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6章 神秘预言

第六章 神秘预言

长容苑。

月怀容满腹心绪走进了自己的苑子里,一阵空灵轻渺的琴声随风飘来,顿时打断了他的思绪。

心念一转,他抬步朝那声音来源处走去,那里,是他长子月珀的住处,珀园。

“爹爹今日脸色不佳,似是心事重重,莫非是那废物小子今天露的一手惊扰了爹爹平素的心境?”带着笑意的清雅声音淡淡传来,优美的琴声嘎然而止。

月怀容闻言不由眉头一皱,盯着面前抚琴的少年有些讶意地问道:“你又没有出珀园,怎么知道无缺露了一手?”

月珀微微一笑,推琴而起,漫步过来,望着月怀容面上的惊色,悠然说道:“一介没用的废物,突然在一夕之间大显身手,一鸣惊人,成为一个令人惊骇的绝世天才,这么大的事情,冷月山庄早就传遍了。怎么,爹爹莫不是对那个小子有些畏惧了?呵呵,在我记忆中,爹爹可从未对谁产生过畏惧之心呢。”

狭长若刀裁般的修眉,漆黑耀眼的潋滟双眸,俊美妖孽的脸庞,高傲出尘的气质,一袭洁白如雪的月白色长袍,面前的绝美少年宛如从天上宫阙中走出的仙谪般俊美出尘。

这番略带讥讽的话,顿时让月怀容的脸色阴沉下来:“臭小子,不要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我是你的父亲!”

月珀斜斜睨了他一眼,轻轻笑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爹爹还不愿听了。唉,既然你不愿听,那也就罢了,爹爹回屋好好歇着,我先去后园竹林练功了。”

说罢,也不待月怀容应允,径直转过身,背着手悠然离去。

月怀容顿时气得整张脸都青了,却偏又出不得声,定定看着少年的身影走远,直绕过那丛花树中不见,才重重叹了口气。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叛逆,难以驯服,无论他怎么宠他,这孩子自小便对自己这个当爹的不怎尊敬,实在是令他头疼。

又想到月云霄竟然明罚暗赏地让月无缺进入神机阁——那个向来只有月家一家之主才能进入的地方,他的手慢慢握紧,眸底一片阴霾。

“无缺,你在这里好好修炼,有什么事情就吩咐送饭的小厮通知姐姐,姐姐一定替你办到。对了,你身上这身衣服也破了,我一会儿就派人给你送身干净整洁的衣服来。”月如霜月如冰两姐妹将弟弟送到神机阁门口,细心叮嘱道。

月无缺挑了挑眉,含笑打趣道:“两位姐姐放心,这间神机阁又不是恶魔,不会将你家弟弟我吃掉的。”

“臭小子,还学会跟姐姐贫嘴了。”月如冰娇嗔地轻打了月无缺一捶,三人顿时开怀笑了起来。

“如冰,别闹了,神机阁不是闲杂之地,不容喧哗,要是被爷爷发现我们久留于此肯定会教训我们的。我们还是走吧,让小弟好好清修。”笑过之后,月如霜又恢复了那冰冷如霜的神情,温柔地看了月无缺一眼,淡淡说道。

月如冰虽有些不舍,但也只好点了点头,又交待几句后,留了一瓶上好的药膏给她,便与月如霜转身离开。

月无缺弯唇浅笑,心里因了这两姐妹的真心爱护之情而暖意融融。看着她们的身影消失在楼道拐弯处,这才回头望着跟前这间紧锁的屋子,只见门上书写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神机阁。”

勾了勾唇,月无缺拿出月如霜交给她的钥匙开了锁,走了进去。

虽然处在冷月山庄最偏僻的地方,这间屋子却是如此干净,整洁,似乎每天都有人前来打扫一般。

那一排排巨大的书架之上,整整齐齐放满了书籍,书架的隔栏上还标明了书籍分类。让月无缺眼睛一亮,立刻毫不犹豫走了过去,随手拿起一本玄学书册翻看起来。一边翻看,一边放开思绪,在脑中搜索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和处境。她天生便会一心二用,记忆超绝,不但能一边练功一边思考问题,而且还能同时修炼两本武功秘籍,互无冲突,超级提速,关于她的这点特能只有何玉绦知道,而且他曾经还调侃过她,说她的脑袋比一般人还要发达十倍。

