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23章 换人,爱与喜欢

第四百二十三章 换人,爱与喜欢

合江城,位于东硕南部,离东硕都城有八百里之距,但却和苍蕴曾去过的仙门很近,只有半日的路程。

所以这一次他和邢思思成亲的地方才被定在此处,而且因为这地方恰是两条江水汇合为一江之地,因此不但城如其意,也是想给女儿讨个好彩头,两人合二为一。

姬流云风风火火赶到这里时,整个合江城热闹非凡,大街小巷的客栈都已满员,不少人没有地方住,最后只能借宿民宅,皆是为了给剑盟捧场,给刑天面子,给苍蕴和邢思思的婚礼道喜。

因为秦芳的铁骑给力,姬流云不但没有滞后,反而还提前了十日到了。

只是他却不敢贸然去找苍蕴,因为要见苍蕴很可能就会见到师父刑天,那么他私自把生之力过给了别人,这可是大错,师父一恼之下,劈死他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他只能满城的转悠,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留下属于他和姬流云才能看懂的符号,已表示他的到来,以及他的落脚之处。

一晃三日过去了,姬流云每天都会顶着一身和乞丐换来的破皮烂袄臭气熏天的坐在闹市的街头。

他的脚边摆着一副破烂的棋盘,上面黑白两色云子只得数枚却是绞杀之态。

三日里,他就是一个考绝杀盘来转饭前的乞丐,他希冀着苍蕴的出现,可是迎来送往许多人,他铜钱都愣是赚出了四吊了,苍蕴也没出现。当然,这棋局也始终无人破解的了。

板着指头算着日子相近,他心头不免着急,更纳闷着是不是苍蕴被师父给囚禁了?要不然怎么还不现身呢?

正在犹豫之时,忽然一个女子蹲在了他的摊子前。

姬流云想着师兄的情况,颇有些心不在焉,直到女子放下一子时,他才惊愕的看向那女子。

略显苍白的脸上,眉目柔和明媚,此刻放下一子便挑战似的看着姬流云。

姬流云二话不说挪了一枚云子,那女子立刻便移动了一枚,当下姬流云的心就砰砰跳了起来,他故意放下了一个错字,此刻对方只有安心吃了他的云子,便是赢家。

可是那女子却像是对他放下的云子视而不见一般,自顾自的又在别处也放了一枚。

“姑娘是……”

“送药的。”女子说着抬头冲他一笑,立时姬流云觉得她的笑容有那么一丝的熟悉,而此时女子说到:“该你了!”

姬流云立刻抓了一枚云子落入盘中,霎时成个盘局就变成了大龙将合之态,这下女子似遇上了难题,偏着头,手绕着发,全然以是思考状,而姬流云迅速地扫了四周,便发现这女子身边只少有十个都是江湖高手。

“他出不来。”女子一派思考状的咬起了手指头,但也在此时,低声言语:“我爹把他锁起来了。”

姬流云心头一颤,霎时明白他为什么觉得这女子笑容有些熟悉了,敢情她像的是他师父,她是他师父的女儿,她就是邢思思!

“你……”姬流云有些惊异,女子却伸手迅速的放下一子,而后似得意般地看着他:“想不到吧?”

一语双关,姬流云忍住激动,再放一子,立时女子又低头陷入了绞尽脑汁的状态,却是与他轻声言语:“你走吧,我爹在这里布下了天罗地网,他要抓那个姐姐,若他看到你现身,也会抓你的,这是他让我告诉你的。”

姬流云一愣:“他既然被锁起来了,又怎么知道我来了?”

“因为我每天都会在这个地方瞎转,然后我发现一些多出来的符号,我当新奇的事情讲给了他听,他说只要肯帮他传话出来,他就娶我。”女子说着伸手去放云子:“走吧,你和那个姐姐都别来这里,而且,走的越远越好,不然我爹会找到你们杀了你们的。”

一子落下,姬流云败象已显,这棋已经没了下头,可是他不管,照样放了一颗云子,留了邢思思。

“怎么,我说的还不明白吗?”

“明白,但我有两个事不明白。”姬流云轻声嘟囔着:“一个是我师兄怎么会被锁?”

“他被我爹发现他试图算计我。”邢思思说的很坦然:“我本来应该是昏迷不醒的,那么他的计划就不会落空了,只是,我爹为怕我吃亏,偷偷过了二十年的功力给我,这二十年功力,不能打架也不能伤人,但却可以强我病体,于是,我没有昏睡,所以他得娶我了。”

“然后?”

