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2章 意外重生

第二章 意外重生

一秒记住,

冷月山庄。

后山禁地。

时值严冬,天冻地封,银妆嚣狂,鸟兽踪绝。

可是,就在那满天的银装素裹之中,突然出现了一条瘦削细长的绿色身影,一路蹒跚着朝着山中那座白雪覆覆的树林拼命跑去,仿佛身后有什么猛兽在追赶她一样。

“月无缺,你这个白痴!废物!赶紧给我站住!再跑小心本小姐打断你的狗腿!”几条纤细的紫蓝身影随之追来,伴随着女子蛮横无礼的脆声娇喝,打破了这冰冷清幽的雪山禁地。

“小废物

!没听到咱家小姐的命令吗!还不赶紧站住!再跑我们就不客气了!”

前面的绿衣少年似受到惊吓般,跑得更加快了,却不料没跑几步,脚下突然一滑,摔倒在地,顿时摔了个狗吃屎,待他手忙脚乱的想爬起来,已经迟了,一双紫色的长靴已经狠狠踩在他的手背上,顿时负痛闷哼出声。

“小废物,胆子真不小!本小姐叫你站住,你偏偏要跑,这回可别怪本小姐下手无情了!”带着怒气的女声喝斥完,脚下猛一使劲,少年顿时疼得惨叫求饶起来。

“救命啊!堂姐,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再不敢跑了!”绿衣少年趴在地上惊恐求饶,一张脸已因背上传来的疼痛而痛苦地紧皱在一起。

这是一个面容俊美的少年,年约十三四岁,狭眉凤目,面容俊美,却身材嬴弱,肌肤惨白至透明,似乎身患重病一般。

“饶了你?哼,本小姐还想废了你呢!”少女冷笑道,漂亮的明眸中尽是鄙夷之色,“咱们月家出了你这等只会俯首求饶的废物,真是一大耻辱!你瞧瞧你那德性,我月敏敏看了你这副模样就恶心想吐!你说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凭什么家主爷爷那么宠着你,不但想将月家家主之位留给你,还将你指腹为婚给风家最出色的七公子!你说你这个废物有什么资格坐那家主之位,又有什么本事配得上七公子!”

她月敏敏十二岁的时候就因天资卓越在月家崭露头角,如今年方十六岁,便已成为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虽然其他人都对她恭维有加,她自己也是自鸣得意,可是家主爷爷的眼睛却只看得到废物无缺,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这让她心里一直憋着一把不甘的怒火,今日既然把这废物小子骗了出来,绝对要出出这口恶气!

“敏敏姐说的是!这小子天生是个废材,生为月家的嫡孙,不但连一点玄力都没有,而且终生要靠药物续命,简直丢尽了咱月家的脸面!真不知道爷爷看上了她哪一点,竟然替这小废物和风家七公子指腹为婚!自苦阴阳相辅,男女才能婚配,两个大男人如何能结成夫妻!家主爷爷竟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简直是老昏头了!”

另一个少女用力踢了绿衣少年一脚,鄙夷道:“听说这小子一出生就引来了魔族中人,一看就知她是我们月家的灾难,偏生爷爷还对他这个废物宠爱有加,我看他前世一定是个妖孽,否则一个大白痴大弱智怎么会迷惑住家主爷爷!”

传说那风家少爷风倾夜,乃是世间少有的人中龙凤,少年英才,横空出世,风华绝代,惊才绝艳,是无数少女暗恋的对象,自他去年在月家来过一趟之后,月家几乎所有未出阁的女子都被他的风采迷倒了

。其中以月敏敏更甚,对他简直痴迷到了神魂颠倒的地步。只可惜她有意,人家却无情,几番怨怼,便将胸中怨气尽数发泄在与风倾夜有婚姻的堂弟月无缺身上。

再说那月无缺闻听这几位堂姐大肆抨击她最尊敬的爷爷,心中不知从哪涌出一股勇气,大声说道:“你们都给我闭嘴!你们欺负我可以,但是不可以辱骂我爷爷!”

几个越谈越兴奋的少女顿时住口,齐齐用鄙视的目光瞪着他。月敏敏一脚将月无缺踢飞到一丈之处,眸中冷光闪烁,放肆冷笑道:“我就骂你爷爷怎么了!我还想杀了他坐上那家主之位呢!哈哈哈,你说你这个药罐子废物手无缚鸡之力,又能拿我们怎么样!”

月无缺张嘴吐出大口鲜血,只觉胸口痛如骨折,咬了咬牙,她捂着胸慢慢爬起,直视着面前嚣张大笑的少女们,心中更加气愤,厉声道:“你们这几个臭丫头,爷爷怎么说也是你们的长辈,你们不能这样侮辱他!”

月敏敏等人从没见过他这般气势,不由一愣,可是在瞧见他大喝完,又立即垂头大咳之后,心中不由大怒,这个在玄机殿臭名远扬的小废物竟然敢喝骂她们,简直是反了天了!