何玉绦……一想到那张俊美无匹的容颜,月无缺的心底便划过一道伤楚,收回心思,她硬将那张俊美容颜从脑中剔除,继续搜索脑中的一些记忆片断。

不消片刻,她已对自己所处的地方略知一二。此时的她正身处在异世之中一处从未听过的云川大陆之上,这个大陆神奇莫测,陆幻迷离,不像自己原先的世界只以武术为尊,而是多元变化,由修炼玄心术、灵幻术和斗气为主,自己那个世界所说的武术,在这里被称为战技,只起辅导作用。玄心术为内,战技为外,内外兼修,修炼到家者,随便一出手便不容小觑。

而由于这三大修炼法术之分,整个云川大陆上又形成了三大强悍势力——玄宗,魔族和圣族。又由于这三大势力,云川大际为划分为三大区域——玄机殿、幽幻魔域和奉圣中原。数百年来,这三大势力为一统大陆称霸天下而斗争不息,玄宗略占上风,魔族次之,圣族再次之。野心勃勃的魔族不甘屈于玄宗之下,时不时偷袭挑衅两方,战争因此越演越烈。

而在玄机殿和幽幻魔域这两大区域的交接处,又有一块巨大的山林,名为雪域森林,其间藏有众多月无缺前所未闻的魔兽,灵兽和神兽,这些兽类充满灵性,身负无法预计的超能战斗力,一旦认主,它们便能成为自己强大的伙伴和战友。

月无缺正是玄机殿五大家族之一月家现任家主月云霄之嫡孙,出生不久便被魔族中的高手偷袭所害,从此天赋尽毁,筋脉尽断,终年体弱多病,成为药不离身的药罐子。而月无缺也因此经常遭到家族一些不良子弟的鄙视菲薄,欺凌侮辱,而她本人也由此常常自惭形秽,只觉活于这世上没有任何意义,性格也从此变得胆小懦弱,自卑低下。

月家向来英才辈出人才济济,月家家主月云霄和月无缺的爹爹月孤城更是月家乃至玄机殿中的佼佼者,月无缺同辈之中也出了不少惊才绝艳之辈,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月无缺这等身残志缺的废物自然成为整个月家乃至整个玄机殿的废物和耻辱,虽有爷爷及其父母姐姐的宠爱和维护,可是背后依然不免遭到月家族人的鄙视和唾弃。

“无缺”这个名字,正是爷爷月云霄所取,寄托他今生对月无缺这个孙子的美好祝福和希望,希望她今生能完美无缺。

想到自己前世种种,又联想到这具身体主人短暂凄惨的一生,月无缺不由感慨良多,摇头叹笑。无缺无缺,世人只知完美无缺,可知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

她不明白少女为何一出生便以男装示人,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她月无缺曾经缺或不缺,既然她已然重生,那么,她必然要让这个名字光芒四射,让曾经瞧不起她的人好好瞧瞧,她到底是身残志缺的废物,还是鼎立世间的天才!

门外突然专来极轻极细的脚步声,仿佛踏步在云端上。若是普通人,肯定不会察觉,可是月无缺耳目极灵,听得清清楚楚。将书册放入书架之中,月无缺从容不迫转过身来,望向门口。从脚步声来看,来者似是一名女子,只是这脚步声却陌生得很,并不像是月如霜和如冰的。

正在思忖来者是谁,一名绝美的女子已走了进来,一看见她,立刻激动地扑过来一把抱住了她:“无缺,我苦命的孩子,让你受苦了!”

月无缺心下立刻明白,此人正是她的娘亲青希。见她为自己身上的伤痕难受的模样,她心下一软,拍了拍这位便宜娘亲的后背,柔声笑道:“娘亲放心,我一点事都没有。”

青希闻言心里浮过一丝怪异,无缺这孩子自小性格孤僻,无论她有多宠她,她都没有这般亲昵喊过她一声娘亲。忍不住抬头仔细盯凝着眼前的少年,熟悉的容颜,熟悉的气息,的确是她的孩子无缺无疑,只是她的气质仿佛完全变了,现在的她,不似以前那般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反而像换了个人一般,自信,阳光,笑容温煦,整个人似乎都焕发着一股难以抗拒的迷人风采。一言一笑间乍现的风华,竟与丈夫月孤城年轻时候有些相像。

难怪如霜如冰两个丫头说无缺现在变得跟完全不一样了,果然如此。

一丝难掩的喜色浮上她的眉间,青希怜惜地抚上月无缺的脸颊,幽幽叹道:“这事都怪娘亲,不该将你女扮男装的,若是你自小以女儿之身长大,便省了许多灾难。”欢喜之下,她也忘记了问无缺这巨大转变是从何而来的。

月无缺闻言挑了挑眉,故作惊讶问道:“我从来就没有怪过娘亲,只是不知娘亲何出此言?”

