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31章 前情,那些痴人那些梦

第四百三十一章 前情,那些痴人那些梦

秦芳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她光着脚丫躺在海边的沙滩上,苍蕴在她的身边抱着她口中喃喃地给她讲,他要如何的山河红妆,如何的将她宠爱一生。

“谎话!”她看着他,伸手摸着他的脸颊,却口中斥责着他:“甜言蜜语,全是谎话,我不过,是你手中的一颗棋。”

“不,不是!”他柔声辩解着,她却恨不得撕烂他这张妖孽的脸:“我不会再信你,不会……”

身子一个哆嗦,海潮不复,沙滩不在,有的,是华丽的盘龙藻井彰显着它的赫赫龙威。

秦芳皱了眉,刹那间想起了最后失去记忆前所看到的那张脸。

国师!

她惊愕的坐起,发现自己是躺在牙床之上,周围金裘银被,羽裳霞裙。

这……

她有些发蒙,而此时一个身影出现在眼眸:“你醒了?”

是那张好看的干净的脸。

“国师?”秦芳诧异,她下意识的想要赶紧下地起身,却发现自己还是有些虚弱无力,而更重要的是,她竟然穿着她那身嫁衣。

红灿灿的颜色,让她的心抖了一下,而此时国师已来到她的身边:“你身体还有残留的药性,不必着急着起来,且先躺着吧。”

秦芳闻言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周遭:“我们这是在哪里?”

“寝殿,我的寝殿。”国师说着递送过来一杯水:“喝点润润喉吧。”

秦芳看了他两秒才伸手接过,喝了两口——她记得是他在关键时刻救了她,倘若要害她,倒是不必救她了。

“东硕之皇呢?”润了喉,她沉声询问。

国师的手轻颤了一下:“死了。”

秦芳立时抬头:“什么?”

虽然她丢了一把匕首出去,很想把那个负心人就此碎尸万段,可是她也没指望那一下就能……

“他和刑天同归于尽了。”

“啪!”秦芳手里的杯子摔落在地:“你说什么?和刑天……同归……于尽?”

这话不在她能理解的范畴,而且同归于尽,这词的意思……

“对。刑天胁迫他杀了你,否则整个东硕会被他剑盟直接屠戮不说,日后你们两个也无宁日。”

“怎么会这样?刑天的女儿不是和姬流云成亲了吗?他们怎么死了,刑天又怎么……”秦芳觉得很多东西都让她没有头绪。而问了这诸多后,国师冲她摆了摆手:“我来慢慢告诉你……”

