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4章 唇舌争锋

第一卷 潜龙重生 第四章 唇舌争锋

如虹剑气狂卷而来,顿时漫天飞雪张扬,一袭紫影缥缈于飞雪之中,翩然若仙!

饶是月无缺生前对敌无数,也未曾见过如此震撼天地的剑气,心中不由暗自吃惊,却在瞧见一张俊美的脸庞后,禁不住惊呼出声:“爹爹!”

呼声未毕,她忽又觉得有些怪异,眼前的俊美男子她分明不认识,却又为何会喊他爹爹?而且在看见他的身影之后,她的心里突然安定下来,一股温暖的亲情感觉在心里脉脉涌动。想必,这种感觉是来自这具身体的本身主人吧。少女记忆中对她所拥有的家庭尽是温馨的镜头,前世自己年幼便丧双亲,如今意外获得另外一个身份,另外一个温暖的家庭,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幸事,既然老天眷顾,那么她一定会替这个可怜的少女好好珍惜这份难得的亲情,就算是要她用生命去守护也在所不惜!

月孤城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一剑迫退月南英,迅疾来到月无缺身边,在看见她满身的伤痕之后,脸色大变,拉着她急声问道:“无缺,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是谁干的?”

看着他焦急担忧的神色,月无缺心里一暖,拉着他的衣袖轻声笑道:“爹爹,我没事,这些只不过是一些小伤罢了,不碍事的。”

月孤城正待再问,月南英带着怒气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月孤城!你儿子要杀我家敏敏,你管倒是不管!若不是我刚才来得及时,敏敏恐怕已经死在你那个废物儿子手下了!”

月孤城脸色一沉,转过身去,冷冷说道:“月南英,你说无缺要杀敏敏,有何证据?我刚才可是分明看见你对无缺痛下毒手,丝毫不念叔侄亲情!”

月南英冷笑道:“哼,要不是无缺对敏敏下手无情,我又怎会这样!敏敏是我们家的希望,我绝不能容一个废物毁了她!谁要是敢动她一根毛发,我月南英誓死也要他给敏敏陪葬!”

月南英与月孤城虽为堂兄弟,却心胸狭窄,骄傲自负,与月孤城向来不合,对他的废物儿子月无缺更是鄙视万分。如今自家女儿竟然被一个废物欺负,他怎能不恼怒万分!

月敏敏有爹爹撑腰,胆子立刻又大了起来,躲在月南英身后狠狠瞪了月无缺一眼,指着她嚣张说道:“小废物,你自己说,你刚才是不是想杀我?哼,有月华几个作证,你休想耍赖!”

月孤城闻言目光一寒,盯着他父女二人冷声道:“我再说一遍,我儿子月无缺不是废物!若是再让我听到谁说无缺是废物,休怪我手中这把刺雪剑剑下无情!”

手中长剑凭空一划,一股强大的气流顿时直冲不远处的一片山林,数根粗壮的树林应声轰然而倒,顿时满树尘雪飞扬。

月敏敏一见,立刻吓得脸色一变,缩到爹爹身后,一脸委屈地道:“爹爹,你看看,他们多嚣张!无缺刚才打了女儿一拳,差点要了我的小命,呜呜呜,爹爹,你可一定要为女儿出这口恶气啊!”

月南英心里虽然有些畏惧月孤城,但在听完女儿的这句话之后,怒气更盛,袖袍一挥,厉喝道:“月孤城,不要以为你功力比我强我就怕了你!我月南英再不济,也不会任人欺负我家女儿!既然你仗势欺人,那就别怪我南英不客气了!”

说罢大吼一声,双掌齐发,凌厉直朝月孤城而来!

月孤城冷哼一声,毫不退让,身形一闪,手中长剑已迅疾递了出去!

月家三代,二代子弟中以月孤城最为出众,不但风华绝世,且玄术修为最高,在整个玄机殿中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月南英天资差些,玄术修为及不上月孤城,在家族排名也是稍低于他,因此心胸狭窄的他对这个堂弟嫉妒非常,早想与之一较高低,以压压他的风头,只是忌惮于月家不容内讧违者必究的家规,才硬将那挑衅之心强压置心底。今日正好借机与月孤城一战,他又怎肯放过!

月无缺狭眉微微一挑,正欲阻止这场争斗,一声雄浑的威严厉喝忽然自远处传了过来:“都给我住手!”

几个少女见两个长辈动起手来,心里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循声一望,立刻松了口气,欢呼道:“老爷来了!”

两个正欲交战的身影闻声硬生生刹住了步子,相互冷视一眼,转身向前几步朝那来者施礼:“父亲!”

“叔叔!”

“哼!你们两个身为长辈,竟然在小辈面前打打闹闹,成何体统!”

