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章 大婚惊变

第一章 大婚惊变

一秒记住,

西陵将军府前,彩灯高悬,宾客临门。

无数前来送礼的宾客,衣着光鲜的朝廷官员,打扮整洁的平头百姓,将婚礼礼殿内外兼将军府前的那条宽敞大街堵得严严实实,个个满脸喜悦笑容向着礼殿之中张望,不时小声议论嘻笑。

是问是何人大婚,能令这满朝文武百官和全城百姓前来观礼?

是西陵国丞相之子何玉绦和九王爷之女云阳郡主!

一个是风华绝代天下闻名的西陵第一美男子,另一个是足智多谋名震天下的女将军,天造地设般的一对,自然引起整个西陵的轰动!

此刻,身着大红喜袍丰神俊美的新郎长身玉立,一双黑亮的眸子一直注视着立在对面的新娘,俊美的脸庞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漆黑的眸底却似春风乍起的湖面般,波漾不平,虽然在笑,但那俊颜上却好像带着一丝奇怪的忧虑。

新娘子静立他对面,盖头蒙面,看不清神色,但那挺拔却丝毫不失窈窕的身姿不难叫人猜出她的卓越风采。

“云阳郡主战无缺,身受皇上特赐西陵第一神武女将军,却有负皇恩百姓期望,不但勾结江湖邪教暗中与朝廷作对,更命那些邪教草偷袭皇上圣驾意欲弑君卖国,实在是罪恶滔天国法难容

!我彭长军今奉皇上之命,特意前来捉拿于你!现整个将军府已被锦衣卫团团围住,若你胆敢反抗,圣上所赐尚方宝剑必先斩后奏,绝不留情!”

就在主持婚礼的礼官依礼规叫堂中一对身着喜服的新人拜堂时,突然自外冲进一批身穿盔甲全副武装的锦衣卫,为首的正是皇宫锦衣侍卫长彭长军,只见他手执寒光逼人的尚方宝剑,望着礼堂中央身着大红嫁衣头盖大红喜帕的新娘子厉声喝道,浑身散发出一股叫人无法抵挡的威慑杀气。

喝声将毕,他身后那批手执兵器的锦衣卫立刻冲进礼殿,将堂中一对新人紧紧包围起来,严阵以待。

所有前来送礼观礼的宾客没料到这喜殿之上竟会出现这一变故,皆大吃一惊,笑容立刻僵硬在了脸上。

吹吹打打的喜乐嘎然而止,四周顿时安静下来,欢悦喜庆的气氛立刻变为紧张,肃杀,周遭的空气也仿佛在这一刻冻结。

“云阳郡主勾结邪教意欲弑君卖国?这怎么可能!”

“就是!说别人想弑君卖国我信,但云阳郡主?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信!”

……

云阳郡主战无缺是谁?天下第一个名震天下的女战神,西陵国的第一神话!

她原本是当朝九王爷的嫡生长女,七岁之时其父九王爷便在战场上战败而亡,其母九王妃与九王爷伉俪情深,在得知丈夫战败身亡的消息后,便一病不起不久病逝,徒留一双孤苦无依的孩儿。

皇上体恤她姐弟俩幼年丧失双亲,特赐战无缺云阳郡主封号,并让她继承九王爷的所有俸禄,以示怜慰之情。却不料这战无缺虽身为女子,当时也才七岁,却有出息的很,接受了皇上赐予的封号,但严辞拒绝继承父亲的俸禄,并且向皇上提出了参军的要求,十二岁时便因向上献计大败敌军而名震西陵,十四岁起女扮男装上阵杀敌,十八岁便以女子之身上拜神武大将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如今才二十三岁便成为名扬天下令敌人闻风丧胆的一代女战神!

西陵国中,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在百姓心中,她便是正义,忠诚,无坚不摧的象征

!若说她勾结江湖邪教要造反卖国,就算是要砍掉自己一百个脑袋也没人会信!

如果信了,那么这西陵国便要完蛋了!

新郎何玉绦脸上的笑容自彭长军带领锦衣卫冲进来后便消失了,换上一副凝重之色,红艳艳的喜服衬得他愈发俊美逼人,清俊的目光依然望着对面的新娘,眸底暗涌滚滚,却依旧一句话都没有说。

“战无缺,没听到皇上的命令吗!还不速速束手就擒!”彭长军警惕严厉地盯着那一动不动立在原地的新娘子,又厉喝一声,全身戒备森严。

战无缺的武功西陵第一,他不能掉以轻心。

殿内外刚刚升起的细声议论,又被他这声厉喝压了下去,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严阵以待的皇室精兵和场中的一对新人,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出。

礼殿之中立时如死一般寂静,寂静得可怕。

“呵呵,彭长军,你什么时候听说过,我战无缺对人束手就擒的?”

