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5章 一鸣惊人

第一卷 潜龙重生 第五章 一鸣惊人

月云霄脸色一沉,扫了众人一眼,看到月敏敏和月无缺身上的伤痕,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沉声说道:“我月云霄既为月家之主,自当秉公而断,绝对不会包庇任何人!你们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月家三代中,家主老爷月云霄这一辈有五兄弟,月云霄排行老二,月南英正是为老大月云鹏所出,只可惜那月云鹏命短,才四十多岁便英年早逝。月家家族庞大,人丁兴旺,延及三代,枝脉甚多。虽然月家家规明文禁止家族内讧,但豪门之间为争夺利益相互倾轧之事非但不能避免,反而愈演愈烈。事到如今,因家族继承权而引起的矛盾将整个家族大致分为两脉,月孤城和月南英之间的矛盾便是家族矛盾的一个表面。

“月无缺那个小兔崽子打伤了敏敏,而且还要杀她!若非我来的及时,恐怕敏敏的小命就丧在她手上了!”月南英一指月无缺,理直气壮大声道,心里却暗自骂道,道貌岸然的老家伙,就知道你想包庇你的废物孙子,今儿我非不让你如愿!

月孤城眉宇间划过一道怒色,本想厉声驳斥他的话,却被月无缺拉袖制止了。

什么?月云霄和身后一众月家子弟闻言不由大吃一惊,目光落到身材瘦弱的绿衣少年身上,又是惊愕又是疑惑。

“真是她打伤了月敏敏?这怎么可能!”

“她不就是咱们月家出了名的无缺少爷吗?一个药罐子废物,怎么有那本事把月敏敏打伤?月敏敏可是咱们这辈中的佼佼者呢,连我都没有办法将她伤成那样,无缺少爷是怎么做到的?”

“只要是玄机殿的人,都知道无缺少爷天生筋脉俱断,又胆小如鼠,她那身子估计连杀鸡刀都提不起,要说她能伤了月敏敏,说出去恐怕没有人会相信!”

“可是,你们有没有发现,无缺少爷好像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以前他见到人都不敢抬头呢!而且刚才他一番调侃言词还把大爷的嘴给堵住了!”

……

听着一众月家子弟的窃窃私语,月云霄的目光愈加深邃起来,望向月无缺,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无缺,真的是你伤了敏敏?”

少年竟然毫不畏惧地点了点头,望着众人声音清朗地说道:“不错,的确是我伤了她!不过,我打她,也是出于自卫,并不像大伯所说那样要杀她!”

少年朗声一出,底下立刻一阵哗然。还真的是她!

虽然他们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可是那少年俊美脸庞上无比自信淡然的笑容,却不由得他们不信。再瞧她身上鞭痕道道,皮开肉绽,衣衫湿透,那模样分明是刚刚遭人凌虐过,在这样严寒的冬天,以这副难堪的模样立在众人眼前,换作功力浅薄一点的人,恐怕早就冻得瑟瑟发抖面色青紫了,可是她竟然还能如此镇定自如面色不变微笑面对众人,光是这一点,就足以叫人心服。

月敏敏暴躁自负的性子众所周知,以她的性格和手段对无缺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情也不稀罕,一时之间,原本一直对无缺心生鄙夷的人们,此刻竟有些佩服起她的自信和勇气来。

月云霄的眸子猛地亮堂起来,眸中划过一丝惊喜,正待再问,月南英不耐烦的声音又起:“小兔崽子,休要狡赖!我刚才可是亲眼所见你要杀害我家敏敏的!家主老爷,既然她已经承认是她打伤了敏敏,你为何还不惩罚于她!”

“小兔崽子?”月无缺两眼微微一眯,睨着月南英笑道,“我和大伯同为月家子孙,血脉相连,若是我为小兔崽子,那大伯岂不就是老兔崽子了?”

底下众人闻言,又是大吃一惊,月无缺,竟然说月南英是老兔崽子?这不是故意挑衅月南英的威严,叫他难堪吗?她这一激,月南英下不了台,更饶不了她!

虽说月无缺为家主的亲嫡孙,可是月家辈分等级分明,又以强者为尊,月南英在月家十大高手之中排行第五,这小子以一个小三辈的身份对一个强者长辈出言不逊,实在是太狂傲了!

果然,月南英在人前受辱,顿时气得满脸通红,须发皆张,脚下用力一踏,浑身内劲猛然宣泄而出,手指月无缺,恼羞成怒骂道:”放肆,小畜生!你敢辱骂老夫!”

地面经他这重重一踏,顿时轰然震动,山林震晃,积雪碎倒,竟然宛如地震来临一般!

功力深厚者依然不动声色,定如磐石,而那些功力尚且的小辈则控制不住身形摇晃,吓得脸色大变,失声尖叫,月大爷竟然拿出他的绝技“震天响”来威胁月无缺,看来真是被那小子气得不轻了!