暴怒之下,那月敏敏眸中有戾气闪过,一把抽出腰间的紫色长鞭,狠狠朝月无缺身上抽去,月无缺来不及躲闪,已被她一鞭抽倒在地。

立在旁边的几个少女见状立刻兴奋地大声叫好助威,风家七公子风倾夜是她们的梦中情人,怎能容眼前这个废物破坏风七公子的形象!

经她们一怂恿,月敏敏脑中仅存的一丝理智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只听她冷笑一声,眼神一凛,腕上劲道加大,一鞭鞭狠狠打在少年身上,直打得她衣衫破烂,皮开肉绽。

少年刚刚开始还凭着一股不知从哪涌来的勇气强撑着,可是很快便撑不住哭爹喊娘起来。

“没用的东西!咱们月家向来只出天才,现在怎么就出了你这样一个只会挨打求饶的废物!”月敏敏瞧着那张满脸眼泪鼻涕的绝色容颜,眸中闪过一道妒忌和嫌恶,突然飞起一脚重重踢在少年身上。

小畜生,凭什么就生了一副让天下女子都要嫉妒绝美容貌

少年惨呼一声,早已血肉模糊的身子立即被她一脚踢得腾空飞起,不偏不倚掉进了不远处的一口深井里,咕咙几声后,便没了动静。

周围顿时死一般的寂静,寂静得有些可怕!

少女们的俏脸已然变成惨白之色,悄悄相觑一眼,又朝月敏敏望去,刚才还凶悍嚣张的紫衣少女,此刻也是一副惊惧万分的模样,见众人都看着她,立即又强作镇定,厉声喝斥道:“你们看我做什么!还不赶紧去看那个小废物怎么样了!”

众少女这才如梦初醒,赶紧朝那口深井奔去,趴在井口上方朝里一望,俏脸顿时变得惨白。

“敏敏姐,那个废,废物,已经,已经沉下去了……”

月敏敏闻言心里一紧,立即飞身掠了过去,一瞧,整张俏脸也立刻变得雪白!

只见那幽深水面之中,浮雪微微漾动,却根本不见月无缺的身影。

冷月山庄中流传着一个神秘的传说,据说后山禁地中的这口井名为轮回井,百年之前,魔族中一位前无古人的魔族魔主前来玄机殿的神机阁偷取玄机绝学,不料被玄机殿中的几位高手发现,一举将其擒住,废其全身功力及筋脉,用玄机殿中至高无上的玄机将之囚禁在这口井内。而且,据说这位魔族魔主是个超级变态,食血吃人……

月无缺虽说是月家的耻辱,可是家主爷爷和她的父母是那样宠爱她,要是知道她们害死了她,肯定不会轻饶她们的!

想到月家那残酷的家规,少女们顿时吓得头皮发麻,心儿发颤。

“敏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好一会儿,月兰才颤声问道。

月敏敏毕竟年纪稍长,也见过一些场面,很快就镇定下来,两道秀眉微微一皱,忽又展开,眸中闪耀着得意的光芒:“废话,我们是悄悄溜到这后山禁地的,自然是再悄悄溜出去了。”

“可是,无缺怎么办?他是被我们几个……”

月敏敏立刻打断她的话,冷哼道:“哼,我们进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发现,只要我们出去的时候不要让人发现就没事了

。如果到时候有人发现无缺的尸体,肯定会以为是她自己偷偷溜到这后山来掉进井里淹死的。”

瞧见另外几个少女犹豫的神情,月敏敏眸光一冷,冷声道:“怎么,你们不愿意吗?哼,擅闯禁地和害死无缺这两件事加起来就足以要了我们的命,你们要是想活命的话,还是把嘴闭紧一点,否则咱们就小命玩完了!”

“好吧。”那名叫月华的少女胆颤心惊地望了那轮回井一眼,赶紧催促道,“那我们赶紧走,要是被人发现就糟了。”

几个少女立刻逃也似地朝山下发足狂奔而去!

冷!刺骨的寒冷!

当战无缺悠悠转醒的时候,只觉全身四肢百骸如被浸泡在千年极寒冰潭中一般森冷彻骨。

难道,死,便是这般感觉吗?

她想睁开眼睛,可是根本连眼皮子都撑不开,不禁暗自苦笑。

思维还停留在她自断筋脉而亡的那一刻,那抹俊美挺拔的身影带着狂吼朝她扑来,悲凄绝望的神情似刀一般刺得她心痛难忍。

既然你与皇上子联手算计于我,又为何如此心痛?!

不管怎样,你已经背叛了我!多年的生死与共默契相知已在那刻烟消云散,今生今世,我必将你从我的骨血中剔去!

无痕,不知道无痕现在怎么样了!她如今最挂念的便是这个体弱多病的弟弟,她去后,可有人关心他,照料他?

