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32章 归来,我与你白头

第四百三十二章 归来,我与你白头(大结局)

秦,昌平六年七月,鬼节。

秦国都的皇陵内,秦芳和苍蕴站在一起,对着面前的一座牌位香案一拜再拜。

香案上,一共供着三位:轩辕云峰,姬流云,以及邢思思。

自那日她醒来,听明白了内情后,自然是和苍蕴冰释前嫌——毕竟他自身无错,更何况那么多人用性命成全了他们两个,他们怎敢辜负?

于是,苍蕴将统一的天下改号为秦,只为表明他的心意——他愿拿这座江山来做聘礼,感谢那个为他出生入死,不惜身背恶名的爱人。

而后,秦国称霸,他又发下圣旨,赐卿欢命为秦芳,并发下圣旨将她封后。

于是这六年来,他们是恩爱夫妻,他们手中的江山,也在一片战后的凌乱里融洽而睦。

“你一定要去吗?”从皇陵内出来,苍蕴蹙着眉轻声询问着,一脸的不乐意。

“韩王是我亲手救下的,也是我亲手捧他又拉他下来的,如今他大婚迎娶娇美王妃,我自是想去贺喜一番,更何况……”秦芳说着看向远方:“我还想看看卓王,听说那小子最近也添丁了……”

“你倒记挂着他们,也不怕你走了我想你吗?”苍蕴板着个脸。

“我也就离开二十日。”秦芳一脸无奈:“我用铁骑,快着呢!”

“可是……”

“别可是,你就没听说过小别胜新婚吗?”秦芳说着白他一眼:“再说了,你当年一人跑跑走走的,我等你哪次不是上了月的?我可抱怨过?”

苍蕴闻言嘴巴悻悻地抿了抿叹了一口气:“好吧好吧,但说好了,二十日,晚一天都不成!”

“好!”秦芳做了应答,苍蕴这才无奈般的叹了一口气,而此时两人也到了车驾前,当即便是掀帘上了轿辇。

“母后!父皇!”

“娘亲!”

两个小家伙一前一后叫得甜腻,秦芳进了轿辇内,就把小妹给抱进了怀里搂着,大一些的皇子麟儿则是直接就爬上了苍蕴的肩头:“父皇,我要骑大马!”

“好好,骑。”苍蕴当即就在轿辇内趴下,由着儿子骑上脖颈,便带着他在轿辇内轻挪慢爬。

“皇上,起驾回宫吗?”外面有侍卫出声询问,忙着给儿子当牛做马的苍蕴立刻扬声:“回宫。”

于是,侍卫拉长了调子,仪仗队开始往宫阙而行,而秦芳则抱着小妹在怀里,眼从轿窗里向外瞧看。

别了,流云,别了,云峰,别了,未曾谋面过的邢姑娘。

我秦芳匆匆来此已近十年,今日就此与你们拜别,日后虽然无缘再见,但我会永远记着你们,愿你们来世都能修得福缘,善缘,更修一份好姻缘。

“你干嘛一脸的怅然之色?”当牛做马的苍蕴无意间见抬头就看到秦芳脸上的浓浓离别之色,不禁蹙眉。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当年和流云的匆匆一别,结果竟是再不能相见。”秦芳说着赶紧收了情绪,她不想苍蕴看出端倪来,那样的话,也许她的离开就只有死遁这一条。

可是,他不想看着他凝望自己日渐消瘦的模样,所以她觉得还是就这样突然离去吧,倒时再告诉他真相好了。

“流云,他是个好人。”苍蕴说着低了头又继续爬了起来:“我这辈子永远都欠着他的。”

秦芳闻言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小妹:“安儿啊,娘希望你将来能找个像你流云叔叔那样的人,那么你的一生必然会是幸福的呢!”

“福……”才两岁半的孩子,自是丫丫学语着。

本来还在惆怅的苍蕴闻言抬了头:“为什么不是找个我这样的呢?”

秦芳白他一眼:“你,可不算好人。”

苍蕴抿了抿唇:“可我是赢家,而且,我对你可是天地良心。”

秦芳笑着低了头:“你的良心,都黑成炭了,也好意思提?”

苍蕴清了下嗓子:“不黑能捞到你吗?”

秦芳闻言顿了一下:“你说我们两个能在一起,到底是因为什么?缘分,还是,你的谋算?”

苍蕴当即把儿子从脖子上抱下来放在身边:“因为我爱你呗!”

听着苍蕴这个回答,秦芳怔了怔:“夫君。”

“嗯?”

“我也爱你。”

苍蕴闻言立时凑过来拥了她在她的面颊上一吻:“我知道,我们永远相爱。”

秦芳娇笑着靠着他的胸膛和颈窝,心里只有离别的伤情。

……

“娘娘,您这是要去哪儿?”

