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8章 狡诈如狐

第一卷 潜龙重生 第八章 狡诈如狐

只见那率先进入的个人,个个锦衣华服,神情倨傲,盛气凌人,昂首挺胸目不斜视朝前厅这边大步走来。

为首的是名年约五十的老者,着一身华贵镶金边的黑袍,目光之中精光隐隐,脚步沉稳有力,身上透出一股威严凌厉的气势,正是风家五爷风玉亭。

在他身后左侧跟着的是他的大儿子风之遥,年约二十五,模样也算俊朗,只是神情太过倨傲阴鸷,身上的气势同样是凌厉迫人。

“那带头的是风家的五爷风玉亭,也是一位紫虚高手,跟在他左边的他的大儿子风之遥,听说才突破青云之境。右边那位,便是风家七公子风倾夜了。爷爷的寿诞,他们每年都是提前一天到达的。”

月如冰在一旁悄声给月无缺介绍道,随即又不满地哼了一声,“就算他们风家的实力在我们月家之上又怎样,瞧瞧他们趾高气扬的模样,高傲得跟孔雀开屏似的!”

月无缺冷眼一瞥,唇角不禁勾起一抹冷笑,身为月家的客人,却在别人的地盘上拿气势来压迫人,这风家人不是骄傲自负瞧不起人,便是在向月家挑衅了。明日爷爷的寿诞之上,恐怕会有好戏看了。

眸光一闪,又朝风玉亭右边那位风姿炫然的少年睨去。

恰在这时,那少年似乎感应到她的盯视般,突然偏头朝这边望了过来,正好与她视线相对。

月无缺心里蓦然一动,好一双漂亮的眼睛!漫然流转间光华乍露,璨若珠彩。

只是那眼神太过高傲淡漠,宛如倒映在千年寒冰之上的秋月,虽然清秀隽美却又淡漠疏离,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身后,已传来院内丫鬟们窃窃的低笑声:“快看快看!那位便是风家七公子风倾夜!他朝我们看过来了!”

“哇,七公子果然如传说中一般俊美非凡,如果他再笑一笑,肯定更加迷人了!”

“你们快闭嘴,孙少爷在那儿呢!风倾夜可是她的,你们这些小蹄子想都别想!”

月无缺眼角微抽,不屑地撇了撇唇,不过一介漂亮的臭皮囊而已,这般高傲自负的少年,任他容貌再出众,她也瞧他不上。

思虑未毕,那风倾夜忽然眸光一沉,转过头去,再不看她。看样子已认出她来。

“风五爷和几位风采出众的风公子来了!哈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啊!”负责接待的月南英见到风家气派的排场,立刻虚伪地大笑着迎了上来。

哪知那风玉亭竟然傲慢得很,只是重重嗯了一声,看也不看他一眼,负着手继续大步朝前走去。

此刻庄院之中有许多家族子弟和仆人丫鬟瞧着这一幕,风玉亭当众不给脸面,扬长而过,月南英顿觉脸上如被人打了一记耳光般火辣辣的烫,心中倍觉尴尬和气恼,却也不便发作,只得强颜欢笑着将他们迎入大厅,心中却已是恨得咬牙切齿。

马屁拍到马腿上,这月南英的一张老脸可是丢尽喽。月无缺暗笑着摇了摇头,收回目光,眼见那风玉亭即将领着一众风家子弟踏入大厅,一抹亮光自眸底划过,她突然大步上前,抢先跨了进去。

月如霜和月如冰没料到她会有此一举,想阻止已是来不及,心中顿时着急起来,无缺此举明显是冲撞了风五爷,若是他们因此闹将起来,那可如何是好!

果然,那风玉亭蓦然停下脚步,一张老脸已是阴沉无比。

风之遥见状立刻冲着前面少年的身影厉喝起来:“臭小子,给我站住!”

大厅内,月云霄正坐在正堂上和月孤城几个家族嫡系子弟说着什么,见状不由立起身,朝这边望了过来。

月无缺不疾不徐转过身来,扫了他们一眼,目光最后盯着风之遥阴霾的脸上,故作不知地笑道:“你在叫我吗?”

“废话!除了你这没礼貌的小子还有谁!”见他一副惘然无知的模样,风之遥心中更加来气。他们风家在玄机殿实力第一,无论走到哪里,谁不对他们恭恭敬敬的,眼前这个小子竟敢下他们的面子,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月无缺挑了挑眉,惊奇地说道:“怎么,难道我进自家大门还要经你允许吗?你瞧瞧你们,这样大摇大摆进我月家大门,可连声招呼都没打过呢。”

月南英在一旁听了,老脸又是一红,她这是在讥讽风家人没礼貌呢,还是在嘲笑他刚才在风家人面前闪了面子?

“臭小子,你在嘲笑我们风家人没礼貌吗?”风之遥厉喝道,忽然觉得这少年的面貌有些眼熟,再仔细一看,那神情突然就变得怪异起来,“你,你不就是月家的废物少爷月无缺吗?”

“月无缺?就是那个终年靠药材续命的药罐子废物吗?”

“肯定是了,这玄机殿谁不知道那废物的大名!叫什么无缺,我看叫残缺才是!”

