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7章 断袖婚约

第七章 断袖婚约

转眼间残冬已过,春回大地,冰雪消融,莺啼燕语,说不尽大好的明媚春光。三个月的时间也在这季节更替中悄然流逝。

自进入神机阁之后,月无缺每日潜心修习玄心之术,以增强自身实力。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实力便是一切。

再则月云霄对她如此宽厚器重,她不能辜负他的一片期望。

随着她三月处罚期满的日子渐渐临近,月云霄的六十七岁寿诞也逼近了。月家在玄机殿五大家族之中排行第二,以月家的实力和月云霄的声望,届时不但其他四大家族会前来贺寿,就连玄宗宗主也会派人前来送礼,所以整个冷月山庄早早便因了这个大日子的到来而变得热闹非凡。

明日便是月云霄的寿诞之日,在月如霜两姐妹的苦苦哀求下,月云霄应允让月无缺提前一天出来。如霜两姐妹喜不自禁,赶紧朝神机阁奔来给弟弟报喜。可是,当她姐妹二人靠近神机阁时,突见有紫色玄光自那门缝处隐隐透射出来,不由大吃一惊,,两人不敢置信地互看一眼,又朝门口望去,没错,她们没有看错,真的是紫色玄光!

玄心术的修炼,分四个境界,第一个境界为赤虚之境,第二个境界为青云之境,第三个境界为紫虚之境,第四个境界为太虚幻境。每个境界又分三个梯级,初级,中级,和高级,达到高级境界,修炼者的真气便呈赤色之状,是为赤虚之境。若达到青云之境,真气便为青色,紫虚之境则为紫色。若是踏入太虚幻境,则是无色无形。能达到末境者,便已是超脱十丈红尘之外,畅达九天云阙之间,无所不能无人能敌,翻云覆雨,风云变色,皆在一夕一念之间。

整个玄机殿中,达到赤虚之境的人虽然不少,但也不多,而且修炼者的平均年龄在二十二岁左右。但若能达到此境界,那已是玄机殿中的高手之辈。

而修炼境界遁入青云之境的修炼者较之减少,紫虚之境者已是寥寥无几,其修炼程度越往后走越为艰难。整个玄机殿中,修炼者无数,达到青云之境的不到五百人,紫虚之境不到一百人。当今玄宗宗主突破紫虚幻境中级之阶后,便阻滞不前,再难有新的突破。

而遁入太虚幻境的人数百年来只有一个,便是玄宗第三任宗主云啸天。自踏入太虚幻境之后,他便已云游四海渺然而去,不知所踪。

月家三代子孙众多,达到赤虚之境者有百余人,青云之境者二十多人,紫虚之境者五人,族中高手之多在五大家族之中排行第二,就连玄宗宗主也不敢小觑月家的实力。

神机阁中现今只有月无缺一人,莫非,在这短短三月之中,她已经连破三界,达到了紫虚之境?

月家中的天才少年月珀突破紫虚之境时才十七岁,可是,无缺今年也才十四岁呀!如此妖孽般的修炼速度,要是传了出去,定然会在整个玄机殿引起轰然大波!

月如霜俩姐妹心中惊疑不已,强压下心中的惊骇,蹑手蹑脚走到门边,一记指风悄然在门上突破一个小孔,偷偷朝里望去。

一线温煦的阳光透过神机阁的小窗,投射到斜对面一名正襟危坐的少年俊颜之上,少年狭眉凤眸,雪肤朱唇,双眸紧闭,面容沉静,似在沉睡,又似在闭目养神。

忽然,少年双目猛睁,双掌上翻,一股强劲的紫色真气自她头顶冉冉腾起,同时,她的两掌掌心各出现一团气体,那气体隐隐透出紫色。

紫虚之境初级之阶,终于大功告成了!没想到揽天谱中所述的修习之法结合这阁中的玄心**修炼,竟然会有如此神奇的效果,三个月便达到紫虚之境,这速度可真是妖孽到极点了!

一抹欣喜浮上少年明亮的眼眸,缓缓将周身溢出的真气收回,收功立起,少年心中畅快不已,俊俏的脸庞上绽开璀璨的笑容:“两位姐姐,不必偷看了,快进来吧!”

月如霜俩姐妹没料到自己已被弟弟发现,不由面现赧色,她们姐妹二人早已突破赤虚之界中阶,很快便晋级青云之境,又加之有心隐藏,脚步已放得很轻,却不料还是被她给发现了。两人相视一眼,干脆大大方方推门而入。

“弟弟,你刚才可是突破了紫虚之境?”月如冰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试探着问道。

见月无缺微笑着点了点头,月如冰立刻欢呼一声,扑上来一把抱住她,惊喜地笑道:“弟弟真是个天才,你二姐我修炼了这么久,连青云之境都未突破,比起你来真是差多了!嘿嘿,要是大家知道弟弟你如此厉害,肯定都要惊得下巴都合不拢了!”