月无缺眼眸微微一眯,抬眸向着来人处望去。

只见一行人自不远处匆匆走来,为首之人是位年约六十的老者,眉目依稀与月孤城相肖,身材修长,着一件蓝色长袍,神情冷峻,仙风道骨,走起路来衣带当风,步履轻快,一望便知功力深厚。再看他气势非凡,威严十足,一家之主风范显露无遗,月无缺轻轻一睨,再加上脑中的一些记忆,一眼便认出来者的身份,正是月家家主月云霄,他一生只有一个独子,便是月孤城,月无缺正是他唯一的孙子。虽然月无缺自小便是个不成器的废材,但他依然将月无缺视若珍宝,常年派人从各地搜集一些珍贵的药材回来替月无缺续命。

至于跟在他身后那些人,印象不多,只记得他们的名字和相貌,知道他们大多是月家武功修为皆为上等的家族子弟和护卫。

其中走在月云霄身侧的两个少女格外引人注目,一个年约十八,着一身紫色衣裙,身姿曼妙,容貌秀美,清丽脱俗,却又冷若冰霜,腰悬一柄紫鞘宝剑。

另外一个则年约十六,一身橙衣,娇俏中透着一股子英气,神情焦急地朝这边望来,似乎在找什么人。一眼看到月无缺,她立刻面露喜色,顾不得一众长辈在场,娇呼一声:“无缺!”立刻与那紫衣少女一齐朝这边急急奔来。

“无缺弟弟!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是谁把你弄伤的?该死的,是哪个杀千刀的把我弟弟伤成这样的?赶紧站出来!我月如霜一定要亲手砍了你!”

“砍了他太便宜他了,要我说应该把他大卸八块再抛到荒山野岭喂狗才对!”

两个少女心疼地看着月无缺身上的伤痕,面露怒色说道,目光恶狠狠朝月敏敏几人望去。

这个该死的月敏敏,跟他爹一样不是个好东西!仗着一点拳脚工夫经常欺凌弱小,如今竟然欺负到自家弟弟身上了,着实可恨!

月敏敏被她们俩这样一瞧,立时心虚地朝后退了两步,垂下了眼睑。这两个少女正是月无缺的两个姐姐,月如霜和月如冰,两女皆天资聪慧,机灵过人,武功玄术修为不在月敏敏话下,同辈之中,尤属这两姐妹不好惹,因此月敏敏对她们心有忌惮。

其他几名少女闻言赶紧都低下头,生怕那两姐妹找自己麻烦。

月无缺不禁哑然失笑,这两个姐姐可真是厉害,瞧她们保护她的模样,就像母鸡护小鸡一样,记忆中,小时候她们就经常为了自己凶悍地和一群比自己高大的小子们打架。

“无缺,你怎么不说话?你快说话啊,再不说话姐姐我快要急死了!”

一股暖流抑制不住地涌进了心田,月无缺对两个姐姐展颜笑道:“姐姐无须担心,弟弟我只是被一只疯狗抓了几下而已,不碍事的。”

月如霜和月如冰闻言,不由惊讶地看着她,印象中弟弟性格懦弱沉默寡言,何时也能说出这样一番暗含讥讽的俏皮话来?

月如冰最先反应过来,冲她挤了挤眼睛,大声说道:“就算是被疯狗抓的也要找大夫看看,这天下的疯狗都是有病的,要是你被传染上了什么疾病那可怎么办!”

月敏敏闻言,一张俏脸立刻气成了黑色,她们竟然骂她是疯狗!

月如霜轻咳一声,道:“算了算了,一个人跟只小畜生计较个什么劲!那个畜生既然疯了,肯定有病,有病的畜生绝计蹦哒不了多少时日,我们还是先带无缺弟弟回家去疗伤要紧。”

月无缺赞同地点了点头:“大姐说的有理,那我们不如先行回去吧。”

三个人一唱一合,顿时气得月南英头发差点根根竖起,冲着她三人厉声怒喝道:“慢着!臭丫头,辱骂了我们家敏敏就想走,简直是痴心妄想!”

“不然,大伯想怎样?”月无缺眸中幽光流转,望着月南英含笑说道,“大伯是不是搞错了?伤我的是一只小畜生,我们骂的也是那只畜生,根本就未提及敏敏姐半句,大伯为何要这般生气?啊,我明白了,一定是大伯看我被一只小畜生弄得浑身是伤,所以心疼我,想替我出头吧。呵呵,大伯对我真好,不过大伯的好意我心领了,如果我们真的跟一只小畜生置气的话,就显得心胸狭窄小气巴巴了,大伯您说是吧?做为人,我们应该宽宏大量才对。”

什么?他心疼她,想替她出头?月南英瞪圆两只眼睛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悠然微笑的绿衣少年,差点被她这番话给气得口吐鲜血了!他心疼她个屁!此刻他真恨不得一掌劈死她还差不多!

月无缺这番话含讥带讽,不但骂了月敏敏是小畜生,而且连带着讥讽了月南英的心胸狭窄,而且还堵得月南英说不出话来,直接是妙不可言。

在场众人看着月南英快要活活被气死的样子,心里都偷笑不止。月南英生性刻薄,骄傲自负,欺凌弱小,因此在月家并不招人待见。

可是另一方面,他们又为月无缺的口齿锋利感到吃惊,这位月家嫡孙少爷虽身份高贵,却是月家乃至整个玄机殿都出了名的废材,因此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经常遭人鄙视,自小性格怯懦沉默寡言,极少出门,终年深居屋中养病,是家族中众所周知的药罐子。一个连说话都紧张结舌的废材,今日为何会突然变得这般能言善辩头头是道?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月云霄眉头一挑,眸中划过一道锋利光芒,心中暗暗惊奇,眼前的无缺似乎和以前大不一样了,瞧见月南英一怒之下似乎又要出手,暗自将心中疑问压下,厉声道:“够了!谁要是再敢闹事,家法严惩!”

“老爷子这话何意?难道是想包庇无缺吗!哼,我不服!今日老爷子若不给南英一个公道,我绝不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