月如霜和月如冰两姐妹也被震得站立不住,不住在心中叫骂,该死的老东西,竟然拿成名绝技来对付无缺弟弟,真是太可恶了!

眼看那地震越演越裂,直有地裂山破之势,众人皆心惊胆颤,就连月云霄也大大不悦起来,这月南英是不是老糊涂了,弄出这一手来对付自家侄子,难道他是想让月家子孙都丧命在他手底下吗!简直是胡闹!

正欲放声喝令他停止,忽听月无缺清朗的笑声在耳边响起:“大伯果然不愧为月家第一高手,武功高绝,令无缺佩服!可是大伯拿这震天响来吓唬无缺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无缺一向胆小,怎经得起大伯的成名绝技震天响呢。”

话音未落,那淡然微笑的绿衣少年负手于背,轻轻向前跨了一步,她那一步在众人眼里明明很轻,很慢,仿如落叶自树上飘落在地上一般,可是,她那轻轻一步跨出之后,遍山的地震山摇竟然神奇地停止了!

震撼!

这绝对是极大的震撼!

望着那明眸浅笑的绿衣少年,言谈举止间随意潇洒,似乎她刚才的所为只是小菜一碟,众人再次被她的意外举动震惊了!

竟然能压制住月南英的震天响!这个少年实在是太诡异太妖孽了!

要知道月南英的震天响在整个玄机殿都是出了名的厉害,如今竟然被她轻轻一踏压制住,这个少年的功力,该是何等的深厚!何等的妖孽!

月云霄的目光更加明亮了,望着月无缺的目光中充满了深深的惊讶,但更多的是欣喜,赞赏,宠爱。对于这个废材孙子,他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希望,他一直坚信,他月云霄的子孙生必为世间强者,不为龙,则为凤!而现在,月无缺的重大改变终于让他看到了新的希望!

月南英也惊呆了,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震天响在这世上还有克星,更不知道这天底下竟然还有人的功力深厚如斯,而且还是个才十三四岁一直被称为废物的少年!要知道他的武功玄术在月家虽然在月家排行第五,但他的内功在月家乃至整个玄机殿都是排行第一的!因为震天响的施出,靠的就是一身深厚到极点的内功!

可是眼前这个少年的内功竟然比他更为妖孽!

而且,她刚刚说什么?她一向胆小?她说她经不起自己的震天响?狗屁!这小子的话要是能信,那他月南英岂不是要钻到老鼠洞里去了!

月南英睁大眼睛又惊又怒又羞又惧地使劲瞪着月无缺,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了!

月无缺看着他那副似乎傻掉了的模样,暗自勾唇冷笑,前世她无意间遇一隐世高人,因缘际会,赐以一本灭天绝世的揽天谱,上面所载全是已经在世间绝迹的武功绝学和布兵行阵,随便一个绝学战技便能叫人名扬天下。而她拥有一整本绝世奇书,又聪明刻苦,虽未练完上面所有绝学绝技,但以她的身手,成为天下第一早已是轻而易举易如反掌!世人皆以为她一介女子,战神之名名不符实,却不知以战神称呼她都是委屈了她,只是她不屑向世人解说而已!

虽说她现在换了一副瘦弱不堪完全没有修炼过的身子,但她所学却皆在脑中,记忆尤新,运用自如。而且这具身子的虚弱难治全是因筋脉尽毁所致,如今被那井中神秘女子赐药传功相救,所毁筋脉神奇恢复,已无性命之忧,再加上常年经世间奇材异药浸**,看起来虚弱不堪,实则坚韧无比。

再加上这具身子先天骨格精奇,天赋异禀,是个修炼武学的绝佳材料,要想将先前所学运用自如完全是一件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情!

而且她刚才压制月南英那轻轻一踏,用的并不是真正的内功,而是她自己的气势,骨子里与生俱来的狂傲之气,以及后天内外兼修出的睥睨天下之势!利用揽天谱中的魅世移行神功,将自身的气势虚虚转化成内功,气势越强,转化的内功就愈强。月无缺虽身为女子,但也是出自皇家,原本就强悍无比的气场之中再带上帝王之家的威严气势,转化而来的内功自然是妖孽无比,无人能敌了!

四周出现短暂的寂静,寂静得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所有的目光都凝固在月无缺身上,众人心中皆有一个共同的疑团,眼前这个少年,这个被称为废物的瘦弱少年,到底是如何突然拥有这一身惊天骇世的罕见内功的?

眼前的人儿,依然是月家那个扬名在外的废物孙少爷月无缺,可是现在的他跟先前一比,仿佛脱胎换骨一般,瘦弱却修长挺拔的身躯,明亮耀眼的双眸,淡然却如春日般灿烂和煦的绝美笑容,虽然她只是负手于背静静立在那里,却显得是那般从容不迫,意气风发,风华乍现,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致命魅力。月家几个先前原本瞧不起月无缺的少女,此刻竟然暗暗对她动了芳心。

“不可能!不可能!那个废物怎能打败爹爹的震天响!不可能!疯子!她绝对是一个疯子!”