“然后……他拒绝了,他说,他喜欢那个姐姐,他想娶的是她。”邢思思说着低了头,手指扒拉着她手边的云子:“我爹大怒锁了他,给他三个月的时间反省,但也因此一直在找那个姐姐,试图要抓到她,杀了她。”

姬流云听了这话,唇紧紧抿着。

“你第二个不明白的是什么?”邢思思轻声问着:“是我为什么要帮他传话吗?”

姬流云轻笑了一下:“这个不用问,我知道答案因为你喜欢她。”

邢思思的脸上一红:“那你要问什么?”

“我想问,你分得清喜欢和爱吗?”

邢思思闻言一愣,当即不言,姬流云反而自己开始收了云子,口中念念:“爱比喜欢更深,是因为它需要克制,更需要成全,你再喜欢他,他不喜欢你,你守着他一辈子,也不会开心,因为他不开心。可若你放了他,让他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虽然你并未得到,可是看到他会笑,会过的幸福,你也会开心。”

“可是你没有得到啊?”

“不,我得到了,我得到了大爱,这比喜欢更深。”姬流云说着站了起来:“谢谢你。”

姬流云当下拎着那些烂家当,走了,就想一个乞丐被拆穿了棋局一般不得不换个地方再挣钱。

邢思思站在那里怔了怔,转身而去。

一日后,姬流云的棋摊子又在老地方支起了,当百无聊赖的邢思思在街头转悠看到他时,甚是惊愕,而后她甚至顾不上掩饰,就直接冲到他的摊子前:“你怎么还没走?”

“我为什么要走?”姬流云扬着头看着她。

“你不走难道等着被我爹抓吗?”

“抓就抓吧,能被师父杀了,我也没什么遗憾,毕竟,我的命也算是他抚养大的。”姬流云说着笑了笑,当即抬手就要扯去头上的破烂草帽,可邢思思抬了手:“别!”

姬流云眯着眼看她:“怎么,不想我死吗?”

“你要死了,怎么换他出来呢?”邢思思说完快速地说道:“明日申时三岔河口第二个桥头”

她说完这话不等姬流云言语,便是一脚踢上了姬流云的棋盘,而后指着他说到:“要摆,换一个我解不了的再说!”说完便是扬长而去。

那一瞬间,姬流云能感觉到七八处都有杀气腾起,但是他没有立刻对应的逃跑,反而叹息摇头着把云子棋盘的收拣了,而后朝着地上啐了一口,像是遇上了晦气一般的转身走了。

杀气慢慢地消散,当他一身脏兮兮的躺到土地庙门口睡觉时,那些跟着他的人才彻底消失,显然到了此时才觉得,他就是一个臭要饭的。

翌日,当邢思思带着那些保镖转到了三岔河口的第二个桥头时,她没有看到乞丐,也没有看到预料中的姬流云,这让她一时有些错愕,想着他竟然失约是不是出了事。

而这个时候,六七个花枝招展的女子打着花伞,抱着琴架,箜篌的说笑着从她的身边走过。

“上船。”她听到了两个字,回首时,那六七个女子正扭着身子妖艳的往河边上停着的画舫上走。

邢思思眼一转,就在河边上勾勾树枝,摘摘树叶,待到那画舫解了捆绳,开始收木板了,她忽然开了口:“姐姐们,听你们一曲要钱吗?”

画舫上的女子们,当即笑得呵呵,有人冲着她招手:“你若是个男人,我们要钱,你一个小姑娘的,不要!”

邢思思当即笑着是捞裙就跑上了画舫,往里面一坐,船夫就收板的让画舫顺着江面慢飘。

这下那些本在岸上的保镖,自是见状想要跟上去,不过看到画舫只是顺江慢飘,又想到小姐不喜他们跟着,便干脆就在河对面慢慢走着,听着那里面是曲调悠扬,女子鸣唱。

此刻,画舫里,唱曲的,弹琴的,拨弦的,各自忙活,还有几个说笑的欢声笑语不绝河岸,大有秦淮花月夜的风范。

而在她们围住的当中,一个看起来娇媚的女子手持一并竹扇在她们当中轻盈起舞,却实际上在和邢思思轻声言语:“你打算怎么换?”

邢思思惊愕的看了看周围,显然不认为这么多的眼睛耳朵在此是说话的好选择,而装成了青楼女子的姬流云则是边舞边言:“不用担心她们,六年前我只好了她们一个楼的花柳病,她们都欠着我的债呢,今日便是还债,你只管说就是。”

邢思思闻言眨眨眼,而后才说到:“既然你相信她们,那我就直说了,那地方只有我能进去,也只有我有钥匙,我若直接放了他,只怕要不了一日,我爹就会发现,所以,只有你去换他出来,拖得一日是一日,至少让他跑的远一些,或许倒有机会逃掉吧!”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