月如霜心中也是惊喜不已,笑道:“无缺能有此成就,真是可喜可贺。不过这个消息我们暂时还是不要传扬开去,否则月家中那些嫉贤妒良之辈肯定会找无缺的麻烦。”

月无缺赞同地点点头:“大姐所说正如我所想,我达到紫虚之境只有两位姐姐知道,烦请姐姐们暂时替我保守这个秘密。”

她虽不想隐藏自己的实力,却也厌烦与那些不良之辈纠缠。

“行了,我知道你们两人一个鼻孔出气,不就是怕我将此事说出去了吗?你们放心,我月如冰虽然嘴不严,但对弟弟这个秘密一定守口如瓶,我可不想我家无缺弟弟被人迫害。”

月如冰撅着嘴说完,俏脸上忽又浮上神秘的笑容,扯了扯月无缺的袖子,促狭笑道:“无缺,明日便是爷爷的寿诞,到时候会有很多人前来给爷爷送礼贺寿,说不定你的那位风七公子也会来哦。”

“我的风七公子?”月无缺疑惑地望着她。

沉静淡漠的月如霜闻言,也不禁勾了勾唇,却是淡笑不语。

“就是那位与你指腹为婚的风家七少爷风倾夜呀!”月如冰一边说一边朝月无缺挤眉弄眼,“我的好弟弟,你怎么将他给忘记了,说起来你们还见过一面呢。去年爷爷的寿诞他便随风家人一起来了,你一见到他,就被他给迷得丢了魂儿呢。可是风倾夜那小子却高傲得很,不但看也没看你一眼,而且还在大堂之中说跟一个废物有婚约是他今生最大的耻辱,所以向爷爷提出解除婚约,可是却被爷爷拒绝了。他走之后,你好些日子都魂不守舍呢。”

什么?她竟然被一个清高自负的男人迷得丢了魂?月无缺的嘴角使劲抽了抽,脑海中隐约浮现出几个记忆片断,正是她与风倾夜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一张俊脸变得更加难看了。

她竟然花痴到对一个男人流口水!这真是……虽然当时那个花痴并非自己,可是心底仍然觉得难堪。

月敏敏竟然为了这种男人不惜迫害自己,真是瞎了眼了。

月如霜瞧见月无缺难堪的脸色,暗暗横了月如冰一眼,出声替她解围:“行了如冰,你就别取笑无缺了,还是当姐姐的呢,也不怕人笑话。”

月如冰吐了吐舌头:“我是实话实说嘛。”

月无缺摸了摸鼻子,苦笑道:“这件事已经过去,姐姐们以后就别提了吧,怪丢脸的。对了,我与风倾夜同为男儿之身,爷爷又怎会让我与他定下这断袖婚约呢?”

听娘亲的口气,爷爷根本不知道她的真实性别,那他又为何给她定下如此奇特的婚约?阴阳相生乃是这世界亘古不变的规则,男子与男子则为断袖,是为世间不容,她可不信这玄机殿的世风如此开化。

月如霜轻轻叹息一声,道:“说起来这也要怪爷爷和那风家家主老头子,两个人在一次聚会中喝醉了酒,非要结成亲家,当时娘亲已有七八个月的身孕,但并不知男女,你和风倾夜的婚约就这样稀里糊涂结成了,而且整个玄机殿的人都知道呢。。”

“虽然后来得知你是男孩,但风家老爷子却并不提出解除婚约,爷爷也是如此,而且听说那风家七公子不满这份婚约,频频向风老爷子提出解约,但都被拒绝了,还因此被严厉批评了几次。”

月无缺闻言脸上苦笑更深,原来这桩断袖婚约已是人尽皆知了,这果然应了那句话,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月如冰吃吃笑道:“无缺,你是不是害羞了?啧啧,那风倾夜可真是个绝世天才呢,不但容貌出众,而且年纪轻轻便已是紫虚高手,若是你为女子,与你便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了。”

“呸呸,弟弟我是堂堂男儿身,姐姐怎能这样取笑我!”月无缺嗔道,眸底划过一道亮光,又是一个强悍对手,她生性最喜挑战,这样一个年轻的紫虚高手,有机会一定得会会他。

三个人一边说一边朝前走着,很快便来到了庄院前面。

山庄中的丫鬟仆人们此刻都在为明日的寿诞忙碌着,见了她们三个,纷纷向她们施礼问好,目光落到月无缺身上时,皆露出奇怪的神色。待她三人过去后,几个人便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讨论这宛如脱胎换骨般的孙少爷。

月无缺见了也不以为意,只淡然微笑。正欲走入前厅给爷爷请安,忽见一行衣着光鲜之人自庄院大门口鱼贯而入,身后还跟着几个憨实的大箱子。

“风倾夜!无缺快看,风倾夜来了!”月如冰拉了拉月无缺,压低声音兴奋地叫道。

来得可真是巧,说菩萨,菩萨就到了。

月无缺的眸光立刻亮了起来,狭眉一挑,举目朝来人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