一听到“月无缺”三个字,风家子弟敌视的眼神立刻变成了讥嘲和不屑,更有甚者压低声音在底下肆意嗤笑。

风倾夜依然神情淡漠,目光清冷,一言不发翩然立在那里,心底却悄然一动。

月无缺眸光一转,冷冷扫了风家众人一眼,笑道:“不错,在下正是月无缺,没想到你一小小仆人竟然也知道我的大名,真个是见多识广啊。”

什么?仆人?风之遥闻言顿时气得面色涨紫差点跳起脚来,他风之遥乃是风家的嫡系子孙,怎么可能是一介小小仆人!这小子不是明显在讥讽他狗腿吗!

正欲破口大骂,风玉亭的声音已冷冷传了过来:“遥儿,不得放肆!这是月家的孙少爷,她身体一向不好,又手无寸铁,咱们风家怎么说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体面家族,来此便是客,怎能随意欺负人家!”

言下之意是,月无缺只是一介没用的废物,跟她计较只会丢了自己的身份。

月家众人听了,心中皆升起一股子忿然之气,这风家真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竟然当众出言侮辱月家子弟,若不是怕扰了月云霄的寿诞,他们定然上前与风家争个究竟。

月云霄的眸底泛过一丝冷芒,却并未吭声,冷眼看着月无缺如何应付风家的挑衅。

月南英袖手立在一旁看戏,眸中泛上一丝冷笑,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风家五爷你也敢得罪,有你好看的!

月无缺心中暗骂,老匹夫,竟然拐着弯儿骂起人来了。哼,我月无缺今儿要不给你个下马威,就对不起重来世上这一遭!脸上却佯装出一副幡然醒悟的神情,给那风玉亭施了一礼,愧疚地道:“对不起各位,无缺刚才竟然忘了你们是来给爷爷拜寿的客人,言语上多有得罪,真是该死,还请各位切莫怪罪!”

又转过身去给月云霄施礼道:“爷爷,无缺刚才给您丢脸了,还请爷爷原谅则个。咱们月家好歹也是这玄机殿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身为月家嫡系孙少爷,我应该警言慎行,时刻注意自己孙少爷的身份,不应该心胸狭窄与那些粗野之人计较才是,刚才真是太失礼了。还是风家子弟素质良好,不像我这般鲁莽毛躁,以后我得好好向风家各位朋友学习才是。”

没料到她会突然改变态度道歉,风家众人皆愣了一愣,可是当他们弄清楚她话中玄机之后,不由气得面色涨红,个个僵硬地立在那儿,表情相当精彩!

原来月无缺这番话,明里是褒扬他们素质高尚心胸宽广,贬损自己行为粗俗心胸狭窄,实则是倒过来说的,怎能不叫他们愤怒万分!而且月无缺说这番话时神情无比认真,语气诚诚恳恳,态度客气谦逊,而且还一副要向他们学习的崇拜模样,将自己的明褒暗贬遮掩得滴水不露,风玉亭直气得真想一掌劈过去,将这小子当场拍死!然而此时是在月家的地盘,他们又是代表风家来给月家家主月云霄送礼贺寿的,偏生又得耐住性子发作不得,直憋得一张老脸由红转紫,由紫转青,心中暗骂月无缺狡诈无耻!

心底也对月无缺的尖牙利齿感到惊讶起来,那个一向沉默寡言闷葫芦的废物孙少爷,何时变得这般狡诈如狐了?

月无缺心中暗自偷笑,老匹夫,这就是你低估我月无缺的下场,你想在我月家耀武扬威,我偏要你憋气憋得吐血!

看着风家子弟憋屈的模样,月家子弟们也是偷笑不已,没想到这废物孙少爷一夜之间大变之后,竟然变得这般机智伶俐了,心中对她也暗暗惊佩起来。

就连月云霄也忍不住唇角上扬,心中对这脱胎换骨的孙儿更加喜爱起来。

眼色风玉亭要当场发作的模样,月云霄正了正神色,轻咳一声,道:“无缺,风五爷是你的长辈,不得如此无礼!还不赶紧退下去!”

“爷爷教训的是,我原本进来就是为了瞧瞧风伯伯的风采,刚才一见,果真是风采出众,不同凡响啊。呵呵,风伯伯请进,无缺先退下去了。”

原来这小子抢先一步进来是为了看他的风采!她是把他风玉亭当猴耍吗!

风玉亭直气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双拳握得咯咯响,眼睁睁看着那个可恶的少年面带微笑悠然走了出去却无可奈何,心中发狠道,臭小子,你最好别落在老夫手里,否则老夫一定要出出今天这口恶气,看你有何资格这般狂妄!

“这小子,真的是那个药罐子废物吗?怎么看起来好像不像呢?”风家子弟中突然有一人小声咕哝了一句。

风之遥恶狠狠盯着少年瘦削却挺得笔直的背影,突然对风倾夜冷笑道:“七弟,那位可是你的废物未婚夫,你怎么不和她打声招呼?嘿嘿,这可真是奇了怪呢!去年她一见到你就被你迷得魂儿都丢了,怎么今天反而看都不看你一眼?”

月无缺身形一滞,心中暗骂道,无耻小人,这是在挑拨风倾夜对付自己呢!

却听一个清雅淡漠的声音冷冷传来:“大哥休要胡说!我是堂堂的男人,哪来的未婚夫!”

收藏+票票,亲们给力支持啊,某意万分感谢了!╭(╯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