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24章 出逃,来生愿为同胎亲生。

第四百二十四章 出逃,来生愿为同胎亲生。

换,便是姬流云深陷囹圄才能让苍蕴出逃。

这不是一换一那么简单,因为姬流云此刻已没了生之力,那么很有可能,会造到师父刑天的怒杀。

所以这个招数,可以说是一个死招,是让姬流云自己豁出去性命的死招。

“你愿意吗?”邢思思看着姬流云身子舞动的份外僵硬,便知道此刻他的心绪是挣扎的。

前日,他那喜欢与爱的言语,让她纠结了一夜,也是这般的心绪挣扎,取舍难定。

而昨日她看到他竟然那么一心的扎在这里,大有不回头的架势,她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恶人,逼着别人做不喜欢的事。

所以她一时冲动说了今日来见,而昨晚却去见了苍蕴。

她问了他一个问题,那就是,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

而苍蕴的回答,让她很是震撼。

“喜欢就是我时时刻刻想着她念着她,却并不会为她放弃我的野心,而爱,就是为了和她在一起,野心,也可以不要了。”

“不要了?”

“对,曾经我以为我可以两样都获得,但当真的到了最后必须二选一的时候,我却很清楚,江山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野心,而她才是我心中所念所想,所愿追随一辈子的人。”

“这就是你的爱?”

“对,宁可背信弃义,宁可身首异处,也不愿意让她弃我而去。”

“我换!”此时姬流云的回答打断了邢思思的回忆,她愣了一下,随即看着姬流云:“你和他的师兄情谊深到值得搭进去自己的命吗?”

“师兄本就待我不薄,而且,我不是说了嘛,爱与喜欢之别,不怕你笑我,我其实也爱着那个女人,可是她不爱我。爱着师兄,而师兄也爱她,所以,我愿意看着他们两个可以恩爱的在一起。而为此赔上我的性命,就当做……我给他们未来的贺礼。”

此刻的姬流云言语真诚,许是内心流露下生死皆抛,竟是舞的身子柔美流畅,再也没有一丝的僵硬。

“你们都是痴心人,好吧,我来告诉你,怎么换。”

邢思思看着姬流云,道出了她所知道的,两人在船上你一句我一句的敲定了换人计划后。船也划到了城西的另一个码头,邢思思便从姬流云的手里拿过了他的扇子,下船离去。

岸上的人看着小姐下来,手里还拿把青楼女子的扇子,颇为意外。但邢思思虽然脸上有些怅色,但之后又流连了胭脂水粉的店面,采购着一些物品为婚事做着充满女儿家喜乐的添置,大家也自是觉得没有什么问题的。

而这边画舫调了个头顺江回返也看起来颇为正常,只是穿上那些被誉为薄情的女子却一个个眼中有泪,目色倾恋的看着打扮成女子的姬流云。

爱,是她们口中最常用的字眼。可这一刻,她们都知道,这有这个男人才是个真正懂爱的人。

……

三日后,婚期更近,操办整个婚仪的人是越来越忙活,不时的有人抬着东西进进出出。

但。再是忙活,护卫保镖的都在严格的盯着人,完全高度戒备着。

傍晚时候,邢思思亲自拎着食物亦如既往的进了那间被十余人团团围住的房间。

被点了穴道的苍蕴盘坐在床榻上一动不动,听到她进来。连眼都没睁开。

“饭菜我拿来了,你还是吃点吧。”邢思思柔声说着一双眼贪恋地看着苍蕴的眉眼。

她喜欢他,在她第一眼见到他时,就喜欢了,只是谁能想到,那时她把他当未婚夫,而他的心里却已装着别人。

苍蕴没有言语,甚至连眼皮都没动一下,他依旧对邢思思的言语没有反应。

邢思思叹了一口气,自己把吃的一样样拿出来摆放:“上次你说,只要我帮你传话你就和我成亲的,可等我真传了话,你却还是耍赖不肯娶我,骗了我,你就不觉得对不起我吗?”

“我早就对不起你了。”苍蕴睁开了眼睛:“我已经和你说过了,我不是一个好人,我诸多算计,而现在我不想再错下去。”

“所以你又骗我一次?”

“对,你得明白,我不是你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不值得你去相信,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在乎是否伤害了你。”

苍蕴的话又直又冷,邢思思放筷子的手一顿:“你这样会变成一个无耻之徒,而你曾经是……”

“曾经的一切都是假的,我自始至终就是一个满心算计的坏人,恶人,奸人。”苍蕴说着又闭上了眼:“别再来了,我不会娶你的,就算你爹把我杀了,我也不会娶你。”

“我就那么差吗?”