从韩王的大婚宴席上出来,秦芳便要求去卿府旧址上走走,白舞身担安全之责,陪在身边。

结果走完了要回去了,皇后娘娘竟然没有上轿离去,反而是朝着一条街道前行。

“我想走走看看,叫他们别跟着了,免得扰民。”秦芳说着脚下不停,似赏景追忆一般的步步向前。

白舞见状只能按她的意思叫大家原地等候,自己陪着她游走。

作为一个好的下属,她比谁都懂得少说话多做事,所以深得苍蕴的信任。

此刻她看着秦芳既然这么一副追忆的样子,自然不会多话,保持着三步之距就跟在后面。

秦芳一路走,一路看,按照脑海里小米给予的目标定位步步走向当年她降落在此的位置。

“娘娘,这里可是林地。”当白舞看到秦芳走近一片郁郁的小树林时,她下意识的提醒。

“我知道,白舞,你知道吗?这里是我和皇上初次相遇的地方。”秦芳说着迈步入林,白舞闻言,还怎敢阻拦——皇后娘娘这是重走爱之路呢!

于是她只能继续跟在后面,听着秦芳偶尔冒出的一两句回忆之言。

直到,她忽然站在一片只有稀稀拉拉青草的林中空地前。

“这里,又是什么?”

看着秦芳站在这里许久没动,白舞难得的问了一句话。

秦芳回头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你马上就知道。”她话音落下时,右手抓了白舞的胳膊,立时白舞感觉到身子一麻人就瘫倒在了地上不住的冷战。

“对不起,我不是要伤你,而是让你无法留下我。”秦芳说着从袖带里拿出了一封信,放在了白舞的身上。

“我走后,你就说我留在卿家为家人守孝,不要大张旗鼓的回去把这信给他,他必不会怪你。”秦芳说着起了身:“还有,谢谢你,请不要,害怕。”

她说完面向那片空地,对小米下了命令。

立时小米释放这些年早已充好的能量,引得大地一片颤动……

……

一刻钟后,白舞傻眼的看着一道流光在空中消失,而她的身边放着一身华美的皇后裙袍。

“皇,皇后……”

她是惊愕的,因为走秦芳走入舱门的那一刻,她才把真实的自己表现了出来。

……

二十日后,皇宫内,皇上病倒了。

他的手中有着一封信,那信笺是他从没见过的纸张,而上面是他熟悉的字迹。

“对不起,苍蕴,我要走了,我要回我来的地方去了。我一直没能告诉你,就是怕吓到你,但事实上,我是未来世界的一个普通人,我穿越回来,只是为了那一株草,得到它的一些东西用来救未来世界的人。”

“可是没想到,竟能和你有一份情缘,更在这个时空与你相恋,成亲,生子,还遇上那么多有情有义的人。”

“如果可以,我真心想和你白头到老,可是我得回去了,因为我那个时代的百姓还等着救治,等着对抗一种病痛的灾难。”

“所以,我必须离开,但,我是爱你的,只是大爱无疆,我必须去完成我的使命,舍弃我最珍爱的你和我的孩子,我的家庭。”

“但是,我想告诉你,我并非一走了之,如果,如果,我还能回来,我一定回来,因为我真的想和你白头到老一辈子。”

“所以,请保重你自己,在我走后,如果我三年内没能回来,那么一定是我再无法连接这片时空,那么找个爱你的人,继续你的人生吧!”

“因为不是我不回来,而是我只能在另一片星空下,想着你,念着你。”

“我爱你,苍蕴,我爱你,我的夫君,保重!你的妻,秦芳,来自未来世界的一位军医。”

……

“父皇,您请和儿子一起回宫吧?”

发丝隐约见白的苍蕴手执着云子一人在空盘上轻轻摆放,完全对身后那个穿着龙袍的男人言语不做理会。

“父皇,母后已经离开十五年了,您在这里也足足等了五年了,如今儿子都要大婚了,您还是回去喝杯儿媳妇茶啊!”

苍蕴闻言终于开了口:“不去,我要在这里等她,要不然她回来了,我不在,她会怪我没心没肺的。”

“父皇,母后都走了这些年了,她若能回来,肯定回来的,她只是要您等她三年……”

“她说三年,在我眼里就是一辈子,这一辈子,我都等。”苍蕴说着摆了手:“走吧!国不可一日无君,赶紧走吧!”

“可是……”

“皇上,快看!”此时有太监突然指着天空。

原本正在下棋的苍蕴当即就抬了头,当他看到天空中一道流星直冲下来,落在不远处发出一声轰鸣时,他直接丢了云子蹭的一下跳起,直接施展轻功朝着那处奔了过去。

“快追!”年轻的皇上迅速招手,一脸激动的急跑:“母后,母后,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当他们一帮人终于冲到那个一片尘土的巨坑前时,就看到两个人正在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面前相拥着。

“对不起,我好像来的晚了一点。”

“没事,只要你肯回来,永远都不晚。”——

感谢各位亲的阅读,与一直的支持。

这本书,我必须向你们道歉,我结束的很仓促,虽然也还是写了近百万。

我任性的选择写了一个无线风格的小白文,也为此承担了它并不好的成绩,但是在这个文更新的过程中,我收获了很多,特别是你们和编辑的理解与支持。

我很感谢你们!下一段旅程,不知何时,但我会精心准备,

最后,国庆节快乐!谢谢。rs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