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0章 挑衅者死

第一卷 潜龙重生 第十章 挑衅者死

声音未落,俊雅少年已经自树上飘然而下,落到月无缺跟前,一双清澈明亮的黑眸带着柔和的笑意,深深望着她。

月无缺对他报以一笑,目光落到他手中那支月白色的玉箫上,轻赞道:“出情哥哥的箫声真好听,轻意便能让人心临其境。”

曾几何时,那个俊若谪仙的男子也曾用宠溺的目光这般望着她,给她吹箫解闷……

月无缺的思绪忽然一怔,难怪她刚才觉得月出情看她的目光有些怪异,原来,他的眼神之中,含着某些成分。可是,月出情与月无缺认识不长,在外人眼里,月无缺是男子之身,而且还是个懦弱无能的废物,似她这般清高孤傲的翩翩美少年,又怎会对一个废物生出情愫?

月出情神情微微愣怔,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俊美脱俗光彩流溢的少年,仔细端详了她几眼,方才笑道:“没想到三个月不见,无缺你就脱胎换骨了,还好你的容貌尚未改变,否则我就认不出你来了。山庄里谣传你三个月前突然功力暴发,击败了月南英父女,我还有些不相信,如今一见,你的气质和气场果然与以前大不一般,我也不必再为你担心了。”

他的声音清雅淡然,宛如幽涧潺潺的秋水流过之声,带着月的清冷,却又覆着玉的光泽,听在耳里,煞是悦耳好听。

看着他脸上淡淡的欣慰与喜悦,月无缺一眼便知他担心的什么,想必以前的月无缺对他吐过不少苦水吧。

她随意笑了笑:“谢谢出情哥哥,这世上并没有做不了的事,只有不肯坚持的人。我月无缺并非天生废材,一朝得水,必成真龙!只要不放弃不抛弃,就算是块废料,也会变成天才!”

豪壮激昂的话语,光彩炫耀的慑人眼眸,不容置疑的勇气和决心,令月出情产生了片刻的失神,心中却因她这番话振奋起来,再一次为她的改变所惊讶,心中原本的丝丝疑团也被她这番话所击退,黑眸亮晶晶地看着她,赞道:“我月出情没有看错人,无缺果然是好样的!”

眼前的少年如凤凰涅磐浴火重生一般,全身上下由内到外都散发着一股无形的魅力,珍珠蒙尘难自弃,潜龙勿用必冲霄,说的,便是她吧!

月出情的心中荡漾着难掩的喜悦,自然地牵起月无缺的手,朝树林里的那座凉亭走去。

看着他高雅清冷的俊颜上发自内心的真心笑容,月无缺的心里也是愉悦不已。自她重生来到这个异世,身边便多了许多真心关爱她的人,前世对亲情的渴望终于在这一世得到补偿,她心中怎能不感动,怎能不开心!对于这些真心关心她的人,她必将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凉亭几步便到,两人依着石桌而坐,月出情捉起桌上精致小巧的绿玉茶壶,倒了一杯清茶递给月无缺,含笑道:“这是我刚才沏好的清茶,茶叶是来自极地大雪山上的冰叶草晒制而成,味道不错,你尝尝看。”

月无缺接过茶杯,只见那杯中茶水竟然呈琥珀色,在隔枝泻入的一线阳光之中折射出碧玉般的光泽,几片细长的绿叶淡淡飘浮在茶水面上,清新雅致,淡然宜人。

月无缺在前世身为西陵国的神武女将军,又是名震天下的女战神,矗立于权势的顶端,权倾朝野,什么样的茗茶珍品没见过,所以一眼便瞧出这茶乃是极品中的极品。轻轻抿了一口,不禁出声赞道:“好茶!”

“无缺喜欢就好。若你愿意,我愿一辈子为你煮茗弄箫。”月出情温情脉脉地看着她,眸中情意乍泻。

月无缺敏感地察觉到他眸中的情意,不着痕迹地忽略掉,将茶杯放下,笑道:“出情哥哥怎么说也是月家的表少爷,我岂有让你给我煮茶之理。再说了,我们同为月家子孙,想的该是如何修炼,以增强自身的实力,让我们月家在玄机殿中大放光彩才是!”

纵使她心性再强大,一身铮铮傲骨不输世间任何男子,她始终也是个凡人,堪不破这世俗红尘之情,一段刻骨刺痛之后,她再不愿将自己的心神分在那情字之上。更何况月出情喜欢的是以前的月无缺,而并非现在的她。

可是,月出情那句话,却不能不叫她心生疑问,如此清雅高傲的少年,绝计不会有断袖之向,莫非,他早已知她是女儿身?

那月出情也是个聪明剔透之人,月无缺轻轻言语,他便听出她话中的委婉拒绝之意,神情之中有些淡淡寂廖,淡笑道:“无缺说的是,是出情鲁莽了。你虽然比我年小,却比我有理想,有抱负,值得出情佩服。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有朝一日没有忘记我,只要你还记得我,只消轻轻一句,我定然会立刻来到你的身边陪着你,无论日子是长是短,我亦不后悔。”

心底深处,却泛着一丝的酸楚,莫非她,心里仍然惦记着那个冷酷无情的风倾夜?

