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29章 大日子(上)

第四百二十九章 大日子(上)

武力压制,这是战争制胜的根本。

不管粉刷上怎样的包装,最后都是因为巨大的差距无法填平,而只有一方低头。

当然,也有铁血的,但那只出现在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像这样悬殊的状态,秦芳都能顶着“天道”两字而叱咤了。

还有谁能铁血的起来?

所以,就在秦芳到达西梁的两个月后,别说西梁了,就是周围的国家也都个个交了降书。

于是秦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沿着这些国家都走了一道,已确保东硕的大旗在每一个国家四处可见。

每一处都很顺利,每一处都没有反抗者,这让她有些意外,但想到自己那些手段,她又觉得也理所应当。

不过,整个过程中,她发现剑盟销声匿迹的像是不存在一般,完全没有出来干涉什么,甚至连动静都没有。

而她的师父牛半仙,她也没能见到。

虽然一路都是马不停蹄,但把这些地方巡视并接手,也是耗费了足足半年的时间,当她领着大军浩浩荡荡的回往东硕时,已是三月开春的日子了。

明明是春意盎然的天,但东硕还是天寒地冻的。

秦芳虽然归心似箭,但也不好一人就骑着铁马先冲回皇城去见苍蕴,便窝在马车里,任大部队慢行晃荡,自己在车厢里读着手中的十封信。

这十封信是苍蕴写给她的,她收到第一封的时候,正好收到南昭的降书。

信上写着,他得流云相助才脱身回宫,结果回去了,她却走了。他赶上了云峰最后的时光,用血救了他,才保住了他的性命,可是云峰的似乎到了陌路,人是救活了,却卧榻而不醒,而整个东硕不能国无君王,所以他便无法离开,不能与她一起并肩天下,便只能在宫闱中,配合她的种种需求,去支援她神兵得国。

而之后的九封信,封封都是满篇的相思话儿,字里行间洋溢着浓情蜜意,叫她快些回来,他已等不及要娶她。

看着那些话,秦芳的脸上漾着一抹笑意。

她记得他说的要天下江山为她而披红,所以她非要走一遍这些降国,为的就是到了那一天,当她要为他穿上大红的嫁衣时,天下的山河能如他所许的那般披红挂彩。

收起了书信,她拿起了放在一旁的衣服包。

那里是卿家为她准备的嫁衣。

虽然她现在对外所称之名乃是秦芳,但对于卿家人来说,他们还是固执的认为,秦芳是卿欢为了行事方便而用的假名。

所以当天下都归了东硕的时候,她在卿家族地说,她要出嫁了,嫁给东硕的一个人。

她没有说是谁,但每个人都心里都清楚,能娶她的必不是庸人。

她得了这身嫁衣,也得了卿家人的美好祝愿,所以她回程的这一路,也不由的期许着自己与苍蕴重逢时,会是怎样的画面。

……

三月二十三日,慢悠悠地凯旋大军,终于回到了东硕的皇城。

东硕之皇在城门处亲自来迎,看着一身龙袍的苍蕴,秦芳真的很想扑进他的怀里,但却又不得不忍着,以秦芳之名,施礼叩拜,并将拿来的国书全部送上。

苍蕴的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她。

激动的神情若不是有十二琉冕的珠子挡着,只怕当场就会被大臣们看出端倪来。

因为是凯旋而归,少不得论功行赏。

苍蕴当即表示,少时设立晚宴,才结束了繁缛冗长的仪式。

“秦元帅,皇上请您去德隆殿。”跟随着众位将士从大殿里刚退出来,新面孔的太监总管就凑上来轻声言语。

“是。”秦芳应答着,跟着那太监兜兜转转,来到了皇宫一角的德隆殿。

“秦元帅,您请。”总管做了比划的动作,秦芳当即迈步入殿。

走了两步,身后殿门关闭,眼前是垂纱后隐约的那个身影。

他正在亲手摘下琉冕,也褪下一身华丽的龙袍。

她看着他的背影,笑吟吟的拨纱入内。

“其实你穿着龙袍挺好看的。”她轻声说着,笑容在脸上绽放。

“如果可以,我并不想穿。”苍蕴说着回了头看她,眉眼里都是浓浓的情动:“你知道的,这龙袍属于他,不属于我。”

他说着抬了手,秦芳这才转头,当即便看到了殿内一旁的床榻上躺着的轩辕云峰。

“……”秦芳看见他,脸上的笑就立刻敛了,她走向他,很是无奈:“对不起,我救不了他,也保不住他,我只能选择用那样的方式让他等你回来。”

“不,别说对不起……”苍蕴说着已到秦芳的身前,伸手轻扶了她的发:“我知道你尽了力,相比来说,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秦芳闻言抬手抓了他的手,摇了摇头:“你没有负我,我已经很知足了。”

苍蕴的双眼深邃如星,他伸手捧了秦芳的脸颊,看着她就像在欣赏一块美玉一般,看了好半天才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随即说到:“能遇到你,是我轩辕家几时修来的福分,我怎能负你呢?”

秦芳此时笑着闭了眼将唇送上,苍蕴盯着那唇深吸了一口气,却是一笑:“我很想亲你,但现在亲不得。”

秦芳闻言惊愕的睁眼。

“你现在这一身,甲胄束发的,可像个男人,你叫我怎么亲?去吧,我在你的空妃殿里,给你准备了好东西,等下,我们庆功宴上见。”苍蕴说着放开了秦芳,迈步走去了轩辕云峰的床边一坐,看着轩辕云峰说到:“今晚会是个大日子的,你就算躺在这里,我也会当你什么都看到的。”

他说完转头冲着还有些愣神的秦芳一笑,秦芳立时想到他说的大日子是什么意思。

呼吸紧了紧,她笑着转身走了出去,去往空殿。

她走后,苍蕴脸上的笑,慢慢地收敛了。

他转回头看着躺在**的人,轻声言语:“哥,别怪我,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我不能看着你死,也不能看着东硕灭亡。我知道你爱她,我也真心觉得你选的人没错,毕竟我之前都是怀疑她会不会就此叛了你,成了我们的敌人……”

“可是,她回来了,她带着那些国书回来了,她真的帮你把天下得到了……可是,回来了,又能怎样?今日她若不死,死的人就会是你。你是我的兄长,我同胞血脉的兄长,所以只能是我来当这个恶人!哥,我不求你原谅,我只愿你以后会明白,我今日之选,是为了你!”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