“不是你差,而是我已经爱上了一个人,也只愿爱她一个人。”

邢思思看着苍蕴那一脸不为生死的淡然,向前走了两步:“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这么愿意为她牺牲呢?她就那么好吗?”

苍蕴的眉一簇,随即睁开:“你什么意思?我师弟他……”

邢思思从怀里摸出了一把扇子,俯身在了苍蕴的耳边:“吃吧,吃完了就跑,冲着我对你的痴情我给你这一次机会,跑的掉,我祝你们幸福,若跑不掉,你就是死,也得做我丈夫。”

说完她退了一步,在苍蕴惊异的眼神里摸出了钥匙打开了苍蕴身上的锁链。

而后她转了身,把扇子放下,端起饭菜,拿着筷子站在他的身边,亲自喂食因为点穴而动不了的苍蕴。

苍蕴看着她,愣了愣后张开了嘴。

饭菜入口,他不在乎有毒还是有药,他只是盯着邢思思,思量着她到底再打什么主意。

饭食用了小半后,邢思思摸出帕子亲自给他擦了嘴,而后拿着扇子冲他凄色的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房门打开,她帕子捂住了口鼻拿着一把扇子使劲的猛扇。

立时浓郁的香气飘了出去,周围立着的人虽然惊觉不对,但却晚了,因为他们的浑身都变得酸软无力,人也头晕目眩,而后一个个翻着白眼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邢思思没有武功,这十香软筋散,对她来说其实毒性小了很多,她又捂着口鼻,所以吸入的不多,尚能走动。

她挪着步子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最后站在院落外一堆各种各样的嫁妆箱子前,动手扒拉开了一个箱门。

立时藏在里面的姬流云一个翻身就跳了出来,竟是脸上贴着一张假面,绘着妆容,和那苍蕴竟有九成九的想象。

邢思思朝内指了指,人就倒在了地上,姬流云看了她一眼,立刻冲进了屋内。

苍蕴看到一个和自己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人进来时,第一个反应是云峰,可是当那人两下就解开了他的穴道时,他就知道是姬流云了。

“你怎么……”

“换衣服!”姬流云说着迅速的解开身上的衣裳。

“你……”

“快啊,你还想不想和她在一起?这是你唯一出逃的机会,快!”姬流云说着更伸手去解苍蕴身上的衣服:“她在皇城里救着你兄弟,等你。”

“你留在这里会死,我们一起!”

“一起,你逃不了多远,我应该至少能拖上两日。”姬流云说着已经开始扒苍蕴的外衣。

“可是……”

“别可是了,我的命是你们救的,今日若就这么还了,也没什么,何况,师父未必会杀我。”

“难说。”

“我有天生的阴脉,师父如果真需要那套真经的话,就必然会对我们两个投鼠忌器。”姬流云说着已经把苍蕴的衣服往身上套:“走吧,再耽搁,我就白折腾了!”

“师弟……”

“走!”姬流云说着自己把他推开往床榻上学着苍蕴的样子来了个盘身而坐,苍蕴看了他一眼后咬了下牙,抬手点在了他的穴道上,所以向后退了一步是单膝就跪下了:“师弟,若有来生,我愿与你为同胎亲生。”

说完苍蕴朝着姬流云磕了一个头,人便把一旁的锁链栓在了姬流云的身上,这才迅速地抓了姬流云的衣服往身上一套,而后地上抓了些灰土抹在脸上便是急奔出了屋,哑着嗓子大喊了一声:“哎呀!”

这一声,自然会引来外围者追来,苍蕴翻身故意朝着门扉一脚,待那些人追进来时,又迅速地一个折身运了轻功踩踏着瓦砾檐角,飞纵闪躲。

追逐之人被他故意折腾着引了不少后,他才几个纵跃消失而去,一时间内里有的人忙着去管小姐,有的人忙着救着同僚,更有人进屋察看。

看到苍蕴被锁着依然再屋中时,他们才长出了一口气的奔了出去,开始追逐,可是他们把整个合江亭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这所谓的劫人者。

而当邢思思醒来后,却说着她被姬流云胁迫散了毒,说要不然姬流云就不给她解药,她会被毒死。

这样的话,吓坏了这些看守者,当即就有人立刻报信给刑天。

刑天没有在合江亭,他弄了那么大的阵势,预料的是没人敢来劫走苍蕴,而他则要趁机会把西梁给拿下,所以正和几个自己特意“请”来的大人物们商讨关于西梁城池拿下后的分割,而留在了紧挨着合江城的郊县来运城。

结果这书信一到,他哪里还有心思在商讨下去,随便抓了个人继续谈,他自己就连夜往回赶了,而这个时候的苍蕴已经骑着偷来的一匹马正朝着王城飞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