接去了皇宫。

那紫瓦瓦的药水,看起来剧毒无比,所以她一路不但畅行无阻,更被很多人投去了崇敬的目光。

以毒为尊的国家,还真是另类的一种信仰崇拜。

秦芳想着这些进了殿。

看到她到来,姬流云自然屏退了所有的人,而后秦芳把紫药水随便往地上一倒,又扔了两片散发恶臭的硫化氢压缩片,让围绕着的那些人相信这里面两人是在比毒,便给姬流云和自己,一人带了一个防毒口罩,便开始交流信息。

姬流云把初步挖到的信息清清楚楚的给秦芳讲了一下,总归来说,就三条。

邢思思没有苍蕴预计的那样昏迷不醒。

苍蕴现在忙着和邢思思筹备婚礼,剑盟的事,并未怎么过问,最近一直都是刑天在下令。

东硕没有动作起来,是因为东硕的皇上,病了。

“看来是苍蕴被控制住,他无法回宫里给云峰过血。”面对知情的姬流云,秦芳直接说出了想法:“所以云峰病了,东硕大军便不能按照预计的那样出手?”

姬流云闻言挠头“那怎么办?这三日,其他国家都在和西梁交战,西梁毒强,他们一时虽未得手,可是西梁现在也因为从年岁开始的内战而至内里粮草不济,可能再撑个十天半个月的,就撑不住了。”

秦芳当即沉默,而姬流云看着她:“对了,他弟弟的病,你也无法医治吗?”

“是的,他是被辐射了,我,无能为力。”连小米靠近都会被*扰到死机,她还能如何?

姬流云听不懂秦芳的词汇,但最后四个字却是明白的,当下叹了一口气:“若真是你想的那样,只有希冀着他能撑到师兄这边有个转机才行啊!”

秦芳立时站直了身子:“这样吧,我们两个现在就走,但分头行动,我去找云峰,你去找苍蕴,看看能不能帮他们做点什么?”

“你要去东硕?”姬流云瞪直了眼:“你不去阻止婚礼吗?”

秦芳咬了一下唇:“我相信他的安排,也相信他有苦衷,我去,只会带来麻烦,我,不去。”

“可是,西梁皇城到东硕乃是千里之距,纵使快马加鞭不休憩,一个月也未必赶得到啊,而且,现在西梁往东硕的官道都因为战事已经封堵,你怎么走?”

秦芳捏了捏拳头:“我自有办法。”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