一声轻笑打破了殿堂中的死寂,一双洁白修长的玉手缓缓揭去头上的大红喜帕,露出一张倾倒众生的绝色容颜,幽冷如深潭般的漆黑瞳眸冷冷扫过那一众神色紧张的锦衣卫士兵,冷艳绝伦的俏脸上露出讥讽的笑意,悠然说道:“皇上对我真是不错,在我大婚之日竟然派出皇室中最精锐的军队来捉拿我,这份大礼,真叫我战无缺受宠若惊诚惶诚恐啊!”

她嘴里这样说着,脸上却满是讥诮嘲讽,哪有半点惶恐畏惧之意!

皇上,终于等不及动手了。一惊之后,战无缺已镇定下来,心中冷笑不已。虽然早已料到皇上会对自己动手,却没料到竟然会是在她大喜的日子,看来那老东西是早有预谋了。

彭长军一见她这副镇定自若,完全不将他们放在眼里的高傲之态,不由大怒,手中尚光宝剑用力指向她的面门,怒声道:“战无缺,尚方宝剑跟前,休要放肆!否则别怪本卫先斩后奏!”

两道俊秀狭长的眉向上一扬,波光潋滟的明眸微微眯起,盯着那把寒气逼人代表皇上亲临斩奸除恶的尚方宝剑,战无缺唇角微勾,脸上冷笑愈浓:“区区一把破兵刃就想吓倒我,你们真是太低估我战无缺了

!”

语声未毕,一道疾厉的指风突然朝那尚方宝剑射去,但听一声细鸣,那威严十足的尚方宝剑竟然应声而断!

再看那一身冷艳红装傲然而立的绝色少女,依然负手而立笑望众人,仿佛她刚才所做之事只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似的。

全场所有人立刻都惊呆了。

战无缺,她竟然肆意弄断了皇上的尚方宝剑!这可是冒犯君威的杀头大罪!

“战无缺,你,你,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弄断皇上亲赐的尚方宝剑!”彭长军没料到战无缺竟会这样做,顿时气得浑身发抖,却在瞧见那红装少女眸中的凛冽寒气之后,胆气儿立刻短了半截,再也不敢说半句指责的话。

“我战无缺一向胆大包天,难道皇上不知道吗!”战无缺勾唇冷笑,向前逼近一步,浑身散发出的强大威严之势令人胆颤心寒,无法抗拒,“还有你,彭长军,一介小小皇宫侍卫长,又有何资格用这种口气和本将军说话!”

彭长军见她眸如利剑,刹那间能贯穿人心,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先前的嚣张气焰早就飞到九霄云外,竟然吓得后退一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无缺将军恕罪!属下这样做全是受皇上之命,皇命难违,属下实在是迫不得已,还请将军千万见谅!只要将军愿意束手就擒,回宫面圣后属下一定在皇上面前替将军求情,让皇上看在将军曾经的功勋上上网开一面!”

“本将军并未做错事,为何要束手就擒!而且,根本用不着你替本将军求情!因为你不配!”

带着淡淡怒气的厉喝之声,还有那一身肆意张扬的霸者之气,令所有人心中齐齐一震,战神将军果然是名不虚传,光是这气势就足以吓破人胆!

彭长军被她这一堵,顿时语塞,低垂着头不敢再看她的眼睛,心中叫苦不迭,他以前虽知战无缺之名,却很少与之接触,以为她一介女子不难搞定,今日一见,却是大开眼界,若早知她如此桀骜难驯,就算是死他也不敢领那圣旨前来捉拿于她!

难怪皇上密召一批皇宫亲卫队长,商量捉拿这位女将军时都相互推托,他现在总算是搞明白了!白白当了这跑来受晦气的冤大头,他此刻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在场的文武百官紧紧盯着殿堂中那一身红装傲然而立的绝色少女,或皱眉担忧,或幸灾乐祸,或神情淡漠,或悄然摇头叹息,神情各不相一

但皇上为何要捉拿战无缺,虽没有人说出来,大家却心知肚明。

在这西陵国,战无缺便是他们的天,他们的保护神,百姓对战无缺的爱戴甚至超过了当今皇上!而且战无缺又手握重兵,权倾朝野,试问如此功高盖主深得民心又威胁到帝位的大功臣,哪个君王能容得下她!

就在彭长军束手无措时,四周突然响起一个淡淡的清雅声音:“无缺将军,听说你就是那江湖邪教涅磐教教主乱九霄,此事可否属实?”

