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9章 月出情

第一卷 潜龙重生 第九章 月出情

“呵呵,七弟不要害羞,男婚女嫁之事稀属平常,只不过七弟这桩婚姻着实异常了点儿,竟然是男男之婚……”

风倾夜的眉头已经很明显地皱了起来,眸光变得冷邃无比。

风玉亭感觉到自风倾夜身上传来的森寒气息,赶紧瞪了儿子一眼,阻止他再说下去。虽然他是风倾夜的叔叔,但风倾夜在家族嫡孙中的地位比他还高,就算他心里对他不以为然,表面却不敢马虎,因为现在老爷子最宠爱的便是这个七公子。

“我说的是事实,爹爹你干嘛瞪我?”风之遥不满地说道。

风玉亭气得不行,真恨不得狠狠责骂他一顿,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说话还是这般不知大小不知高低,若是没有自己在身边替他挡着,恐怕这个混小子早已死了不知多少回了。

风倾夜冷漠的声音已经在他耳边响起:“五叔,若是再让我听到这些混帐话,别怪我不顾念兄弟之情!”

风玉亭的双手暗中握紧,表面堆起满脸的笑意,温声向他陪罪。

月云霄的声音适时插了进来:“风五爷,七公子,茶水已经备好,请先入座吧。”

风倾夜冷哼一声,望也不望风玉亭,旁若无人地越过他,走到大堂上首入座。

啧啧,这小子好大的架子,连那风五爷都似惧他几分。月无缺眸中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月如冰这时快步走了过来,拉着她兴奋地说道:“无缺,你可真是厉害,给了那群傲慢的家伙一个下马威,嘿嘿,这下看他们还敢不敢小瞧咱们月家。”

“身为家族的子弟,维护家族的尊严和脸面是必须的,我身为月家孙少爷,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而已。”月无缺笑道,朝旁边望了望,挑眉道,“如霜姐姐呢?她不是和你形影不离的吗?”

“谁和她形影不离了!哼,那个臭丫头,就是个重色轻妹的家伙!”月如冰噘着嘴不满地嘀咕道。

“哦?听你这样一说,如霜姐姐莫非是会心上人去了?不知是何方神圣入了她的法眼?”

月无缺眸中浮上促狭之意,打趣道,又瞧见月如冰娇俏的脸颊之上不经意间染上红晕,心中忽然划过一丝怪异的感觉:“如冰姐姐可见过那个人?”

“嗯,见过,一个月前见过一次。”月如冰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少女情愫初开的醉意,一双明眸亮晶晶的,“那个人……真的迷人。”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少年明媚的笑容。在他蓦然回首微微一笑的那一刹那,她的心已深深沉醉……

“咳咳,听姐姐这意思,莫非……”

月如冰听出月无缺话中的含义,突觉自己说漏了嘴,娇颊一红,心虚地说道:“莫非什么?你可别乱猜哦。他和如霜一见钟情,以后说不定是我们的姐夫呢。”月无缺却细心听出,她语底的一丝落寞和黯然。眨了眨眼睛,她拍了拍月如冰的肩膀,有戏谑的口气笑道:“我可没有瞎想,我只是想说,莫非如冰姐姐大了,也想找个好婆家了?”

轻轻一句话,不露痕迹掩去了月如冰的尴尬。

月如冰伸指在他额头点了一下,笑嗔道:“呸呸呸,油嘴滑舌的,连姐姐你也敢取笑了,臭小子!”

就在二人嘻笑的时候,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忽然走上前来,恭敬地施了一礼,含笑说道:“情公子令玉宣前来请孙少爷去情园一叙,不知孙少爷现在可有工夫?”

“情公子?哪位情公子?”月无缺有些疑惑地问道。

见那玉宣的笑容僵在脸上,月如冰推了她一把,嗔怪道:“情公子就是咱们月家的表少爷月出情啊,你们前段时间关系不是很好吗?怎么面壁思过三个月就不记得了?”

月无缺在脑中梳理着记忆,蓦然搜到有关月出情的资料,原来那月出情是她三爷爷月延清的大女儿月照兰,也就是她的大姑姑的儿子,夫家是玄机殿内一个没落的大家族苏家,只可惜月照兰的夫婿苏三爷命短,才二十五六年纪便病逝,那时月出情将满六岁。其后月照兰不堪忍受苏家的明争暗算,带着儿子回了娘家,儿子也随了母姓。

月照兰的母家在距离冷月山庄有些偏远的小镇,在她一年前郁郁而终后,月云霄疼惜月出情孤苦,便于半年前将他接回了冷月山庄。这月出情受家族环境影响,性格高傲孤僻,却不知为何与月无缺亲近得很。自来冷月山庄后,经常请她过去品茶闲谈。

“孙少爷,情公子等着呢,您是说一句,去是不去,我也好回去回话呀。”见月无缺深思不答,玉宣不由急了。

“出情哥哥相请,我当然要去,走吧。”月无缺收回思绪,含笑说道,又看了月如冰一眼,“二姐要不要一起去?”

月如冰摇了摇头,叹气道:“我这几天没有好好修炼,早上还被爹爹训斥了一顿呢,你们玩去吧,我先走了。”

说罢莞尔一笑,转身走了。

如冰姐姐,想必是为情所困吧。情之一字,果然如穿肠毒药,否则,自己也不可能遭遇一生最惨烈的失败。月无缺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感慨不已。前世自己因情而败,今生绝不会再轻易相信那虚无的爱情。

一盏茶的工夫,情园便近在眼前。玉宣将月无缺引了进去,绕过一些亭台小榭,最后驻足在一条碎石铺成的小道前,伸手指了指东南面那片碧绿的竹林,笑道:“我家少爷就在那片竹林里面,少爷素喜清静,玉宣就不打扰二位了。”

月无缺点了点头,抬步踏上了碎石小道,一边观望慢慢朝着那片树林走去。

此刻微风习习,阳光温煦,触目之处尽是一片盎然青翠,风中带着绿色的气息,人的神智也仿佛瞬间清明起来。

园子如此简朴淡雅,就不知这园子的主人是何性情?虽然她记起月出情这个人,但对他了解不深。

幽然冷肃的箫声突然自竹林中传了出来,带着细细淡淡的忧伤。月无缺心里微微一颤,停下了步子。

只见那树林之中,一袭白衣飘然倚坐于一棵大树的枝杆上,姿势优美地斜腕抚箫。轻垂枝下的衣袂在半空轻轻摆动,漆黑如墨的乌发垂肩而下,随风轻扬。

那少年年约十七八岁,眉目高雅出尘,气质高贵孤傲,神情冷漠,白衣轻袂,翩然乍起,宛若仙人。

月无缺轻轻一瞥,便已瞧出这月家表少爷是位青云高手,眉梢不由一挑,月家果然是藏龙卧虎,人才辈出。这月出情看起来也有十七八岁,这个年纪突破青云之境与自己相比是差了些,但资质已经超出一般同辈许多了。

思绪未定,箫声嘎然而止,清冷如月的声音自那树林之上翩然传来:“无缺!你来了!”

————亲们不给力呀,打滚求票票~~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