就在她思绪游离时,忽然感觉到有人拨开她的嘴,将一颗药丸放进了她的嘴里。心里猛然一惊,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一股温暖而强劲的力道自她胸口穿入,迅速贯穿她体内四肢百骸。

战无缺疑虑顿生,只觉那劲道所到之处,竟然舒坦之极,而且身体所毁筋脉竟然神奇恢复!

心中一喜,她猛然睁开眼睛,却立刻又惊骇地瞪大了眼睛!

因为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模样残损丑陋如魔鬼般的女子,正直直面对着她

那女子的双眼已被人生生剜掉,鼻子被割,双耳被切,一张脸孔恐怖之极。再看她的双袖空荡荡的,整个人轻飘飘立在空中,衣摆之下并无双腿,这副模样,简直比女鬼还要可怕上十分!

若是一般人突然之间看见这样一个形如鬼魅的女子,铁定要被吓破胆昏死过去,可是战无缺却不同,她一向胆大包天,更兼死过一回,已将那生死看淡,一惊过后便镇定下来,正欲开口问她是谁,却不料那女子突然对她裂嘴一笑,立刻又消失了身影,仿佛从未在她面前出现过一般。

战无缺正惊疑间,周遭的平静突然像被打破一般,水流疾涌向她的口鼻眼耳。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水里!

一急之下,她赶紧气聚丹田,预备一举冲出水底,却不料一阵剧痛突然袭向脑部,她痛苦地抱住头,一些记忆碎片如潮水般在脑海浮现。

这是一个少女痛苦不堪的记忆,出生才几个时辰便被人毁了全身筋脉,终年靠一些苦涩难咽的汤药才得以续命,成为一个不能修炼武艺绝术的废物,虽贵为家族嫡孙,却因身无所长性格懦弱经常遭人耻笑。就在刚才,她便被几个家族姐妹欺凌侮辱残忍鞭打,扔进井中毙命。

而在同时,有关战无缺自己的记忆也在这一刻挤了过来,战场厮杀,尸骸遍野,流血飘橹,脑中刺痛加剧,忽又现出她大婚的场面,何玉绦的背叛,冷血帝王残忍的笑意,还有弟弟无痕凄婉绝望的神情……两种记忆相互拥护,碰撞,融合……

月无缺忍不住抱紧头嘶声狂吼一声:“啊……”

再说月敏敏等人,正发足朝山下狂奔,才到半山腰,忽然听到山上传来一声毛骨悚然的嘶声厉吼,顿时惊得她们魂飞魄散,竟然吓得再也移不动脚步。

月华纤细的身子微微颤抖,望着月敏敏颤声说道:“敏敏姐,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怎么了?”月敏敏杏眼一瞪,问道,心里也直发毛。

“这个声音,好像是,好像是无缺的声音……”一个少女牙齿打战地说道。

“小环子,你少吓唬我,当你家小姐我是被吓大的吗

!”月敏敏狠狠横了她一眼,“那个小废物已经掉进井里淹死了,就算不被淹死也一定会被井中的恶魔吃掉,一个死人怎么可能出得了声音!这后山向来多野兽,声音肯定是野兽发出来的!走,谁要是再敢提那小废物一句,我月敏敏一定撒烂她那张破嘴!”

几个少女闻言立时不敢再吭声,闭紧嘴继续朝山下走,却不料才跨出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把我推下井就想走,几位姐姐是不是太狠毒了一些?”

那个声音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语底却流露出令人毛骨悟然的冷酷和阴狠。

这个声音,赫然是月无缺的声音!虽然比平时多了几分霸气和酷意,却依然能让她们分辨出来!

月敏敏等人闻言身子皆狠狠一震,惊惧地相觑一眼,僵硬转过身去,定睛一看,立刻吓得几乎魂飞魄散!

“你,你,你,你是人是鬼?”

只见那明明已掉进轮回井中淹沉不见的绿衣少年,此刻竟然如鬼魅般立在她们身后三丈之处,被水浸湿的黑发凌乱地贴在俊美无比的脸庞上,一身湿透了的绿衣紧紧贴在身上,清晰可见她身上鞭痕无数,血肉外翻,真个是触目惊心!

此刻无风,可是他身上的衣袍却无风自动,一丝凛冽的杀气自他身上悄无声息扩散开来,冻结了周遭的空气,也冻结了少女们惊恐颤抖的心。

“你们说呢,我月无缺是人,还是鬼?”绿衣少年如星辰般璀璨的黑眸危险地眯起,微微笑道,那笑意却不达眼底。

众少女只觉一阵无边的凛冽寒气骤然围住了她们,全身血液凝固,看着那明眸浅笑的绝色少年,她们惊吓地张大了嘴,却硬生生说不出一句话来!

依然是那张熟悉的绝色容貌,依然是那样狼狈不堪的少年,可是此刻的她却宛如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一般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