涅磐教!乱九霄!这六个字顿时又让全场众人心中猛地一震!

涅磐教!江湖中新崛起的一个小教派,却在短短两年间网罗吞并了数百个大小教派,一跃成为江湖第一邪教!

而那乱九霄,更是江湖中的一大传奇!武林大会上以一人之力竟然打败武林十二大派掌门人,从此扬名天下!

但是传说她性格古怪,终日以面具掩面,又兼心肠狠毒,杀人如麻,经常率涅磐教抢夺财物,所行之处经常是寸草不留,所以只要一听到涅磐教和乱九霄的名号,所有人都是心惊胆颤,害怕不已。

可是,战无缺,所有人心中的护国英雄,战神将军,怎么可能与那邪教魔头挂上钩?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所有的目光立刻移到那说话之人身上,看看是何人发出这惊人之语。

战无缺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心口猛地一缩,神情一僵,仿佛在一瞬间坠到了冰冷寒潭之中!

她缓缓扭过头,看着那长身玉立的俊美身影,身着大红喜服的他俊美如天上谪仙,他静静望着她,目光深邃,却看不见底。

心,突然被那大红的喜色刺伤了。

这个世上除她自己之外,只有一个人知道她是涅磐教教主的身份,这个人,便是他

!与她相爱倾心之人!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见她惊疑质问的目光,何玉绦眼眸微微游离,袖袍下的手痛苦地握紧,直掐入肉中。一缕疼痛自掌心传来,却敌不过他此刻心中之痛。

“一月之前,乱九霄命令涅磐教夺了邻国送往朝廷的贡粮和贡品!半月前,涅磐教徒偷袭我关南二万大军,收我降军一万五千人!七日之时,朕微服巡视,涅磐教徒又偷袭刺杀朕,使朕差点丧命宫外!罪证如山,战无缺,你还有何话解释!”

门外人群突然都无声地跪了下去,连头都不敢抬。

一个身着明黄色龙袍的中年男子大步迈了进来,威严的目光紧紧盯在战无缺身上,脸上是一片震怒。

“罪臣何玉绦!拜见皇上!”何玉绦一掀喜袍,给来人单膝跪下行礼。

皇上!来人竟然是当今皇上战文雄!

殿内众人急急下跪行礼。

彭长军顿时心里一喜,如获救星般上前给战文雄请安,战文雄袖袍一拂,狠狠瞪了他一眼:“没用的东西!只知道给朕丢人现眼!还不快给朕滚出去!”

“是!”彭长军吓得身子一颤,赶紧愧疚地退了下去。

战无缺纷乱的心突又镇定下来,别开望向何玉绦的目光,负手于背冷眼睨着那身着龙袍的男子,眸中幽冷涌动,冷笑道:“皇上这么快就查清楚这些事情,真是神速。不过无缺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因为无缺所做之事,从来无须向任何人解释!”

战文雄冷笑道:“你既知朕是皇上,为何见了朕还不下跪?朕对你负于重望,容你一介女子学武上阵,又封你为这前无古人的女将军,你又又为何要杀朕造反?身为一介女流之辈,却妄想着登上帝王之位,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何玉绦!你与战无缺的婚姻是朕所赐,但朕现在后悔了,你是国之栋梁,而此女却是国之叛贼,不但狂妄狡诈,放肆不羁,而且无礼君威,藐视法纪,根本就配不上你,你,意下如何?”战文雄转而向何玉绦目光灼灼问道。

红装少女面容冷艳,目光傲然地望着两丈开外的帝王,心里却暗暗一窒,双拳握紧

何玉绦……

沉寂。殿堂内复又恢复了短暂的沉寂。

但这沉寂中却又无声地涌动着剑拔驽张一触即发之势。

跪着的众人此时不但连头都不敢抬,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但他们心中皆疑惑不解,皇上为何会对何玉绦有此一问?忍不住悄悄抬眸朝着那具挺拔俊美的身影望去,心底都在好奇,先前何玉绦背叛战无缺,揭露她的另一个身份,已叫众人吃惊不小,因为他们二人是众所周知的共历生死的知己爱人,天可崩,地可裂,但他们绝不会分开,可是现实却是这般出人意料,如今皇上这一问,何玉绦会如何回答?

不过,无论他如何回答,依战无缺刚烈如火不容背叛的性子,这场婚礼恐怕要就此罢休了。

战无缺双拳紧握,冷厉的目光死死盯在何玉绦俊美的脸庞上,他眼睑低垂,面色平静,可是她的心却一寸寸冷了下去。

她了解他的性子,就这一眼,她便知道他的答案了。

双拳握得更紧,心中痛苦如波涛汹涌,她不明白,他到底为何要这么做???