……

秦芳带着虎符走了,支援西梁的军营,率领着东硕的人和北武开始对垒。

而这个时候,苍蕴也赶到了东硕皇宫,将奄奄一息正在弥留之际的轩辕云峰给救了。

生死一线被拉回的云峰,情况并不算好,因为身体的各项脏器已经是耗尽极能的,所以当真是完全靠着苍蕴的血三日一过的来续命,而却还卧在床榻难以起身。

于是苍蕴想去西梁。走不得,只能写出书信,让秦芳知道他回来了,且他真的无法脱身,而并不是不去找她。

可是谁能想到。就在这看似风平浪静的日子里,危机却在四伏。

因为姬流云那边出事了。

当初姬流云从西梁突然离开,让陆婠儿几乎发了疯,她能想到的可能,就是姬流云恢复了神智前去东硕找卿欢。

于是她也丢了西梁,紧追其后,毕竟对她来说。西梁的政权根本不如姬流云本人重要,也因此西梁的政权败落的更加神速。

秦芳当时带着姬流云可是靠着铁骑行的千里神速,陆婠儿再是千里马换着也是追不上的。

于是等到姬流云替了苍蕴迎娶了邢思思的时候,陆婠儿才刚刚进入东硕境地没多久,而当秦芳离开东硕境地进入到西梁境地时,陆婠儿也已经听到了关于姬流云和邢思思成亲的消息。

意外的消息。让她五雷轰顶之下,竟然昏了头的想要找姬流云质问,于是她刚靠近剑盟这帮人的所在,就被刑天派出去的人给盯上了。

陆婠儿自是被刑天盯上是什么结果,一心伤痛的她。也是疯了,竟然对着刑天派来的人大大出手。

修罗之毒极为霸道,剑盟一连出动多人都被陆婠儿所伤,终引得刑天亲自动了手。

于是陆婠儿被俘,结果在被俘的那一刻,刑天发现她根本体内没有生之力,于是他惊愕之下,抓了陆婠儿去找姬流云质问,问他到底把生之力给了谁。

姬流云不语,邢思思知道也不吭声,可是他们不说有什么用?陆婠儿知道卿欢的存在,立刻什么都说了。

刑天得知,是东硕宫中那个空妃,那个被苍蕴喜欢的卿欢得了生之力时,委实气恼,他立刻派了人就要去抓卿欢回来。

眼看着刑天要对卿欢出手,他突然就把身边的邢思思胁迫在手。

他表示,只要师父放了卿欢,他会对邢思思好一辈子。

可是刑天看到姬流云竟拿自己的女儿来威胁自己更是恼怒之极,当即忍不住对姬流云出手。

他武功深厚,完全有把握不伤及自己的女儿,可谁能想到邢思思竟然关键时刻反扑在了姬流云的身上。

刑天一掌震碎了邢思思的心脉,再是想要救护也是来不及。

看到邢思思对着自己含笑闭目,姬流云深感对她不起,当即自尽。

新婚不久的小两口这就在邢天的眼前双双咽气,那一刻刑天觉得自己这些年所有的付出都被毁了。

他把剑盟变成仙门敛财的工具,就是为了得到女儿生存的可能;他培养了苍蕴和姬流云练就阴阳真经,就是为了入仙门夺丹,好让女儿的性命彻底得保。

可是现在,女儿去死了,死在了她的手里,他的世界岂不崩毁?

看着姬流云死去的陆婠儿也傻了。

她骂着他痴傻蠢笨,骂着他怎么就爱上了一个不会爱他的人,更在喝骂的言语里,道出了苍蕴和轩辕云峰的关系。说姬流云是什么都为他人,终究什么也得不到。

她骂着骂着便是吐血而卒,可是她的话,刑天却听的真真切切。

三具死尸。三具都和他有瓜葛的人,立时让刑天暴走。

他带着剑盟的人潜入了东硕皇城,当他来到皇宫,看到正在病榻边照顾昏迷中的轩辕云峰时,他才知道自己上了当。

于是大怒之下,他动了杀心。

可是空妃卿欢根本不在宫中。

随即剑盟带来消息,说空妃化名秦芳正在西梁为东硕夺取政权,且手中持有神兵利器,难以让人理解的厉害。

他起初不屑她的厉害,想要逼苍蕴写信叫秦芳回来。

可苍蕴怎么会写?

他表示就是死。也不会害秦芳。

于是刑天便出动了剑盟的所有人,要以整个剑盟的力量来对东硕屠戮。

轩辕家的夙愿是江山一统归在他轩辕掌中,若是东硕臣民尽数死去,那轩辕家还剩下什么?

这是可怕的威胁,也是让苍蕴难以应对的威胁。

那一刻。他甚至想到了死。

可是,他死了,这一切就会改变吗?

他死了,也无能为力啊!

就在这个时候,秦芳拿到了各国降书的消息统统传了回来,刑天对秦芳也从不屑变得慎重起来。

因为发挥来的消息,简直把秦芳说成了天神降临。当然也有说她是恶魔在世。

不屑的刑天有点心虚了。

曾在仙门修习的他,还真不敢藐视了神灵,特别是那些真经秘法证明着仙门曾经的辉煌与存在。

于是他开始欺骗苍蕴,说只要他肯让秦芳回来受死,东硕不仅安然,天下也安然。他只要这个女人为他的女儿赔命,其他的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想要了。

苍蕴,知道刑天是怎样的爱着他的女儿,自然也知道这是绝对的谎话。

但是。他要找一条生路,一条解决之道。

于是他答应了,并在真真假假的和刑天谈了许久的条件后,开始给秦芳写情书,一封封的叙述别此的心意,要她速速回来。

刑天看着书信无误,让人发了出去,而秦芳看着他心里许下的江山披红,便开始逐一走国,想要真的实现那一天的状景。

于是在这个漫长的时日里,苍蕴一直在想要怎么应对,结果一直续血给轩辕云峰,竟让轩辕云峰苏醒过来,且也能似常人一般了。

苍蕴为怕刑天发现,秘法传音给轩辕云峰,让他躺在那里不动,借着擦身换衣的机会,瞧瞧告诉了他一切。

而后在两人都一筹莫展的时候,秦芳发来信件,竟是领兵回还,月底就能达到东硕。

看到愤恨的仇人就要入套受死,刑天去给女儿上坟,苍蕴却趁着这个机会让云峰跑。

可是云峰跑了,又能活几日?

反而是他说,他可以用自己换一个活路。

苍蕴不解,云峰却在**躺了许久有了一个办法。

偷梁换柱,瓮中捉鳖,同归于尽。

苍蕴起先不同意,可云峰却说了自己的确撑不下去的情况。

而后为了活路,苍蕴低头,并设计了这么一出戏,顺着刑天的意思摆下了鸿门宴,摆下了万箭阵,让刑天相信,苍蕴以真的愿意拿秦芳的命来换一切。

当秦芳喝了加了药的水,而无力相抗时,刑天发现她从头到尾都没使用出什么神兵利器来。

于是在秦芳要苍蕴命的一刻他站了出来,想亲自动手,却没想到他抓着的那个人是云峰,是深藏了土雷炸药的云峰,而苍蕴用了一个假人代替了自己躺在病榻上,把一切都给生生逆转。

“死的是云峰?那,那他呢?”秦芳此时已听得泪水涟涟,她万万没想到,那么多的人竟然为了她而去。

国师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扯下了脸上的假面:“我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