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30章 大日子(下)

第四百三十章 大日子(下)

凤冠霞帔,华裳珠裙。

看着摆放在殿中的这些,秦芳的呼吸有些小激动。

虽然这和她以为的大红嫁衣有些差别,但这些代表的意义却也和红衣喜服差不了多少。

“恭喜空妃娘娘!”北燕看着回归而至的秦芳一脸的激动:“皇上三日前就已将这些赐来,娘娘今日怕是要在庆功宴上一朝封后了。”

秦芳听着这话,看了一眼那华美精致的凤冠,唇也不免扬了笑。

“奴婢们伺候娘娘沐浴更衣。”宫女们都是有眼色的,看着秦芳激动却又一身风尘,忙是出声建议。

于是,温泉水滑洗凝脂。

于是,华衣凤冠今加身。

当秦芳执意穿上了自己带来的大红嫁衣在内,才肯套上了这套金灿灿的后服。

看着镜中的自己美轮美奂时,她有些似在梦中般的感觉。

一切都好像那么的不真实。

她,一个从2080年到此完成任务的人,竟然就在这里沉沦了心。

且还为了那个人,做了一个刽子手,强行用武力征服了诸国,去为他成就一片山河,统一天下。

而后,她竟是凤冠霞帔的这么一带,从一个被东硕撵出去的弃妃摇身一变成了东硕的国母。

值吗?

她问着自己。

伸手对镜她轻拂了这脸颊。

这不是她真实的容貌,可是她却要顶着这张脸,去做那个人的妻子,并与之共度余下的几年时光。

值得,只要能得一份真挚的爱,一切都值得。

她给了自己一个答案。

“娘娘,时辰到了,皇上那边派遣了大总管来召您前去了。”北燕兴冲冲地从外面进来大声言语着,秦芳看她那激动的模样,笑了一下起了身。

今天,会是她的大日子,封不封后的无所谓,但这该是她嫁给他的好日子。

华衣珠裙,佩玉戴翠。

秦芳一步步的走到殿前,一路都是向她跪下行礼的宫女与太监,证明着此刻她的荣贵。

广场前,桌案已布好,上面菜品陈列无数,却还未有应得封赏的将士到来,秦芳瞧见想着不会是自己来早了吧,那边新的总管太监就已经笑吟吟地上前。

“娘娘来了?快请进去吧,皇上在里面等您呢!”

秦芳笑着点了一下头,随即看了一眼外面的摆桌:“将士们还未至吗?”

“都在外面等着呢,是皇上不许他们先进来,说要等您先到了,才行。”总管说着外宫门处看了一眼:“奴才这就去召他们进来,您快请吧!”

秦芳闻言当即转身入殿,心中猜想着苍蕴这是要搞什么名堂。

可进了殿,殿中并无苍蕴,有的只有一张香案,以及放在香案上的一张帛布和一个盖着红布的托盘。

这是要拜堂成亲吗?

看到香案,秦芳自是往那上面想,便施施然迈步上前,凑过去了扫了一眼,结果就看到那帛书上写着一行字。

“来生愿做比翼鸟,花前帐下永不分。”

心,猛然觉得不安。

而此时殿外可以听到唰唰的脚步声连绵不绝的纷至沓来。

秦芳的手抖了一下,一把掀开了托盘上蒙着的红布,那竟然是一个牌位。

“东硕国母睿勤皇后卿氏……”秦芳念了才几个字,顿是觉得心口翻着一股血气。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会这样?

“苍蕴,苍蕴!”秦芳下意识的扯着嗓子大喊,她需要一个说法,需要一个人来给她一个解释!

可是空空的大殿里,没有一丝回应,反而是殿外纷杂之声不断。

于是她转了身直冲向殿外,可才走了两步,双腿就开始不听使唤,眼前更开始有了些晕眩。

软骨散……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流失控制力,秦芳立刻明白自己中了什么。

她回去后只在沐浴之时喝了两杯茶水而已,却想不到……

苍蕴,你这是再搞什么?

她捏着拳头,一脸怒色,脑中大喊小米。

可是,小米没有反应,秦芳愣了一下才想起,她先前见过昏迷不醒的轩辕云峰,他那可怕的辐射会让小米进入死机状态。

于是无奈之下,她伸手在右臂一阵摩挲,手动给予了重启之后,她使劲地摇了摇自己的脑袋,才有些跌跌撞撞的奔出了殿去。

此刻,殿外,是黑压压的一片,不同于先前广场上只有沉席的列桌,这里站满了身穿甲胄手持弓箭的兵勇。

而他们,全部开弓搭箭,将密密麻麻的箭头都瞄准了她。

这……

秦芳看着眼前的一切,茫然,呆滞,她觉得天在旋,地在转,却就是没有一个答案。

这……

一袭金色的身影慢慢地出现在了那些甲胄兵勇之中。

十二琉冕轻晃,她却能看到他的那张脸,是她熟悉与在乎的妖孽。

“你为朕打下了江山,朕知道,可是,朕不能与你在一起。”苍蕴站在那些人群里看着她,声音硬冷的就像是一个陌生人:“朕三日之后要娶的人,叫邢思思,她是剑盟盟主的女儿。”

