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3章 脱胎换骨

第三章 脱胎换骨

狭长美目危险眯起,少年伸手慵懒地撩了撩紧贴在俊美脸庞边的湿发,轻睨了月敏敏一眼,唇角一勾,冷嘲道:“敏敏姐刚才不是挺威风的吗?怎么现在反倒被一只鬼吓得一副像要尿裤子的模样?这事儿要是传扬开去,估计所有的人都要笑掉大牙了。”

月敏敏经她这一激,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之极,她向来骄傲自负,哪容眼前这个被她视为废物的人讥讽于她,胸中嚣张火焰顿时又起,手中长鞭用力一甩,直指面前的狼狈少年,大着胆子厉声喝斥道:“住嘴,你这个小废物!敢出口讥讽我月敏敏,看我不打烂你那张破嘴!”

说罢,又是一鞭狠狠朝着月无缺劈头盖脸打去!

这一鞭她原本很有把握打得月无缺像先前一样摔倒在地抱头哭叫,可是,奇怪的事情突然发生了,那鞭子将要落到少年头上的时候,却倏然被她伸手一把抓住!

“你……!”月敏敏不可置信地看着月无缺,其他少女也惊呆了。

月无缺筋脉尽毁,全身一点内力都没有,连一个普通人都打不过,又怎么可能接住月敏敏那狠厉一鞭!

少年悠然看着她们瞠目结舌的模样,唇角上扬,露出一抹邪肆的笑意:“月家备受瞩目的天才少女,才这么一点吃奶的力气吗?”

月敏敏哪曾被人如此羞辱过,娇喝一声,手上暗加两层力道,那鞭梢却依然握在少年手中,根本就扯不动!

她心下不由大骇,这才正眼看向面前这个闻名整个玄机殿的废物少年,为何她在掉进那口井里之后,突然像变了个人一样?她用尽全力竟然也撼动不了他分毫!

“敏敏姐……”月华在一旁瞧着情形不对劲,刚才还被打得还不了手的废物少年此刻眸光狠厉邪肆,浑身散发着一股让人莫敢逼视的危险气息,不禁小声嗫嚅道。

月敏敏从小高傲自负,从未像此刻这样在人前丢脸,一股怒气陡然自胸腔升起,眸光一厉,正欲全力一击将月无缺震退,却忽听月无缺轻笑道:“原来咱们月家的天才少女只有这几两斗狠的功力,着实令我失望啊!堂姐,不如让你瞧瞧无缺的功力如何?”

月敏敏闻言脸色骤变,还未反应过来,月无缺已勾唇冷笑,一拳挥出,如狂风般朝她胸口袭来!

只听“砰”地一声,月敏敏甚至连还手的时间都没有,就惨叫一声,被那一拳狠狠击飞到二丈开外,重重摔倒在雪地里!

“敏敏姐!”月华等人惊呼一声,慑于面前仿如脱胎换骨般的少年,竟然只敢拿眼怯怯瞧着他,丝毫不敢移动步子去扶月敏敏。

“真是不堪一击!”少年瞧着雪地中惊骇色变的月敏敏,不屑嗤笑。

这一拳打出去,她心中因何玉绦背信叛变而起的窒闷也消散了不少,经过刚才在井中那一遭,她已然明白,她战无缺已经在她那个世界死去,但她的灵魂却又恰巧附身在这名女扮男装名叫月无缺的少女身上。

无论如何,前尘往事已矣,就让它随风飘去吧。

既然老天怜她英才早逝,又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一定要好好把握!

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

脑海中不经意间浮现出月无缺脑中先前的记忆,很奇怪,月无缺经历过的事她竟然了如指掌,应该是她的灵魂附身在这具身体上之后,便与月无缺的记忆合二为一了吧。

这个女子也恁是可怜,原本骨骼精奇,天赋异赋,是个练武奇才,却命运多舛,甫一出生便惨遭坏人迫害,毁筋灭脉,成为一个不能修炼武功的废物,终年靠一些奇材异药才得以续命至今,是家族有名的药罐子,因此经常遭人欺凌侮辱。如今自己既然接替了她的身体,便当替她出出这口憋屈恶气!

刚才在井中,那个神秘的残缺女人已将她全身被毁筋脉用药物复合完好,有此奇遇,再加上她天生的超绝天赋和前生所修绝世武功,要想重新成为一个鼎立世间的武功强者乃至尊者简直是易如反掌!

