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25章 惧色,都是痴心人

第四百二十五章 惧色,都是痴心人

东硕忘宫内,此刻的情况是有好有坏。{首发}

好的是,东硕大军的出动时机误打误撞拣了各处交战的疲荻期,以养精蓄锐甚至是磨拳霍霍许久的精兵良将对战那些战斗多日早已精疲力尽的散兵游勇,自然是收获颇丰。

当然,如此一来就不是只占苍蕴最初计划的那些要塞城镇,而是完全成一面倒的强势收割,这自是极大的好事。

而坏的一面则是,轩辕云峰的情况越来越糟了。

秦芳每天都是耗费极大的内力与心血为他修复续命,但他坚持的时间竟然越来越少。

之前还是差不多能撑个24小时,而这两天修复一次只管得到20个小

时了。

每况愈下,让秦芳能够感觉到什么叫做无能为力,此刻她就是这样的感觉。

“明日,可就是我哥和那邢思思成亲的日子

。”轩糙云峰坐在荻榻里抱着枕头一脸疲态地看着秦芳:“万一我哥真和她成亲了,你怎么办?”

秦芳伸手合上了地图,揉了揉额头:“那就祝他白头到老,我自离去呗。”

“你不等他吗?他可是被逼的啊!”轩糙云峰有些急切:“这又不是他的错。”

“怎么不是他的错呢?“秦芳轻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他当初为了江山与人虚与委蛇许下诺言,又怎么会有今日被胁逼之事?”

“可是鼻个时候”

“你不必说这些,我知道他当时难知今日事,也因此我才没怪他,可是,有的时候,人总会为一些事去付出代价,毕竟欺骗和利用的本身,就是一件错事。”

秦芳说的是心里话。

她爱上了苍蕴也被他那份真情给打动,也想和他不计一切的去努力的在一起几年。

可是,人是活在世间的动物,活在一个圈子里的动物你做不到世外桃源,那你就必须面对与承裁世俗。

所以,如果苍蕴真的解决不掉这个问题,又或者他想虚以为蛇先娶了再说,她却没那做小三的心,那她能做的就是帮他一统江山后,便就此离去回她的2080年做她的秦芳,做她的未来人。

而这里,该如何就如何。

“你们干嘛要这么较真儿呢?”轩糙云峰蹙着眉:“做不了正妻,总可以做妾啊,只要我哥宠你爱你不就够了吗?”

身为皇者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他的确觉得这是个认死理的事儿。

秦芳看了他一眼:“一生一世一双人,若非如此,我宁缺毋滥。”

轩猿云峰闻言沉寂了片刻:“那要是你去哪儿?”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秦芳说着垂了头,又把地图打开来瞧看。

此刻,她只能把为苍蕴统一江山的事做好所以有精力之余.她自是hua心思在这上面。

然而她这举动落在了轩掖云峰的眼里,却是让他眼眸渐渐深遽。

“嫂子,你到底是哪儿的人?”

他原本以为他是卿欢,可结果,她不是但抛开这个身份,他却什么也查不到,而她偏又手段诸多,不但能医治解毒,竟然还能造出那些厉害的土雷这让他的心头不由的会紧着,绷着。

因为他是王者,是东硕之皇即便将死,这世界也得如轩糙家所愿一统。

若她是哥哥的助力者这自是极好的

可要是…

哥哥娶了邢思思,她真的一走了之,那未来的她会如何?

是从此销声匿迹再不出现,还是蛰伏在某一处,他日回返或是起了异心,再来对东硕倒戈相向?

他不敢想,但又不得不想。

脑海里有着那炸药的威力,有着她对于战事了如指掌般的冷静处理,更有着一路探子送回来的消息,说着从西粱到东硕短短数十日里出现的奇景,这都在证明着她是多么的不一般。

“别这么看我,我不打算和东硕为敌,若是你哥和我无缘,我能做的就是帮他拿下这江山,然后一走了之。”秦芳连头都没抬的言语,立时让轩糙云峰心头震骇。

他赶紧垂头低眸,可是心里却依然放不下那份后怕的惧色。

东硕境内的路上,马儿在狂奔,此刻的苍蕴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身黑衣换套在了身上,且马儿在疾跑,他在马背上摸着一张人皮面具正往他的脸上敷,显然不想被人察觉他窜逃的方向。

“怎么回事?”刑天坐在囚室内盯着伪装成苍蕴的姬流云看了片刻,就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女儿:“你是不想嫁他了吗?”

邢思思一愣:“爹爹这话,女儿不懂。”

“不懂?”刑天的眉一蹙,手掌一翻直接朝着面前的苍蕴是一掌拍出。

“爹!”邢思思惊恐尖叫,而此刻姬流云是身子一歪一口血就直接喷溅在了床*上。

“爹你干嘛”.邢思思说着抬手已护在了姬流云的前方:“.你不要打死他,你打死他了我嫁谁啊”.