一个尖利的声音突然在四周响起,打破了这短暂的寂静,也唤回了众人的思绪。纷纷回头一看,心里不由一惊,这个声音竟然是月敏敏发出的。

月南英最先反应过来,用力一拉月敏敏,厉声道:“闭嘴!你这没用的东西,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女儿丢人连带着让他这个当爹爹的也在大众广庭之下丢尽脸面威严尽扫,月南英此刻真是又羞又恼,奈何不了月无缺,便将一腔怒火转移到女儿身上。

月敏敏对他的斥责熟视无睹,依然指着月无缺大声嚷嚷道:“疯子,她真的是一个疯子!刚才她明明被我打得哭爹喊娘,连手都还不了,怎么现在突然变得这么厉害!我不信!我不信!她绝对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月家一众子弟闻言又是一阵哗然,月孤城冷冷望着月南英,声音之中透着一股不可遏制的怒气:“月南英,你一直说是无缺欺负敏敏,现在可听清你女儿的话了?”

月南英被他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一张老脸一阵白,一阵红,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朝月敏敏挥去:“臭丫头,你瞧瞧你干的好事!我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谁知他那一掌还没到,便被人轻轻一掌托住:“大哥,不要动不动就动手!你看看敏敏这副模样!”

月南英定睛一瞧,这才发现女儿面色潮红,目光涣散,一副痴傻模样,一望便知是惊吓过度所致,心中更加恼恨,自家的天才女儿竟然被月无缺吓成这副模样,这脸真是丢到姥姥家了。再看来人,不由眉头一皱:“二弟?”

月南英有三个同胞兄弟,他为老大,来人正是他的二弟月怀容。三兄弟中,尤属月怀容的容貌武功最为出众,在家族高手中排名第四,略胜月南英一筹,而且他虽与月南英为亲兄弟,却一向看不惯他骄傲自负言高于顶的性子,反而与月孤城亲近一些。

“敏敏虽然聪明,但生性骄傲自负,暴躁过激,我经常提醒大哥要对她好好管教,大哥却不理睬,如今闹出这等祸事,大哥现在可满意了吧!”月怀容轻声责怪道。

月南英闻言心中立刻不爽,冷笑道:“二弟可是在责怪大哥吗?哼,我就知道二弟向来胳膊肘往外拐,从来就没把我这亲大哥放在眼里!”

月怀容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遂又望向月无缺,目光之中露出惊异之色,微微一笑,道:“无缺刚才露的那一手可真是惊人,当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月无缺目光直视着他,含笑以对:“既生为龙,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听着她自信满满毫不虚应造作的回答,月怀容的眼睛立刻睁大了,定定看了她好一会儿,突然展颜笑道:“好,好,回答得好!既生为龙,必将翱翔九天,一鸣惊人!我月家又出了一条九天真龙,真是可喜可贺!”

月怀容与月孤城关系素来不错,对月无缺也是真心关爱,这一言确是发自真心,月无缺被他的真诚笑容感染,也展颜回笑道:“多谢二叔!”

月南英看着自家二弟竟然称赞那令自己当众出丑的小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重重冷哼一声,拉了月敏敏就往回走。

月云霄袖袍一拂,沉着脸说道:“慢着!你刚刚说要老夫禀公而断,如今老夫还未断案,你为何急着离开?”

月南英闻言只得硬生生刹住步子,却听月云霄又道:“敏敏和无缺不顾家规,不但擅闯家族禁地,而且肆意斗殴,事情虽由敏敏引起,两人却各有违规和损伤,现在,老夫便罚两人各自关禁闭三月,下不为例!若是谁敢再犯,定重罚不饶!如霜如冰,你们现在就带无缺到神机阁去,打扫三个月外带禁闭思过,以示惩罚,不得我令,不得出阁!”

神机阁?那不是冷月山庄的藏经阁吗?众人闻言先是一惊,后又立刻反应过来,老爷子这样做哪是想罚无缺啊!分明是奖赏她才对!神机阁中藏有数多世间奇学宝典,除了家主,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闯入的。老爷子的用意,怕是想好好培养这一鸣惊人的小子成为月家下一任家主吧。

月南英虽然对月云霄的处罚不满,可是又不敢违抗家主命令,只得忍气吞声答应,临走前妒恨地看了月无缺一眼,心中暗道,臭小子,想当月家家主管到老子头上来,没门!就算你本事再高,月云霄再想捧你,我月南英也不会让你轻易得偿所愿!

“走,无缺,我和姐姐送你去神机阁!”二姐月如冰拉着月无缺的手开心地笑道。

月无缺微笑着点了点头,给月云霄月孤城和月怀容各施一礼,便随两位姐姐相携离去。

看着那抹绿色身影渐行渐远,月怀容的目光陡然变得幽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