幽冷寒来寒潭般的冷眸流转,一抹邪肆笑意幽然绽放,现在,便让自己替她一雪前耻吧!她一定要让那些小瞧她的人好好看看,谁才是废物!

“你……怎么可能!”月敏敏狂喷一口鲜血,捂着胸口艰难站起,杏眼圆瞪,不可置信地望着月无缺,这个废物,怎么可能一拳便将自己打倒!

不可能!不可能!!!

那群少女惊讶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这怎么可能!月敏敏天资聪慧,年仅十六,便已自行练功打通全身筋脉,修炼完玄心谱,突破六成玄力,平常人要想达到六成玄力水平,至少得再苦修个二三年才能做到!

月无缺别说身无半点内功和玄力,就连一点战技都没练过,竟然能将月敏敏打败,这真是……太诡异了!

月敏敏以前经常欺负月无缺,把他当练功的靶子般拳打脚踢,肆意凌辱,如今月无缺功力突涨,实力备增,看她那副杀气毕露的模样,绝对不会对月敏敏手下留情!

少女中早有机灵者见机不妙,趁人不备悄悄溜下山去向家族长辈搬救兵去了。

“这世上世物千变万化,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月无缺邪肆微笑,缓缓走近。既然这个性格败坏的女人敢不顾亲友姐妹之情置她于死地,那么她也用不着心慈手软!

前世七岁便丧双亲,和弟弟相依为命,后女扮男装练习武艺战场杀敌,其间不知遭受多少白眼和欺凌,但她都凭着顽强的意志挺过来了。多年铁血厮杀的战场生涯,已将她炼成了一副铁血心肠,对关心自己的亲人,兄弟,朋友,她愿以性命真心相护;而对于那些肆意欺辱自己及亲友的恶人,她必狠厉报之!

“你,你,你……别过来!你想做什么!你再过来,我,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一股难以抗拒的威慑森寒之气自月无缺身上散发而出,随着她的迫近而愈加强烈难抵,月敏敏吓得胆颤心寒,一边踉跄后退,一边挥舞着手中鞭子颤声威胁道,先前的嚣张气焰早已飞到爪哇国去了。

自她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

而且她害怕的还是这个被称为家族乃至整个玄机殿耻辱的废物!这叫她又气又恨!

“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如果你觉得你还能像先前那样欺负我,不如再出手试试?”月无缺对她的威胁置若罔闻,只勾唇冷笑,继续逼近。

月敏敏眼见躲避不过,心知月无缺今日定饶不她,暗自银牙一咬,干脆豁出去了,厉喝一声:“小废物,我月敏敏还偏不信邪,能被你这没用的废物给打败了!”

话音未落,手中长鞭已高高飞起,用尽全身力气朝月无缺打去!

“打得好!”月无缺冷笑一声,整个身子已腾空而起,那一袭绿衣在漫天白雪上空烈烈飘袂,如破空而出的利刃般朝月敏敏扑去!

少年漆黑的眼眸犀利幽寒如能割破虚空的上古宝剑,其间杀气倾泻,人未近,身上的强大凛冽气场却已如遇风而起的狂卷波澜般层层推来,势不可挡!月敏敏不禁魂飞魄散,身上仅存的一点胆气儿立刻消失全无,竟然失态地将手中长鞭一扔,闭上双眼嘶声惨叫道:“救命!爹爹救我!”

“轰”地一声巨响,一股强劲的内力与月无缺发出的内劲重重相撞在一起,顿时声震遍山,山林摇动,雪花乱飞!

“小畜生,竟敢欺负我家敏敏!看我不将你撕成碎片!”一个洪亮的声音高声骂道,接着又是一掌朝月无缺打来!

这一掌又疾,又猛,又狠,挟带着狂卷的雪花,似乎想一掌就将月无缺打死!

月无缺心里一凛,她前世遇敌无数,一看便知来者武功高强,比月敏敏不知强上几倍,偷眼觑去,看到一张横眉怒目中年男人的脸,脑子里顿时灵光一闪,此人,便是她的大伯,月敏敏的老爹月南英!

心念未完,掌风已至!

月无缺冷笑一声,这个大伯还真是冷血无情,也难怪他会教出像月敏敏这般娇纵自负的无情女儿!

积聚全身力气于右掌,正待一举接下月南英那一掌,一柄雪亮宝剑突然自西破空而来,朝着月南英疾刺过去,挟带着一人厉声怒喝:“月南英!你敢伤无缺一根毫毛,我月孤城绝对饶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