青希道:“月家虽然看重玄术修为,对女子却比男子管得要松些,因为月家家规有令,家主之位只能传于家族之中最优秀的男子,女子不得继位。女儿家不修玄术,只是被人瞧不起罢了,但身为男子,若是身无半点玄术,就不但要遭人耻笑,还要遭人排挤。优秀者更会遭到家族中无良子弟的妒忌陷害,以打击有资格继承家主之位者。”

“既然如此,娘亲为何又要将我女扮男装呢?而且家族之中高手众多,难道就无一人看出我的破绽吗?”

一个人功力愈深厚,耳目愈灵敏,从一个人的脚步和气息之中便能判断出此人是男是妇,是老是少。原来的月无缺身无半点玄力,却竟然没有一人发现她的真实性别,这不能不叫她奇怪。

青希闻言,眸光黯了下来,叹息道:“还不是因为玄宗宗主的那句预言,否则我又怎会将好好的女儿当男儿养呢。”

“预言?什么预言?”月无缺更加好奇了。

玄机殿因修炼玄术而被称为玄宗,那玄宗宗主自然是一宗之主,整个玄机殿中无人能敌的绝世天才了。一宗之主说出的话,自然同那俗世中的帝王一般,金口玉言,无论他说出的是什么,就算是谎话,也会变成真理。月无缺久经官场,对这些自然了如指掌。

但听青希继续说道:“在我怀你即将临盆之时,玄宗宗主突然派人亲临我们冷月山庄,与你爷爷私谈,说宗主晚上突然梦见有神人相告,我此胎若生女孩,必为妖孽,而且这女孩必将引魔入室,颠覆玄宗。为保整个玄机殿平安,特派来人前来盯着,若生女儿,立刻让她毙命。我不想自家孩儿一出生便遭人杀害,胎动之时便赶紧将一众仆人赶了出去,自行接生,若是生的女儿,也好偷得时间救她。哪知你一出生,真的是女儿,所以我赶紧对你施用了障眼法,你实为女儿,但有在外人眼里,你却是真真实实的男孩。除非那人修为绝顶,否则也分辨不出你的真实性别,而你也因此逃过了那一场劫难。”

“障眼法?娘亲这障眼法怎么施的?”月无缺越听越好奇了。她向来只知世上有易容术,却不知还有这等奇妙的障眼法。

青希闻言,不由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笑道:“你这孩子,怎么还问这么傻的问题,难道你忘了你娘我是魔族中人吗?对于魔族来说,只要能达到圣灵之境的人,便能施出这障眼法。好了,娘亲身为魔族中人,不方便在这山庄重地呆得太久,就先走了,你把这身干净衣服换了,好好休息吧。”

说罢,便将一套干净的衣衫递给无缺,温言叮嘱几句便转身离去。

魔族?原来娘亲并不是玄宗中人!月无缺对这个消息震惊不已。听说玄宗和魔族势同水火,娘亲竟然会背叛魔族只身前来玄机殿与爹爹生活在一起,这真的需要足够的勇气!而玄宗能够接受来自魔族的娘亲,想必当初也是经过了几番波折吧。

爹爹和娘亲,真是幸福啊……

月无缺摸着这身衣衫,顿时对这位便宜娘亲敬佩不已,心中对那魔族中奇异的灵法立生了极大的好奇之心,暗想以后有机会一定学学那灵异之术。

至于那个说自己是妖孽的玄宗宗主,月无缺勾唇冷笑,自己是不是妖孽,她心里最为清楚。前世的经历,已让她学会揣测人心,一窥便知那位宗主说此预言必是别有用心。

敢说她是妖孽,总有一日,她要会他一会,看看这玄宗之中的第一人,到底有何资格站在顶端说这虚无预言!

求收藏+票票+留言,亲的支持是某意的动力!继续给力啊!么么各位!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