“什么?”秦芳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怎会忽然又绕回到了之前……

“不必惊讶,她已丧夫,现在已是孀妇,而为了配他,朕也只好做个丧妻的鳏夫。”苍蕴说着扬了手,那个先前太监总管立刻是捧着一个托盘就往她这里来。

“你说她,丧夫?”秦芳此刻真的有些站立不稳,因为她知道,邢思思的丈夫是姬流云,他竟说邢思思丧夫,难不成姬流云他……

“娘娘。”太监依然笑脸吟吟,却是捧着托盘内的一把匕首来到了她的跟前,将其放在了她的脚边,唤了她一声后,便迅速地退了下去。

“卿欢,朕,对你曾有些钟情,想让你自去他处,却又恐你心生报复,毁我东硕,故而今日,唯有与你在此诀别,朕可以答应你,给你后命加身,死后更会以皇后之礼厚葬。”苍蕴说着扭了头:“你,自尽了吧!”

“什么?你,你叫我自尽?”秦芳的手抓着殿门紧紧地抠着。

“对,为了让我的妻子放心,为了让我的岳丈安心,我只有请你自尽,毕竟死人才会让他们两个……安心。”苍蕴说着低了头:“自尽吧,至少是个全尸。”

“哈哈……”秦芳笑了,她盯着那个黄灿灿的身影双眼含恨:“苍蕴,你告诉我,我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

“一个爱过的人。”他说着,头却不敢抬。

“我呸!”秦芳朝着地面啐了一口:“我就是你的一颗棋,对不对?一颗替你背尽骂名,手沾鲜血,为你夺取天下的一颗棋,对不对?”

“对!”苍蕴依然低着头,但是他回答的却很大声。

秦芳闻言脸上笑容更盛,她晃悠着身子,捡起了地上的那把匕首。

尖刃闪着蓝色的光,一看就知道,还是淬了毒的。

她将匕首拿捏在右手,看向了低头的苍蕴:“我,真是瞎了眼,爱错了人……”话音落下,秦芳一咬牙便是挥动了右手。

全钢的手臂,内存的高智芯片立时为这把匕首附着了足够的力气,但见这把匕首是朝着苍蕴便是直飞而去!

爱你,我可以为你身背骂名,夺这天下。

恨你,我便要你身首异处,拿命来偿!

这一刻秦芳只想要苍蕴的命,而她的匕首飞出去的刹那,箭雨也密密麻麻的向她激射而来。

一袭褐衣骤然出现,直扑向苍蕴,而与此同时,一道皮毛厚毯竟是忽然就以抖开的方式出现在了秦芳的身前。

箭矢纷纷穿刺在了厚毯之上,而随着厚毯一起出来的一个黑衣人则是迅速地将秦芳一抱直接就奔进了殿门。

毯子落地,挡不住更多的箭矢,但见密密麻麻的箭矢全然扎在了殿前殿外乃至殿内一丈内。

“国,师……”被这人抱着逃开箭雨的秦芳再看到了怀抱着自己的那张干净脸庞时很是惊愕,而这个时候,她也头一歪,彻底的被药性昏迷了。

“是我。”苍蕴顶着脸上的假面将怀里昏迷的女人紧紧地抱进了怀里,而此刻殿外已是惨叫声和惊叫声响彻不停。

“白舞。”苍蕴轻吟一声,立刻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殿内不说,怀里竟然还抱着一个和秦芳一模一样穿戴,且脸上妆容无二,还身有数箭的女人。

她二话不说的奔到苍蕴身边,将那个秦芳二号放在了地上,随即把昏迷不醒的秦芳抱过直接退走。

苍蕴整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抱起了假的秦芳,以国师的身份和容貌,迈步走出了殿外。

“刑施主,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

殿外站在苍蕴,不,是站在轩辕云峰身边的刑天看了一眼手上被匕首划破的血口,便是盯着他:“你就是东硕那个神龙见尾不见首的国师?”

“没错。”苍蕴一脸镇静之色的点头:“我好像出关的晚了一些,竟还是没能阻止这场杀戮。”

“哈,早也罢,晚也罢,都得是这样,我就是要那个女人给我的女儿陪葬!”刑天说着一把抓了身边的轩辕云峰:“苍蕴,我很高兴你懂得取舍了,可晚了,当我女儿故去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我要你们,统统给她陪葬!但是,你别想死在她的手里,你得死在我的手里!”

他说着一掌就要往轩辕云峰的头上拍,而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道细小的火光骤然出现在了轩辕云峰的身上,那刑天一愣之时,轩辕云峰一把抱紧了刑天只喊了一句话:“皇上,臣尽忠了!”

嘭!

一声巨响,来的突然,来的猝不及防,却又来的在一些人的意料之中。

那颗土雷,那颗在轩辕云峰手里的当做样品之一被保留的土雷被引爆了。

一代天骄的刑天,苍蕴和姬流云联手都打不过的刑天,在这一刻,就被一颗土雷给炸成了碎片,当然还有轩辕云峰,还有周围几个来不及逃开的兵勇。

此刻,一片目瞪口呆的哗然,而这哗然中,苍蕴抬手撕下了脸上的面具,站在那里,眼喊热泪:“朕在此,诸位不必恐慌,贼子已除,我东硕安泰,这天下安泰!”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