月无缺不知他心中所想,凝视着少年深幽却坚定的黑眸,心里一阵苦笑,反问道:“出情哥哥为何要对我这般好?在别人眼里,我可是个一无所长的废物呢。”

月出情闻言,俊颊微微泛红,幽幽地看着她,唇角微微上扬:“也许在别人眼里你是,但是你在我眼里,心里,却绝对不是那样一个人。能够在我最悲伤最难过的时候陪着我安慰我的人,一个如此善良体贴的人,绝对不是废物。”

脑海里蓦然浮现出月出情在母亲的祭日悲伤醉酒,月无缺陪了他整整一夜的情景,她这才明白,月出情为何会对她生情。不禁慨然苦笑,望着眼前的高雅少年,又问道:“那你又可知,情为何物?”

“情为何物?无缺你为何要这样问?”月出情没料到她会突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喃喃念了一遍,眉峰一耸,有些讶然地望着她。却见她问这句话的时候神情认真,可是一双明眸之中却流泻出一丝难以掩饰的淡淡伤感。

眼前的少女,突然让他有了一丝捉摸不透的感觉,可是她的伤感却更让他心疼,更想好好守护她。

就在这时,一个嚣张的笑声突然传了过来:“我就说你这小废物跑哪去了呢,原来是和表少爷谈情说爱来了。啧啧啧,没想到咱们月家这位表少爷看起来高傲自许,骨子里却是这般龌龊,眼光也是这般差劲,竟然会与小废物有一腿!若是爷爷和风家知道了,恐怕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呢!”

月出情闻声心里一惊,蓦然站起身来,朝那声音来处看去,漆黑眸中慢慢浮上怒意。以他的身手,有人靠近必然会有所察觉,只是他刚才有些走神,所以才未发现有人靠近。

只见月敏敏手握紫鞭立于前面,一脸得意地望着他们,心中冷笑道,小废物,终于叫我逮住你的小尾巴了,这回整不死你!

那日她被月无缺的神功惊吓过度,好几天才缓过神来,想想自己和爹爹竟然被那小废物弄得在大庭广众之下大丢脸面,心中真是又羞又气,不甘之心又浮了上来,心中暗暗发狠,一定要想法惩罚月无缺一番,出出胸中这口恶气。没想到今日竟然撞破月无缺和月出情的奸情,正好风倾夜也在山庄,这回可有精彩的好戏看了。那风倾夜也是个心高气傲的男人,风家更是玄机殿第一家族,相信他们也容不得这废物给自己脸上抹黑的。

月敏敏讥讽地望着月无缺二人,暗暗在心中打着小算盘,奸笑不已。

月无缺神情自若地冷睨着月敏敏,冷色勾唇。她早就察觉到有人在附近偷听,只是没有作声罢了,却不料还是这月敏敏,看来这个讨厌的堂姐不把她扳倒誓不罢休了。

“玉宣!”月出情厉声喝道。

那名叫玉宣的少年立刻现身,委委缩缩地看着他,苦着脸道:“少爷,敏敏小姐非要闯进来,我,我实在是拦不住啊。”

看着他脸上身上的道道鞭伤,月出情不由勃然大怒,一股凛冽的寒气自他身上骤然散出,顿时惊得月敏敏脸色一变,不自禁后退一步,心中暗骇不已,好强的气场!没想到这足不出户的小子竟然也是个身手不凡高手,她先前倒是低估他了!

黑眸中凌寒涌动,月出情厉声道:“月敏敏,你好大的胆子,连我的人都敢伤!你说,这笔帐怎么算!”

月敏敏被他眸中的厉色逼得瑟缩了一下,可是立刻又强自挺起胸脯,冷哼道:“伤了他又怎样!不过是一只狗而已,大不了我再赔只狗给你好了!”

“狗?你觉得我的兄弟只是一只狗吗?”月出情怒极反笑,肩膀微微一动,正欲对那可恶之极的少女动手,却不料被一只手轻轻按住了肩头,扭头一看,不解地道,“无缺?”

“她是为我来的,你无须为她怒气。”月无缺微微一笑,不待他开口,又转向月敏敏,漂亮的凤眸微微眯起,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堂姐这是在向我挑衅吗?你可知,挑衅我的下场?”

“挑衅你又怎样!哼,你这个超级大变态,凭什么用这么狂妄的口气跟我说话!”虽然畏惧少年眸中的暗涌的幽潮,月敏敏依然不怕死地开口,她此刻之所以还能保持镇定,皆因她早在现身之前便派了人前去大殿搬救兵去了,不出片刻爹爹和风家人便会赶来,看这死小子怎么死!

月无缺心中压抑的怒火被她这句话勾起,唇角冷冷上扬:“恶意挑衅者,通常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死”字未落,挟带着隐隐怒气的一掌已朝那嚣张少女凌厉拍去!

收藏+票票,呜呜,亲们继续给力哦,谢谢了!么么各位亲亲!