“你还装?”刑天看着女儿一脸怒色:“我是你爹!你竟然联合他人来骗我?,.

刑天说着指尖朝着姬流云是一抓,姬流云就像是被吸到他的手中一般直接就被他已经抓上了脖颈。

“不要”.邢思思见他爹此举,自是认为她爹要杀了姬流云,而此时刑天是真有此意,不过当他一抓上人时,却正好瞥到了他颈子上假面覆盖的边沿痕迹,当即轻蔑的一啐。

“呸!我倒要看看是个怎样的傻小子敢来找死!”他说着当即一把就扯下了那张假面。

一张熟悉脸出现在他的眼前,刑天的眉登时高挑:“是你?”一直不曾说话的姬流云,到了此刻才不得不言:“师父。,.

“你,.刑天抓着他的手抖了两抖,继再是一巴掌就抽在了姬流云的脸上。

“逆徒”.刑天怒喝:“你不好好的在谷中修炼,你跑去和嬉儿凑成一对!怎么,你还真要和她双栖双飞,再不回谷了吗?,.

姬流云闻言苦笑了一声:“对不起师父,我欠师姐一条命,唯能选的,就是把自己赔给她

!”“混账!早知你若这么想,当初我就该一掌劈死她!”刑天说着盯了姬流云一眼,随即直接顺着他臂膀下滑到脉门处这么一捏。

“你,你的内力你的生之力呢?”利天惊愕:“你难道给了绾儿那丫头?”姬流云咬下唇没有出声。

他不想骗师父,但也不想告诉师父,他给了秦芳,所以当下唯有闭嘴不言,可是如此却反而让利天以为他真这么做了,登时双眸赤红是抬手就要往姬流云的天灵盖上拍!

“爹”.邢思思一下子扑在了姬流云的身上,惊得邢天赶紧改向,于是屋内的桌子榻了,他自己也因为这一下猛收,而岔了一口气息而止不住的呛咳,那姬流云倒是险险躲过了死期。

“思思,你,.刑天似没想到邢思思会如此举动,而邢思思此刻却急急地言到:“爹,你不能打死他,你要是打死他了,你叫我明日嫁谁去?”“什么?,.刑天惊愕,姬流云此时也很惊愕,他转头看向邢思思,似不解她为何这么说,岂料郊思思却一把抱上了他,冲着他爹说到:“爹,我不要苍蕴哥哥了,他的心里没我,我就是强嫁,也只会在明日出丑,而流云哥哥不会,他会乐意娶我,会乐意和我共度余生照顾我,而且他也是您的徒弟,也可以继承磐盟......”“你胡说什么啊”.刑天一把扯开了邢思思:“他若身有生之力,我尚能考虑一二,毕竟你日后若要活下去,少不得这阴阳真经为你夺丹!可他现在连生之力都没了,哪里还算是我的徒弟?我要他何用!”刑天说罢便要朝着姬流云再挥杀章,可是邢思思却急着大喊:“他要死了,我也死”.

“你”.刑天彻底呆滞,似不明白自己的女儿这是钻的什么牛角尖,而邢思思却昂着下巴看着她爹认真言语到:“我说的是真的.爹,如果你要杀了她,我也唯有一死。”“为什么?你可别和我说,你喜欢上了他!”“我没有喜欢上他,但是我无法看着你杀他”.邢思思说着眼泪便从眼眶里淌下:“因为他和我娘一样,都是痴情人,痴心人。,.

刑天的身子一抖,随即暴喝:“思思,不许你随便拿人和你娘比!”“我没有随便。”邢思思说着伸手指着姬流云:“他对我说,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他告诉我,他明明爱着那个女人,却可以为了让她开心,而看着她嫁给别人,并为此愿意身死成全,他对情是炙热的,是专一的,是不畏生死的,就像我娘一样啊”.

刑天立时沉默,而本来等死的姬流云却疑惑的看了一眼邢天又看向了邢思思:“你在,说师娘?,.

他从进谷就没见过师娘,他知道师父是稣居,但却不知道师娘的一切。

“嗯,我娘是个和你一样为了爱,敢于抛弃性命牺牲自我的人。”邢思思说着眼泪啪嗒啪嗒的落:“她为了我爹,甘心嫁给了别人,才让我爹得到了他希冀的出山机会,又为我爹强记了仙门不传的武经,这才成就了我爹今日的霸主地位。,…

姬流云闻言眉一动:“那师娘她.....”“她进去了,为了和我爹在一起,她脱离那段婚姻便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以至于在生了我之后,便活不成了。,.(术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