“何玉绦,朕问你话,你为何不答?”战文雄又问了一遍,声音中带着严厉之意。

何玉绦终于抬起眼眸,直视着对面红衣怒颜的绝色少女,目光痛苦地望着她,缓缓说道:“皇上所言极是,所以,微臣决定,与无缺将军退婚!”

退婚!虽然战无缺已料到是这个答案,可是身子却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她不可置信地望着对面俊美的男子,目光之中迸中极度伤心愤怒之色。

他竟然真的背信于她!

“哈哈哈!玉绦果然是个聪明人,不愧为朕赏识的人!”战文雄拍着何玉绦的肩膀哈哈大笑,又得意地睨了战无缺一眼,“也不愧为朕的三公主欣赏的人!朕的三公主才貌双全,性格温婉,对玉绦你又一见倾心,朕现在就将她赐婚于你,三日后即行大婚!”

“微臣多谢皇上圣恩

!”

这就是她深爱的人!

这就是那个说要永远守护她与她白头到老的人!

战无缺突然仰头哈哈大笑起来,满头秀发挣破束缚迎空狂舞,大红嫁衣烈动生风,何玉绦的心却突然如万刀凌迟般疼痛难忍。

对不起,无缺,我不想伤你的,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

“笑吧,你就使劲笑吧,妖女,很快你便再也笑不出来了。”战文雄望着那放声狂笑的少女,咬牙切齿冷笑道,右手用力一摆。

“姐姐!姐姐!”两声少年虚弱却急切的叫声突然传进战无缺的耳朵里。

笑声骤然一停,无痕?这是无痕的声音!

战无缺的神智突然清醒过来,循声朝殿堂门口望去,目光陡然一冷,只见一个身材虚弱的少年被两个锦衣士兵架着,正朝里走来,少年的模样与她有七分相似,一双如小鹿般黝黑清澈的眼睛却惨然地望着她,神情急切又绝望。

无痕不是被她安置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养病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战文雄,你这个卑鄙无耻的老东西!”战无缺目光落到战文雄阴险的笑容上,心里刹那明白,不由破口骂道。

“哼,不这样,朕怎么拿得住你这个弑君叛国的妖女!”战文雄阴狠冷笑,“朕限你即刻自尽谢罪,否则你的弟弟就要先你一步下黄泉了!”

“哈哈哈,战文雄,你这个老匹夫,果然是天底下最心狠手辣的老家伙!当年你听信馋言施计害死我爹爹,逼得我娘自刎,如今又要杀害我们姐弟俩!但是,我战无缺如今握有西陵国一大半的兵权,你以为你奈何得了我吗!”战无缺怒指战文雄,怒极反笑。

什么?战无缺的爹爹九王爷是被皇上害死的?这……怎么可能!当年不是说他是战死沙场的吗!还有九王妃,她不是与九王爷伉俪情深殉情而死的吗!

全场众人闻言都震惊了,齐齐抬头望向那万民之上的一国之君,却在瞧见他阴鸷的目光后,又齐齐垂下头去,心里因害怕而发抖

论起战无缺手中的实力,绝对不在皇帝之下,看来这西陵国,要变天了……

可是,何玉绦的一句话,又叫众人大吃了一惊:“无缺,你,还是束手就擒吧!你的兵符,我已经全部上交给皇上了。”

……

静默。

无尽的杀气在这静默中悄然扩散!

众人不敢想象那性格刚烈的红衣少女此时会是如何惨烈的神情……

“战无缺,我知你武功高强,千军万马也奈何不了你,但是现在,你不服,也得服!若是不想你弟弟即刻丧命,赶紧动手自尽吧,朕国事繁忙,没有闲工夫等你!”冷血的帝王冷冷下命催促。

两把雪亮的钢刀立时架在了病弱少年的脖子上,映红了少女疯狂的眼眸。

“姐姐不要!姐姐你快走吧!不要管我……”凄厉的语声未落,少年的哑穴已被制住。

少女缓缓望向那一脸稳操胜劵得意微笑的皇帝,慢慢露出一个倾绝天下的笑容:“好,我答应你,若是我死之后,你敢动无痕一根毫毛,就算我化为厉鬼,也饶不了你!”

语声狠厉,一股无边的威慑之势横扫整个殿堂,连战无雄都禁不住后退一步,目露惊惧之色。

可是顷刻间,方才还嚣张狂妄的少女便悲吼一声,自断筋脉口喷鲜血倒下!

“姐姐!不要!”战无痕无声地绝望地大吼一声,顿时昏了过去。

“无缺!”何玉绦心伤欲绝,凄声狂吼,疯一般扑了过去……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